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虎吼

更新时间:2021-01-08 03:09:41

虎吼 已完结

虎吼

来源:落初 作者:九城君 分类:历史 主角:段虎格斗 人气:

《虎吼》作者:九城君,历史类型小说,主角:段虎格斗,本小说主要讲述了:若天下有谁能称得上是万人敌,段虎则是公认能配得上这个称号的人!  他原本是个地下拳王,被人陷害入狱,后在逃狱的过程中,他意外来到了一个与古代中国非常相似的异世界。在这里,他没有可以令统治者欣赏的行政能力,也没有可以让军队以少胜多的战术谋略,他所能依靠的就是他强得变态的武艺身手和一个还算灵活的头脑。可是就凭着这些,他一路顺风顺水,官位步步高升,扶摇直上,最终裂土封王,掌控天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九城的新书《九流闲人》已经上传,书号:1011161。希望各位书友能够捧场!谢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段虎的双拳就还没有在人身上尝过腥,他那颗好战的心早就已经蠢蠢欲动了,眼前既然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大展拳脚,又怎么能不让他兴奋呢?

这里虽然有数百兵卒,人多势众,但是对于段虎来说,人多不是问题,这些兵卒只不过比普通人稍微强一点,根本没有什么高手,凭他的身手,十分钟就可以全部把他们全数铲平。

段虎足尖轻点地,身形快速的滑动,避开攻过来的十几柄刀枪,沉腰聚力,瞬间轰出数十记如雷般的重拳。他拳力之巨大已经不是常人骨骼可以承受,击中的兵卒被轰得七零八落的四处横飞,如同爆竹的骨折声噼啪作响,不绝于耳,让人听了牙关打战,心里发毛。

“他!他不是人。”

见到如此武力,刚刚围上来的兵卒都停下来,甚至有人开始准备后退,他们的眼中都充满了恐惧。

郡守见事不妙,急忙喊道:“无论谁拿下此人,本官赏银千两。”

一两银子可以让一户普通的一家四口,舒舒服服的过上一个月,千两银子对于这些普通人家出身的兵卒来说,是个天文数字。所有的步卒眼中的恐惧顿时全都换成了贪婪,原本落下的气势也瞬间提升到了顶点,各自挥动手中的兵器,蜂拥冲杀上去。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让你们这群家伙尝尝老子的龙爪手。”

段虎俯身向前,势如猛虎出闸,冷笑着冲到入如同蚁群的人流中,龙爪手的抓、扣、撕、裂等要诀频繁使出,一时间被其所伤者不计其数,无不撕心裂肺,立毙当场。

那些兵卒见段虎拳脚厉害,不再与他近身搏斗,而是回身后撤,纷纷将手中长矛,朝他疾刺过去。

“来得好!”

段虎悍然无惧,提气吐呐,肌肉鼓胀抖动,骨骼连珠作响,周身暴发出层层刚烈气劲。当那些长矛刺到他身上时,竟然发出金铁交鸣声,无法再进一分,众人皆愣住了,心中嘀咕道,这还是人的身体吗?

“给老子断!”

段虎暴呵一声,催劲力吐,罡气瞬间外鼓,形成一股浑厚的力波,犹如惊涛骇浪般,顺着矛身反击回去。这股罡劲霸道的气劲不但瞬间绞碎了周围数十人的手骨,还令到十几根已经脱手的长矛反射回去,犹如利箭一般穿透它们前主人的胸口,连同尸体重重的撞在身后同僚的身上,成了一串糖葫芦。随后段虎犹如恶虎扑羊一般,那里人多往那里冲,拳脚齐施,肘膝并用,浑身肌肉运作自如,气力连绵不绝,所向披靡,无人能挡,兵卒顿时死伤过半。

“大哥,救我!”

就在段虎打得正过瘾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张超的呼救声,他转头一看,只见有一队兵卒正想要趁着他应付其他人时,抓住张超,以此来威胁他。

“该死的东西!你们找死!”

