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凤仪剑

更新时间:2020-11-19 03:04:02

凤仪剑 连载中

凤仪剑

来源:落初 作者:竹雨箫 分类:武侠 主角:陈友谅张真人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竹雨箫的原创小说《凤仪剑》,主角陈友谅张真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竹林细雨闻箫声,江湖风云目剑气。  若识得天下真英雄,巾帼又怎会让须眉。  泱泱大国!说不完的是故事,讲不清的是爱情。。。。。。  然而,道不明的便是江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太阳落山时,青松楼已聚满天下英雄豪杰。

往青松楼大厅看去,只见燕王已坐于大厅正前。少林派本空、本尘大师带一干可字辈弟子于大厅右前。武当派大弟子宋远桥领武当七侠与众弟子于大厅左前。其余峨眉、昆仑等派掌门皆坐在少林、武当之后。如此场面,却也难得一遇。若不是燕王相请,如此武林豪杰俱在,恐怕也是难得一见。

众人皆坐后,大厅刚静下来。而此时,却见一人手拿天狼大刀,满脸凶煞之气的人从大厅外向王爷面前走来。

此人是谁?此人正是那青狼帮帮主青狼,他向王爷行礼后。便转身对着天下英雄之面说到:“我乃青狼帮帮主青狼是也,我听闻北少林南武当的功夫天下之首。如今,有幸能在此相见,真乃我青狼的荣幸。”

“哈哈哈哈!青狼帮主果真豪爽,怪不得短短数年之内青狼帮便发展的声势浩大!”见青狼独自立于自己身前向天下英雄说此,燕王不由得大笑到。

继而,看到今日江湖各大门派皆已到来,便起身对着众人说到:“本王今日在此感谢各位英雄的前来,因邪教白莲教近段日子在江湖之中活动的厉害,所以,为了天下百姓,为了江湖的太平,今日本王特邀各门各派于这青松楼共议如何灭了此危害人间的邪教。”

在人满的大厅内,只见青狼待王爷刚说完,便起身对着江湖人士又说到:“王爷说的对!我青狼认为白莲教教众甚多,而如今我们各门各派皆分散,所以,我提议推选武林盟主,在武林盟主的号召下,一举歼灭了白莲教。”

突然,正说到这里,从厅门口传来一声音说到:“我东洋剑客藤原一郎认为青狼帮主坐着武林盟主的宝座再适合不过了!”

众人看去,只见在明亮的灯光下,一位衣着奇特,腰中一把长剑伴身,面露凶相的东洋人从厅口朝王爷走来。

“哈哈哈哈!藤原兄,你来了!”青狼热情的向那东洋人走去。

见到这里,不少武林英雄人物已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且不少人说到:“我们中原武林之事,何让一个东洋人来参与!”

见众人纷纷抱怨眼前这东洋人的到来,燕王忙起身招着手对众人说到:“各位,请听我说,既然大家对武林盟主有争议,我看不如这样,我们比武来选武林盟主如何!”

“王爷说的好!我乃东洋武士藤原一郎,今日受青狼帮主青狼邀请来于此地,听闻中原武功甚是厉害,在此,还请各位江湖人士赐教。”藤原一郎拜过王爷后,转身对众人说到。说完,便拔出腰中东洋长刀。

少林本空大师见此人已充满杀气,不忍见杀戮,不由得对其说到:“我等习武皆为强身健体,不愿与人争斗!”

说到这里,众佛门弟子皆暗自念到:“我佛慈悲!”

众江湖人士又是一片议论之声。

藤原一郎见众人如此,大声回到:“我只为与尔等切磋一下!”

武当宋远桥见此人意在挑衅,也说到:“功夫本不分高低贵贱!只在人为!你乃东洋人,虽与我中原武功道路不同,却同是人为,你又何必与我等较量!”

在烛光微微的颤抖下,只见藤原一郎听到这里时已拔出手中东洋武士刀,且对着众人怒道:“尔等武艺超群,为何不肯与我较量?休要说此等推脱之辞,大不了我们等点到为止。否则,休怪我手中长刀无情。”说完,用刀指着众人。

本尘见一东洋之人在我中原武林英雄面前如此无礼,起身欲与他比斗。不料本空叹息道:“师弟,且莫太较劲。”

本尘合手于胸前回到:“是,师兄!”

