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浮华·流逝

更新时间:2020-10-16 03:07:57

浮华·流逝 已完结

浮华·流逝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清风浪尘 分类:女生 主角:谢雨欣连衣裙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浮华·流逝》的小说,是作者清风浪尘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谢雨欣不过是个默默无闻的“灰姑娘”,坚强而独立,至今仍单着,但是情况却在一次同学聚会上发生了变化。三个男人——沐宣云,刘天佑,白素辉同时对她发起了攻势。同学聚会变成了情敌聚会。当然,真命天子只能有一个,最后会鹿死谁手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不觉中,爷爷已经来到谢雨欣的房间。谢雨欣抬头看着爷爷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焦虑,他似乎有心事却不敢直接说出来,只是让自己陪同沐宣云回到罗云镇祭拜妈妈。至于是什么原因爷爷你并没有道破,谢雨欣感觉这似乎是一件大事,不敢懈怠的收拾了几件随身携带的衣物,安静的在屋里等待着沐宣云。在谢雨欣的记忆里,罗云镇是自己遥远的故乡,已经许久没有回了,这一次也是顺便回去看看家乡的变化。

爷爷转身离开房间,自己推着轮椅来到沙滩走廊上。店员把沐宣云叫到爷爷身边,只见他眼神忧虑的看着沐宣云,看着孙子纯洁的眼神,心想,接下来的复仇计划里孙子便是是主角,而现在一场潜在的冲突即将爆发,决定不能让他在第一波袭击中处于下风。刘天佑和沐宣云命中注定要进行一场艰难的角逐,而白素辉似乎也在这场爱情争夺战的边缘。

你带上雨欣去拜见你妈妈,让她高兴一下!沐宣云听到爷爷的嘱咐感到一丝诧异。接着马上回到房间收拾行李,沐宣云是个没有心机的孩子,不像谢雨欣,她却在揣摩爷爷的用意。第一个想的就是刘天佑会到沙滩旅馆闹事,并且使用武力把自己和沐宣云强制拆散。

谢雨欣心想,或许爷爷为了他们的安全才想尽办法这么做。或许暂时离开这座城市是为了暂时保护他们的,就这样,沐宣云带着谢雨欣急匆匆的赶往罗云镇。

少爷,老爷找你!刘天佑的父亲派人到公寓找他,父亲要的他去办公室谈谈。之前由于刘天佑一直拨打谢雨欣的手机无法接通,却一直没有在公寓门口等到她的出现,于是刘天佑把手里的iphone4S砸碎在地上,以至于父亲一直无法拨通他的手机。刘天佑也不多想什么,安排下人蹲在公寓前守候着,自己开车前往刘氏集团的专用办公楼。

爸,你找我有事?刘天佑直接来到爸爸的办公室里,只见爸爸眼神中透析着一丝忧郁。刘天佑仿佛感到父亲心中有许多话要说,却不敢开口,至少看着儿子点点头。刘天佑的父亲感到儿子和沐宣云争夺谢雨欣的事情很诡异,表面上看是儿子和沐家小子的爱情争夺战,她总感觉背后有个高手在操纵这件事情。而那个被隐瞒的企图透析着一种让人窒息的危险感,是在针对刘氏集团发动的商业阴谋。

天佑呀,爸爸改天给你介绍几个家庭背景比较好的女孩,不要去再去纠缠谢雨欣了!刘天佑的父亲眼神里闪烁着一丝犹豫,他看着爸爸第一次阻挠感到很诧异。刘天佑心想,如果自己喜欢那些迂腐的富二代和花俏的女孩也不至于现在都没有交女朋友,谢雨欣是个独一无二的女孩子,刘天佑在她身上看见女孩子少有理智,而且她是很精明的女孩子。

爸,你可能误会了。雨欣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她是个好女孩!刘天佑激动的站起来,对着父亲发出一句怒吼。刘天佑的爸爸感到一丝绝望,这很明显这是某人布置好的陷阱,自己却缺无法阻止儿子的执意坚持的要跳进陷阱里,只见父亲一巴掌狠狠的落在儿子脸上。这是刘天佑长这么大第一次挨父亲的教训,而且其中的原因却是自己执意的追求谢雨欣。

爸,即使你找来其他的女孩子也无法取代雨欣在我心中的位置!刘天佑转身离开了父亲的办公室,他不再理会父亲的劝阻。刘天佑的父亲看着儿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他想起了儿子出生时的情况,那时自己刚刚实现对商业界的垄断,而自己的夫人却因为内疚自己做间谍颠覆沐氏集团的事情犯了精神分裂症。已经到即将分娩的时刻,医生一再建议放弃分娩,因为孕妇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容易造成胎儿死亡或者流产。

最后没有医生愿意执行分娩手术,刘天佑的父亲自己穿上白挂进入手术室接生儿子的出世,在护士的帮助下很顺利的让儿子将临人世。之所以取名叫天佑,是因为自己希望老天保佑刘家避开仇家的报复,也是希望刘家颠覆沐家产业的秘密不为人知,这个秘密如果被世人知道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刘氏王朝将瞬间覆灭。

