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芳华绝代之当年情

更新时间:2020-11-16 04:09:27

芳华绝代之当年情 已完结

芳华绝代之当年情

来源:落初 作者:圳刚 分类:武侠 主角:沈宗林燕芳 人气:

《芳华绝代之当年情》由网络作家圳刚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宗林燕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以香港娱乐圈明星为故事的人群,以爱恨情仇、宝藏权势为线索,书写另一段香港娱乐圈的故事。本故事主要是为了纪念已故的几位香港娱乐圈明星,或多或少以他们的故事或个性为故事的原版,再现他们的风采,回忆起曾经辉煌的香港娱乐史。郭荣是谁?李敏行是谁?燕芳是谁?沈宗林是谁?文四阳、曾玲、荣德福、卓成非、唐伦、向林峰、唐素……等等他们都是谁?又会有什么样的形象和故事,欢迎品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一会儿,船靠岸,二人已来到码头。从船上跳下一个小伙子,道:“云大哥,昨晚浪大,张小四掉进湖里,船也差点打翻,为了救他上来折腾了半宿,所以打的鱼不多。”云正庭听到张小四掉进湖里,立即跳上船,郭荣跟着跳上去。见船上约莫还有七八个人,只有三四框鱼摆在船中央,后舵处一个瘦小的身子蜷缩在那里,身上披着一件大衣,此人应该就是掉到湖里的张小四。大家见云正庭上船,都称呼“云大哥”。云正庭径直来到船尾,将张小四扶起身,问道:“小四,怎么样?”张小四冷得只打哆嗦,牙关咬紧,口唇泛白,颤抖的摇着头,道:“哎,湖中淹死会人将,还是真的。”云正庭:“看你还能说话就好,先回家休息吧。”立即扶着他下船,马上有两个人上前接应,云正庭道:“快扶小四回家,冲个滚水澡,喝一大碗姜酒,睡上一两天就没事了。”那两个人扶着张小四向大家挥挥手,先行离开。

云正庭转身对身旁那人道:“张老二,这位是新来的郭兄弟。”二人互相点头打招呼。云正庭继续道:“等一下把这两担鱼都送到曾家庄上去,秋师爷说最近刚好需要大量的鱼。带上郭兄弟一起去送。郭兄弟没干过粗活,就让他跟着你们学学怎么做就好了,不用干什么粗重活。”张老二道:“云大哥吩咐的事,我张老二肯定照办。郭兄弟,你先在这里站着,看我们怎么做,你就学着,知道以后该怎么做。”郭荣应道:“小弟明白。”张老二自去张罗把四筐鱼搬移到岸边。

郭荣对云正庭道:“云大哥,既然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就快回去休息吧。接下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云正庭拍拍郭荣的肩膀,道:“好,那你一切小心。遇到什么事不要慌,就说是云正庭的朋友,大家多少还给点面子。”郭荣爽快的答应下来。云正庭说完,自回院子去休息,留着郭荣一个人在岸边看着大家忙来忙去。

郭荣无聊之际,不禁拿出贴身携带的无忧笛,凑到嘴边,迎风吹奏起来。他所吹奏的,仍是“阳春白雪”。郭荣试图改变曲子的节奏,加快加强高音,以驱赶湖风所带来的寒冷。但船上忙碌的打鱼兄弟,却似充耳不闻一般,照样忙着打扫渔船,整理渔具。郭荣也不在意他们有没有注意自己的笛音,此时吹奏也只是为了抒发心中的情怀而已。

