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黑白剑侠图

更新时间:2020-07-17 12:13:06

黑白剑侠图 连载中

黑白剑侠图

来源:落初 作者:杠丫丫 分类:武侠 主角:李存茂王 人气:

新书《黑白剑侠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杠丫丫,主角李存茂王,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满门被害,一个弱女子,手无寸铁,该何去何从?!动荡岁月中,弱肉强食,武林更是凶险万分,各方争斗不休,如何才能觅得一方天地存身,黑白不分,正邪交织,爱恨情仇,必须荡剑勇夺天下至尊,或许可保至亲至爱活得坦荡无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书接上文,瞎子王跑掉后,灰袍道姑便招呼白衣女子,二人从楼上跳下来,直接落到犯人身旁,拽出长剑,几下就将围绕犯人的众多军士砍翻在地。

突然的变化,让周围的百姓都惊呆了,有反应快的都撒丫子跑了,反应慢的犹自看着热闹。后面军士急忙挤到前面军官面前,气喘吁吁报告道:李大人,后面有人劫持囚犯!

马背上的李大人急忙下马,手提着红缨枪匆匆往后面赶来,那道姑与女子已经将犯人周围的军士俱砍翻在地,正在地上匍匐着的三名女犯,其中年轻的喊道:三妹!

白衣女子抵挡围过来的军士,大声喊道:二姊,快,带着大姊与娘亲快走。往北城走。那女子急忙搀扶起中年女子,与另外一名长女急匆匆的拨拉人群,便往外挤去。

周围百姓已经四散逃奔去了,走的慢的免不了被军士碰伤杀死的,人们哭爹喊娘的顿时乱作一团,大街周围的店铺掌柜、伙计一见势头不好,急忙都收摊,该关门关门的去了。那名穿着绫罗绸缎的阔少陡然间惊得呆了,站在路边不知道该往哪里躲去。一个军士一脚踢翻他,骂道:竟敢挡了老子的路了,找死啊。举起手中大刀就要剁下,阔少妈呀一声,将眼睛一闭,浑身颤抖着等死。

那军士大刀还未落下,就被人攥住了刀杆,死活落不下去。军士试了几试,那刀柄稳稳地被范三爷紧紧攥住,丝毫动弹不得。军士也知好歹,知道遇到了劲敌,口中只得求饶道:好汉爷爷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绕了小人吧。

范三爷手一松,骂道:滚。那军士就急忙撒丫子跑了,追赶道姑去了

范三爷拉着阔少进了酒楼,坐在临窗的位子上,看着下面的乱斗。阔少哎呀叫着:哎呀,吓死我了,幸苦了兄弟。范三爷一摆手,眼睛的目光落在了白衣女子身上。只见那白衣女子挥舞手中长剑,身子轻盈,剑剑刺伤军士,却不肯伤他等性命,只管打倒在地,无法动弹而已。

那李大人奔到后面,女犯人们已经跑进来巷子。他气得咬牙切齿大骂军士偷懒,挥舞着马鞭,手提着红缨枪大踏步的追了上去。余下的几个犯人也都趁势桃之夭夭了。

李大人刚闯入巷子,眼看着那三个女人拐弯不见了,急得他跺脚便要上房,忽然肩膀被一石子击中,他只得落下地来,还没来得及转身,身后一柄长剑就横扫了过来。

李大人也算久经沙场之人,哪里容的对方偷袭,急忙一个纵身,双脚蹬上旁边石墙,几个跳跃,身子倒转,手中长枪已经扎向身后袭击之人。袭击的乃是白衣女子,只见她左手捏着双指,身子躲过长枪,右手长剑又是一刺,直奔李将军胸口而来。

李将军急忙用枪柄去拨剑身,嘴里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白衣女子并不答话,剑尖连连甩来,几个连环剑,就将李将军裹在了剑光之中。李将军毕竟是马上将军,此刻长枪在小巷子内施展不开,有些笨手笨脚的手脚忙乱了起来。白衣女子却步步紧逼,不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

白衣女子身后,灰袍道姑杀来,紧跟着数名军士蜂拥进这狭小的巷子。道姑剑法绝伦,只见剑光闪烁,看不到剑身剑尖。周围军士个个身上鲜血迸流,旁边墙上一会就被洒满了鲜血,时而有尖叫惨叫的声音,荡漾在巷子内。道姑身子一横,挡住军士跟来,她目光严厉,紧紧逼住了众军士,吓得他们缓缓的将身子往后面退去,不敢追来。

