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一剑动神州

更新时间:2020-09-11 11:59:29

一剑动神州 已完结

一剑动神州

来源:落初 作者:周郎顾我 分类:武侠 主角:秦轩木临春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一剑动神州》是周郎顾我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轩木临春,书中主要讲述了:神州大地有九州,武道境界分九重。紫衣青莲,踏遍九州,一剑自定天下劫;一袭貂裘,运筹帷幄,身负经天纬地才。看少年兄弟如何一步步成长为问鼎江湖权倾庙堂的大人物。江湖的刀光剑影,庙堂的权谋争斗,粉墨登场的鲜活人物,和他们荡气回肠的故事!带你走进一个全新的武侠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藏剑山庄,第四重院落的一间厢房里,一个赤着上身的英武汉子坐在椅子上,整条手臂满是鲜血。

一个美貌妖娆的红衣女子正小心翼翼为其包扎伤口,女子眉头微皱,一边忙活一边说:“是被谁刺伤的?”

英武汉子面无表情,“一个用剑的老头,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这回我们盘龙寨算是彻底栽了,上下八十多个兄弟死了大半,连大哥和三弟四弟都死了,想必老五也活不成了,真他娘的晦气,那个老头竟然是通玄高手。”

这个受了伤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盘龙寨的二当家李沧麒。

红衣女子说道:“哼,我早就说过,盘龙寨里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是一群废物,死了便死了,敢做不要钱的买卖,就得有随时赴死的觉悟。不过我倒是好奇,那个城府极深的宋辉祖是怎么死的,似他那种精明的人不应该这么容易就死了呀?”

李沧麒沉默片刻,然后道:“这一点我也想不通,孔雀,说来你可能都不信,我大哥是从马车上不慎跌落摔死的。”

名叫孔雀红衣女子闻言一愣,一脸的不可思议,“不会吧,宋辉祖好像也是神武境大圆满的高手吧,比那于魁赵彪可厉害多了,居然会被摔死?这怎么可能?”

李沧麒想了想,说道:“只有一个可能,马车里那个身穿貂裘的年轻人,也是通玄境的高手。”

“身穿貂裘?”

孔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说的那个年轻人是不是穿着一身雪白貂裘,一脸病容,他的身边还有个紫衣少年,那少年的眉心处还有一个青色的印记,就像,就像是一朵小青莲?”

李沧麒腾地站起身来,惊问道:“没错,你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们来山庄了?”

孔雀美目一瞪,低声呵斥道:“叫这么大声干嘛?”

李沧麒讪笑道:“呵呵,怕什么,她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俩的关系。”

“我当然不是怕她们听到,而是那两个少年现在就在三重院内,我刚才过来的时候,还看到他们了,本以为他们不过是喜鹊的猎物,没想到,竟然深藏不露,如果那个年轻人真是通玄高手,只怕喜鹊这次是要栽个大跟头了。”

孔雀皱眉决议思忖,又道:“不对,那个貂裘少年像是重病缠身,进庄的时候,都是那个紫衣少年背着他的,怎么看也不像什么高手呀,这事儿,肯定没那么简单,你这个大老粗肯定漏掉了什么细节。”

李沧麒又坐回到椅子上,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大概说了一下。

最后说道:“我当时只顾着对付那个老头了,哪里能细看,反正当时马车里四个人就那个貂裘少年没有出来,大哥是怎么掉下马车的我没看到,我看他的时候他的头已经撞上了地上的狼牙棒。哎,大哥曾经与我有恩,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也很是难过。”

“行了吧你,我早说过,宋辉祖不过就是见你有几分本领,才有胆子收留你,施恩于你,说白了,也就是利用你来巩固他在这一代的地位,要不然其余的山头哪里会让他做凤翔郡绿林道上的总瓢把子?”

