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重生之农门小寡妇

更新时间:2020-09-30 09:27:50

重生之农门小寡妇 已完结

重生之农门小寡妇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烟引素 分类:其他 主角:齐蓁刘大夫 人气:

《重生之农门小寡妇》是烟引素写的一本其他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重生之农门小寡妇》精彩章节节选:齐蓁重生了 从一个二十八的妇人成了个年方二八的小寡妇 带了两个小萝卜头 家里穷的都揭不开锅了,她还得养着小叔子跟一对继子 前世里她抛弃了他们仨,嫁给别人 后来遭人虐待至死,也算报应 这辈子费尽心力开了间脂粉铺子,把仨嗷嗷待哺的嘴给堵住了 等到日子终于越过越红火 却不曾想原来温驯的酸书生,从军后就成了黑面煞神 廉肃:蓁蓁,你身上的胭脂味儿好香 齐蓁:是吗?但跟你有什么关系?远着点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米团子

齐蓁吃饭的样子十分斯文,细嚼慢咽的,一口米饭能嚼上十余下,这样既可以保护好一口贝齿,又能起到养生之功效,使得身段儿窈窕。

但之前齐蓁却不是这幅模样,毕竟廉家清贫,大鱼大肉的时候自然不多,每每有新菜了,齐蓁不说狼吞虎咽,也差不离了,现在变化如此之大,让廉肃心里头不免有些怀疑。

吃过晚饭后,齐蓁也没有闲着,打算开始做‘引子’了。

廉家的男人除了吃饭以外,都不会在厨房中待着,这样一来,倒给了齐蓁活动的空间。

从米缸里舀出一瓢精米,仔细的淘洗干净,用石碾将精米磨成米粉。

徐家的精米剥的十分干净,少有带壳儿的粒子,用石碾研磨了一遍又一遍,白花花的米浆就顺着石缝儿流了下来,装进了盆子里。

磨了足足半盆米浆之后,齐蓁用细棉布将米浆滤过几遍,棉布上就留下雪白的米粉了。

齐蓁前个儿在河边摘了不少辣蓼草,此刻她也没有闲着,用木捣将辣蓼草捣出汁水来,与米粉相混合,捏成一个个汤圆大小的团子。

将团子放在竹席上,再仔仔细细的盖上一层青草,之后齐蓁将这些米团子搬到了自己房中,省的若是被廉伯元或者廉仲琪给糟践了,她恐怕要心疼死。

到了此刻,齐蓁要的‘引子已经做好了一般,到时候只要将引子混在用猪油以及桂花做成的脂膏之中,她便可以用桂花脂膏匀面,届时她这一脸黝黑的皮肤,也能改善些。

想到前世里保养的细白如瓷的小脸儿,齐蓁杏眼中异彩连连,所谓一白遮百丑,女子只要皮肤白嫩柔腻,即使五官并不如何出众,看上去也是秀丽可人。

相反,即使五官生得好,但肤色却蜡黄粗糙,看起来便没那么出众了。

大业朝本就以白为美,齐蓁又是个爱俏的女儿家,更是如此。

折腾了一大通,齐蓁热的浑身直冒汗,她用木桶从井里提了些水上来,根本没有力气将水烧开了,便直接将冰冷的井水倒入净面的木盆中,而后关上木门,将身上的衣裳缓缓褪了下去。

此刻夜色深浓,天际挂满明亮的星子,微微闪烁着。

晚风微凉,因为齐蓁一直在厨房折腾着,老房子又不算隔音,所以廉肃被搅扰的难以入眠。

披了一件外衫,廉肃扶着墙,缓缓往齐蓁所在的房间走去。

男人眉头紧缩,他倒是想要看看,齐氏那妇人又想出什么幺蛾子,是不是又在算计他们廉家?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即使现在齐蓁是真心的对待廉家人,但想要让疑心病极重的廉肃放下戒心,也不算易事。

齐蓁根本没有察觉到廉肃往她这处走来,现在她身上只剩下薄薄的一件肚兜儿和下身的灯笼裤。

肚兜儿是大红色的绸子做成的,这还是当时齐蓁与廉君成婚时的兜儿,上头绣了两只鸳鸯戏水的图案,好看的紧。

齐蓁身上的皮肉没有经过日头曝晒,自然白皙的很,虽然摸着并不十分光滑,甚至还有些起皮,但远远看着,当真好似一块儿白玉似的。

廉肃站在房门前,因木门没有关紧,留下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他恰好将房内香艳的情景收入眼底。

男人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愣住了,一时之间连动弹一下都忘了。

恰好齐蓁将身上的水红色肚兜儿给脱下,柔嫩娇挺的两团仿佛脱兔一般,直接跳了出来,颤巍巍的,好像嫩豆腐似的。

男人的喉结上下滑动几下,口干舌燥,好像有一把火在体内烧似的,热的他脸色涨得通红。

但廉肃的动作却十分平稳,扶着墙,一步一步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齐蓁用棉布往自己身上沾水,将身上的汗水都给擦洗干净。

