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裂刃凌空

更新时间:2020-09-16 10:42:33

裂刃凌空 连载中

裂刃凌空

来源:落初 作者:N年以后 分类:武侠 主角:肖震李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裂刃凌空》是N年以后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肖震李,书中主要讲述了:无魂自幼父母被一股神秘势力杀害,后幸被父母旧识所救,带到兽王山开启自己的修炼之旅,原本性格柔顺的他开始变得冷酷而深藏内心。因故偶得传承被外人知晓围杀,被迫逃往山下,从此踏上了巡游大陆和寻找杀害自己双亲的路途。在经过廖家诅咒、血原隐秘、诡谲深谷、异界蒙都、血荒镇的波动等系列事件逐渐的解开了父母死亡的真相与遗留下的五鸟戒和藏神令的秘密。藏神令和五鸟戒只是征途的中端,随着藏神令惊天秘密的揭开,紧接踏至的是域外域内的混战和神迹的抢夺。随着各个秘密的揭开和事件的延续,无魂在经历了朋友背叛和冷火雪雨、千百幻等四女的情感纠葛后,终究洗尽铅华,心智蜕变。与关光、冷火寂诸友横扫寰宇,击退诸魔,攀上了大陆的顶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煞血用袖子擦擦脖子上的血,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伸出舌头舔舔袖子上的血,一脸享受。

忽然,煞血眼中放出两道红光,腥红的目光盯着李仙仙,狂笑道:“好久没有闻到自己的血,是什么味道了。小娘们,你彻底激怒我了,我不会让你死得痛快,我要当着你的面,一刀一刀把你身上的肉割下来,喂给我的宠物,看着自己的肉被嚼的感觉,应该很奇妙吧,哈哈!”

煞血身体化作无数残影,攻向李仙仙,力猛刀沉。

李仙仙被震得连连后退,煞血大笑道:“小娘们,吃不消了吧,现在规规矩矩的给老子磕三个响头,答应做我的女仆,或许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李仙仙吐出一口逆血,轻蔑道:“鹿死谁手还犹末可知呢,湮没吧!炎舞一一六芒星。”

空气中的温度陡然升高,在煞血脚下,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

一条条火龙降世,烈焰飞舞。

煞血湮没在火龙的律动中,李仙仙松了口气,暗想:“让你狂,跟老娘斗,够甩你好几条大街的!”

待火焰慢慢散去,从烟雾中走出来一个黑影。

在月光的映照下,此人灰头土脸,全身衣服破碎,变成一条条布条,头发被烧掉一半,显得不伦不类。

“咳咳”两声,嘴中喷出一股黑烟,煞血狂怒的冲向李仙仙,大吼一声“狂屠一一狂神叠海十三斩”,长刀带着一道金色的火影,化作满天青芒狂暴地向李仙仙斩去。

每斩出一刀,刀芒上的力道就会叠加一分,煞血疯魔般挥刀连斩,每挥出一刀,口中都会“哇哇”大叫道:“去死吧!”似个疯子一样。

李仙仙手擎双梭向上挡架,被刀上强猛的力道,逼的直往后退,地面开裂,留下两道深沟。

挡到第八刀时,李仙仙脸色发白,胸口发闷,喉头发甜,一口鲜血哇地吐了出来,喷了煞血一脸,倒飞出去,接连几口鲜血吐出,天空一片血红。

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不远处的了尘,看着浑身是血的李仙仙,满脸心疼之色。

李仙仙扭头看着脱力倒在地上的了尘,眼神怜爱,抱以微笑。

两人眼中露出柔和的光芒,默默地彼此看着对方。

这一刻,时间停了,风也停了,仿佛世间万物都停止了运转。

这个世上,只剩下这两个人,双方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了幸福与满足,还有深沉的爱恋。

一切尽在不言中,不自觉地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一只古铜色有力的大手,小心翼翼呵护地包裹着一只白晰的小手,紧紧包裏着包裹着,让其不受任何伤害,甘愿为她遮风挡雨,扛下所有的痛与泪,仿佛这是一生的寄托,是要一生守护的诺言,是一起走过风尘戏游人间,走向那茫茫的人生之巅。

煞血满脸鲜血,缓步向李仙仙走来,狰狞的笑着,头上的鲜血伴随着狰狞的面孔,让人看了尤为可怖!

煞血望着地上的两个人,没有从他们眼神中看到死亡前的恐惧与绝望,对人生的迷惘。

相反看到的却是对彼此的依恋和幸福,这让煞血尤为恼火,挥刀狂笑道:“哼哼,好一对苦命鸳鸯啊!啧啧,看着你们苦命的样子,我都快被感动了。哈哈,给我上演了一场生死离别,嘿嘿,放心,我出刀快些,一点也不疼,送你这对亡命夫妻上路。”

说完,举刀就要下劈。

突然,这时一旁呆立的赫无极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向煞血狂奔,拼命的从后面抱住他。

煞血咒骂道:“赫无极,你种什么邪了,杀了他们,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你这个混蛋,快放手!”

