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凤羽翎

更新时间:2020-09-05 13:25:32

凤羽翎 连载中

凤羽翎

来源:落初 作者:流氓星君 分类:武侠 主角:李天凡李 人气:

《凤羽翎》作者:流氓星君,武侠类型小说,主角:李天凡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昨日梦中,一世之仇。涅槃重生,又有何为?侠骨柔情,一个“情”字,让多少侠客折腰?卧薪尝胆,他隐忍了多久?兄弟齐心,却还是逃不脱兄弟阋墙的魔咒。江湖中,因为她而纷争四起,他又该如何抵挡那般洪荒猛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色当空,夜空中星罗密布,明月中也有着一黑影闪动。金墉城府尹外,是木轮,是二人少年行。望天高地阔,莫相问笑了笑,他有一种很强烈地自觉,也许他就在其上吧!

“回去!”叶枫说。

凉凉风意拂面,他也感受到一丝寒意,莫相问看向叶枫,微微一笑,道:“好,我们回去!”繁星闪烁,王府之中,屋檐之下,静若无声。

翌日,大街上的商贩已经开始了叫卖:“唉,先生,你看这面具怎么样?”

叶枫推着木轮穿过大街小巷,当然,此刻坐在那木轮上的莫相问已带上了一金色面具,掩人耳目。作为将军之子,他还是需要小心。两张面具两张心,两重孩音两重身。

路途无遥期,他二人行着。“啊,小心!”但见这时,一旁的叶枫叫喊出声,同时,他一掌握住,却道潜龙而出,只见他的手中,多出了三根银针。叶枫细望,又张开手,拿给了莫相问。

望向手中银针,莫相问眉头一皱,他知道这是谁,他也想到了对方会来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嘴角又带有一抹笑意,他穿梭在这大街小巷之中,不正是为了寻他嘛!

叶枫推着莫相问越走越偏,就好似故意如此走向。对,就是故意的。来到一处死胡同,莫相问露出一抹笑容,叶枫也注意到了身后之人。是书生,也是这金墉城里的前司徒——莫晓生。他道:“你终于来了!”

莫晓生一愣,眉头紧皱,他有些疑惑道:“你知道我会来?”

“是的,我知道!”莫相问道。他取下了自己的金色面具,他道:“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莫晓生道:“因为就你带着面具!”

莫相问笑了,是啊,自己怎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当然,他不知道,莫晓生骗了他。

莫相问嘴角上扬,他道:“你来到金墉城应该有着其它的目地吧!”莫晓生没有作答,当然,莫相问也不需要莫晓生的回答,他只是道:“其实,我们应该见过的,只是你不认识我。”

莫相问的话,又让莫晓生疑惑,他可不曾认得对方。当然,他也相信对方是来者不善,因此他手中的银针捏的更是紧了几分。见如此,叶枫更是死死地盯着莫晓生,没有人不会相信,只要莫晓生再有多余的动作,叶枫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而此时,莫相问却笑了笑,还是那般的自信,他道:“莫司徒何需紧张,若我真要害你,你还能从皇宫之中出来?更何况,如今在已是残废的我,也做不了什么。”他的语气似有些颓废,也有些悲凉。

莫晓生闻言,又相望去,他紧张的心,也就松了几分,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全然放松警惕,眯着双眼,他低沉着声音道:“那不知这位朋友前来找我究竟意欲何为?”

莫相问微微一笑,叶枫将其向前推去,只见莫相问对着他招了招手,莫晓生便附耳过去,也不知莫相问在莫晓生耳边述语了如何,只能见莫晓生的眉头愈发的紧皱,更是为难。

莫相问离去了,待他的离去,莫晓生从心底染染生起一股无力感,他,明明就是一手无缚鸡之力之人,他却是不得不听其令,这是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的无力,面对莫相问,他只有一股深深的挫败感,他完全不是其对手,可想着自己心中的那点恨意,他很清楚自己要做的事,他首先要从金墉城中活下去。

夜挂明月,李天凡不时地望向府外,他在等他的回归,自从他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他有些害怕,有些害怕对方的离去,没有了他的帮助,他可没有信心去争夺皇位。

