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风的记忆

更新时间:2021-06-03 09:00:11

风的记忆 已完结

风的记忆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陌云清 分类:女生 主角:江玲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风的记忆》是陌云清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江玲,书中主要讲述了:收到她最后一封信,但却掀起了一段深埋在心底的记忆,让他陷入了一场感情的深渊,不可自拔。...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国二的时候,还记得学校选出了第一届学生会长以后,学校的川堂里多了“风云录,文武贯”这个模仿布袋戏,戏里为十大强者所立的排行榜.那时一听到这荒谬的事情时,我第一个直觉反应就是那时的学生会长一定也很喜欢看布袋戏.然而在这个风云录跟文武贯一出来没多久,有一天我与芝玲在学校时竟发现了榜上有我们俩的名字。

“风仔,你看!我们上榜了.”经过排行榜时,芝玲拉着我说。

我走进一瞧,看了一下,没错,榜上确实有我与她的名字与各所属之排行。

这个排行榜很奇怪,打从一有这排行榜时,我就这麽认为了。

风云录跟文武贯是两个不同的排行,风云录上登的是这学校的奇人,而文武贯则是捧这学校的优秀学生。

仔细看看,我被收录进风云录,而芝玲则被收录至文武贯。

想想这并没什麽,但是我当一看排行榜上的注解时,除了想骂三字真言以外,其他并未多做考虑。

芝玲人长的美,功课好,是所有师生眼中的美女与乖学生,所以她被封为文武贯上的万中第一才女.理当就是如此,我也很赞同这样的说法,芝玲确实是个才女,琴棋书画样样行,会弹琴,会下棋,会读书,会画画,谁敢说这样不是才女是啥。

而我....不想还不气,越想是越生气,没想到上了风云录的我竟被冠上了万中第一恶什麽叫万中第一恶我又不是流氓混混,只是常成群结伙到处干架惹事,又没杀人放火,凭什麽就这样断定我的坏年轻人,年少气盛,打打架这是常有的啊,有什麽不对吗?

记得当时我气的只想找选这排行榜的人理论,只见芝玲在旁忙拉着说:“你不要这麽冲动啦,不然真的就变万中第一恶了.”

芝玲的话真的很有说服力,短短一句话就让我放弃了找人理论的念头.还记得后来。

闹钟的铃声,吵醒了我,看看时钟七点,该换衣服准备上班了。

当我在换衣服的同时,我发现架在柜子上的战友,不禁也想起了刚做的梦.还记得后来我陪她去教室时,被人叫做美女与野兽.哼,好久了,至从玲走了以后,我已很久没有在梦到以前的事了,为何昨晚又在梦到呢难道是有什麽东西再度勾起我的回忆吗再看看我的战友,那是一把一尺六的木刀,以柄为中心,像伏魔杵一样为双头刃.由桧木做制,刃端镶有铁片,挥动时会发出鸣声,能够伸缩,刃部可收回柄内,而柄外刻有风神的画像以及一个红色的“风”字,柄上更钻有像笛一般的洞可当笛吹。

我顺着刃端抚摸至尾部,想想,自己也曾疯狂过,但是玲呢来不及叛逆,来不及疯狂,来不及深夜未归,来不及为爱痴狂,所有我经历过的好玩事物,她都来不及碰触就这样走啦.我已好久不曾如此感叹玲的事了.杵在那,看下时间,也该是去公司了。

来到公司,不知为何就是提不起劲,总觉得好像少了什麽东西一样,中午吃不下也睡不着,就像连续剧的男主角一样点着烟坐在更衣室里郁卒发呆。

说我是思春了,我否认并问为何。

他说,人在两种状态下才会郁卒发呆。

第一就是,事情遇到瓶颈无法突破,想到头都快爆了还是没有办法解决,所以感到烦感到累,想逃避或是想静下来,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行为,要不然为何那些大企业的头头个个都是老烟枪就是为了在郁足发呆的时候,好让有个东西刁再嘴里,介以冷静以及思考。

第二就是,当一个人为了爱情苦不堪言或是正为自己喜欢的人而感到困苦时,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因为他烦恼,不知道自己内心的意思.因为他痛苦,为了喜欢的人不知所措,想告诉她自己的心意,却是不敢,想让她知道自己是爱她的,却怕受伤害,所以烟猛抽,自己一个人在那油头盖面.所以连续剧的男主角通常都会抽烟,这样看比较成熟稳重。

而我的事业上并无瓶颈,所以我不是思春是啥。

“骗肖仔,又是你自己的歪理.”我否认。

“但是你不觉得这歪理与你很符合。”

我看向安迪.微尔,发现他正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一瞬间,我知道我中了他的计,仔细想一下,他刚的歪理不就是在针对我吗?

“其实你在玲与冷心予之间,不知道要如何取舍吧”我斜看了安迪.微尔一眼,他又接着说:“你为何要想那麽多呢玲与冷心予还是不同的,有必要在冷心予身上找寻玲的影子吗江芝玲是江芝玲,冷心予是冷心予,你不要把她们两叠在一起,这样对冷心予来说是种残酷,对玲来说是种不公啊!”

