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混世公子逍遥路

更新时间:2020-10-18 03:35:38

混世公子逍遥路 连载中

混世公子逍遥路

来源:落初 作者:爆炒大猫熊 分类:历史 主角:师傅孙 人气:

《混世公子逍遥路》由网络作家爆炒大猫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师傅孙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混世全才孙清远,穿越不一样的时空,浑浑噩噩的来到了通安县的杨府,本以为可以依靠杨家的大家业安心的做一个上门姑爷,却不想杨家有一个败家的二少爷。那一夜,孙清远问“干嘛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折腾呢!看你的样子,不像是不懂事的浪荡哥。”“老头子想让我学着做生意,可我有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想学做生意。”  “就因为这?”  “后来老头子烦了,说我不知廉耻,不懂上进,说我就是个败家子,我只是觉得应该配合一下,所以就在元亨楼待了三个月。”  “所以,这通安县第一大家族的资产就被败坏光了?”孙清远微微张嘴,瞪大了眼睛。从那时起,孙清远决定咸鱼翻身,一定要做一条有梦想的咸鱼。恶搞轻松向,谢谢品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爹,这个无耻之徒可曾伤到您?您没事吧?!”根本就不顾孙清远的死活,杨芸荆直接冲到了自己老爹的面前,又看又摸,焦急万分。

……

一盏青灯摇曳,将整个房间照亮了那么些许。房间一侧的大床上,孙清远还是犹如死人一样睡着,在他的一侧是杨芸荆的贴身丫鬟照看着。

“这位公子到底还要睡多久,大夫明明说只是昏迷,两三个时辰就可以醒来……”小丫头扎着一个村姑头,一双大眼,有着白嫩的肌肤,粉红的小脸上透露着清纯。

“这应该都快五个时辰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一辈子是这样。”此刻的小丫头正并拢双腿,典型的可爱清纯少女的坐姿,双手拖着下巴,若有所思:“记得上一次小姐发火,被打的那人有呼吸也有脉搏,就是一直昏迷不醒,最后也就饿死了。”

话说道这里的时候,小丫头露出了纠结的神色,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孙清远,直到看清楚孙清远脑袋会来回移动,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大晚上的,干嘛总说这些自己瞎自己的话。”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孙清远最是茫然。

就在刚才,孙清远脑袋移动的时候其实就已经醒来了,可就在那一秒,有一股奇特的力量硬是扭曲了他的意识。

孙清远发现自己回到了之前的综合实验室,而且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这里的主人。

直到真正掌控了这里之后,孙清远才明白这里的强大,所有的墙壁上都有智能系统,可以识别主人跟陌生人的身份。

这里存放着物理学、化学以及生物学等多种科学研究的成果,主要的还有研究资料。

内部还有很多的智能机器人,作为这里的主人,孙清远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操控这里面的一切。

比如孙清远说上一句“我要最新的原子研究成果”自然会有机器人将原子研究报告送到他的面前。

若是想去实验室跟研究室,也就只需要简单的说上一句“去力学研究室”一辆自动的载人小车就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总之这里的一切对孙清远来说都新奇的了。这也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当初准备来这偷资料前的事,现在琢磨一下,自己很可能是被那个王八蛋骗了,毕竟这里的真实情况跟那王八蛋说的很不同。

在大概的了解了实验室之后,孙清远也就常识着离开,然后再常识寻找进入时的感觉,直到确认自己真的是可以阴差阳错的随意进出并操控实验室为止。

虽然穿越这种事情想想太不可思议,可如今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总要回归到现实世界努力生活。

“啊——”

撑着脑袋无聊的都快要睡着的小丫头猛然惊醒,“公子你醒了。怎么样,头还痛吗?”

孙清远本不觉得怎么,只是此时听小丫头问起,内心觉得应该学一下电视剧里的摇头晃脑,然后伸手在后脑勺上摸几下。

装作一个很痛苦的样子后,这才冲小丫头问道:“这又是什么地方?还有,你是谁啊?谁让你来的?”

“这里是杨府啊。”小丫头睁大了眼睛,发现新生物种一般好奇的打量着嘴歪眼斜的孙清远,心想‘这公子不会是傻了吧?为何一下子就问这么多的问题呢。’

“我叫铃秋,是小姐让我来照顾你的。”小丫头笑着,这声音就宛若风铃般清纯,听进耳朵,心中都有点田田的感觉。

“那你家小姐可在?”