此刻,一处废宅之中,这废宅上,那块牌匾已有些年头了,此刻牌匾身边布满了蛛丝,失去往日的荣耀,但在其中的“翟府”二字,还是显得威严。

此刻,在那废宅后院之中有着一口枯井。这枯井周遭零零散散地摆放一些落叶,不仅如此,还有着几许碎布,若不仔细查看,也是不易察觉的。而这口井也是有着许久没人使用过了,那井口长满了杂草,让人看不下去,也正是如此,没人注意这杂草之中有着一结实的藤蔓,直通井底。

顺着这藤蔓往下爬出,又看这处,可谓别有洞天。井底深处,有着幡然一处广茂间,又透过这幽直的井壁,那外边又判若两境。在里边,有着那石椅木碗两三碟,玉蕉金梨三四颗,直言一佳人住处。更是其中,有一碧螺轻纱的妙女子,这女子不过二十出头,她便是那“鸳鸯楼”中的花魁。

“嗒,嗒……”就是滴水之声,伴随着他那脚步声,只见叶枫驮着莫相问,一股跃身跳下了这井底之中。女子见着莫相问到此,连忙来到他跟前,道:“多谢恩公为奴婢报仇雪恨!”

莫相问点了点头,叶枫已将莫相问放在石床之上,随后又自己一个人盘腿坐到井底看着那天上的明月。

莫相问宠溺地看了他一眼,不由得笑出了声,他又看望向女子,道:“青儿姑娘哪里的话,想我以往也多受泪语夫人的垂爱。你又为她身边人,我自要竭力相助。更何况……”莫相问没有说完,只是若有所思。

一旁,青儿听着泪语夫人的名声,她却有些暗自神伤。当初那位夫人来到宫中,本只是想投奔李密,却没想自己被李密所霸占,她整日以泪洗面,李密看着甚是心疼,便是派了自己前去与她排忧解闷。

本一切安好。只那一日,泪语夫人派自己去助两人时,自己却不知怎的,赶到那地后只感颈间一阵酸痛。待她醒来时,便是发现自己从那木梨床上醒来,而在她面前却还有一人,那王伯当之弟王亚当。

“嘿嘿,小美人,我可是想了你好久了,你知道吗!可惜你身边那个主子可是把你照看的紧啊!”那一夜,王亚当正在整理着自己的服装,而她却在那床上嘤嘤作响。

“混蛋,混蛋,我杀了你!”她羞愤难当,自己平白无故丢了清名,便只想与他同归于尽。

他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阴测测地笑道:“呵呵,杀了我,你有这本事嘛!本想你乖乖就范,就许你一个房门丫头的名号,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你便是给我到那青楼之中悔恨吧!”

她就这样被卖到了“鸳鸯楼”之中,每日都在惶恐之中的她,也曾想过死去一了百了,但每次她都被别人发现了,他们可不敢让她死去,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女子是王亚当带来的,王亚当可是将她视为珍宝!直到她遇见了他,那个带着黑白面具,坐在木轮之上,身后跟着少年的他。

“你应该离开这里了,现在的你太危险了。如今皇宫之人,王伯当的人,还有鸳鸯楼的人都不会放过你,毕竟他是一位皇子。”枯井中,莫相问的眼光有些深邃,他对着青儿担忧道。

“呵呵!”青儿只是冷冷一笑,她又能何去何从呢!她道:“我又能去哪儿呢!如今又有哪个地方能够容得下我?这一世,我只想过报仇就可以了,却从未想过继续苟且偷生。”

莫相问微微皱眉,他有些不悦,他道:“你死了又能如何?不过是便宜了王亚当那厮。活着,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自己。死,太容易了,活着才是最为艰难的。你放心,我已经派人在府衙后边接应你了!离开这里吧!离开这里吧,开始你全新的生活!”

青儿听着莫相问的话语,只摇头苦笑,她的心愿已了,大仇已报,已然没有了活下去的欲望。可看着对方那真挚的眼神,她还是点了点头。至于自己该去何方,她完全不知道。当她知道,若莫相问一句话,她定会马不停蹄地的赶回,尽自己所能的帮助莫相问。

还是金墉城中的府尹处,此刻这里夜间已熄了万家灯火,路上又哪儿还有人。“吁——”这三更半夜的,又是哪儿来的那好马相叫。你且看去,那是一身穿捕快服之人骑着一匹宝马等在那府尹后门。

“快,就是前面了!”那是一黑衣人,他带着身后的一姑娘来到这府尹后门,他们行色匆匆,左右环顾,终于,看着那捕快,他道:“兄弟可是大人命你在此等候的?”