我想了一下,“或许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她们俩实在太像了,像的我很怕有一天我会认错人,可是我该怎麽做呢我真的不知道.”

拍拍我的肩,留下一句:“用心去看,你就分辨的出来了.如果你想通了玲与冷心予之间的不同,跟我说,我就会收手的.”便离开了。

一整天,我不断的想着安迪.微尔所说的话,用心去看就分辨的出来,但是面对着她,要我如何去看呢每当看见冷心予,一瞬间我就又看见玲,要不是我即时的煞车否则真的就脱口叫她玲了.江妈常跟我说,思念一个人不是不好,只是一直固守着死去的人,会闷出病的.其实安迪.微尔与江妈说的我都知道,但是真要我去做,我实在无法度.要我将爱玲的心降至平均度数以下,再去重新爱上一个人,是我做不到的,就象是你叫安迪.微尔将心放在同一个女人的身上一样,是很难的。

晚上一上线,连上水缸,像往常一样都是蜜桃多先发现我,然后跟我打声招呼。

“风仔,今天无恙吧。”

呵,这ㄚ头一定是刚看完布袋戏。

“不是很好,有点烦......”

今天确实很烦,打从一大早就一堆事烦在心里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烦什麽啊女朋友吗?”

“不是,对了,我问你一个问题.”

“好啊,你问吧,就让我这蜜半仙帮你解惑吧.”

我常在想,死去的人只会在心中持续美化下去,那这样的话,外在的因素是否就没办法侵入那领域之内那对其他你喜欢或是喜欢你的人来说,是不是一种很不公平的事若是,那对死去的人是否也一样不公呢很多的事是否就象是X乘以Y所求的解不是Z不然就是无解一样呢是不是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是我们人类无法去理解的呢?

“ㄟ.....你的问题好深奥,不过我还是解的出来^_^”

从她打的笑脸来看,她是乎很有自信

其实死去的人会在心中持续美化下去那是一定的,但是外在的因素是可以解决的,不管是否死去的人还留在你的心里,你还是可以去喜欢人以及去接纳喜欢你的人,如果你怕会在那人身上找寻死去的人的影子,那又怎样呢只要你用心去看,你还是可以找出不同的地方来的.就算X乘以Y求出来的是Z或是无解,那又如何最重要的是在求出答案的过程.虽然还有很多事是我们人类无法理解的,但是我们不是一直在努力找寻那无法理解的答案吗

“你的解释跟我朋友解释的一样.”安迪.微尔也是这麽说,不是吗

“啊哈,你朋友也有我这般的智慧吗”

“嗯......差不多吧,卧云先生”

“嘿嘿,那你朋友是素贤人吗”

这是我和蜜桃多的默契,不用我多说,她通常知道我的意思.只是有时她的脸皮蛮厚的,有点自大,常比喻自己不是卧云就是素还真,要不然就是莫召奴这类的高等谋略家

“哈哈哈哈,我并不这麽认为.”静了一会儿,我又打了几字:“但是万一X乘以Y所求出来的不是Z或是无解而是另一个答案呢”

“嘿嘿!!”看样子她正在贼笑吧

就算X乘以Y求出来的是另一个答案,那又如何呢主要是在于过程啊,就像一页书的诗一样,这个社会世事如棋,乾坤莫测,很多事情的结果是我们无法预料的.就像火箭升空前,做了多少的状况演练,多少的仪器测试,连航天员都事前做了无数的练习,以备发生状况时,才有办法解决,但是说不定火箭升空到一半可能就爆炸啦,或是在太空被吸入黑洞,或是受到星轨的牵引脱离轨道,这都是演练时所无法预测的。

所以爱情也是,谁敢保证在下一刻你不会爱上她,而她不会爱上你要不然怎麽会有一见钟情这个名词出现呢?

“可是...在或许只是人的单方思想吧。”

我还是不懂,而她举了个例子。

在我的公司内有两个好朋友,他们不管走到那都是两人随行.一个大家都说他是花花公子老是拈花惹草,就像金小开一样.一个是冷冷酷酷的不太爱说话就像风随行一样。

听蜜桃多这麽一说,突然觉得好像我跟安迪.微尔一样.只见她又继续说。

可是他们俩的个性与想法却有天壤之别,花花公子可能经过的人生历练比较多,也可能是他游戏丛中的关系,他的思想与处事的道理来的比他那朋友来的成熟.而他那个冷冷不太爱说话的朋友,却总是一付不敢,不可能,的心态。

“逃避事实吗”我好奇的问。

“不是,而是他曾经历过所爱的人离他而去的重大事故,致使他不相信女人,不相信任何人的真言,总觉得别人所说的都是完美的一面,自顾在那怨天叹地的.”