任煞血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赫无极眼神呆滞,两行清泪从眼角划过,嘴中的呢喃慢慢变成了癫笑:“哈哈,师父,徒儿来了,来……找你赎罪来了,徒儿……。”

赫无极身上传来一股强烈的元力波动,身体因为神力混乱超速膨胀,双目赤红,疯狂的大笑着。

伴随着笑声,生起一股强烈的气流,天地昏暗,狂风大作,气流波纹状的散开。

了尘和李仙仙被混乱的气流撞飞,了尘躺在地上抬头仰望天空,空中风暴叠起,升起一朵乌云在云的尽头,赫无极露出纯真的笑脸,身体慢慢消散于天际,化作满天尘埃,坠出这片天地。

煞血从空中坠落,被屋瓦掩埋,没了声息。

地上,了尘呆愣片刻,艰难地坐起,盘腿恢复神力,一盏茶的功夫,神力恢复七成。

了尘站起身,给李仙仙嘴中塞入一粒复元丹,背起她快步朝暗道奔去。

“不知魂儿怎么样了,有二愣在,他应该没事的”,了尘自我安慰道。

了尘走后片刻,屋内一堆废墟忽然晃动,一道黑影钻了出来,正是大难不死的煞血。

煞血此时狼狈不堪,头上粘着几根稻草,满身血痕,一脸污垢,衣服破烂不堪,在破碎的衣服后一片金光,赫然是件铠甲。

煞血吐了口血沫,道:“王八蛋,疼死老子了,想自爆拉着老子垫背,呸,幸亏我提前穿了蛮神荒甲,只是把我震昏而已,哼!”

煞血一脸阴毒地望着了尘消失的方向,摸了过去。

煞血走后不久,虚空一阵晃动,出现了六个身穿黑袍头带青铜兽面具,背背古剑的怪人。

其中一人鼻子微动道:“我闻到煞血那小子的味道了,走这边。”

一片黑光闪过,六个怪人消失不见。

夜幕下,了尘背着李仙仙快速的施展轻功飞奔,脚下生风,势如奔雷。

李仙仙趴在了尘背上,暗运内功疗伤,突然,了尘忽然停住了。

他望着后院那片静谧的紫竹林,眼中寒光闪动。

了尘把李仙仙放在地上,伸手取出背后的铁伞,寒声道:“别藏着了,阁下深夜躲在竹林,所为何故?”

话音刚落,“嗖嗖”从竹林中跳出十六道人影,围住了尘。

为首一人手持一对雀尾金铃铛,冷笑道:“流云丹心璃雨剑客了尘,你走不了了,哼,今天,这里就是你的埋骨之地。弟兄们,上,杀了他,回去领赏,他刚才肯定被煞血大人给打伤了,现在是强弩之末了,冲!”

挥舞着双铛,向了尘前胸橫扫,其他几人手持利刃向了尘攻来。

了尘双眼冒火,暗骂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什么时候论到你们这些阿猫阿狗猖狂了,这是你们自找的。”

了尘暗运神力,灌入宝伞,宝伞因神力加持,变得熠熠生辉,大喝一声“三眼一一逐日”,宝伞顷刻间,化作熊熊燃烧的太阳,在这漆黑的夜里,格外刺眼。

天空中一道红光闪过,响起一阵残叫,十二个黑衣人当场化为灰烬,地上只剩下一些黑色发焦的布片,证明他们存在过。

余下的四人相互对望一眼,除为首的黑衣人强装镇定,其余人皆生惧意,手不自觉的握了握手中兵器,双脚不自主的向后退去。

为首的黑衣人大叫道:“兄弟们,坚持住,别怕,煞血大人马上就会来支援我们的。结,天魔封天,解体小阵,上........。”

其余三人早就吓破胆了,保命要紧,哪里肯听他的话呀,全都撒鸭子跑了。

为首的黑衣人左顾右盼,见身边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暗叫不妙,强作镇定,舔了舔嘴唇,紧握双铛道:“他们……跑了,哼,别看他们跑了,我一个人也能对付你。”

“扑扑”一阵重物倒地声,黑衣人转过脸去,脸色发白。

原来逃走的黑衣人已经被尸手两分了,暗叹道:“幸好,我没跑,要不然……。”

煞血看着手中滴血的刀,道:“了尘,没想到我来的这么快吧,你跑不了了。”

为首黑衣人小跑到煞血近前行礼,煞血冷冷瞥了他一眼,转身挥刀向了尘脖颈便砍,了尘挥伞挡架。

空气中火花四溅,了尘煞血被震得各退一步。

了尘因刚才连番大战,受伤颇重,刚才又放了一记大招,身上刚愈合的伤口,又流出点点血迹,又硬扛煞血一刀,终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了尘脸色苍白如纸,有气血亏虚之象,反观煞血除脸色苍白外,并无大碍。

了尘心中大急,看来必须用那一招了。

了尘手持铁伞,逼出一口精血,喷在铁伞上,口中念道:“以吾之血,证吾之身,沟通天地,死神降世…………。”