段虎一双虎目暴射出骇人的神光,凶Xing顿起,随手捡起地上的一柄朴刀,身形犹如苍龙降世,手中朴刀化作一道洪荒巨流,刀势犹如江水滚滚,连绵不绝,手起刀落,杀得众人是肠穿肚烂,血肉横飞,一眨眼的功夫行刑台前的黄土地就让鲜血染成了红色。被救下来的张超受不了如此血腥,胃中一阵痉挛,趴在地上干呕起来。侥幸活下来的兵卒见到如此凶狠的刀法,已经被吓得胆战心惊,纷纷仓惶四处逃散,在他们看来即便面对阎王,也不愿再面对段虎。

小时候,段虎除了随着他的父亲修炼外家功夫以外,还练了一套刀法,这刀法就是抗日之时西北军大刀队的破锋八刀。虽然他每天都会练习运刀诀窍,但从来没有用过一式刀法,因为在他看来拳头才是男人的王道,使用兵器是懦夫所为,所以无论他遇到什么事,都是在用拳头说话。这次为了救张超,他迫不得已使出了修炼已久的刀法,其产生的效果,却令他也不禁咋舌。虽然他自认为用拳头也能做到现在这种效果,但是他也承认绝对不会做得如此轻松。

他看了看手中的朴刀,心中升起了一个从来没有的念头,嘀咕道:“看来用刀也不错,感觉起来蛮爽快的!”

“啪!”

一声异响,在这个已经寂静无声的广场显得非常突兀,只见那白安郡郡守呆呆的站在不远处,一副准备开溜的样子,一脸苍白的看着脚下他之前投掷的斩令,心中不禁后悔万分。

段虎狰狞一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英雄饶命。”白安郡郡守连忙跪在地上,求饶道:“小人上有高堂,下有幼子,还望英雄看在他们的份上饶了我吧!”

“大哥,你今天杀的人够多的了,”张超见到堂堂一郡之首如此告饶,且不愿段虎再造杀孽,于是劝道:“还是饶了他吧!”

“放了他?放了他,然后再给他机会来害我们吗?”段虎拍了拍张超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二弟,你还处事未深,**上没有一个好东西,你放了他后,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过来害你!像他这种墙头草,只有杀了才是正理。”

斩草除根本就是段虎的对敌原则之一,而且心中凶念还未平息,又怎会放走这个罪魁祸首呢?于是不等张超出言反对,将脚下长矛运劲一踢,长矛便犹如离弦利箭,朝郡守直直刺过去。

“嗖!”

就当矛尖快要刺入郡守脑门时,一支穿云劲箭精准不差的撞击在细小的矛尖上,箭上的力道将那长矛荡开,一同射入白安郡郡守旁边的泥土中,足足进去了一半有余,箭羽还在不停的颤抖。

“好箭法!”

见到如此箭法,段虎心中不禁喝彩,扭头朝射箭处看去,只见在行刑台对面的街道上,有两名像是将军模样的人,跨马而立。

右边的将军大概二十余岁,身高七尺,白面短须,相貌俊伟,气势威严,身穿一身白银龙鳞甲,左手紧握一张铁胎弓,胯下一匹朱红良驹,在马鞍的得胜钩上挂着一杆丈二龙纹点钢矛,此人就像是一条入云神龙一般深不可测。

而左边的那人像是他的手下,落在他半个马身后,三十余岁,身高八尺,雄壮彪悍,方脸阔面,面色黝黑,手持一对精钢铁锏,胯下同样是一匹神俊战马,浑身杀气四溢。

“高手!”

段虎远远的便感觉到从两人身上发出的威势,这种威势是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军人所独有的,他就曾在地下拳场中遇到过有着同样威势的军人,那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家伙,到现在还让他记忆犹新。

那两人驱马走了过来,而那名郡守见到二人就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似的,连滚带爬的靠了上去,痛哭流涕道:“陈将军,救命呀!这人是个疯子,是个逆贼!”

“王大人,冷静点,你现在还是我大秦的白安郡守,不要做出这等有失官威的事。”那名黑脸将军鄙夷的看了趴在地上的郡守一眼,冷冷的说道。

“张雄,不得无礼!”那名银甲将军斥责了一声,翻身下马,将郡守搀扶起来,道:“王大人,不必害怕。此地有我等应付,你且先行回郡守府。”

“谁说他可以走呢?”段虎示意张超向后躲远点,然后看似懒洋洋的说道。

“本将军乃是龙武军大统领陈俊,”银甲将军转头看了看彪悍异常的段虎,皱了皱眉头,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劫持法场,杀我官兵?见到我等不知退却,反而如此嚣张。若非视我大秦军中无人!”