少爷,老爷出现在公寓里。刘天佑安排在公寓里的下人看见了他父亲的出现,而且是亲自坐着劳斯莱斯来到谢雨欣家的公寓。

刘天佑的父亲亲自来到谢雨欣家,开门的人正是谢雨欣的妈妈,她看见刘天佑的父亲那一瞬间马上想起以前的往事。谢雨欣的妈妈第一眼就认出眼前的人便是那个把自己妹妹逼疯的男人,现在还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站在我面前不感到羞愧吗?姓刘的。谢雨欣的妈妈眼神锐利的看着刘天佑的父亲,好似12把尖锐的匕首同时落在对方身上,刘天佑的父亲感到异常难受。刘天佑的父亲看着装修简陋的房子,而在墙上看见25年前她们姐妹俩的合照,心中一丝内疚淡然间出现。

刘天佑的父亲笑着摆出皮箱,里面是一百万现金,笑着对谢雨欣的妈妈说:以前的往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今天冒昧打扰不是为了这些往事而来。我是来拜托你让令千金不要再纠缠犬子的事情,仅此而已。

看来真的是有什么样的父亲就要什么样的儿子,你儿子一直在纠缠着我女儿还敢上门讨个个说法。那些往事我和沐家都不会遗忘的,你犯下的错误我们不会原谅你的,少拿沐家的钱在这里臭显摆!刘天佑的父亲面对妈妈着苛刻的数落还是勉强的笑着,他还是点认错。刘天佑的父亲向谢雨欣的妈妈承诺,一定尽力阻止刘天佑纠缠谢雨欣。

最后,刘天佑的父亲决定把一百万送给谢雨欣的妈妈,希望她和沐家原谅自己当年的过错。谢雨欣的妈妈气氛的关门逐客,把肮脏的钱直接扔出大门,刘天佑的父亲捡起地上的皮箱无奈的才谢家了离开。心想,要不是自己当初的野心太大也不会导致自己现在面对老朋友的尊严都没了,真的很对不起逝去的阿娟,对不起25年前被牵连到的那些人。

从现在开始,给我严格控制住天佑。不准他因为那个女孩滋生事端!刘天佑的父亲在车里对神秘人下达任务,接着坐在豪车里回到公司工作。谢雨欣的母亲看着妹妹的照片,轻盈的眼泪瞬间在眼角滑落,心想,真是一段孽缘的延续,没想到那个故事还是在一代身上发生了,妈妈不希望谢雨欣去承受上一代人遗留下来的罪孽。豆大的眼泪瞬间滑落在地上,好似一句无声的控诉,岁月还是无法洗刷那些尘封在记忆里的故事。

宣云,你知道吗?我的故乡也是罗云镇,你妈妈也是罗云镇的吧!沐宣云只是简单的点点头,他更加用力的抱紧怀里的谢雨欣,看着她甜甜的笑容也淡然的。火车缓慢的在田野间穿行,远处的山渐渐的靠近自己眼前,而背后的大海渐渐的远离自己而去,好似走在前往天堂道路上般轻松愉悦。在谢雨欣的记忆里,罗云镇是个僻静的山村小镇,却是她一直向往的地方,那里是只有一年时间的短短记忆,却让自己再也找不到一模一样的地方,好似心灵的归属一样。

5小时后火车到站了,罗云镇还经过十几年的演变还是如同以前那样宁静。小小的月台依旧维持着以前的样子,只是那做70年代的时钟消失了而已,其他的东西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化。还记的小时侯那个计票员叔叔,他喜欢戴着一顶钓鱼帽,嘴角叼着一支骆

驼牌香烟,看见自己是总会警告者,嘿,小鬼。不要靠近月台!。

他依旧还是火车站的计票员,只是他已经变得异常苍老,头上还是戴着一起的钓鱼帽。他常常蹲在那个木条洋式椅子,这是罗云镇建立火车站是特别在大城市购买的公共设施,眼前的一切仿佛回到80年代初,这样的画面只有在记忆才出现过,简直活脱脱的生活在照片,宛如时光退会到1990年那个炎热的夏天。

那一年,谢雨欣患上了急性哮喘症,妈妈带着自己到处寻医就是无法治愈。后来,在姥姥的建议下坐着火车回到家乡,据姥姥说介绍,罗云镇有位老郎中医治哮喘的医术很棒,所以妈妈连夜带着谢雨欣回到家乡。刚刚来到罗云镇的谢雨欣马上喜欢上了这里,记忆里的老四叔,检票员,还有许多许多人,都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记忆了,好似那古老的骑楼建筑一样记忆时刻。

谢雨欣带着行李走出火车站,火车站的三个繁体大字依然没有改变。火车站的三个大字已经完全褪色了,生铁铸造的大字露出;原原本本的灰白色,紫红色的锈迹依稀的附着在上面。谢雨欣抬头看见旧式的骑楼建筑依旧屹立在街道的两边,连成一片一直望到天际,石板铺设的路面也保留着,每个石块间的衔接处已经被岁月洗练处一些参差不齐的缝隙。

这一切如痛生活在一起的照片里一样,这里便是谢雨欣心中那座古色古香的罗云镇,向往的人间天堂。许多记忆的画面都停留在这个名不经转的小镇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