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穿越之万古明君

更新时间:2020-11-20 03:24:03

穿越之万古明君 连载中

穿越之万古明君

来源:落初 作者:真的很郁闷 分类:历史 主角:小虎阿姐 人气:

经典小说《穿越之万古明君》由真的很郁闷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虎阿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自古以降,天下大势,非一人之力所能扭转。然萧逸以武入世,杀奸臣,斩佞侯,阻敌兵,勒石记功,踏破贺兰山阙。敌军闻之丧胆,百姓见之欢欣。以一手之力覆灭天下,一人之力挑起乾坤!萧逸,天下第一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

在场众人,见此情景,无不震撼.尤其那些普通的水军士卒,终其毕生所见,见此景象,亦是无不惊骇莫名.几名力挽硬弓打算趁萧逸不备,进而偷袭的百夫长,也不禁放下了自己手上的弓箭。

即便是陈厉以及那名黑衣首领,心中也是一震,此等奇异之景也是第一次见到,那柄血剑犹如活物一般,在萧逸身旁不停的翻转跳跃,更如同一名顽皮的孩童般,只是剑身上无时无刻缠绕的阵阵血雾,无不提醒着在场的众人,这柄剑,是一件顷刻间屠灭数十人的杀器。

黑衣首领凝目望了萧逸一眼,然后朝身旁一名黑衣人使了一个眼色,黑衣人会意,见萧逸不注意,悄悄退出人群,朝白衣男子所在的阁楼中奔去.

黑衣首领与黑衣人之间动作自然未能逃过萧逸的眼睛,但并未阻止,萧逸在陈厉一众人面前显示自己血剑的恐怖威力,一者是镇吓面前这近千水师官兵,更为重要之事便是引出这楼船上的主事之人.这,才是萧逸的最终之意.

"贼子!莫不是只懂得躲在空中,不敢与我众人相斗吗!?"

见萧逸悬在半空,那柄剑一直在其身边环绕,而萧逸却一直再无动静,本就自感憋屈的陈厉不由得大骂出声,毕竟方才萧逸一招便将自己数十近百名士卒屠杀,这在他五品参领陈厉的脸上,无疑是狠狠的扇了一巴掌,这口气,陈厉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的.

"好!既是你无胆下来与我相斗,陈某便上去领教阁下高招!"

陈厉目中充血,也不待萧逸回答,双脚在船板上重重一踏,身形一晃,便飞到萧逸同等高处,与萧逸对面而立.

萧逸望了一眼满脸愤怒的陈厉,便将目光转向阁楼处,再也不理会陈厉.

"好贼子!看招!"

见自己再一次被萧逸无视,陈厉怒不可遏,提起丹田之气,挥刀便冲向萧逸,那柄刀挟着阵阵风声,直向着萧旭挥舞而来.

萧逸眼色一厉,心中顿时戾气迸发。萧逸自认本身并非乐善之人,前世作为杀手,手上折躯之人不说千人,却也有数百,而且方才自己屠戮大夏水师官兵数十人,本就是给予对方一个警告,令对方不敢轻举妄动,然而,此刻陈厉之举,却是彻底点燃了萧逸潜藏心中的戾气与怒火.

"找死!"

眼见陈厉刀芒已然直冲自己而来,萧逸却无动作.但那双瞳孔却已慢慢变成血红色,相比之前小虎见到之时还要猩红,随后萧旭伸出右手,向陈厉方向一指,那柄方才在萧逸身旁似顽童般跳跃的血剑,一时间血气环身,剑柄处苍龙之首幻化出一条血龙,随着萧逸手指的方向,携着血剑直接朝着挟势而来的陈厉极速冲去.

"这是......?!”

下首的黑衣首领见到那条血龙,瞳孔猛地一缩,随之心神一震.

"血龙剑!这是血龙剑!"

黑衣首领望着那柄极速向陈厉冲去的血色龙剑,一时间竟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传说世间有剑,名曰血龙,为血魔老祖所掌......此刻见这血剑有吸血之能,且又能幻化血龙协同作战,应是血龙宝剑无疑,只是为何此刻此剑竟在这么一名青年手中.....”

就在血龙剑冲向陈厉的片刻,黑衣首领脑中闪现数个念头,但虽不知若此剑确为当年震惊天下的血龙宝剑,为何落入萧逸这么一名起初名不经转的青年手中,黑衣首领却是知晓,这陈厉,竟敢与此剑相抗,尽管此剑威力与江湖传闻似乎弱上不少,但结果却是没有区别,这陈厉怕是要倒大霉了.

"啊!"

果不其然,就在黑衣首领刚预测完陈厉的命运,那条血龙便在陈厉无比惊骇的目光下,携着血剑穿透其刀芒的防护,犹如石击大海,毫无阻碍的刺透陈厉的胸腔,随着陈厉一口浊血喷出,血龙一口吞下,然后一甩龙尾,钻入血剑之中.那血剑便发出几声清脆的龙吟,随之回到萧逸身边,"锵!"一声,自动插到萧逸身后所背的剑鞘中.

"噗!"陈厉被血龙剑贯胸而过,接连又吐出几口鲜血,受了重创,身体随之一下子从半空中栽下来,船板上早有眼尖的士卒排成人梯,在陈厉跌落下来时接住他的身体,防止其再次受到伤害.

"砰!"即便下方有众人垫护,那下冲的力道还是令陈厉下落之时喷出几大口鲜血,左胸贯穿处,一大片血肉模糊,深可见骨。

陈厉双眼紧闭,一时间陷入昏迷。被手下人救下后,急忙抬下去抢救。

作为武将,而且身处大夏最为倚重的水师中,陈厉这五品参领乃是实打实的以军功升迁而来,十数年与北凉明中暗中交战,陈厉可谓身经百战,身手自然不凡,却不料,竟被萧逸一招,不,仅仅是其所背负的血龙剑一个照面便受了贯穿之伤,性命危在旦夕。

只是这还是萧逸暗中未有赶尽杀绝之意,念及陈厉乃是大夏水师之将,萧逸谨记先师遗命,护佑大夏,否则陈厉......

