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帝国行

更新时间:2020-04-16 07:17:42

帝国行 已完结

帝国行

来源:落初 作者:督金卫 分类:历史 主角:王燕 人气:

火爆新书《帝国行》是督金卫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王燕,书中主要讲述了:古人比今人蠢?今人就比古人更聪明?不不不,如果你一厢情愿的想当然,那你就输了。常言道:“古人诚不欺我也”莫要小觑古人智慧。且看现代医生附身岐国世子,如何智斗先贤力战诸侯,一扫列国问鼎天下,走向寰宇巅峰。(一百万字前不开V。)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何宽出神看着百里燕,百里燕同样也发现了何宽的眼神,显然何宽诧异自己一反常态。看到这里,百里燕道:

“何伯是否以为本世子这两日与以往大不同?”

“老夫岂敢怀疑世子。”

“何伯无需顾虑,有话但说无妨。”

“诺。”

何宽深施一礼,回首探出门外看了两眼,确定无人,随手将门关上。

“回世子,老夫见世子昨晚与今日和以往判若两人,起初以为世子高热以至害病伤了头脑,可今日细看,顿觉世子似乎多了几分心智,不知世子自己可知。”

“何伯是觉得本世子今日之态,颇有几分男子气概,可是如此。”

“是如此。”

“嗯,何伯果然心思敏捷,不负我父王的信赖。”

百里燕此时可以断定,何宽此人可信。如果他是身边的细作,晋王和相国公叔阔应该昨晚上就会知道自己发生的情况,但今天的情况,显然并没有出现异常,这说明何宽没有告密。

除此之外,他是岐王百里规的亲信侍卫郎,有武人的气节,不太可能变节背叛。综合以上信息,百里燕决定信任何宽。同时他敢于说出自己变化,而不是选择隐瞒,可见他还是相当忠厚的。

但想到这里,百里燕不禁苦恼起来。

自己毕竟是个成年人,寄生在一个孩子身上再怎么装,也是装不像的。能骗的过一时,但骗不过一世。尤其是天天照面的人,很难骗得过去。但是跟何宽说透,貌似也行不通,他们没那概念,说出来也没用。

思来想去,百里燕心念电转继续道:

“何伯,本世子之事说来其奇怪,昨晚本世子大病一场,只觉欲死之际,眼前忽然出现一白须拂面,白袍加身金冠戴顶的圣者老夫子,他伸手过来,在本世子额上这么轻轻一点,本世子只觉浑然一振,随后便有了今天这变化,不知何伯昨晚可是见着那圣老夫子前来相助于本世子。”

百里燕说的真切,眼睛瞪得浑圆,宛如真的一样。此时就见何宽犯迷糊了:

“世子,昨晚只有王医官及其弟子、随从前来,再有就是老夫,何来白袍、白须金冠戴顶的圣者老夫子。”

“真没有?”百里燕故作真色。

“真没有。一定是世子做梦所见,或是化外高人托梦点化世子,若是如此,真乃我歧国之万幸。”

“哦……看来本世子此前定是昏庸平平之辈,否则不会令何伯如此感慨。”

“不不不,世子乃人中龙凤,定有贵人相助。”

“那好吧,本世子权且信了此乃化外高人点化,可此事若是令外人知晓,恐怕本世子命不长矣。且听说本世子得了恶疾,活不过冠礼之年,难道是这点化所致?”

百里燕故作忧色,何宽果决说道:

“世子福大命大,岂能是人言所能限量。如若世子信得过老夫,老夫定当严守秘密,不负大王重托。”

见何宽信以为真,百里燕暗松口气。

有些事情假托化外高人,或者天神、神仙还是挺管用的。尤其是事物反差过大,又缺乏科学意识,以假托神鬼之说蒙蔽世人,往往还是挺管用的。

之后又从何宽处问得不少情况,不少是关于歧国。据何宽所言,歧国人口约三百二十万左右,都城信业,常备军十八万左右。

大规模的常备军,对于这么点人口的国家而言有些多,因为生产力低,还背着卫国的进贡,差不多就是十七到十八个人,要保障一个当兵的吃饭、穿衣的开销。

且这年头实行耕战合一,非战即耕的全民皆兵的军制,十八万是战前常备军水品。凡男子年满十四岁,还是虚岁,就要登记造册。除了王公贵族士大夫,少量读书人、工匠、郎中和门派子弟可以享有特权免除劳役、兵役外,其他社会各个阶层都必须无条件投入战争。

老百姓一辈子就干三件事,耕、战和生儿育女,和平时期耕作劳动生儿育女,或者服劳役、徭役。战争时年满十六岁以上者,根据战争进度,各地分批抽调人力上前线,充当支前民工运粮或充军。