对想事情简单的李沧麒,孔雀总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感觉。

“话虽如此,可既然仇家都找上门了,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红衣女子笑了笑,走到李沧麒的身边,骑上了他的大腿,双手搂住李沧麒的脖子,娇艳欲滴的红唇缓缓凑到他耳边,轻声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既然他们被喜鹊诓上了山,想要活着离开必然没那么简单,就算喜鹊眼皮子浅看上了那两个小子,但能让通玄境高手做扈从的,哪里会是一般人,就算到时候刺伤你的那个老头打上山来,也有师父顶着,实在不行还有那个老不死,你就不要露面了。”

李沧麒一听到“老不死”三个字,心头立时涌上一抹寒意,脸色都白了几分。

孔雀见状,嗔道:“瞧你这点出息,怕什么,只要不忤逆他,他就不会管我们的私事。”

女子说完,在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李沧麒顿时放松了不少,竟被孔雀耳鬓厮磨的蠢蠢欲动,将整张脸都埋在了她的胸脯里,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在红衣女子雪白的大腿上来回抚摸。

孔雀明显感觉到身下有个事物肿胀了起来,她媚笑道:“你还能行嘛?”

“试试不就知道了?”

正在此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只听一个女子声音道:“姐姐,白师姐叫你过去一趟。”

孔雀一脸不悦,可还是耐着性子回道:“知道了,马上出来。”

说完在李沧麒的脸上亲了一下,又嘱咐道:“你就在这儿休息吧,想必是白鹭师姐出关了,找我过去问问最近庄里的情况。”

“知道了,你去吧,快去快回。”

房间外面,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白衣女子,虽然没有走出房门的孔雀那般妖娆妩媚,却也不遑多让,妩媚中还透出几分青涩。

孔雀见她低着头脸色微红,就用手端起她的下巴,笑道:“画眉,改天姐姐也替你找个男人滋润滋润。”

被称作画眉的女子脸色更红了,低声道:“谢谢姐姐的美意,画眉不要男人,只要能一直跟着姐姐就好。”

孔雀笑了笑,用手点了一下喜鹊的脑袋,拉起她的手,往回廊深处走去。

两人走到一处回廊拐角时,画眉忽然止住身形。

孔雀问道:“怎么啦?”

画眉竟一把将她抱住,把脸贴在孔雀的脖子上,“姐姐,白鹭师姐的武功好像比以前强了不少,你可要小心一些呀。”

孔雀一手搂着画眉的腰肢,一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就算她武功再高,难道还敢伤我不成?你这小妮子,是不是又吃李沧麒的醋了?”

画眉默不作声,孔雀安慰道:“傻丫头,姐姐会永远跟你在一起的。”

说完,两人在回廊里好一番拥吻之后,这才离开。一直走到山庄内里的第七重院落,在一栋精致的阁楼门前停下。

阁楼大门虚掩,孔雀直接推门而入,房中灯火通明,典雅华贵,厅堂的一个蒲团之上,盘坐着一个披散着头发的白衣赤足女子,女子脸色苍白如纸,不施粉黛,虽也是绝美之姿,却似乎少了一丝生气。

赤足女子的身前,还跪着两个白衣女子,孔雀看其背影,已经认出了两人正是喜鹊和鹦鹉。当下笑道:“呵呵,两位师妹真是好运气,今日不但带回了八个小雏鸟,还找到了两个年轻英俊的后生鼎炉,真是可喜可贺。”

说完这番话,孔雀已走到喜鹊和鹦鹉的身后,却发现二人仍是纹丝不动,她伸手拍了拍喜鹊肩头,后者身子一歪,连带着一旁的鹦鹉一起颓然倒地。

孔雀定睛一看大吃一惊,豁然后退几步,尖叫一声,用手捂住了嘴巴,原来,两人原本白里透红的脸蛋,已经变的满是皱纹苍老无比,甚是诡异。

孔雀满眼惊恐地看着坐在蒲团上的赤足女子,颤颤巍巍道:“是,是你杀了她们?”

赤足散发的白衣女子淡淡一笑,轻轻点了点头,一字字道:“她们不该死吗?哼,这里的人,都该死,你,也不例外。”

孔雀闻言心头一凛,冷冷笑道:“白鹭,你虽比我早些入庄,可你真认为自己是我的对手吗?别以为跟师父闭关了几天,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不要忘了,一直以来,我的天资都在你之上,若不是师父偏袒你,哪能轮得到你在我面前嚣张?”

