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飞鸟狂歌

更新时间:2021-01-01 03:02:28

飞鸟狂歌 已完结

飞鸟狂歌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龚良泉 分类:女生 主角:武清卡迪尔 人气:

完结小说《飞鸟狂歌》是龚良泉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武清卡迪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蒙迪卡武清风儿妈在淮海路一带开了一家颇有规模的便利店,而我家就住在淮海路以南的小区里。市河自小区的一边流过。我乃至能从家中清晰地望见缩在岛屿上的城南初中。 这一些天来每逢黄昏,蒙迪卡武清风儿便会从妈的便利店里找寻些个苹果,在那一个事情之后拿着它们颠颠晃晃地来我家上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展示令师姐目瞪口呆,师姐讲我方才大概貌似一匹脱缰的骏马,她乃至能听到我写作时笔尖碰击桌面所形成的稠密的“哒哒”声。

我讲就真的是由于用劲过猛,我的臂膀已抬不起来了。

“不要紧吧?”师姐问。

“没关系。”我问,“什么时候能知道结果?”

“再过三二天。”

“嗯,好。”

大概是因为刚才用脑过度,我的精神刹时松懈了下来,眼皮开始向下沉。我原本还想与师姐随和地交谈几声,此时此刻瞧来也只有作罢。

“困了吧,回家好好歇息。”

我还想再说什么,但我的头已开始发晕。我自小就患有贫血症,。我强打精神讲师姐我不走了,我想先趴没多长时间。在那一个事情之后就扶在方桌上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夜幕已到了,我昂起头,发现正看着我的师姐,不由一惊,问:“师姐,你怎么在我床上?”

师姐被我逗得大笑起来,讲:“你清醒一点。”

我揉揉眼眸,专心地环顾一边,才回没有忘记方才我是在课堂里睡着了。师姐取下披在我身上的衣裳,专心叠好,讲:“怎么可以睡在课堂里呢,会着凉的。”

“我睡了多长时间?”我问。

“大致四个小时吧,你真能睡。”师姐道。

我讲师姐太过夸奖,我过去每一次能睡九小时。

“饿了吧?”师姐讲着从杯子里取出三个荷包蛋交给我。

“方才你一直在这”我边吃边问道。

“对呀,”师姐笑着讲,“你知道吗?你歇息有意思极了,头会乱晃,感觉到冷了还会自动寻觅热源。”

我惊讶地问:“什么?难不成我爬到了灯管上?”紧跟着准备看向头顶的太阳光灯。但是在我扭头的经过中,我发现师姐衣裳的臂膀处有一小片湿湿的迹象,那极有大概是我的口水,显然我曾把那儿当成了抱枕。这就真的是一件特别的难看的事,我立刻将手搭在她的臂膀上,以期用手心的热度将它烘干。

“发生了什么情况?”

“我手有那么一点麻,借你的臂膀用一下。”我找籍口道。

师姐一扭头讲:“你真的睡着了吗?我还以为那个时候你醒着呢。”

为了展示出我的也不知,我问:“师姐,难不成我真的爬到了灯管上?”

“少说着玩。”

“那方才终于发生了什么情况?”

“方才……”师姐呈现有一些不好意思。为了防止我瞧见她此时此刻的神态,师姐准备站起身。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我手心的温度显然没有办法将师姐肩上的迹象烘干,我绝对要最好争取时间。“师姐你等一下。”我赶忙道。

“什么事?”

就在这紧要关头,我苦思冥想却找不出什么话头,只有让师姐帮我剥余下的一个茶叶蛋。这显然是一个不太合逻辑的要求。待到她剥完,我用眼眸的余光向她肩头一个目光,那片迹象已消逝得没有踪影。我特别的喜欢地放开手,开始吃茶叶蛋。

这个时候师姐扭头瞧了一眼臂膀,讲后来被你烘干了。我塞入嘴里面的茶叶蛋差一点儿喷了出来。

师姐由于团体有事而不得不离别,于是我也下定信心回寝室去。走出教学楼时我没有忘记脚踏车还停搁在湖南理工大学写字楼门口,我只得再一次前往该处取车,许多情人就在学校内悠然地漫步。当我经过教学楼旁的一个小公园时,只看见一名男孩子指了指一棵树问身边的女孩:“知道这就真的是哪里吗?”

“神经,不就真的是一棵树嘛。”

“再专心想起来。”

“你真笨。”

“别闹了,速度一些讲嘛。”

“对你说,这就真的是地面的触角。”

“哇,你好有诗意噢。”女孩惊叫道。

这俩个人的对话令我倒足了胃口,我箭步穿越公园,到了湖南理工大学大楼旁。当我准备取车的时候,只看见门口的黑板报上贴出了新的告知。我凑近一瞧,上面突然一下子写着“至于对湖南理工大学电子工程系提提卡尔宁文浩同学进行通告批判的告知”。下面的内容排列了我不去上课及对待导师态度特别坏等数条罪状,作为对我下手的原因,最垂下是今日的日期和一枚朱红的图章。显然,大学在开人玩笑方面展示出的效率往往和秋刀鱼一样快,假如这一种效率能被用于办正经事,说不定杭州大学也能赶超人民南开。

我特别的烦闷地回到寝室,提提卡尔小凡儿见我进来,问道:“怎么样?被训的此时此刻?”