捕快见着二人,面露不悦之色,他只点了点头,便伸出手拉着姑娘上马行去。突然,那一阵风来,却让他看见了里边的容貌,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也是,他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放过自己呢!

那是晋王府,此刻的晋王府之中,刚才黑衣一跃而进,这一幕正好被那持刀将看着,他正欲去追,却没想刚从丞相府回来的李天凡摆了摆手,他道:“不用去追了!”看着那黑衣人,他知道莫相问的计策成功了,也不枉自己去了一趟丞相府啊。想着,他便是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此刻,莫相问面前,黑衣人扯下了自己的面纱,这竟是那叶府叶翔,没想到却是他在帮助莫相问。叶翔看着莫相问身后的叶枫,他却咧嘴一笑,只嘿嘿一笑,道:“嘿嘿,老弟,有没有想老哥啊!”

谁知,那叶枫见着却也害怕似地跑了出去,留下叶翔一脸无奈。莫相问无奈摇头,他道:“都安排好了?”

叶翔笑道:“那是自然,我是谁啊,怎么可能出错。不过你找的那个捕快是谁啊?你在朝廷中还有亲信?我可不记得你在朝中还有什么人能够帮你啊!喂,你怎么走了,喂,回来啊!”

“你啊,你就回去慢慢地想吧!”莫相问一边回答着,一边自己拉动着那木轮而去。

此刻,稳坐宝马之上,捕快带着那姑娘离去,一路上他都在想着那莫相问究竟是谁,这是他如今一直没有想透之事。无论是这位女子还是自己,他都想明白了莫相问究竟为何如此安排,可唯独他的身份自己却是不知,他说他与自己应该见过,可自己对他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他的头愈发紧痛。

此刻,在城门边处,只要再跃过这一城门,自己就完全的自由了。但他也知道,最危险的时刻也该来临了!“吁——”宝马在城门口之前踌躇不前,马背上,莫晓生更为紧张,因为他知道,有人要来了。虽然他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他知道,他想要出这城门定是困难重重。

别院处,莫相问望着天上的星星,他的嘴角上扬,快了,快了父亲,我就要为我翟家沉冤得雪!他身后,李天凡已来了多时,终于他忍不住开口了,他问道:“先生,若是丞相派去的人不能拦住他二人如何?”

莫相问看回李天凡,他微微一笑,道:“放心吧陛下,如今我们要做的不是让其抓住对方,而是让其知道对方存在过就行了,更何况,在那城门口我还准备了一份大礼。”李天凡有些疑惑莫相问究竟又做了何等的安排,但他看着莫相问那脸上洋溢着的自信的笑容,他选择了相信对方。

金墉城城门处,这里如今灯火通明,地上也已倒下了许多的人,那一处处散落的兵器,无一不是在说这里经历的了一场大战,而那宝马之上莫晓生与女子却是都不在了此处。“驾,驾!”就是这时,却见前方,那人一袭白衣,带着一众官兵来到了此处。那人便是王伯当了!“吁——”王伯当勒停了胯下之马,他看着这一众之人,不由怒火上到心头,道:“他们人呢?不是叫你们等我前来嘛!”

可这地上躺着的人又如何能够回答,便是这时,那城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却是一捕快骑着那莫晓生刚才骑着的宝马回来,他看向王伯当,连忙来到王伯当面前,疑惑道:“丞相大人,你怎么来了?”

王伯当阴沉地看向对方,他恨不得食其肉,他低沉着道:“你当然不希望我来了!给我拿下!”

那人大吃一惊,他连忙道:“丞相大人,不知属下犯了什么罪,大人要拿我?”

王伯当哪儿肯理会对方啊,他认定了对方就是那救出嫌犯青儿之人,便欲命其拿下,却是这时那城墙之外,一声巨响传来,可是吓了众人一跳,也不知那城外究竟发生了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