战争至惨烈程度,包括三十岁以上,且生育子嗣的妇女,也得承担劳役和民夫。当然,如果连妇女都轮到充入民夫,这个国家基本上也就完了。

歧国历史上发动最大的一次战役,动用了五十八万人上前线,相当于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中国周代以及春秋早期,军队主要都是贵族,只有贵族才能当兵打仗。贵族也是爹娘养的,人口不占多数,打几丈就没了,尤其是到了战国,动不动就是举全国之力一战,贵族力量明显不足,于是向下发展,进入全民皆兵的时代。

所以到了秦朝一统中国,秦国人口不过三百万,但动不动就能征发六七十万的军队,实际上这面包括了十六岁以上,五十岁以下,所有健壮男丁上前线,其中相当一部分用在了后勤转运。

残酷时期,后勤也得上前线充数,后方的重体力劳动全部转嫁到了国内留种的男丁和妇女身上,眼下这个时代大致上处于这个时期。

据何宽所言,最近一次大举暴兵的战争发生于盛元559年中原大战,孙国征发军队一百二十万,民夫超过五百万,跟志国打了两年,最后人死了不少,土地一块也没打下来,原因还是粮食。

这么多人光打仗吃粮,不生产,吃的粮食都是几年乃至十几年囤积的军粮,败家君主的可能连赈灾粮都能吃掉,久拖不决肯定耗不起。

听了半晌,藏书阁外军士突然来报,歧国使者张奇到了。

“何伯,张使此人如何?”

“张使为大王所信赖,世子大可放心。”

“哦……那就随我前去一探。”

百里燕动身前往,心里其实没底。

根据历史经验,这个年头外放的使者,经常发生被收买,或者利诱而变节出卖母国的情况,尤其是这年头通讯消息不畅,外交制度不完善,这边把国家卖了,国内甚至还不知道。

有甚者有的外住使者被别过挖了墙角,反过来被派往母国游说母国投降割地,如此事件历史上多如牛毛不甚枚举。

来到院内见到张奇,此人身高一米七二左右,比当下多数人矮一些,五十六七上下,一头白发老态龙钟,见到百里燕恭敬拜上一礼:

“臣下拜见世子。”

“嗯,张使来此贵干呐。”百里燕张嘴小儿口气。

“臣下闻听世子gong中昏厥,特来探病。”

“劳烦张使费心,本世子已经无碍,张使请回吧。”话音落下,百里燕回头就走。

在百里燕记忆里,并不喜欢张奇此人,原因不清楚,反正是根深蒂固的厌恶,百里燕保持冷淡,就是不想太张扬。

此时百里燕离去,却留下了何宽,张奇又问何宽:

“何管事,闻听世子病愈再发昏厥,老夫心急如焚,敢问何管事,世子病体到底如何,我也好向大王报个平安。”

“回张使,世子已经无碍,听宫人说,今后只要将息调理可无大碍。”

“哦,那我就放心了。不过老夫坊间听闻,晋国国相公叔阔曾对世子下计,何管事可有察觉。”

“老夫也说不准,晋国在公叔阔手中已历三君,宫闱森严消息密不透风,很难说公叔阔不会对世子下手。你我还是各自小心,尽快想办法让世子返回歧国。”

“可是老夫最近刚刚获悉,大王病体微恙,公子律继承大位几无悬念,小世子若是回国,大公子作何感想,晋国又会有何作为,何管事可曾想过。”

“是啊,时局艰难呐……”

何宽叹道,不禁为百里燕担忧起来。之后二人聊了许久,张奇便离开质子府返回公馆。

当天晚上,百里燕爬上屋顶,天气闷热,高处有风,同时也能观察天体运动。

现如今的百里燕,也是前世的魏贤,寄生之前生活在一个殷实的家庭中,他前世的本职工作是外科医生,母亲是地质工作者,父亲是铸造厂制造工程师,年轻的时候在海军服过五年兵役,魏贤自小家境条件都不错,比其他孩子知道的都多。

今天是寄生在百里燕身上的第二个晚上,魏贤看着天上净澈的夜空,又大又圆的月亮让他看的出神。

月亮的直径足足比地球的卫星月球大了一倍,这意味着这个星球的自然卫星,要么距离目前所在的行星很近,或是直径非常大。考虑到引力的问题,这颗月球应该距离很是遥远。

更加见鬼的是大月亮的远处还有一个小月亮,目测肉眼可见直径只有乒乓球大小,也就是说,自己所在的类地行星有两个自然卫星。

进一步观察天体运动和星相,找不到传统的北斗七星,以及任何熟悉的星座,显然是空间位置改变之后,宇宙的相对空间位置也发生了改变,无法根据既定的天体方位,明确自己是在北半球还是南半球。

百里燕转念想到做个一个简易的六分仪,通过六分仪定位太阳和地平线的夹角,可以粗劣的测算纬度,同时通过观察太阳的运动和磁场变化,知道自己是在南半球还是北半球。

想着想着,百里燕眼前朦胧,很快进入了梦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