不一会儿,四筐共计两担鱼已经放在岸边。张老二对郭荣道:“郭兄弟,走,咱们去曾家庄送鱼吧。”郭荣收起无忧笛,这才发现自己额头竟然汗珠点点,急忙抹去。原来郭荣一直在用内力催动笛音,再试图改变曲调,自然耗费真气不少,出点汗也属常理。张老二问道:“郭兄弟,你吹的是什么曲子,怎么听得我心跳加速,在这大冷天也有一种汗要冒出来的感觉。”郭荣听罢,非常激动,道:“张二哥,你说的可是真的?”张老二点头道:“肯定是真的,这是什么曲子?”郭荣道:“此乃‘阳春白雪’,在下略微做了些许更改而已。”张老二茫然道:“哦。”其实,他哪里懂什么乐曲,只是觉得听郭荣吹奏出来的感觉异样,才好奇追问。郭荣问道:“那还有什么感觉?”张老二摇头,表示没有。郭荣继续问道:“张二哥,你觉得曲子哪些地方比较好,哪些地方需要再作改动?”张老二更是茫然摇头,道:“俺粗人一个,哪里懂什么曲子?郭兄弟,你还是不要折磨老二哥了。”郭荣听罢,颇感失望。

张老二继续张罗,不一会儿,一行六人,两人肩挑鱼筐,另两人看来是准备换肩的。张老二在前,带着大家走向曾家庄。郭荣跟在张老二的后面,想借机再和他谈谈刚才的曲子,却见他急于赶路,根本没心思和他说话,于是也只得默默的跟着。

刚来到天网帮的院子前,却听见一个声音:“张老二,让我来送吧,你早点回去休息。”说话中,一人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原来是云正庭。郭荣见到他,急忙道:“云大哥,怎么是你?”张老二道:“云大哥,郭兄弟交给老二你尽管放心,还是去休息吧。”云正庭看着郭荣,道:“郭兄弟初到岳州,俺不能失了礼数。让我来吧。”张老二知道拗不过他,便由他带领,自己回院子里去休息。郭荣很是感激云正庭,道:“云大哥,小弟在此谢过。”云正庭道:“反正我心中有事也睡不着,倒不如陪你到庄上走走。由云某亲自带你去,这样也放心些。”郭荣感激的看着云正庭,心里说不出的敬仰。于是,一行六人继续前行。

郭荣突然想到什么,问云正庭道:“云大哥,听说洞庭湖畔曾家庄有什么绝世宝贝,你可听说过?”云正庭道:“什么绝世宝贝?云某从来不关心这个,之关心怎么带领弟兄们打鱼吃饭。”郭荣道:“你一直生活在这里,难道都没听说?”云正庭道:“云某三十出头,还真没听说过曾家庄有什么宝贝。”郭荣假装惊讶起来,问道:“我和师姐在青鱼客栈吃饭的时候,听临桌的客人说起,说曾家庄有个价值连城的宝贝,叫什么九世宝玉。云大哥,你没听说过吗?”云正庭道:“曾家庄的宝玉肯定很多,但有没有什么九世宝玉,云某可不知道,也没听说过。你怎么问起这事?”郭荣笑道:“我就听人说,好奇而已。也没别的意思。”他立即转开话题,道:“云大哥,你都三十出头了,那嫂子在哪里?”云正庭道:“哪有什么嫂子?不说这个,专心走路吧。”郭荣沉默下来,跟着走路,不再说话。

中间换了两次肩,已来到曾家庄门前。刚好秋宏忠正要出门,远远看见云正庭走过来,站在门前等着他。走近,秋宏忠笑道:“恭喜云大哥,贺喜云大哥。”云正庭怔住,心里随即明白是什么原因,但却面带惊讶问道:“秋师爷,云某有什么值得恭喜的?”秋宏忠正色道:“云大哥昨夜捕获一万两黄金,难道转眼就忘记了?”云正庭道:“秋师爷,这一万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不能随便说的。”秋宏忠笑道:“对,那随我去跟老爷说吧。”云正庭知道自己捕捉到红鲟鱼的消息恐怕已经传到曾家庄,那曾洪肯定不会放过自己,道:“什么一万两黄金需要和曾老爷说?我都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秋宏忠道:“云大哥,不用装傻,你捕获红鲟鱼的事老爷已经知晓。老爷现在关心的事,你什么时候拿鱼来交换一万两黄金。”云正庭茫然道:“那一万两黄金云某没命花的,不要也罢。更何况,没有红鲟鱼,如何交换?”秋宏忠仔细打量着云正庭,道:“云大哥,在秋某面前,可不许这样打诳语。”云正庭笑道:“云某说一便是一,你什么时候听人说云某胡乱说话的?”秋宏忠道:“既然你如此说,秋某也作不了主。那这样,随我去见老爷吧。”