中秋的月亮已升上中天,众人皆来到青松楼外。

众人分立而站,二人也以对阵之势站立。藤原一郎挥刀而出,刀刀致命的向本尘刺去。

本尘见敌人出招如此凶狠,本不想与之狠斗,却不料自己退让之时,敌人更是紧逼,于是也使出自己平生所学,奋力对抗。

二人依然继续打斗。本空又一次叹息。

众人皆围着观看此二人比斗,然而在众多武林豪杰之中,一位小兄弟却说到:“本尘大师如此仁慈!再过十招,必被此东洋人害之。”

本空听此言,继续叹息。

此小兄弟是谁?此人便正是之前的李家村小子李大气。

二人又过了五招,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喊到。“你们不要再打了。”喊此话的正是藏于人群中的李大气。。

本尘听此话,收回内力,欲停止打斗,却不料此时,藤原一郎致命一击刺向本尘,本尘来不及躲避,却忽然见一人从自己眼前快速闪过。

再一看,刀断了,净尘回过神来,才知刚被师兄本空所救。

不待众人缓神,只听得李大气急忙又说到:“大家快看,那是什么东西正朝我们奔来!”

只见在汉水畔的绿林里,一群身穿红衣之人与众东洋忍者迅速的向青松楼围来。再看天空,皓月都被吓得躲进了云层里。

大伙共同朝哪望去,不禁露出满脸疑问。

众人正被那绿林中的人所吸引,忽然,只见青狼与青狼帮众人忙退到了青松楼的一边。

也许,此时众人已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当然,李大气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因为他只是听说此处热闹,特跑来玩耍的。

众人惊慌,王爷却突然怒道:“青狼,你要干什么?”

此时,众人皆望向青狼。

青狼大笑道:“王爷,要你事成后封我个王你都要考虑。如今,血魔教主陈友谅答应我助他事成后分半壁江山给我。哈哈哈!如此,我当然是和陈教主为伍了。你看看你们身后,你们若乖乖投降于我,我还可饶尔等Xing命。”

本已人满的青松楼,此时再看,只见那场面是围了里层再围外层啊!

燕王看到这里,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失望之情。

忽然,正在此时,又一群人马冲破层层包围直奔燕王而来,再看,带头者正是锦衣卫总领李广忠。

月色有照在了大地上,因为已值秋季,此刻的汉水上已起了层薄雾。

燕王见李广忠率领众锦衣卫前来,脸色顿时恢复了平静。

李广忠来到王爷面前,合手说到:“我等救驾来迟,还望王爷恕罪。”说完,便拿刀指向青狼。

青狼脸色稍变,却突然又见一穿血色大袍的人从天而降。

众人皆惊!

那人刚落地,只听青狼叫到:“陈兄,你终于来了。”

突然,青狼见一丝鲜血溅在了陈友谅的脸上。再低头时,只见半截断刀已刺穿了自己胸膛。

“你。。。。。。为什么?”

藤原一郎抽出青狼胸中半截刀,见他似乎不肯瞑目,便看着陈友谅说到:“我与陈教主乃成大事之人!岂能再容你这鼠辈!”

寒风阵阵吹来,见自己帮主被杀死在自己眼前,众青狼帮弟子却不敢动弹。

见到自己父亲被杀,青狼的大儿子木狼、二子金狼、四子土狼齐举刀向藤原一郎杀去。只有三子火狼暗暗的站在原地。

月色空空如也,李大气看到这里,再见武当七侠,不禁在这中秋之夜又想起了张真人。

三人此时已充满杀气的向藤原一郎扑过去,也许正像三只发了疯的野狼一样。

然而,不料三人刚接近,却见陈友谅突然挥动手中那把金黄色大刀,顿时,三人化为灰烬,消失在了月色当中。

众人见此,无不惊讶,只听得李广忠说得到:“此刀莫不是之前班背手中的火焰神刀。”

陈友谅听到有人说出了手中神刀刀名,不禁更加嚣张起来。

陈友谅大笑道:“你说的对。我手中此神刀正是之前明朝抗瓦刺大将班背手中之火焰刀。不过,现在此神刀主人已是我血魔教主陈友谅,尔等刚也见识到此刀厉害,如今火焰神刀在我手里,正所谓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自班背以此神刀打败瓦刺军后,的确在江湖之上,人人皆晓此刀厉害,只是大气不知。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你是什么人?竟敢这么说话,你可问过你小爷我的同意!”说着,李大气竟不知死活的含根野草站在了陈友谅的面前。

“噢!真不愧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如此Ru臭未干的野小子竟也敢在我面前撒野。”

“哈哈哈哈!本爷爷今年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你可敢跟我比试一番。嗯!当。。。。。。当然你不能仗着手中的破刀。”

说到这里,大气心想,我如此年轻,当着天下众英雄的面,他肯定不能仗着手中的刀欺负我吧!