“没,只没多长时间,吃了一张通告批判。”我将钥匙往桌上一扔,懒惰地坐下来。

当然,假如我能稳扎稳打,将矛盾进行究竟,我是绝对可以幸免的。但假这样这个样子,那样的我就绝对错过了哲学生会的复试,师姐也能迅速地忘掉我,更不会有黄昏的那一幕。瞧来全部都都是天意的安置,我们所能做的,只仅仅将它呈现为生活罢了。

蒙迪卡武宏木淘对我的处境很是怜悯,伸出一只手搭着我的臂膀道:“提提卡尔宁文浩,不要沮丧,汲取这一回的告诫,期盼你成为一名思想上积极要求进步的有志青年。”

蒙迪卡武宏木淘此语让我感觉特别的不自在,但为了保持寝室人士的团结和气,我还是忍住没有爆发,垂下头作好好考虑状。

为了不给那一些想整我的人留下任何可趁之机,次日我准点出现在了高等数理的课堂上。课堂的氛围依旧沉闷,高等数理那一些玄之又玄的想法令大部分同学遗失了信心,导师在讲台上的念经成了一种徒然。

没有了别人的打扰,我开始一页一页地自学此前的数学内容,并在三节课后初步掌握了导数和不定积分的完全原理。这不由令我信心大增。在午后的毛概课上,我开始熟记数学的相关公式,并反复计算书里面的例题。当导师讲完乡村围困城区的时候,我的高数理习进度已赶上了蒙迪卡武宏木淘。我对自己的展示特别的喜欢,遂合上书本,开始理解今日夜里头的理解。

我发现我慢慢地喜欢上了师姐,但至于谈恋爱的种种诀窍,我也就真的是仅次于蒙迪卡武殊同的门外汉。高级初中时,我曾给一位其他班级女孩写过一封情书,我记恰那个时候是在没有任何文本作参照的状况下完结的,我只有的文学性书籍是一部《全国小学员作文选》和一本《唐诗二百首》。女孩在瞧完我的情书后讲我写得真有意思,比她男朋友写的有味多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全部都全氏族了空。

为了不打无准备之仗,我开始向提提卡尔小凡儿取经。

“谈恋爱的完全原理不全部都写在毛概书上嘛。”提提卡尔小凡儿被我推醒,懒惰地讲道。

我迅速地将毛概书从头到尾翻阅了一遍,讲我不太知道,来点实施性强的。

“你真笨。”提提卡尔小凡儿舍弃毛概书,开始为我定出今日的二步走理解。提提卡尔小凡儿讲,首先第一步是要在称呼上拉拢彼此的间距,叫她师姐铁定没戏。

“她叫什么来着?”提提卡尔小凡儿问。

“欧阳明子菲菲儿。”我抄起毛概书,将欧阳明子菲菲儿的姓名写在空缺处,以期提提卡尔小凡儿为我算上一卦。

“那是我的书,哪个叫你瞎写的。”提提卡尔小凡儿推开书,讲第二步是要找籍口请她出来用餐,但头一回要吃得越一样越好。

“是什么原因?”我问。

“你真笨!”提提卡尔小凡儿有那么一点气急损害,“这个样子可以避开许多不用要的窘迫。”

我作突然一下子想了起来状,接下去问他第二步应当怎么样。提提卡尔小凡儿讲要找个幽静的地点和她漫步,这个时候一边的人要越少越好。

“怎个随机应变法?”我继续虚心求教。

“老大,请求!”提提卡尔小凡儿拱手道,“难不成要我替你去接吻吗?”

提提卡尔小凡儿瞧我也不是这块料,让我争取牵到她的手就可以了,那样的就意味着我已步入了小康世界。

我讲这倒不难,我昨儿个夜里头歇息时还把口水流到了她的肩上。

提提卡尔小凡儿显然错误地悟领了我这一句话的意思,瞪大眼眸愤怒叫道:“那你还问我作什么,你难不成不知道你已提前步入共产主义世界了吗?”

提提卡尔小凡儿洪亮的声音刹那间响彻全场,导师怒然问道:“哪个在那儿大喊?哪个步入了共产主义世界?”

下课回家往后,我依照提提卡尔小凡儿的指示给欧阳明子菲菲儿发了短消息,欧阳明子菲菲儿欣然接纳了我的邀约。于是我抉择在四点半这一个人流量较高的时刻与欧阳明子菲菲儿去饭堂共进晚上的饭。

饭堂里人头攒动,各售菜玻璃窗口前,许多学员像家畜饲养场那一些等候饲养员喂食的鸭一样探着头脑。为了在欧阳明子菲菲儿面前展示出应有的风采,我站立一名同学背后开始排队。同学点完菜后,我原本欲顺势上前点菜,没有想一边一位同学横向插入了这一个空档。我不便爆发,只有继续耐性等候。哪知待他点完菜后,又有一人从旁插入,而这一个人的一边,还潜藏着大量对这一个空位虎视眈眈的学员。我顿觉不妙,在这一种状况下,既要保持风采,有不可以让欧阳明子菲菲儿久等,于是我一拍插队者的臂膀,友好地讲:“同学,让我先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