“小姐不在这,不过,你若是想找小姐,我可以帮你把她找来。对啦,小姐听老爷说你那脚底按摩很有用,想必也想知道你已经醒来了。”

铃秋笑着就要起身,一副迫不及待想要将孙清远清醒过来的消息传出去的样子。那神态,欢喜的宛若脱兔。

“别,还是先不要告诉你家小姐了,这天色也晚了不是——”孙清远慌张的看了看漆黑窗外。房间里灯都点了,外面也该黑了才是。

想起中午的时候,杨芸荆那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孙清远的心中还是有些后怕的。

此时脖颈处还隐隐的有些作痛,他可不想刚刚清醒就面对那个一根筋的女人,至少也要先喘口气再说。

铃秋不知道孙清远具体想的什么,也不清楚他跟自己小姐之间的过节,内心直白纯洁的她,还真就以为孙清远是怕打扰了自家小姐。

“公子也不用拘谨太拘谨,小姐就是有时候性子急了点,虽然看起来不温柔,可心是好的。再说这也刚天黑没多久,小姐睡的晚,算不得打扰。”

“不用了,真的不用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们小姐。”

“真的不用?”铃秋微微斜扬着头,看起来有些虎头虎脑。

看着这么个清纯的小丫头,孙清远此时却也觉得无奈,一声叹息道:“也不能说怕打扰她,主要是我现在见了你家小姐,心里有点发毛的感觉。”

“发毛的感觉?”铃秋那小脑袋晃了晃,两侧的辫子像是拨浪鼓的鼓槌,一脸呆萌的吐出了两个字:“不懂。”

“发毛,身上的头发、腋下,还有其它地方的一些毛总知道吧,长势杂乱无章,简单直白的说,就是我见了你家小姐心里会慌乱。”

“不乱啊,头发挺顺的呢,滑滑的。”铃秋顺势用手在自己黑亮的头发间拨弄,还是一脸的疑惑:“至于其它地方的毛,是汗毛吗?好像也不对,可那就没有其它的了啊。”

“……”

面前的小丫头脸不红,没有娇羞,也没有生气。这一副认真求问的神情,真的让孙清远有些摸不着头脑。

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应该长yin毛了才对!难道说,面前的这是个白虎?

用力的晃动了一下头颅,铃秋的样子实在是惹人疼爱,便是孙清远也不忍给她灌输太多东西,更何况她这年纪跟自己上一世大哥的女儿差不多。

“总之,发毛就是心里慌乱的意思。”仓促的解释之后,孙清远急忙转了话题问道:“你家小姐有没有说我是否可以离开这间屋子?门外可曾有人看守?”

“小姐说你是这里的客人,我杨府的可以自然可以在府中走动。”直到说完,铃秋这才奇怪的看着孙清远:“公子何来这些问题呢?”

……

从小丫头手中哄骗了饭菜之后,孙清远就过河拆桥的把人家给骗出了屋子。

吃过饭,睡了一下午的孙清远可谓是神清气爽,在确定自己真的可以自由走动之后,这才在院落里找了地方晃荡起来。

这一晃,就是到了深夜。

“小姐,夜深了,您还是早点休息吧,可别累坏了身子。”不远处的房间里,福老安慰着灯光下的杨芸荆。

只是那美丽的眼眸依旧是盯着账本一眨不眨,“我不困,你也不用守在这了,困了就先去睡吧。我爹如今身体多有不适,这城中不少人都在打杨家的主意,也由不得我休息,不是吗。”

感受到杨芸荆的认真劲,福老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姐每天都只睡两个时辰,长此以往,如何使得啊!今天的账我也看了一下,总共进账五两银子,比起前些日子的只亏不赚,已经有转变了,相信再过几天会更好的,有些事,急不来的啊。”

杨芸荆没有回答,还是低头翻阅着账本。福老则露出了关怀的神情,心中也不免痛恨:‘这个二少爷,就知道瞎胡混,这好好的一个家真就要败完了呀——’

一直在外面听二人交流的孙清远,看着苍白的半月,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惆怅。

原来这个女子为了家中之事,已经操劳到了这种地步。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

偶然间孙清远会想,一个女子干嘛这么倔强的坚持。以她的姿色,小鸟依人般温顺一点,爱慕的之人一定不会少,定然有很多人想要保护她一生。

可是回头想想,她如今的处境,老爷子病入膏肓,也是快入土的年纪了,有个弟弟还是个整日赌钱的败家子。

一个女子处在这种环境下也是不易。可即便如此,孙清远想起她总是冷冰冰的样子,还是有些敬而远之的想法。

就在孙清远离开之后,一道人影冲进了房间,“小姐,老爷今日的气色看起来很不错呢,说那位公子的奇怪医术很有用——”

