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天罚刑主

更新时间:2020-05-08 08:40:02

天罚刑主 连载中

天罚刑主

来源:落初 作者:心武纪 分类:武侠 主角:老僧师兄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心武纪的原创小说《天罚刑主》,主角老僧师兄,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入梦习武,以武入道,代天刑罚,杀尽一切该杀之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月,夏秋相交之际,炎热中夹杂着气闷,令人昏昏欲睡。

燕州,王家镇外的乡间古道,十几个汉子骑着马儿顶着热浪鱼贯前行,领头的男子端坐在马上,看上去四十许间,面容古朴,皮肤黝黑,神情专注的望着前方,思绪却不知飘往何处。

身为龙门特务组织的红磷鱼,在龙主离去十三年后终于重见天日了!遥想当年,红磷鱼为龙主亲信组织,手握生杀大权,更有令人恐惧的先斩后奏之能,对内实监察之职,对外行暗杀之事,组织内高手如云,强者如雨,可谓一时风头无两。

可惜日中则昃,月满则亏。风头渐盛的红磷鱼引起了各方势力的不满,一番明争暗斗之后,落得被龙主雪藏在寻晴山后,并美名曰:藏锋,令人扼腕。

如今,接任的蛟王程守义在度过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危机四伏的十三年后,终于平衡各方的势力并且羽翼渐丰,红磷鱼此次更是被予以重任,似要重现曾经的荣光...。

青山村因背靠青黄山而得名,村子依山傍水,绿树成荫,村内男耕女织,一片祥和。

就在此时,哒哒的马蹄声惊起林中飞鸟,呼啦呼啦的成片飞起。来者只有十几骑,但却气势如虹。棕红色的马儿上均乘着着身穿黑色镶金边武士服的汉子,汉子们面无表情目视前方,胸口处绣着一口飞跃的红鲤鱼,这红鲤鱼以红色丝线绣成,十分精致,且生动无比,好似要越过那不存在的龙门化龙而去一般。

十月的的天气说变就变,仿佛在预示着什么,黑压压的铅云自天边缓缓而至,压抑的气氛悄然笼罩向青山村,而浑然不觉的青山村村民们正在家里享受着这最后美好的时光。

“黑师傅,为什么每次都是扎马步!”说话的短发少年约十三四岁,赤裸着上身,双腿弓起扎着习武人常练的马步,被晒成小麦色的皮肤显得很是健康,小嘴,匀称的的竖鼻暂且不谈,令人惊讶的是少年的眼睛,乌黑灵动,与老实敦厚的外表极不相称。

少年对面站着一位黑衣老人,老人年过半百,一脸严肃,只是望着少年的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疼爱之情。

“哼哼,老夫不是和你说过么?练功先练体,没有结实的身体,一切花把势都是镜花水月,不堪一击。”黑衣老人伸手捋了捋并不长的胡子眯眼说道。

“什么镜花水月,黑师傅又学白师傅说话了,花猫每次都是靠着你口中的花把势,打的我在妮儿面前抬不起头来。”少年哭丧着脸,显然想到了种种不快的经历。

“臭小子,就会跟师傅顶嘴!再多站半个时辰。”黑衣老人不理少年的抱怨,边说边坐到旁边树阴下的石头上,一边拿起身旁的蒲扇“呼呼”的扇了起来,一边转头望向天边铺卷而来的黑云,心里暗想:这雨,怕是不小呢。

就在此时,自村口跑进一穿着白色长衫的老头,只见老头一路小跑,汗水湿透了长衫,与黑衣老人酷似的脸上亦沾满了灰尘。

“红磷鱼,快进村了!”白衫老头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喘着粗气说道。

“该来的终归要来。”黑衣老人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大,旋即又叹了口气。

白衫老头一把拉过依旧扎着马步的少年,走向不远处的大木屋,边走边说道:“怀恩啊,师傅的仇人杀来了,你先出去避一避。”说完也不管大喊大叫问东问西的少年,就这样拉扯着进了木屋。

屋内除了几张床,一张木桌几把椅子,便只剩下一个大的有些夸张的柜子。白衫老头从柜子里掏了掏,掏出了几锭银子和一封信用布包好递给了不明所以的少年,然后关了柜门从左侧用力一推,沉重的木柜便在“嗤嗤”声中缓缓的移开了,露出一道向下的石阶。

“听师傅的话,按信上写的去做。”白衫老头轻轻一推,少年便一个趔趄跌进了石洞里,未等少年回过头来,“咯吱”声中一块石板缓缓封住了洞口。

白衫老头又将柜子推回了原位,这才轻轻叹了口气,待转过头来时,已是老泪纵横。

风,微风。吹来的不是凉爽而是暴雨前的闷热,黑衣老人屹立于木屋前的空地上,腰板前所未有的挺直,经常出现在脸上的慈祥笑容亦被郑重的表情所取代。

一队人马缓缓行了过来,在黑衣老人十步外突然整齐的站定,显现出无与伦比的默契。“吱呀”木屋有些破败的木门突然被人推开,白衫老头双手拿着一把黑杆红缨长枪信步走了出来,眼神冷冷的扫了一圈,然后边走边说道:

“整天就知道喝酒,十多年了,看你这把老骨头还剩几个斤两,哼哼。”

