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夜雨寒冰

更新时间:2020-05-06 08:05:19

夜雨寒冰 已完结

夜雨寒冰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魏易军 分类:女生 主角:修罗云官承 人气:

主角是修罗云官承的小说《夜雨寒冰》此文是魏易军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个暗夜,一场刺杀,命运之神的一个玩笑,一个绝色倾城的少女,一段不能回头的复仇之路,夜很寒,很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错!是这个香味,这个香味吻着眼前的女人,那熟悉的香味、那熟悉的味道,彷佛他很久以前就已经尝过,很温暖、也很放心的感觉!眼中的锐光一闪而逝,没有人发现。“说!”觉得足够了,放开了她的唇可却不曾松开对她的束缚。“什什、什么?”才刚松口气的修罗,根本就还没适应刚才的刺激,对云官承的话,只是茫茫然的看着他,红着脸,喘着气!然而他下一个动作却实实在在的把她惊醒!不!不要!眼看着他又再度俯下脸、再度吻上她的唇,这次修罗终于认清事实,而事实就是再不照公子的话做!他不知道会又做出什么事来?“说!”再度放开她,他依旧等着她的答案。“官、官承!”第一次这么叫,修罗实在觉的别扭,这么叫的感觉好像好亲蜜,原本就红着的脸,现在更是红润不已。“不要结巴!再叫一次!”终于听到她小口说出他想要的了,可他还是不满意!有谁的妻子叫自已的丈夫,还会这样结结巴巴的?云官承心里有着不小的怒气!妻子?不知不觉中,我早已认定她是我的了吗?顿时认清这个事实的云官承,怔怔的看着怀中的人儿。然而他这么的一个举动却吓坏了修罗。不要!不、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不要~~不要用这么深情的眼神看我,我会逃不开、我会忍不住的。修罗的内心狂乱的大喊着,可现实中的她却直直的看着他,好似要把他眼中的感情给看个清楚。“再、再叫一次。”认清事实后,云官承回覆到他原本的霸道,硬是要她说出他想要的。那轻唤他的名的声音,令他愉悦。“官承!”身体和理智分别处理两种状态下的她,本能的回应他的要求。轻轻的喊出,那渴望的名字。想到他想要的,云官承忍不住紧紧拥住她。我不放手了、我不放手了!这辈子我不会在放开你了!十几年前,你就把自已送上门来,这辈子你休想逃开了。一大清早云府内,一如往常般的运作中。可在楼阁里,不应该说是楼阁的庭院里,蹙立着一抹人影。自从昨儿个发生那件事后,修罗整天心神不宁的,她一直、一直不敢想那时发生的事,可愈是不去想它却愈是出现在她脑海里,她的脑海、思绪里一整夜全是那时的情景。弄她的天不静心,夜不安枕的。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想利用清晨的宁静和清爽来清清自已的脑袋瓜!可站了老半天,她开始觉得好像没有用!反而更加严重了起来!心脏还是不时的热了起来、跳动了起来。“蔷儿姐姐,姐她”躲在一旁偷看的利俐看着眼前的情景忍不住问了陪伴她一起偷看,呃!不是,是关心的伙伴。“呵~没事的、没事的,她只是一时刺激过度,很快就好了。”想起昨天的情景,蔷儿的脸渐渐热了起来。呵!这刺激大、大了些呵!呵!干笑数声。“很快就好?刺激过度?”不解的看着蔷儿,利俐有太多的疑问。“是啊!是啊!”应该吧!蔷儿忽然感觉一阵冷!“是谁?”一声清脆的声音,划破宁静。呃!被发现了。蔷儿、利俐看了对方一眼心里都知道,糟了。“姐!”利俐怯声的喊了下。“是你们?怎么了?”怎么了?呃!这应该是我们问你吧?蔷儿和利俐心里想着同一件事。“没!没什么!只是来看看你这还缺什么?婚期将近,有什么少的都得先准备好!”蔷儿连忙道。可这却换来一阵静默。“姐,你怎么了,你不高兴吗?”利俐虽然不知道所有事,可她说的话却是一针见血,直直的朝问题的重心击去。“没!我、我只是只是”见她最宝贝的妹妹满担忧的样子,修罗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才是,因为连她自已都搞不清。“只是什么?公子待你不好吗?还是你不喜欢公子?”