“你是说,那个无耻的道人?”杨芸荆手上的动作整个一顿。自从进入家门的一刻,他就对自己老爹的身子很是担忧。

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怪病,城中的大夫请了一遍,最后都没什么用,每天看着自己老爹日渐消瘦和那没有血色的脸,杨芸荆真的怕哪天会失去这个亲人。

虽然这个家已经由她开始撑着,可老爷子在,声威那还是有一些的,一旦杨雄死了,这个女卑男尊的时代,她一个女子必定不好撑起这个家,指不定会有多少麻烦事。

“这么说,那道人这次没有骗我们?”喜上眉梢的杨芸荆急切问了句。

铃秋见杨芸荆动容,心中更加的惊喜,“对啊,老爷不但精神好了不少,脸上也多了些气色,比以前好多了。”

……

抬头仰望星空,稀里糊涂的来到这个世界,总算是把杨家主拿下,算是有了个住处。

“前些日子的事,多有得罪,还望公子莫要在心。”一个突兀声音在孙清远的身后想起。

这人毫无征兆的话语着实让某人吓了一跳,转过头,说话之人除了杨芸荆还能有谁?

那张冰冷的脸虽然没变,可孙清远却从她口中听到了一句最震惊的话。

若是此说的话,这女子似乎真的像铃秋说的一样,表面虽然冰冷,内心其实不坏。

看她认错的态度还算诚恳,孙清远作为一个男子,在女子面前自然要大度。

“过去的事了,没关系,也无所谓。只要不是身死,受点苦算什么。”将目光从杨芸荆的身上移开,又看向了半空中的那轮圆月。

这一次没有调戏,没有无耻,目光都如他此刻看到的月光一般白亮皎洁。

杨芸荆似乎也对孙清远这反常的一幕吃惊,黛眉抖了抖,最终也还是没有说什么。

她哪里知道,孙清远两世为人,自然已经把一些事情看的很开,甚至身死他有时候也不在意,问题就是在什么情况下死。

男子汉嘛,要么征战杀场而死,要么为国为民呕心泣血而亡。也或许跟小姐姐深入浅出的交流之后做一个花下鬼……不对,这个还是有点亏的。

不多时,身后的人影晃动,不知不觉间,那美丽妙曼的女子身影已经换成了杨家主跟管事。

杨雄身体很是虚弱,平日里吃饭都不能大口,否则可能会一直喘息,走路更是走不了几步就累,已然是半死之人。

“夜深了,公子怎不去休息?还是说,在我杨府住不习惯。”杨雄的话缓缓传入耳中。

这时孙清远才意识到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个人。

转身看去,那苍老的脸上尽是笑容,只是这笑看的孙清远有些不自在,心里总觉得这杨雄老爷子来可能会坑自己。

“并非住不习惯……”

不等孙清远说完,一旁带着期待笑脸的杨雄已经抢过了话题,“那就一定是睡不着了。既然如此,我们不妨接着讨论一下白天的治病之法。

说起来,公子的方法还真的有用呢,仅仅一次,我这把老骨头就有劲了不少,也不会像之前一样,房门都出不了就气喘吁吁,现在可以在这院子里走走了。

这些天一些宵小之辈趁我杨雄身子抱恙,对我杨家图谋不轨,公子若是能治好我这顽疾,之后这杨府就是你的家,府中下人也随公子差遣。”

两道黑线在孙清远的眼前划过。

还能让人愉快的回忆前生跟思考人生吗?

“其实家主并非有什么急症,这脚底按摩也并非什么高深的医术。”跟着杨雄一起回到杨雄的卧房,孙清远大致的解释着脚底按摩术的一些事情。

“这脚底按摩最好是由女子来做,女子心灵手巧,看着也舒服不是,杨府女眷也不少,如果有人想学,我倒是可以教她们。”孙清远不过是想赶紧教一个人,自己也就可以在杨家好好混吃混喝,不用每天亲自给杨雄按摩。

这按摩的手法孙清远其实不怎么懂,也就是前世做的多了,自然而然的知道一些。至于其它的也没说错,杨雄是个老头子,让女子伺候更为合适,更加的赏心悦目,愉悦心情。

杨雄这病说起来是古代富贵人家的通病,缺乏锻炼,再加上年纪确实大了,最近家中又事事烦心,整日在房间里不见阳光不走动的,长此以往身子也就越来越差。

如果适当的出去走走,把心中的气缓缓放出来,虽不见得可以延年益寿,最起码可以恢复到行动自如。

说完,孙清远就一个劲的盯着杨雄看,等着他的意见。

便在此时,房门啪的一声被人推开,两个人影随之走了进来:“不如就让我来学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