“或许人就是这样吧”听到蜜桃多说的那位同事,那一时间,我觉得那个人跟我好像,好像,简直就象是在说我一样。

至从在水缸遇到蜜桃多一直到现在也快一年了.始终对方长的什麽样子,本名叫啥,住在那,什麽星座的,到底真的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很聪明,跟我一样爱看布袋戏,而且也很会瞎扯,其余便不晓得.若要找对方,除了我上线比较正常外,要找她除非乱枪打鸟,要不然很难打的到她。

而被蜜桃多一提,我好像又想起了些往事,看看时间已经十二点了,草草与她告别后,我便关掉了电脑。

躺在床上,我突然想起了在医院照顾芝玲的事。

————————————————————————————————————————————————————————————————

对于那个时代,090的手机还算很新潮,不像现在还有NOKIA,易利信,东信,和信,那麽多的场牌,而且门号一大堆.那时主要一家场商就是中华电信了,而且门号是090的.因为老爸的公司需要用到手机,所以当行动电话一出来的时候,老爸一口气办了七八只给员工用,于是那时我跟老爸拿了一只手机给芝玲,主要为了住院的她能与我联络方便

而那时的手机还没有震动的功能,因此在上课的时候响了,而且还特别大声.老师知道玲的情况也知道我们的关系,至于同学间就不用说了.看着手机不停的响着,挂着尴尬笑容的我,老师无奈的指使我到外面把电话讲完在进教室。

“风仔,你在上课吗”电话的那头传来了她细柔的声音。

“你怎麽现在打啊”我追问着她。

“没有,等等要去治疗了,所以想听听你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我真恨不得马上飞到她身旁陪着她,但是以她的个性一定不会答应我这麽做的.可是她知道吗那时的我觉得很没用,为何在她最需要人陪的时候,我不能在她身旁呢为什麽我总是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不能相偎再一起呢是不是我们注定就是无法成双呢。

“我也是.....我也.....好想赶快去看你.”我的声音哽咽了起来。

靠在厕所的墙上,我的眼泪只因她这一句话,以及我那爱胡思乱想的头脑而留了下来.我不是无聊就喜欢悲从中来,而是芝玲现在的模样以及情况一映入我的脑海里,我内心的痛苦就无法隐藏,有好几次再医院看护她,在她熟睡时,我独自一人落泪的景像,她知道吗我常在想,为何得血癌的不是我,我宁愿自己来受这种苦,也不愿让她受苦,但是想想,如果今天是我躺在床上,我反而不忍心她受如此的煎熬吧因为我能体认这种感觉。

“不能跟你说了,要去治疗了,下课我等你来.”

“嗯,我会去的.”

“一定.....要来哦!”她的话显得有点哀愁。

轻“嗯”一声,一挂掉电话,我整个人崩溃的坐在厕所里,眼带守不住最后的一道防线,任凭泪水溃提,任由悲鸣四起。

下午一下课,我便飞奔至台大医院,为的就是想早点见到她,想早点看看她是否安然无事.一路上,朋友无照驾驶载着我狂飙,就算他已经7,80公里在飙了,但我仍觉得不够快,还直摧着他加速.说真的当时再路上,我也不晓得是在害怕什麽,只知道冷汗不停的由额头冒出,我想当时的我或许是怕会就这样失去她吧但是一到医院,见到她后,我的担忧似乎是多余的。

“芝玲!”我大吼一声,冲进病房内。

“风仔,你来啦,很守信没赖皮喔.”

我的担忧看来真的只是我在胡思乱想而已,当我一进病房里时,芝玲正大口大口的吞着江妈妈留下来的麻糬.看着她食欲这麽好,我也松了一口气。

“吃慢点,小心噎到了.还有这不易消化,少吃一点.”

看着她一口接着一口把麻糬往嘴里吞,我很担心她就这样吃出病来,因为她的身体已经经不起其他病魔的侵蚀了。

我伸手收起了她那还有半盒的麻糬,“不能在吃了!”不能在这样让她吃下去了。

一收掉她的麻糬,她“啊”的一声连忙伸手欲要夺回.她手越过来我手就伸越远,但她很不死心,就连整个身体都已经趴在我身上了还不肯罢休,我坳不过她,也很怕她手上的管子会因此被扯掉,所以我妥协了,答应让她在多吃一些。

我按下她的身子,将麻糬再递给她,而她也递了个给我。

“干嘛”我好奇问她。

“你也吃看看啊,我希望能在我最后的日子,与你分享我所喜欢的每一样东西.”

最后的日子.....难道她已经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事了吗?

难道她不知道要我咽下这个麻糬有多麽的困难吗?

还记得我在吞下那个麻糬的时候,我已分辨不出来,我嘴巴里的味道究竟是麻糬的还是眼泪的味道难道那时麻糬会这麽好吃是因为加了眼泪在里面吗?

现在想想,我有很多习惯,都是来至于芝玲的身上,至从她走了以后,我便一直强迫着自己接受她生前所喜欢的每一样东西,就好比我喜欢吃麻糬一样。

而且.还记得,那晚她入睡后,我又一个人在她的床边任由泪水决堤.在附代一提,那只手机以及门号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有停用,虽然我自己已办了一只NOKIA的手机以及远传的门号,但是我还是会带着那只手机.朋友问我为何还带着这麽旧的手机。

我想我是在期待吧,期待着有一天那只手机会响起,会在另一头听见她在另一个地方传来细柔的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