单纯的疑问,如今却是致命的追问。“不!公子他待我很好!”不知为何她居然不想任何人误会他。“那姐姐,你不喜欢公子是吧!这婚事是公子逼婚吗?你为什么要答应?难不成、难不成又是、又是为了我?”单纯的利俐,不知前因又不晓后果的,那脑袋瓜一胡思乱想,愈想愈是往糟的方向去,整个人紧绷了起来、荒了起来。“这不不是的。”知道利俐她想坏去了,可她的解释利俐却听不进去。“姐!我可以不待在云府,可以继续流落街头,可是、可是我不要你受委屈!”说着、说着,眼泪就这么滴下。“利俐、利俐,你别这样!我没有勉强,真的!我没有!”见最爱的妹妹哭了起来,还是为了自已的事!修罗也荒了。“真的吗?姐,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只是不想我担心,才说谎的是吧!”泪水虽然停了下来,可她仍哽咽着说。“利俐,你先别哭!听听修罗姐怎么说好吗?”蔷儿见情况一发不可收拾,连忙劝阻着,但心里其实也想听听修罗怎么说。“嗯!”吸了吸泪水,那伤心的泪水混合着不解、难过的目光,直直的看着修罗。“我我,唉!我说、我说就是!”被利俐这么看着,原本来打混过去的说,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说吧!或许说出来,她们可以为我解答也不一定。“我并不是讨厌公子,只是这件事发生的太快了,一切好像不是真实的,而且、而且公子的态度一下转变的太快了,我、我我跟本无法适应。”“姐,你的意思是说事情发生的太快,你只是不习惯而已是吗?”利俐的泪水已停,可脸上的不解却愈来愈深。“可能吧!”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公子对你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啊!平时你们之间不也是这样?”利俐的话一出,令一旁的两人愣了愣!那是你没看见,公子和我独处时的样子!修罗心想。那是你没看见,昨儿个发生的事好吗?蔷儿好没气的想着。“呃!!这”这下修罗也不知要说什么了?“还是说公子他不爱你?又或者是你不爱公子?可是这也不对啊!公子他若不爱你为什么要娶你?公子他不是那种会为了某种原因去勉强自已做某些事的人啊?那问题还是出在姐姐身上啰!”心思单纯的利俐,看事物的眼光和一般人所看到的世界不同,因为单纯所以往往能明显的去发现一般人所遗忘的。这一翻话,重重的影响了修罗!蔷儿也注意到了,她在一旁静静的注视着修罗!期待她的转变。是吗?公子他也属意我吗?抬起了头,迷惑的看着利俐随即又低下了头。可是可能吗?可是利俐她说的“公子他不是那种会为了某种原因去勉强自已做某些事的人啊”这句话的确是公子的写照。跟在公子身边多年的她,是最了解公子的!公子他他真的也是喜欢自已的!他不是会因为曾经发生过的错事勉强自已的人,虽然那时是因为他自已中了毒,神智不清中。惊觉自已一直已来刻意忽略的感觉,如今在他人面前解开了心中有着某名的喜悦。可是我真的可以吗?可以勇敢的去追求这份爱吗?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利俐那张为自已檐忧的脸,和方才她所说过的话,或许或许我真的可以。然而蔷儿突如其来的一笑,坚定了她的信心!加油!修罗姐姐,你可以的。蔷儿看得出修罗已解开心中的结了,送上祝福的笑。谢谢!蔷儿,谢谢你!我想我会的。看着蔷儿,第一次她露出属于女人幸福的微笑。“姐!”利俐的一声唤,唤回了两人无言的交流,可却已足够!“没、没事!我好多了。”已豁然开朗的修罗,此时心不再沉重,显的神采亦亦。“那、那个我刚才问的。”利俐不知修罗心境已转,仍追问着。“别问了!修罗姐她知道怎么做的!”见利俐还问着,怕事态生变蔷儿连忙阻止。“是吗?喔!”疑虑的看着姐姐和蔷儿姐,在收到修罗的微笑后,她也信了。“好了、好了别说那些令人烦闷的东西了,对了!修罗姐姐你还有缺啥吗?好让我跟利俐赶紧替你准备、准备。”“没、没了!”心境已变的修罗,想起过几天后的大婚,脸微红了起来。“这样啊!那霞披呢?款式你喜不喜欢,姐!我知道我的绣功还不及你,但是如果有任何不好的地方,你要说好让我在这几天内赶赶!我一定要做到最好!因为这是我的姐姐、云府的二总管的大婚说。”利俐俏皮且慎重的说着。“不用改了,我很喜欢!”“是吗?”利俐仍有点担忧。“放心啦!