说话之时,孔雀已从大红裙摆中抽出一柄长剑,对身后的画眉说道:“去把李沧麒和一众师妹们叫过来叫过来。”

被眼前一幕吓得惊魂未定的画眉这才回过神来,犹豫片刻,还是转身走出了阁楼。

赤足散发的女子白鹭依旧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笑道:“也好,那就让你们俩做一对亡命鸳鸯,也省的在这山庄里偷偷摸摸藏藏掖掖。”

“我看你是疯了!”说完这话,孔雀身形一动,手中长剑直直刺向白鹭的眉心,她不知道这个往日里柔柔弱弱的师姐,为何会忽然变得如此狠厉猖狂,但她若想杀自己,那自己绝不会坐以待毙。

她自幼就被带到藏剑山庄,明白了这里的生存法则以后,她凭借着机敏善变的头脑和坚强的意志,终于在此存活了下来,还练就了一身武功,已经是一只脚踏入通玄境的高手,实力丝毫不弱于穿云枪李沧麒,之所以叫他来此,也是以防万一。

孔雀这一剑,用了十成的修为,速度奇快无比,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武功一直都不及她的白鹭,竟只是伸出了两根手指,捏住了她的剑尖,那柄无坚不摧的三尺长剑,就如同在在她手上生根一般,再也不得推进半分。

孔雀见势不妙就欲松开剑柄后退,却猛然发觉自己的手竟被剑柄黏住,无论如何也挣不开甩不掉,只觉浑身血脉逆行,瞬间全身无力,体内的生机仿佛被手中长剑莫名抽离。

孔雀登时面如死灰,赶紧跪地求饶,泪如雨下。

白衣赤足的女子却如同一尊雕像一般,面无表情,直到孔雀瘫软在地生机全无之后,她才松开了那两根纤细的手指。

对地上那个前一刻还是美艳动人此刻已形同老妪的女子,再也不看一眼。

恰在此时,单手提长枪的李沧麒跑进阁楼,他看到躺在地上的红衣女子后,脸色大变,纵然女子的脸已经变的干瘪,可他哪里认不出这人就是孔雀?

李沧麒瞬间崩溃,大叫着走到孔雀身前,拿起她瘦骨嶙峋的手放在胸前,是泪如泉涌,如他这般铁血儿郎,痛失挚爱也是手足无措。

孔雀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尽管她只不过是那个老妖怪随手丢弃的一个双修鼎炉,可在他的眼中,她依然是最美最聪慧的女子,他自己本就是犯下大错叛离宗门落草为寇的贼匪,又哪里会嫌弃她?

李沧麒红着眼睛,大声吼道:“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她不过是个可怜人……”

白鹭神色平静,淡淡说道:“是啊,她的确可怜,死了不就解脱了?你要是放不下她,那就跟她一起上路吧!我知道你的身份,南安神枪会的弃徒罢了,想必这么多年,你也活的很是煎熬吧?”

李沧麒他惨笑一声,不再多言,用没用受伤的那只手单手握抢,将胸中怒气和滔天恨意都融入长枪之中,朝着蒲团之上的女子横扫一枪,女子身形后仰,长枪中散发而出的气机,将一旁的座椅板凳都击成碎屑。

一击不中,李沧麒挺枪直刺,这回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不料穿云枪的枪头却被白鹭一把抓住,尽管她看上去身材纤细,体格瘦弱,却轻而易举将身长八尺体壮如牛的李沧麒给倒挑了起来,然后狠狠砸落在地,由于速度太快李沧麒根本没有反应过来,魁梧的身体被硬生生砸在了地上,在大理石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大坑。

李沧麒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受到重创,可还不待他重新站起身来,就被如风而至的白衣女子一脚踩在脸上,那洁白小巧毫无瑕疵的玉足,竟生生将李沧麒的头骨踏碎。

一脚踩死穿云枪李沧麒,白衣女子收回玉足,在一旁孔雀的红裙之上抹了一下,除去血迹,然后足不沾地脚踏虚空走出了阁楼。

她就像是一只冤死的厉鬼一般,在藏剑山庄内飘飘荡荡,只要遇到了昔日的同门,二话不说就一掌将其拍死,所到之处尸横遍地。那些山庄里的女弟子在她的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白衣赤足的白鹭,疯狂地血洗了自幼在这里长大的藏剑山庄,从最里边的七重院一直杀到三重院,却忽然看到了两个年轻人男子。一个全身裹着厚厚的貂裘,一脸病容。

还有一个一身紫衣,玉树临风,眉间有一朵似开不开的青莲,不知为何,白鹭看到他后,竟然愣住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