不同于段虎的无动于衷,听到陈俊这个名字之后,张超脸色立刻变得更加苍白,身子像是遇到了地狱恶鬼似的不停的颤抖。陈俊是谁,在北秦国是那种战神式的人物,他是北秦国开国元勋忠国公陈世兴的嫡孙,现在任正三品冠军大将军、龙武军大统领。天风十七年,年仅十七岁的陈俊带领七千龙武铁骑长途奔袭,击破北疆异族龙庭,击杀异族第一勇士铁赤,俘虏异族南北屠王和异族皇族无数,立下如此盖世功绩,他的声望一时无二,与北秦万骑大统领薛玄齐名,与其一起被世人称为北秦双刃。

张超上前不安道:“大哥,你还是快逃吧!我们打不过……”

“二弟,不要说了!在这个世上能对付你大哥的还没有出现呢?”段虎的斗心逐渐燃烧高涨,示意张超后退,伸刀直指龙武军统领陈俊,挑衅道:“小子,你想要知道你爷爷我是谁,先胜过我手中钢刀!”

“无礼!”未等陈俊反应,他的副将张雄便厉声暴呵,手提双锏道:“狗贼莫要猖狂,你还不配让我家将军出马,先让你尝尝你家爷爷的铁锏。”

说着,一夹胯下战马,高举双锏,犹如从地狱里冒出的战鬼般,朝段虎冲了过去。

“不自量力。”

段虎临危不乱,沉身而下,在双锏之间险险躲过,随即左手力道足以碎骨破脑的利爪闪电攻出,朝张雄腰腹软肋紧扣过去。

张雄感觉到了危急,连忙策马一避,双锏舞了个锏花,翻转向下,狠狠的击打在段虎手上,想要阻挡段虎的爪势。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段虎一身横练硬气功,威猛无比,将周身护得固若金汤,又怎会估计此等重击。铁锏结结实实的虽然打在犹如铁铸巨柱般的手臂上,但段虎的攻势已然丝毫未减,张雄腰侧的精钢盔甲在利爪之下,犹如豆腐一般被轻易破开,腰侧的软肉被硬生生的撕下来一块。

感觉到腰间传来的剧痛,张雄闷哼一声,驱马直立,双锏高举,顺势而下,犹如两条降世黑龙从九天之上直冲而下,势要将眼前这人撕成粉碎。

段虎双目精光一闪,沉腰坐马,钢刀后拖,兼收并蓄身体每一分力,储势待发。就当张雄双锏贯聚千斤巨力朝他袭来之时,一股绝伦巨力,由下往上,从段虎的脚跟冲过腰背,行过臂肘,集中到一点暴发出来,犹如暴怒的苍龙,狠狠的击打在铁锏之上。

只听见当的一声巨响,铮亮的火星四处飞溅,四散的劲力将地下的灰尘卷起来,飞到半空中。张雄被从钢刀上传过来的雄厚力量,震得连人带马后退了十余步,才稳住身形,手臂麻木无知,手掌虎口也被震裂,一双铁锏郎当掉落地上,喉咙中往上翻涌的鲜血则被他硬压了下去。

受此巨力,段虎依然稳若泰山,在原地纹丝不动,他朝张雄挑了挑眉,轻松的舞了个刀花,不知是讽刺,还是赞赏道:“黑小子,你的力气还真大,让我的手都感觉到有点麻了!”

原本以张雄的身受并不会输得这么容易,谁叫他比什么不好,反而去跟段虎比力气,要知道段虎在在监狱练就的一身超凡神力,不要说这里没有人能胜过他,就算是在原来世界里能胜过他的人也找不到。

陈俊见张雄败得如此干净利索,怔了一怔,关切道:“张雄,你怎么样呢?”

张雄嘴硬道:“将军,张雄不碍事!还可再战。”

“不必了,你且退到一旁!”

看着手下爱将苍白的脸,陈俊知道张雄的伤势不会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手臂的重伤就不用说了,脏腑也肯定被伤及,只怕几天之内都不能动手。陈俊不禁后悔到这白安郡来,没曾想会在大将军下令全力南攻的节骨眼上,先折一员猛将,这又怎么向大将军解释呢?

想到此间,陈俊心中怨恨急升,怒目圆睁,狠狠的瞪着一脸悠哉的段虎,随手从马鞍上取下丈二长矛,斜直向前,耸身而立,就像是一座不可动摇的巍峨大山似的。从其体内散发出如火般的杀意,将四周空气点燃,剧烈焚烧,形成滚滚热浪朝段虎席卷过去,一层无形的杀意将他层层罩住,动弹不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