空中刹时风雷大作,一座古老的大门降临天际,大门打开刮起阵阵阴风,飘出一个手持镰刀的黑衣男子虚影。

男子面容模糊,似被一股阴气照着,面若寒霜,男子声音犹若九幽,冷气逼人,“召唤者,唤……我何事?……。”

了尘虚弱地说:“击杀此人,我用五百年阳寿做为交换。”

男子冰冷道:“好!”,对着煞血说了句“死来”。

煞血只感觉到岁月流逝,自己似活了一千岁那样苍老,身体慢慢干枯,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

煞血满脸惊恐,面显痛苦之色,他一点挣扎的权利都没有,顿时化作一滩烂泥消失在土地里。

男子幻化大门,消失天地间,似又恢复了平静。

了尘此时华发初生,岁月似一把磨人的刀,在了尘脸上刻下一道道痕迹。

李仙仙看着苍老的了尘,泪眼蒙胧,她知道了尘这是在拼了命的救自己呀!

了尘虚弱的倚伞站立,看着李仙仙,弱弱地问道:“你……不会嫌弃我吧!”

李仙仙双眼含泪,哽咽道:“你这个傻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

忽然,了尘背后闪过一人影,右手手指在了尘身上刻着符纹,左手手掐印诀,嘴角出现一丝弧度,道:“封!”。

李仙仙慌乱地大叫:“小心……,背后!”

可是已经晚了,了尘刚想运用神力反击,可神力静止不动,不管了尘用什么方法,神力不动分豪,他暗叫一声“不好”,神力好像被封印了。

在了尘身后的怪人道:“小子,别废劲了,没我本人亲自动手,你是解不开封印的,哼哼。”

接着其他五怪从空中现身,原来这六个怪人其实早就到了,只不过看了尘能召咉死神,不敢大意,藏在空中,他们不保证了尘这招能不能使第二次,所以找准时机封了他的神力。

其中一怪人冷笑道:“小子,这回看你往哪跑,把你知道的都吐出来,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了尘冷哼道:“你们是谁,让我做个明白鬼。”

刚才那个怪人道:“嘿嘿,我们是大人座下追魂使,你最好聪明点,我们手段有的是,免受皮肉之苦!”

了尘冷哼道:“哼,就怕我说了,你们也不会放过我吧!”

怪人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就在了尘跟老怪乱聊的时候,了尘对李仙仙暗递眼色,让她借机逃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仙仙哪里不懂他的意思,但她不能这么做,要死一起死要生一起生。

李仙仙慢慢爬起身,悄悄向一个怪人摸去,李仙仙摸到怪人身后,一阵窃喜,抬手一掌向怪人头顶拍去。

怪人其实早有察觉,眼角余光一直盯着李仙仙,等待时机给李仙仙致命一击。

没等李仙仙手掌拍向怪人,怪人拳风先至,一拳打在李仙仙小肚子上,李仙仙惨叫一声,横飞出去,在空中接连吐血。

鲜血染红了大片草地,李仙仙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嘴角滴着血,感觉腹内一阵巨痛,肠子似被打断了似的。

了尘看见李仙仙吐血倒地,悲痛的大叫:“仙仙,你没事吧!”

疯魔般就要冲过去,可双肩怎奈被怪人狠狠压着,只能无力的大叫。

其中一个怪人大笑道:“没想到你小子倒是个情种,嘿嘿,如果你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一刀一刀的割掉脸颊,是什么感觉!应该很痛苦吧。”

说着,拔出一把匕首,向李仙仙走去。

了尘双眼瞪裂,心中怒吼着,“不,我该怎么办,啊啊!”

突然,了尘想起了藏在脑海中的一则密术,只要燃烧精血,以生命为代价,让周围十米出现大爆炸,形成空洞,寸草不生。

了尘眼中露出了决绝与坚毅,微笑地看着远处的李仙仙,运转秘术法门。

突然间,了尘身上力量大增,挣脱了怪人的束缚,来到李仙仙身前,把她扔向暗道。

李仙仙突然心生异样,似有感应,在空中大叫:“不......不”,但因身受重伤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了尘飞向空中,李仙仙泪流满面,双手捶墙。

了尘面向天空,伸出双臂,神色淡然,眼前出现一些熟悉的面孔......。

就在六怪不明所以之时,一声强烈的爆炸声响起,震动苍穹,直冲宵汉。四周的房屋被震得粉碎,化作粉末飘散在风中,土地一寸寸的塌陷,露出地底的黑洞,好像它们不曾来过这里,来也勿勿,去也勿勿。

六怪也灰飞烟灭,小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李仙仙摔在地道里,被爆炸产生的气浪震昏了。

在她眼神模糊的剩下最后一抹意识时,她看到了尘化作满天的樱花,消散在风中,耳边响起他最后一句话:“只要你心中有我,我的魂就永世不灭,在某个角落注视着你们前行,直到永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