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活隋

更新时间:2020-10-12 04:17:54

活隋 已完结

活隋

来源:落初 作者:金钩钓 分类:历史 主角:易乐郎君 人气:

金钩钓新书《活隋》由金钩钓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易乐郎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乐作而喜,曲终而悲。历史车轮都因为一人而转动。特殊时期,能喘气就是活着。平稳年代,能活着就是活过。活着一定会有酸楚、会有悲痛。站着死与跪着生,差别就在一念之间。但不能忘记,活着就要向往光明,向往自由。为自己活、为别人活,活出一个人样。要想等到黑暗中的黎明,首先能做的,只有活下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黒服人笑了笑,随后便拖着甘蔗像市集的另一头走去。

“买这么多,牙齿受得了吗?”易乐望着黒服人的背影,看了许久,“想不到甘蔗的行情这么好!一定要找李渊多弄一点!”

正当易乐谋划自己商业大事,幻想着自己靠垄断甘蔗成为北周商业奇才的时候,四五名身穿官服的差役走到了倒塌的果子行面前。

“果子行当家可在?”

易乐还以为又来生意了,连忙回头,“卖完了!卖完了!”

“大胆!”平准署的差役看着身穿彩服的易乐,两个瞪大的鼻孔往外呼着热气,厉色道:“市集经营居然不着黒服!抓住他!”

易乐一下子懵了,感情在这个时代穿花衣服也不行?

“我又没犯法!干嘛抓我!”易乐护住了胸口,保护着还没揣热的布泉,“我可是良民!”

“废话少说!抓起来!”

真的是人倒霉,喝凉水都要塞牙缝!

周围的人都看着易乐,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帮他说话,反而窃窃私语起来。

“郎君?”

喝完酒的李渊晃晃悠悠的来到了市集,一来便看到了平准署抓人的画面。

“你们干嘛呢?”李渊皱着眉头,打量着平准署的差役,“易郎君所犯何事?”

“唐国公!”平准署一见到李渊,气焰收敛了不少,虽然大家都知道李渊是借宿在姨父的家里,但其身份还是有一定的威慑力。

“此人在市集却不着黒服。”

李渊看了看易乐的打扮,的确有如平准署所说。

“他没穿黒服是没错,但我也没有穿黒服,未必你也要把我也绑了?”李渊反问着。

“下官不敢冒犯唐国公。”平准署还是不松口,“可唐国公并不是市集中人,而此人却是果子行的当家。”

李渊喘着粗气,似乎酒劲就要上头了。他一把搂住了易乐的肩膀,指着乱成一片的果子行,“你看。”

平准署瞧了瞧,“下官不知道看什么。”

“果子行都这样了,还能经营吗?”李渊追问道:“易郎君只不过是在市集来买点东西,并非是来开门营业。哪条律令上写着市集老板买东西还要穿着黒服的?”

平准署一下子被问得哑口无言,刚刚的盛气凌人一下子烟消云散。

“这可是高司录的乘龙快婿!”一旁有人小声的议论着,“这些鹰爪孙怕不是活腻歪了吧!”

越来越多的言论在市集里面发酵,平准署虽然没有过错,但过于迂腐的办事风格还是经常引得这些商户的不满。

“下官知道了。”平准署眼见捞不到好果子,也只好退去,“下官这就走!”

随着一声声哄闹,市集仿佛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之中。

李渊探着头,“如此小事也要兴师动众!”随后他又看向了易乐,“郎君,刚刚在酒肆之中,要说与叔德什么?”

易乐对于李渊的出手相助十分的感激,他往后退了一小步,随后拱手说道:“多谢叔德兄仗义出手,既然你我都如此熟络了,就不要再称呼得如此见外了。叫我小易便可!”

“那好吧!小易!”李渊心急如焚,追问道:“究竟是什么话?快说来听听!”

易乐附到了李渊的耳边,轻声道:“小易要说的是,婚姻之事全靠缘分。如果高净不答应,还有更好的等着叔德兄!”

李渊听后瞪大了眼睛,愁眉不展,“郎君,你的意思是叔德没有机会了?”

“那到不是!”易乐连忙摆手,不管李渊的老婆是不是自己的大姨姐,又或者是以后的窦氏,再看到李渊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之后,易乐也愿意去问问。

“我回去问了内人,再给叔德答复!”易乐郑重的说道。

李渊听到这里,眉头才略微的展开,“那我就先回府了!静候佳音!”

“恭送叔德兄!”

送走了李渊之后,易乐又看了看自己的破烂摊子,要想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恐怕还是要适应相应的法则,不是每次都会有李渊给自己出头,要想站稳脚跟,还需要自己努力才行。

不过今天的易乐已经赚了三十文的布泉,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端,想起屠行当家还要送自己一块肉,易乐的心情瞬间阳光明媚。

“先回家!”易乐摸了摸胸膛,“回去也好吹一波!”

易乐在市集里多番打听才找到了答应送自己肉的屠行,一到屠行面前,当家的正在肢解一头刚刚宰杀的山羊。

“当家的,我来了!”易乐热情的打着招呼,问着满鼻子的血腥味,易乐到是有点明白自己老丈人为何看不起黒服之人。

拿笔杆子还是比拿刀柄子的人来得优雅,虽然沾满血的手也有可能是拿笔杆子的人,但明眼上却比拿刀柄子的要体面上不少。

当家的一看易乐的到来,脸上还是笑呵呵的,“易乐!你来了啊!”他放下了屠刀,将手在身上的黒服上随意的擦拭了几下,“这是刚下的羊排,拿去!”

“这怎么好意思!”易乐还以为会送什么边角料给自己,但没有想到一出手竟然是好端端的羊排。

“多少钱?我拿给你!”不贪图小恩小惠是易乐一贯的做事原则,况且他也知道这些黒服之人不容易,也要养家糊口。

“说了给你就给你!”屠行当家似乎认定了这个理,“觉得好吃,下次来买!”

说完,当家的又操起了屠刀,继续专心致志的肢解羊肉。

易乐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随后从怀里摸出了十余个布泉放在了案板之上,拿着羊排准备走。

可就当一转身的时候,易乐又看见了自己熟悉的东西。

“怎么这里也有甘蔗?”易乐一下子警觉了起来,“未必是遇到同行了?那我的卖甘蔗大业又怎么能实现!”

但他抬头瞧了瞧匾额,上面清楚的写着“蜜行”二字,并非果子行。

易乐拎着串好的羊排,向蜜行走去,他就要看看,这位同行冤家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也有甘蔗一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