你可是大名顶顶的云织绣手云利俐耶!你亲手做的一定是美极了,真不晓得我大婚之时的嫁衣可有像修罗姐姐的那么美?”蔷儿半叹自半羡慕的说道。名满商场的云府“云影”,一个是运筹如握的商业奇才、一个是绣功了得、至今无人能比的织娘,这婚事办起来肯定完美、漂亮。“呃!蔷儿姐姐若是喜欢,利俐也可以帮你亲手做嫁衣。”见唐蔷儿那一脸倾羡的样子,利俐也欢喜的道。“真的吗?等到那天,就麻烦妹妹你啰!”“嗯!”“利俐!”修罗的一声叫唤,引起了两人的注目。“姐~”“来,这个收着。”看着这个长的亭亭玉立的妹妹,娘!我办到了,我没辜负您死前的遗愿,我有好好照顾着妹妹。从怀中取出一只用青布包里着的东西,打开布包只见里头摆着一颗透白的月牙石,在天光下月牙石散发着浅浅光芒,柔亮且温和。看着手中的月牙石,不禁回想起从前娘将它交给自已时所说的话,想起娘的面容、从前的快乐、欢笑。至从娘死了,也是它陪伴着自已!让我有勇气去走接下来的路,让我活下去!缓缓的将它交至利俐的手中。“姐这是、这是娘的遗物!”利俐不解,这娘的遗物一直都是收在姐那,为什么!现在要交给我!“嗯!这从今天起就交由你保管了!”面对着利俐,修罗的脸上露出一抹鼓舞的笑。“为、为什么?”收下了月牙石,利俐仍有不解。“我要嫁人了不是吗?”“可是那有什么关系?”这跟嫁人有什么关系?“它是娘留下的护身符,它留在我身边已经那么久了,现在我要嫁人了也算找到自已的幸福,现在也该让它来保护你找到自已的幸福了。”修罗说出内心里的话,希望娘也保佑着她。“嗯!我知道了。”收下姐姐和娘亲的心意,利俐觉得掌心里的重量,好重也好温暖。那、那个月牙石会是那个吗?不会吧!应该不是吧!说不定是我看错了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蔷儿想了想还是算了,上前和两人谈笑了起来。虽说修罗已渐渐解开自已的心结,但面对于云官承她还是有些不安,必竟他曾做那种事!真是羞人。所以在云府内她还是有些不敢面对他,可眼见婚期将近两个人总不能这样继续下去至少蔷儿是这样认为的啦!所以连续数天一直对修罗做清洁脑袋的工作,所以现在修罗才会站在云官承的房门前。(要进去吗?可是公子他)修罗站在他的房门前,踌躇不移着。(修罗姐姐,你要勇敢些必竟他将是你未来的夫胥啊!)蔷儿的话回响在耳边。要去吗?端着端盘修罗就这么的站在门前思考着,那认真的神情彷佛将要去做什么大事般,也让在暗处的他气闷不已。怎么敲个门进来那么难吗?云官承从她走至房门前就知道有人来了,可等了许久都不见有人敲门进来,可又听见些许的说话声,难得好奇走进一看。却看见那个不久之后将属于他的女子,端着一盘茶点站在门前发呆?那脸上时而皱眉时而舒展的,象是在想些什么!但他可以确认的一点就是她绝对是来找他的!“嘎!”嘎的一声,吓醒了修罗的思绪,也让她面临不得不面对的事实。因为云官承正站在她面前。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懂他怎么会这么刚好开了门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浪费了多少时间,站在门口发呆。“你在做什么?”俯视着她,想不清她到底怎么了。“呃!呃~公子,这是要给你尝尝的茶点!”被吓了一跳的修罗,神色荒乱的说着。“进来!”云官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回身进房。在修罗还来不及反应前,又传来一句。“官承,记住!”呃!他是说官承没错吧!睁大了双眸看着那人,脑海中不自觉的又浮现那时的情景,脸微微热了起来。“放下!”见她又愣愣的端着端盘站着发呆,云官承有些不悦。听到他的话后,修罗有些不知所措的连忙把东西放下,放下东西后又再度呆呆的看着他。“坐下!”见修罗又失了神,他又开口了。只见修罗听话的坐下,可脸上的表情却和刚才如出一彻。这让他闪过一丝阴霾。“叫我的名字!”“官承!”修罗陷在自已的迷惘中,不自觉的随着他的话说、他的话做!然而这却让他心喜不已,胸口中的怒火消去一些。可他仍没忘她忽然出现在他房门前的举动!“找我做什么?”“送东西给公子吃!”没错!蔷儿说的。“你叫我什么?”眯起锐眼“公子!”没叫错啊!此时呆呆的修罗完全不知道自已既将大祸临头。“官承、承、夫婿、良人随便你叫!再叫我一次公子,你就完了!”阴沉的料下话。