见眼前小子如此嚣张,但又见天下武林人士皆在此,想我陈友谅也曾是一代枭雄,岂能怕了这么个Ru臭未干的小子。

“好,你尽管放马过来,我绝不用刀!”

“好啊!大家可都听到了,这是他自己说的。”

大气刚说完,便使出了武当一招扫捻腿向陈友谅踢去,陈友谅忙飞身于空中,见此,大气又使出武当一招龙泫腿,直直向空中踢去。

宋远桥见到这里,不禁心中想到,此子如此年轻,怎会练就我武当扫捻腿、龙泫腿绝学。

其他武当六人见此,也是充满了疑问。

忽然,大气几次未击中陈友谅后,正欲再出招时,只见陈友谅猛的从空中打出一条气龙向自己飞来。

顿时,大气吐血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吃了我这一拳,想来你是命不久矣了!”

“大师兄!你看!我们是否出手救他!不然他定没了Xing命。”大气刚倒在地上,武当七弟子张翠山便忙向大师兄宋远桥说到。

“好!看他受如此内伤,我们将他带回武当,想来也只有师父他老人家可以救他了!”

说着,宋远桥与张翠山扶起了躺在地上且已昏迷的大气。

“哈哈哈哈!想我手中神刀威力,恐怕也只有这些不怕死的毛头小子敢来反抗了!”

汉水依然东流,看到前败军之将如此嚣张,燕王也不禁大笑道:“好你个败军之将、无耻之徒,死到临头竟还敢在我面前放肆。我不管你有什么神刀利器,众锦衣卫将士,听我命令,群起而上,将此乱党乱刀砍死。”

燕王刚说完,只见李广忠便令锦衣卫众将拔刀杀向陈友谅。

青松楼之所以叫青松楼,便是因为这汉水之地人杰地灵,英雄四起,今日天下豪杰竟聚于此,又怎会少了这个人了。

突然,只听得一声大笑,随后,一阵箫声慢慢传来。

也许众人只觉得此曲颇有深意,但峨眉的静心师太此时已识出此曲便是峨眉的《洛神静心曲》,但是此曲在自己未接任掌门时便从峨眉丢失下落不明,为何今日又会出现在此?

“人生苦短,众生应该爱惜生命,为何要在此相互屠戮?真是大煞了这月色下的汉水美景。”

真不愧是高人,此人话音刚落,便落身在了众人面前。

仔细一看,只见此人便是当日赠大气一书的慈祥老者,但此时大气昏迷,已不能站起来再大声相认了。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大言不惭!”

那人刚出现,陈友谅便大声问到。

看着江上薄雾四起,且再见当日所见的小兄弟已昏迷不醒,只听那老者念到:“昨日之事不复返!今日之事多烦忧。这位陈教主,我劝你今日暂且收手,若再种苦果于己,他日定落万窟地狱!”

“哈哈哈哈!好个万窟地狱,我正想去见识一番!”不料那老者刚说完,陈友谅也大笑到。

“众锦衣卫听令,给我冲杀上去!”二人刚说完,李广忠便令众人举刀向陈友谅冲去。

见汉水上又笼罩了白雾,陈友谅不由想起了十五年前自己也是在汉水畔被人追杀,当今日见众人又朝自己杀来时,陈友谅此时却不屑说到:“尔等不知死活的东西,让尔等尝尝火焰神刀的厉害。”

刚说完,只见陈友谅朝冲来的众锦衣卫举刀一挥。顿时,众锦衣卫已停止脚步,再看之时,众人已尽化为灰烬消失于充满水汽的空中。

王爷见此神刀之厉害,不禁后退。

本空见到诸人化为灰烬于此屠刀之下,与众弟子同默念起经文。

“还有谁要上前来受死。”陈友谅见众人化为灰烬,大笑到。

顿时,众武林人士停止了讨论,也许是已摒住了呼吸,只听得汉水那滚滚声音。

本空大师见陈友谅杀气之重,便睁开眼睛,对陈友凉说到。

“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休要再生杀戮。”说完,继续祷念经文。

“哈哈哈哈!我乃天下之主,何要成佛?老头,你休要管我,若惹我不顺,便让你即刻上西天做佛去。”

武当七侠见此人如此放肆,对本空做礼示意。

宋远桥对陈友谅说到:“陈教主,得饶人处且饶人,难道你真以为你仅凭一把刀就可得天下,假若就算你今天杀了这里所有的人,我敢断定你依然难得天下,反之,你还会变得人不是人,鬼不像鬼,受万世唾骂。”