紧张的气氛被白衫老头给冲淡了不少,只见对面领头的黑衣男子翻身下马,上前几步,眼中闪着复杂的神色。

“书老,龙主何在?秉成特来拜见。”男子态度诚恳,语气带着缅怀过去的沧桑之感。

“废话少说,龙主早在十几年前就走了,你难道不知?”黑衣老人一把夺过黑杆红缨长枪,“唰”的耍了个枪花,整个人精神一振,似乎突然年轻了十岁。

“龙主大智,勘破生死之道,又怎会死?”秉成好整以暇的说道。

“从古至今,可曾有人不死?王侯将相终归于尘,龙主安能例外?”白衫老头皱眉回道。

“看来我们别无选择了。”

秉成深深叹了口气,缓缓的向前走去,一股无形的气势在一点点积聚,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黎明前的黑夜。

黑衣老人则单手持枪横在腰后,另一只手单手合十,突地,气势猛的激起,深厚的气劲不断环绕于身躯,刮起衣袂上下抖动,声势骇人。

“哈!”当秉成刚好走进黑衣老人两丈的距离时,黑衣老人怒吼一声率先发难,只见红缨枪带着残影呼啸着迎向着秉成刺去。

这红缨枪身长七尺,乃是上好椆木所制,历经十几道做工,可谓是千锤百炼,还曾伴随着黑衣老人转战江湖二十余年。如今十几年过去了,再次拿起此枪,非但没有感到生疏,反而有着久别重逢的熟悉感。就好似又回到了曾经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刀口舔血的生活一般。

单看这超越了曾经巅峰时期而刺出的一枪,便可见一斑。

只见黑杆红缨枪周身围绕着夸张的劲气,以枪头为核心向四周扩散,猛地将地面上的尘土吹的四散而去,使黑衣老人周身三尺似被刻意清理出来一般,可谓是一点寒芒气势如龙。

秉成面无喜悲,但眼神却闪过一丝怜悯之情。面对曾经的共事,虽非情愿,但各为其主,也只能如此了。

只见秉成身躯一震,真气自丹田循着经脉瞬间游走三十三周天,沟通内外寰宇,整个人依旧站在那里,但却仿佛不存在于这个世间,此间感受,只可意会,无法言说。

周围的红磷鱼们看的心情激动,均晓得这是秉成迈进先天境界后,所自创的高深武学:偷生步。这偷生步乃是靠着特殊的步法以及先天真气从全身穴道乃至皮肤毛孔四散而出,形成一个攻守于一体的先天气场,寻常高手休说摸到衣角,单是接近便已不易了。

刺耳的爆鸣声响起,劲气四溢,刮起尘土弥漫。

秉成右拳与黑衣老人枪尖硬拼了一记后,各自退了两步。

黑衣老人携一往无前之势刺出的一枪竟和秉成随手挥出的一拳相仿,可见两人境界实力的差距。

“痛快”黑人老人双眼精芒一闪,双手持枪横于胸前。

“书老...。”身体似实似幻的秉成皱起眉头欲说还休。

“哈哈哈哈,老夫岂是惜命之人,来吧,别让老夫失望。”黑衣老人仰天大笑着,双手一翻,转了下枪身,接着左手单手持枪,右手一拍胸膛,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气势再度飙升。

气劲以黑衣老人为中心向外扩散着,激荡的气劲刮起狂风,吹起黑衣老人衣袂飘荡,衬托着老人怒目而视的面庞状若天神。

以己之力,引风云之变。

哼!秉成眼中凶芒一闪,划着残影便欺进了气劲之内,初始可见其或拳或掌或指,与黑衣老人见招拆招,但渐渐的,速度越来越快,身影已然失了踪迹,一时间音爆之声不绝于耳。

依稀可见黑衣老人似乎毫无死角的刺出无数枪影,枪芒烁烁,七尺枪圆内仿佛掀起了惊涛骇浪,枪圆之外却静如鬼蜮,足可见黑衣老人枪法高绝劲气内敛。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黑衣老人嘴角开始不断的渗出血来,鲜血顺着下颌流到胸口的衣襟上,使得原本黑色的布衣被鲜血一浸,顿时粘稠起来,显然身受先天气场的影响,伤及肺腑。又过片刻,随着一道残影划过,周围的红磷鱼突然看到半空中猛的现出秉成的身影,只见其右脚一点,踏在黑衣老人的枪杆之上,接着一个后翻,闪出了杀机凛然的枪圆,胜负已分。

黑衣老人眉头紧蹙,不由自主的后退两步,接着“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血液里还夹杂着内脏的碎片,随之,恐怖的劲气便缓缓散去。

守在一旁的白衫老头则一边叹着气,一边跑了过来扶住了倚枪而立的黑衣老人,黑衣老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惜刚张开嘴便涌出了更多的鲜血。

转过头来,黑衣老人腾出一只手死死的拉着白衣老人的胳膊,眼神中闪着死而无憾的神情。

白衫老头神情挪揄的冲着黑衣老人点了点头,讥笑道:

“诶,不中用了,如此不济的被人几下就解决了,连老弟我也要跟着蒙羞,老规矩咱哥俩一起走。”

说罢从袖中抽出一把银色匕首,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自己的胸膛,鲜血瞬间狂涌而出,竟比黑衣老人先走一步。

就这样,两人以相互扶持着的姿势走完了人生最后的一点时光,就如曾经两人一起闯荡江湖一般。

哗啦啦,枯叶旋落。

铺了一地的黄叶,似为两位老人举行了一场自然的葬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