白衣女子却完全占领上风,一声娇叱,陡然剑尖一转,一个虚晃在李将军眼前划过长影,却飞起一脚,踹向李将军的小腿。李将军躲过来长剑,却没躲过这一脚,身子一个趔趄,就势靠在了墙上,众人眼看着白衣女子逼近了李将军,李将军被她用剑紧紧的抵住胸口,不能动弹了。

道姑说道:结果了这狗官的性命,免得留有后患。白衣女子却试了试,没下去手。

灰色道袍道姑不耐烦了,用剑镇着众军士,厉声喝道:快点!你不想救令夫人与双姊了?!白衣女子一咬牙,眼中射出怨恨的目光来,剑尖直插向李将军的胸口。

李将军眼睛一闭,只好等死。却不料此刻,从上面飞下来一只银镖,当啷一声,撞击在白衣女子长剑上,这力道甚大,震得女子手臂发麻,长剑从手中落下。

白衣女子见事不好,急忙从地上捡起长剑,李将军却十分灵巧的从墙壁上闪开,跳出了战团。道姑喝道:什么人,藏神弄鬼的,有本事露出脸来。

房顶上迎风出现一个人,此人身材中等,中年男子,上下皆是皂衣黑袍,手中倒提着一柄宝剑,目光凛然的瞅着下面几个人。只见他脸上微微一笑,点头道:听闻梅花六剑门下曾经收了一弟子,莫不是阁下否?

道姑冷哼一声:阁下是哪位?如何听闻我梅花六剑的名声?

那男子从房顶上跳下,站在白衣女子与道姑面前。此刻众军士见来了援手,都悄悄的围了上来。白衣女子往后退了几步,与道姑俩人背靠背,被男子与李将军从另一头围在了巷子中间。

男子眼**光,逼住道姑说道:梅花六祖听闻剑法了得,今日一见果然不错。小可幼年也曾学得几招剑法,想要跟六祖高徒讨教几招,不知可否?说着他竟然一鞠躬,将手中长剑缓缓从剑鞘中抽了出来。

李将军着急说道:熊大侠,不要跟他们磨蹭,快杀了她们。莫让犯人们跑了。

熊大侠却信心满满说道:不要紧,她们跑不了。我二弟三弟都在城门口等着呢。

白衣女子与道姑一听此话,都有些着急担心的互相对望了一眼,彼此点点头,也不等熊大侠出招,她们已经抖开长剑,冲众人杀了过来。

道姑直奔熊大侠,白衣女子去杀散军士,李将军招呼众军士上来,将白衣女子裹在了中间。

阔少与范三爷透过巷子口看着众人激战。阔少看着白衣女子身上沾满了鲜血,不住嘴的砸巴着:可惜啊,可惜。这么美妙的一个妹子,竟然是个阎王。范三爷笑道:大爷,想拿住她还不容易,用你的杀手锏哪。说着他用手指头搓了几下,阔少笑笑:算了,对付这美人,有点不忍心哪。俩人一齐哈哈大笑起来。

范三爷看着道姑与熊大侠的剑法,啧啧称奇,说道:果然厉害,三爷今日开眼了。

他二人只顾着看热闹,下面却打的难解难分。道姑与熊大侠的剑术不相上下,难分伯仲,一时之间竟然难以看出谁高谁低。道姑性子急躁,不免有几分不稳便,都被熊大侠看了出来。他边打边提醒道:道长,不要急躁哟,免得被老夫钻了空子,丢了梅花门派的脸面哟。

道姑怒目仗剑,骂道:熊不离你们兄弟三人狼狈为奸助纣为虐,帮石老儿残害忠良,人人杀之而后快。老尼我今日岂能绕你!

熊不离笑道:老秃驴果然厉害,知道我们兄弟三人的名头,快快放下宝剑,举手投降。大爷我饶你不死,或者还赏你个尊夫人坐坐。正巧我那三弟最喜欢与尼姑道姑相亲相爱。哈哈哈。说着,一甩宝剑过来,脸上几分狎昵之色。

道姑气得脸上变色,手中长剑狠命杀来,熊不离嘻皮笑脸的,手中的宝剑却丝毫不让,步步紧逼道姑。道姑抖擞精神,与他斗的难分难解。此刻白衣女子却占了上风,将李将军与众军士逼离了巷子。她见道姑无法战胜,便回身助阵而来。