郭荣在旁道:“云大哥,不要去。哪有曾老爷想见谁就见谁的?”秋宏忠莫名其妙的看着郭荣,问道:“你小子是谁?胆敢来管曾家庄的事?”云正庭道:“郭兄弟,你去忙你的。曾老爷不敢对云某怎么样。”秋宏忠一听他的意思,得意的笑笑,径直走在前而去。云正庭拍拍郭荣的肩膀,道:“郭兄弟,不用担心。”说完,随着秋宏忠走去。临走前还吩咐打鱼的兄弟道:“你们把鱼交到田鱼阁就各自回去吧。”郭荣同其他四人点头答应。郭荣见到云正庭的背影隐没在门廊间,心中浮想联翩。他跟在四个挑鱼大汉的后面,往田鱼阁走去,在前面有一个曾家庄的家丁带路。

走出一段路,郭荣趁前面的人不留意,一个转身隐没入另一个门里。待那五人走远,立即闪身而出,循着刚才云正庭走的方向而去。跟出一段路,突然来到岔路口,往前是一条走廊,往左是一个花园,往右还是一条走廊。郭荣不禁迷茫了,该往哪里走?他想跟在云正庭后面去看个究竟。

郭荣正犹豫着,却见对面走来一个丫鬟。丫鬟见到郭荣,问道:“公子,你找谁?”郭荣道:“我找曾老爷,刚才上茅厕回来就找不到路了。”丫鬟抿嘴一笑,道:“老爷的天寿阁从左边过去,一直往前走,走到尽头的左边就是。”郭荣向丫鬟点头微笑道谢后,径直往左边走去。

穿过花园,再穿过走廊,突然又来到一座花园前。郭荣记得一直往前走,正要往前走时,抬眼间看见花园门楣上有“金叉阁”三字。他突然想到什么,正低头思索间,却听见一个声音:“你是什么人?”抬眼看去,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站在不远处,正看着自己。郭荣道:“在下拜访曾老爷,不想在此迷路,还请指点。”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文四阳,“金叉阁”正是他与曾家大小姐曾妮的府邸。

文四阳何等眼力,已经看出郭荣内心的些许慌张,慢慢靠近,问道:“曾老爷怎么会见你这样陌生的黄毛小子?快说,来曾家庄做什么?胆子可不小,胆敢混进曾家庄来!”郭荣故作镇定,道:“你说我是黄毛小子,我看你也大不了几岁。你是什么小子?”文四阳一听,哈哈大笑道:“看你也不是一般的打鱼小子,看样子倒像是江湖中人。快说,到来曾家庄所为何事?”郭荣道:“本公子初到岳州,听大家传言曾家庄乃岳州第一大府,所以就来看看。难道曾家庄不给人看么?”文四阳怒道:“曾家庄是什么地方,哪容得你想看就看?还不快滚出去!”郭荣道:“大门开着,本公子就进来了,也没有人拦着。再说,如果给人进,干嘛把门开着?”文四阳听他如此一说,又气又笑,道:“你这小子好不客气,见门开着就进来。你见曾家庄放着什么东西在桌子上,岂不是可以随便拿走?”郭荣道:“本公子又不是进来偷东西的。只是听人家说曾家庄大,进来看看而已。”文四阳道:“看你样子不像一般混混,快说,叫什么名字?”郭荣道:“凭什么告诉你?”文四阳怒道:“让你见识文某的厉害!”说完,“呼”一声,一拳击了过来。郭荣立即避开,毫不示弱,一掌拍向对方。文四阳见状,道:“果然没看错!”紧接着一招接一招攻向郭荣。郭荣见对方掌风刚猛,不敢硬接,只得避多还少对招起来。