“好身手!好身手呐!”

此刻,众人身后突然响起几声清脆的击掌声,继而便见人群中迅速的闪开一条道路,一名白衣书生打扮的青年人,一手执扇,一边轻击着手掌,在几名全身黑衣罩身的黑衣人人的护卫下,向着萧逸款步走来。

“呼!”

见正主已然出现,萧逸便从半空中慢慢落了下来,抬眼望着面前对自己似笑非笑的白衣男子,皱了皱眉。

“你就是安乐侯?”

闻听萧逸发问,白衣男子面色不变,依旧是一副微笑的模样,对萧逸猜出自己的身份一点都不惊讶,毕竟周围众人对自己的敬畏之情,足以说明一切。

“不错,小侯严弑,敢问贵驾何名?”

安乐侯严弑向萧逸拱了拱手,态度温和,丝毫没有因萧逸在此大肆屠戮其手下,而要与萧逸生死相搏之势。更无携自己身份之尊,对萧逸口出轻慢之言。当然,即便如此,萧逸也不会在乎。

萧逸眯起眼,见对方一直笑脸相迎,心中不由得提起了警惕,多年来作为杀手的直觉告诉自己,面前这个看似温文尔雅的白衣男子,不简单。

“萧逸。”

“哦?原来是萧兄,方才我那些混账的手下冒犯了萧兄,小侯在此替他等向萧兄道歉。”

说着,严弑果真俯下腰,对着萧逸深鞠了一礼,其恭敬之态,似是真的为自己手下无意间冒犯萧逸而谢罪。

“侯爷!”

“侯爷!”

安乐侯严弑如此作为,令身旁一众黑衣人看得不忍,纷纷开口阻止,甚至有几名黑衣人为自家侯爷因向萧逸鞠礼赔罪,而转向萧逸,目中似欲喷火。

对那几名黑衣人的眼神威胁,萧逸自然不在意,若是他等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自己早被其杀了数百上千遍,但是仅仅以他们的那点实力,想杀萧逸,却是远远不够!

但令萧逸颇为在意的,却是面前这个自称严弑的安乐侯,此人自一出现,便是谦恭温和之态,给予旁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但生性嗅觉灵敏的萧逸,却并不单纯的认为面前这位看似人畜无害的翩翩佳公子,是一名宅心仁厚,以德报怨的谦谦君子,这在其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血腥味中便可体现,因为那种血腥气,不是鸡鸭之血,乃是人血!

身负“血龙剑”这等传世利器,萧逸自然对人血不会陌生,相反,对其可谓十分敏感,若是萧逸所料不差,此人在不久之前,必是吸了人血,尽管其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极力掩饰,但在萧逸面前,这血腥气,即便一丝一毫,也难以逃脱萧逸的口鼻,因为自己是萧逸,是血魔老祖的唯一的亲传弟子!

“我来此是寻一名女子,此女找到,我便离去。”

对严弑的恭敬之态,萧逸并不感冒,因为在萧逸看来,对方实力似乎并不在自己之下,之前若非自己顾忌阁楼内有与自己不分伯仲之辈,虽不会将此船上千余水师屠戮殆尽,但要为救小虎阿姐,也必大开杀戒,之前杀那数十人,以及重伤陈厉,皆是为逼这安乐侯出来而已。

“哦?萧逸兄所言女子,可是这一位?”

白衣严弑闻言,似是早有准备一般,拍了一下手,便见人群中走出四名黑衣人,抬着一架担架,一名身穿渔家服饰的清丽少女正躺在担架之上,双眼紧闭,似是昏迷。

见到此景,萧逸对面前这位一直微笑相对的安乐侯,心中更为警惕了。自己杀人逼其现身,这严弑竟不出意料的现身,在这血气弥漫,断肢遍地的甲板上与自己谈笑自若,且放低姿态,主动请罪,以此展现自己关怀下属之心,却是令其部下对自己的憎恨无限扩大。

而且自己提出要求,此人似是早有准备,将自己未提名姓的少女主动交出,外人看来,似乎这严弑是为了息战止戈,保护下属,从而不顾自己身份之尊,纡尊降贵向自己主动示好。但在萧逸看来,此人看似文弱,却是气息悠长,内功深厚,绝非泛泛之辈,而且其身上隐藏的一股邪恶之气,令自己都有些望而却步,但却一直隐而不发,却对自己一直恭敬有余,却是诡异无比。

“萧兄,可是此女?”

见萧逸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且在自己身上不停的打量,严弑恍若未见,依旧一副乐呵呵的姿态,向萧逸笑问道。

“不错,正是此女,还望侯爷归还。”

萧逸闻言向少女瞟了一眼,见其面色红润,并无缺血之状,不禁深深望了严弑一眼。

“萧兄哪里的话,既是萧兄所寻之女,小侯理当奉还。此女方才不慎落水,小侯所见,将其救起,正欲替这位姑娘找寻家人,萧兄既至,却也免了小侯奔劳一趟,萧兄,请吧!”

严弑笑吟吟的挥了挥手,那四名黑衣人便将少女轻轻地放在地上,随之严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便是让萧逸自便。

萧逸凝目望了严弑一眼,道了声“多谢!”便俯身将少女搀起,背在背上。

回身再一次望了满面含笑的严弑一眼,萧逸点头若有深意的一笑,然后双足猛地一登船板,身子纵身一跃,便向远处疾驰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