熊不离叫道:来的好。让老夫尝尝这梅花神剑的味道!李将军大喊道:熊大侠,不要跟他们磨叽,我们这着急押解犯人上京呢。

熊不离答应一声,右手用宝剑敌住二女子,左手却往身上的豹皮囊内摸去。道姑冷一声叫道:熊不离,休想放暗器。吃我一剑。她手中的宝剑竟然刺向了熊不离的左手膀臂。白衣女子的长剑也紧跟着刺向熊不离的右臂。

熊不离急忙往后纵身,左手却已经伸入豹皮囊中,取出俩柄飞镖,直奔道姑打来。道姑有了准备,用宝剑将飞镖硌开,当当两声,飞镖落地。那熊不离却已经长剑紧紧抵住了道姑的脖颈,白衣女子的长剑也抵住了他的胸口。

李将军带军士围住,却都不敢乱动。熊不离呵呵一笑道:李将军,不用担心。我兄弟他们已经将犯人捉住了,凉这俩个女子也跑不掉。

白衣女子喝道:把宝剑放下。熊不离也喝道:你先把剑放下。

道姑一挺身子,昂然说道:师妹,不要管他。救你亲人要紧。快去。熊不离哈哈大笑道:原来你也是李存茂余孽,听闻他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尤其是最小的,最是倾国倾城,想来定然是你了?

白衣女子并不回答,厉声道:放下我师兄,饶你不死。她的眼睛冷冷地怒视熊不离。

熊不离见她美丽的眼睛,怒火熊熊,便将手中宝剑扔在地上,嘴里说道:好,好,好。我求饶。道姑脱身便将长剑架在熊不离的脖子上,冲李将军与众军士喝道:后退。都后退。李将军急忙带着兵士往后退去。

道姑对白衣女子说道:师妹,快,逼着这老怪带咱们离了这里。城中大军估计已经要来了。

果然,隐隐的听到大街上有了人喊马嘶的声音。白衣女子脸上也紧张起来,她喝道:熊大侠,请跟我们走一圈吧。俩人推推搡搡把熊不离推出了巷子。果然,巷子口立马围过来一大队人马,领头的乃是城中守军将领,名唤大刀刘安。

刘安急忙用手止住身后的人马,他端坐着马上,看着几个人走了过来。李将军在下面喊道:刘大人,不要放跑了这几个要犯。这白衣女子也是李存茂的余孽。

刘安坐在马上看着几个人走近,吩咐众军士闪开一条路,拱手施礼道:熊大侠辛苦了,先委屈一下。等下官回头派人来救大侠。

熊不离呵呵一笑:刘大人,熊不离记下了,改日定然在大将军面前美言几句。刘安拱手称谢,众军都眼睁睁看着道姑压着熊不离从军中穿行而过,白衣女子李檀仗剑在后面紧紧跟随,提防着众人偷袭。渐渐的离城门越来越近,城外却似乎扬起来阵阵灰尘。门口散乱着几个农人,也有走入城门的挑脚夫,一见这个阵势,吓得急忙闪在一旁,垂手站立。

青云道姑压着熊不离到了城门口,厉声喝道:刘安你们不要再追了,等我等出了城门,到了安全所在,定然会将这老鬼放回来的。我梅花神剑说话算话。

刘安只得止住人马,站在原地静静看着李檀与青云道姑压着熊不离走出了城门。三个人过了护城河,下了吊桥,进入城外一片山林之内。青云道姑将熊不离往前一推,手臂狠狠砍向熊不离的后脑海。

李檀轻声叫一声:师姊。青云道姑已然将熊不离打晕在地上,喊道:快走。俩人沿着林中小路,施展轻功,在林中穿越前行。走了大约俩个时辰,眼看着前面林中小路开阔起来,果然见一辆马车在林内飞奔。赶马的车夫挥舞着长鞭,吆喝着驾辕的白马。那白马翻开四蹄,在林内拼命狂奔,扬起来阵阵黄尘。

李檀一阵激动,大声喊道:大姊、二姊,娘亲。等等我。马夫急忙勒马的缰绳,马车渐渐的慢了下来。李檀一个跳跃,便纵上了马车后尾,掀开门帘,激动的叫道:娘亲。

青云道姑满脸笑容,也准备跳上去,却不料看到李檀身子忽然不动了,一柄长剑寒光闪闪抵住了李檀的胸口,从马车棚内渐渐的伸出头来,却是一个汉子肥胖的大脸。

青云道姑情知不妙,立刻伸手,甩向那汉子几枚银针。夹带着风声,银针扑向汉子的面门。他急忙纵身出了竹棚,跳下马车。李檀也跟着跳下了马车,俩人各自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唰唰拿出了冰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