“哈哈哈哈!武当七侠!好个武当七侠啊!想不到嘴上功夫也如此厉害。好,我且问你,你可知天下人都希望我死,但我为何还没死吗?我告诉你,我早就不是人了!哈哈。。。。。。我是鬼,而且是恶鬼,是魔鬼。但是,在我杀光你们后,我就不是鬼了。哈哈。。。。。。我就可以一步一步做皇帝!得天下,万事荣华。哈哈。。。。。。”说完,竟提起手中火焰刀猛地刺向燕王。

世人皆不知燕王武功如何?众人见陈友谅手中神刀刺向王爷,都恐其手中火焰神刀之厉害,皆不曾阻挡,唯有少林本空大师、武当七侠飞身相阻。

此时,藤原一郎见状,偷偷离去。

“本空大师,您为武林老前辈!此贼不配与你动手,且让我们七兄弟来和他比试一番。”

“阿弥陀佛,各位小心!”

武当七侠尽使出武当绝学与陈友谅比斗于大江之上,时尔震得江水翻浪而起,时而打的奔行到三川五岳之间,然而虽武当七子武功高强,却与火焰刀正面交锋片刻后,已是力有所不及,白余回合后,武当七子不敌竟逐个的被打落在地上后,竟又使出武当七侠的绝技七星游月与他再斗于汉水之上。

顿时,青松楼外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李广忠见众人齐观打斗,便暗自命锦衣卫准备好弓箭、火药藏于河岸树林,待机射杀陈友谅。

此时,皓月边已布满了乌云。几人又是一番恶斗,武当七侠集七人之力,以七星游月顿时将陈友谅困在阵中。然而此时,突然只见得万支燃烧的火箭齐向他们射来。

武当七侠见状,欲收回所摆阵法时,却不料陈友谅此时竟一掌向众人打来,七人皆欲落入江中。

宋远桥见此,竟使出全身内力,一掌将其余六人推上汉水岸上。

看着天空那圆月,心想自己今日便要葬身于这汉水之中。

六人眼见大师兄快沉入江中,却不料自己已无能为力。

时间在此,似乎已快静止,但众人皆快失望时,宋远桥自己也正欲闭上眼睛沉入江底时。忽然,只见之前那老者竟似风一般从十米开外瞬间将自己送上岸上。

万箭依然一直不断地向他陈友谅射来。陈友谅不断用内力相抗,片刻,自己内力已快不支,见放箭之人藏于江边树林之中,便再一用内力,竟手持那火焰大刀迅速冲进树林之中,且挥刀乱砍。顷刻之间,树木与那藏身之人皆为灰烬。

然而,待他持刀欲再离开之时,却猛的瞬间爆炸。碎石,烟尘顿时弥漫了一切,陈友谅未曾想到此处竟然埋有火药,还不及逃离,却被炸的吐血倒于地上,火焰刀竟也随着爆炸落入汉水之中。

闻此强烈爆炸之声,众人皆朝树林望去,但此时却只见得那树林之间已烟雾弥漫,无任何其他踪影。

也许是这爆炸声的强烈,大气慢慢睁开眼来。

众人朝树林走去,只见陈友谅已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此时,大气却依然不知此人便是自己的父亲,竟也随着众人站在一旁傻傻的张望。

众人皆看着陈友谅尸体时,只听得李广忠却大笑到:“武功再高又能如何!却也还是敌不过火药之物。天下再大又如何!也挡不住这汉水东去。”说着话,便已领众人向燕王走去。

本空大师与武当七侠也随去,见陈友凉一动不动。本空大师依然闭眼默念经文。

大气此时见到了之前赠与自己书的老者,忍着伤痛走到他面前。

“老神仙,你怎么来了?”

“哈哈哈哈!好小子,都受伤成这样了还叫我神仙。”

见方才那老者救了自己Xing命,宋远桥忙上前对那老者说到:“感谢前辈救命之恩,望前辈告知尊姓,以便远桥他日相报。”

“哈哈哈哈!石路无尘竹径开,昔年曾伴戴颙来。

窗间半偈闻钟后,松下残棋送客回。

帘向玉峰藏夜雪,砌因蓝水长秋苔。

白莲社里如相问,为说游人是姓雷。哈哈哈哈。。。。。。年前人,好好保重身体,有缘我们还会再见。。。。。。”忽然,正说到这里,只见那老者留话消失于夜空之中。

正说到这里,峨眉静心也不解欲问时,那人却已离去。

“为说游人是姓雷!啊!此诗不是唐温庭钧作寄清源似僧吗?难道此人便是今白莲教教主白莲祖师!怪不得武功如此高强!”

在宋远桥的话语当中,大气依然不知道白莲教是什么,只知道这位老前辈是个好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