井水沁凉,冷的她直打哆嗦,就连那两团也颤的厉害。

说来也是奇怪,她身上干巴巴的没有多少肉,偏偏胸口的这两团生的极好,只可惜廉君那个痨病鬼没有福气,连碰都没碰一下,就直接归西了。

等到擦洗完之后,白日里的燥热尽数褪去,齐蓁披上亵衣,用棉被蒙住头,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几日,齐蓁一直在察看着那‘引子’,等到米团上头长了一层白毛之后,她将上头盖着的青草全部给捡了下去,慢慢阴干。

等到米团摸着有些干燥时,她又挑了一个日头好的时候,将整张竹席搬到了院子里头,让阳光曝晒着。

这一晒,就晒了足足三日。

天公作美,这几天根本没有下雨,所以米团也做的差不多了,摸起来十分干巴巴的,有些硌手。

到了现在,‘引子’做的也差不多了,齐蓁将所有的米团都放在一个空了的酒坛中,之后取出一枚米团放在碗里,端着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从床底下取出了那罐子猪油,前几日齐蓁在猪油上铺了一层桂花的花瓣,此刻桂花已经析出了花油来,十分清澈,泛着淡淡的黄色,浮在上层,而下头则是雪白的猪油。

轻轻吸了吸鼻子,顿时一股子馥郁的甜香萦绕在鼻间,齐蓁小脸儿上露出一丝陶醉之色,很快又清醒过来。

将碗里的米团子倒入到瓷罐里,齐蓁用木捣将米团子给狠狠捣碎,与花油猪油充分混合在一起,之后又仔细的盖上瓷盖,将罐子封好,推倒床底下阴着。

做‘引子’的这几日,齐蓁也没有闲着,她又做出了一批胭脂水,不过现在廉家的桂花已经用完了,她想要用桂花调香,恐怕得去山上找野生的桂树。

这么一想,齐蓁便背上背篓,用一块暗色的巾子将自己的脸里里外外的给包裹住,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儿来。

廉肃正好走到院子里,看到齐蓁这幅模样,皱眉道:

“你这是要去做贼?”

齐蓁翻了个白眼,说:“我这是怕晒着,你看看今个儿太阳多大,若是不遮挡着些,恐怕都得晒伤了。”

其实今天的天气并不像齐蓁口中说的那么热,只不过她现在想要将自己养的白净些,就不能在日光下曝晒,否则即使涂了再好的脂膏,也没什么用处。

自打那一夜看到了一些不敢看的东西之后,廉肃在面对齐蓁时,总会觉得有些别扭,不过他是面冷之人,也不会表现出来,齐蓁是个没心没肺的,自然没有察觉到廉肃的不同。

齐蓁现在这幅样子,恐怕连喘气都困难,廉肃看着,问道:

“你要上山干什么?”

齐蓁眼珠子转了转,一双杏眸上下打量着廉肃,看着这酸书生的身子骨儿比以往壮实多了,上山给她搭把手,应该也不是难事。

“你拿着竹竿,随我上山吧。”

因为仔细将养着身体,廉肃的病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再加上廉家的吃食很好,将他的底子也给补了补。

现在廉肃虽然看着清瘦,但实际上身体却并不算差。

点了点头,廉肃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拿了竹竿和铲子,自顾自的背上了另一个背篓,跟在齐蓁后头,上了山。

到了山上,齐蓁直奔桂树去了。

山上的空气本就清新,混合着桂花的甜香,称之为沁人心脾也不为过。

金黄的日光透过斑驳的树影,洒在齐蓁身上,并不灼热,反而温暖的很。

指着这颗枝繁叶茂的桂树,齐蓁冲着廉肃,道:

“劳烦叔叔将桂树上的桂花给打下来,我有些用处。”

听了这话,廉肃也没问齐蓁要桂花到底有何用处,毕竟这女人天天在厨房里不知鼓捣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竟然也赚得了不少银钱,既然她要桂花,自己帮忙就是了。

伸手撑起竹竿,廉肃啪啪的敲打着桂树的枝干,淡黄色的桂花花瓣仿佛下雪一般,噗噗的往下落。

齐蓁不敢耽搁,直接蹲在地上,将桂花花瓣给捡了起来。

这棵桂树生的不小,花瓣比廉家的那棵桂树要多出不少,竟然装了满满一背篓。

等到桂花花瓣全都捡干净之后,齐蓁累的直喘气,偏偏她脸上又围了一块巾子,热的满脸通红,汗水都将巾子给打湿了。

饶是如此,齐蓁也不敢将巾子给摘下来,否则若是见着天光,她这一整日的苦可就白受了。

廉肃将才在地里挖红薯,现在将自己的背篓给装满了,他看着瘫软在地的齐蓁,声音不带一丝起伏,道:

“你走不走?”

齐蓁点了点头,扶着桂树的枝干缓缓站起身子,往前走着。

因廉肃是个读书人,以往并没有上过山,所以根本不识得路,只能跟在齐蓁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廉肃不知怎的,眼睛就盯在了女人的腰腹处,只觉得那纤细的不盈一握的小腰,竟然像是杨柳枝一样,轻轻摆动着,说不出的勾人。

廉肃心里十分羞恼,狼狈的扭过头去,齐氏是他的嫂子,他脑中竟然有如此污秽的念头,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真是读到了狗肚子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