狠狠的注视着她,期望看出她的反应。什么?公子他说什么丫?不解的抬起头望着公子,那神情迷惘中带着丝丝的不解、却又认真的看着他。在云官承的眼中来看,彷佛她正诱惑着他。那微张的小口,一张一阖的轻吐兰气!眼带迷蒙的注视着自已,彷佛在她的世界里只有自已,让他情不自尽的吻上她。掠夺她的小口,吸吮着她口中的蜜汁,搂着那腰枝紧紧的把她锁在他的怀里。“呼!呼!!”这忽然的一吻,让修罗无法抵抗也抵抗不了。直至他放口,才来得及吸气、也才忆识到方才他们做了什么。一想到刚才的吻,只觉得混身热了起来,脸上定是火红不已。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来送东西的吗?怎么又、又变成这样啦!害羞不已的她,头低了下去,怎么也不敢看他一眼。见修罗红了脸,娇羞的低着头却没反抗,他已经知道她已经认同了自已,不然她不会这样,像她这样的人认定了、就是认定了。胸口有股热气,慢慢的聚集着,忍不住又将她紧紧搂住,下颚顶在她的头上,将她的小脸放在自已的胸肩上,像珍惜着什么宝贝般。被他这么忽然的拥住,一时的惊吓被后来的温暖给抚平,他身上的气味如往常般,好闻!他的身体也如同那天所见般,强状!让她觉得好安心!好安心!渐渐的放松身子,让自已依靠在他的身上。时间飞快的过去,他们俩成亲的天子就在后天。云府里大伙们,个个是忙得很,大家都很高兴主子和修罗的婚事,个个勤奋的很。最高兴的莫过于云大总管了,眼见他从小看到大的两个娃儿如今都要成亲了,活像似他要嫁女儿、儿子要娶媳妇似的。整个云府在大婚前就摆置的喜气洋洋!“呵!呵!!喟~小子,那给我扫干净点,欸!小心点那”云中堂在厅里东指指西挥择的。“云爹爹~”利俐从外头走进。“呵!小利俐啊!怎么来了?”“云爹爹,你别辛苦了这些事就交给其他人来就行了!别忙坏了自已。”利俐贴心的说。“呵!不累、不累,少爷、修罗和你都是云爹爹的心头肉,过两天就是你姐姐和少爷的大婚,这事我非自儿来才成!”一张老脸上此时扬着笑!“嗯!谢谢云爹爹了,我替姐姐谢谢您了,我们到云府来十多年都是您的照料,不然是不会有我们姐妹俩的”一时感触,利俐不禁有些伤感。“停、停,别说这么多了,你们都是些好孩子只要你们平平安安的,都嫁个好人家就好!!什么时候轮到我的小利俐出嫁啊!”打断利俐的伤怀,云中堂转了个话题。“呃~云爹爹~~,利俐年纪还小,人家还不想嫁啦!”被这么个一说,利俐的脸微红了起来,直嚷嚷着。“呵~呵~~,好、好不嫁、不嫁留着陪云爹爹好不?”“嗯~云爹爹,我留下来陪您,您别在笑话我了。”搂着云中堂的手臂娇声说道。“对了,修罗那还有缺什么没?”如果有的话,可要快些准备丫时间可不多了!云中堂想着。“没了!姐那我都备妥了。”“那就好!”就在两人聊着时,一个下人从从忙忙的跑了进来。“总管、总管不好了。”一名瘦弱的男丁,跌跌撞撞的进来“什么事不好了,给我说清楚!”看着这名下人,云中堂十分不悦。这面生的小子在搞什么鬼,没见到府里在办喜事吗?喊什么不好了!真是触楣头!“那、那个有人送了这个来!”那下人把布里交给了云中堂。云中堂和利俐两个打开一看赫然发现里头是一只死了的野猫!“啊!”利俐被那满身血的死猫给吓的大声叫了出来。“该死!是什么人这么大胆?”云中堂怒声斥骂。怒极的他,拿着死猫就要往外头丢去,然而却在门口遇见了云官承和修罗二人。“发生什么事?”见厅里的三人神色不定,云官承沉下声道。“怎么了?利俐你怎么了?”跟在后头的修罗,一进门就看见利俐白了个脸站着,她急忙上前。“姐、姐好恐怖那个”利俐紧紧捉着修罗的手臂,颤声指着云中堂手中的包袱。随着利俐指的方向,修罗和云官承两人的视线移至云中堂手中的东西上。“这是什么?”“少爷!这东西还是别看了”云总管不安的捉着包袱,不知是给看还是不给看的好!“摊开!”听见了不容反对的命令,云中堂也只好把手中的东西打开,他走至一旁的桌上慢慢的打开包袱然而出现的东西再次的令人发怒这、这是什么?死猫!忽见这一团血肉磨糊的肉块,修罗也不禁吓了一跳,好恶心!这这是谁做的!一股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见到修罗忽然发白的脸,一股怒气不由然的升起。该死的!这是谁做的?。在大喜之天前居然收到这种东西,这让他火气直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