二人转眼间已拆十余招,郭荣突然想起曾听闻曾家庄上有一位武功好手,不禁问道:“听闻曾家庄上有一位‘金叉大侠’文四阳,可是尊驾么?”文四阳立即停下来,问道:“正是文某,你究竟是什么人?”郭荣道:“你不认识我,而我也是第一次见你。”文四阳怒道:“快老老实实的交代,否则别怪文某不客气!”郭荣问道:“你的金叉呢?我想领教领教你的金叉。”说着,拿出随身携带的无忧笛,一指,点向文四阳的面门。文四阳道:“拿下你哪里需要金叉?”同时,轻描淡写举手挡开笛子,另一拳击向郭荣的胸口。郭荣手指灵动,无忧笛立即翻身横扫,点向伸拳过来的手臂。文四阳急忙收拳避开,同时后退两步,才看清郭荣手中之笛当真灵活,已转成一个光圈再次攻向自己的面门。

文四阳轻轻“哼”一声,微屈双膝,双拳平直击过来。郭荣不知道对方功力之高深,见对方竟然不避开,立即用力以笛点向对方的膻中穴。文四阳拳到中路,突然变掌,“啪”的一声双掌合并,竟将无忧笛夹在双掌之间。郭荣大惊,急忙往回拉,却哪里拉得动,连运力两次皆纹丝不动。文四阳怒目瞪着郭荣,吓得他不禁有点胆怯,再拉动两下,还是拉不动,不禁道:“曾家庄难道是强盗么?对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居然如此蛮横!”文四阳道:“阁下如老实交代,文某自然礼待有加。江湖朋友既然送文某‘金叉大侠’,想来肯定不是因为蛮横无理。但阁下无视曾家庄,文某自然也不客气。”郭荣道:“好,我说。”话音刚落,文四阳双掌松开,郭荣收起无忧笛,差点站立不稳往后倒去,身子晃了一下才站稳。郭荣道:“我和师姐到岳阳楼玩,没想到遇到你们曾家庄的三少爷。哼哼,曾家庄的人都似你这般蛮横不讲理,居然将我师姐抓到庄上来。我这就是来找师姐的。”文四阳听罢,哈哈大笑,道:“你早说我们就没必要打这一架了。”

郭荣听他话中之意,似乎对燕芳被抓到曾家庄的事不感到惊奇,那么就有可能已经知道此事了。于是,立即问道:“你知道我师姐?”文四阳道:“燕芳姑娘,昨晚文某就见过了。”说着,盯着郭荣,道:“我看燕姑娘就是江湖中人,果然不出所料,现在还不请自来一个师弟。说吧,你们到岳州来所为何事?”郭荣道:“就是来玩玩,出来散散心,也没别的事。”文四阳道:“我看不止这些吧。”郭荣惊愕道:“阁下怎么看的?为什么这样说?”文四阳道:“我看你的武功不弱,燕姑娘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显然就是武林中人。虽然你们算不上一流高手,但三弟和他那几个随从肯定不可能拿下燕姑娘的。燕姑娘束手就擒乖乖来到我曾家庄,难道就没有其他的目的?不然,怎么会甘心被抓来?”郭荣惊讶于文四阳的精明,刹那间竟找不到什么理由圆场。

文四阳从他的表情已经知道自己完全没有猜错,于是说道:“不过,既然你们远道而来,文某还是欢迎江湖上的朋友的。文某也是江湖中人,虽然深居曾家庄,可从来没有忘记江湖上的礼数。要不这样,只要你们就此离去,文某绝不追究,如何?”郭荣道:“我们会有什么目的?既然都已来到,为什么又要急着走?”文四阳没想到他这样回答,问道:“那你们究竟想怎么样?”郭荣道:“我和师姐当初下山,就是想游山玩水。洞庭湖如仙池般美丽,君山如仙山一般美妙,曾家庄比皇宫还大,没有玩够我们怎肯回去?”文四阳道:“游山玩水很好,但想都别想打曾家庄的主意。再说,曾家庄与你师姐弟二人素无瓜葛,别赖在我们庄上不走,文某自然懒得去理你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