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国雄

更新时间:2020-09-13 13:17:15

国雄 连载中

国雄

来源:落初 作者:看惯风月 分类:历史 主角:童彪庞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看惯风月原创的历史小说《国雄》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童彪庞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北海府中有个老先生,披貂氅挂香囊,门生遍布朝野。有个县令心机深,蛰伏三年,报报恩。金枪将军爱耍酷,死要面子活受罪。执黑刀的好汉不言笑,平时种种田,偶尔打只虎;握长剑的师哥却笑嘻嘻,非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平京城的泼皮儿爱唱歌,关河外的老头儿爱喝酒,皇帝不爱女人,爱看树。红尘是一幕戏,江湖是一碗酒,家国是一把刀。喝酒不带刀,怕伤着人。喝酒不听戏,听不进去。但是啊,你总得喝酒,因为酒本身不伤人……--------------ps:书友群:584972407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晋国国都北海东郊三十里地,有一山,那山远远看去,青葱一片。山上树木繁盛,极尽草木之茂。顶上有一泉,深不见底,终年清澈,四季不冻。按理说这山海拔颇高,就连山麓下的北海府秋冬之季都是白雪纷飞之势,而这山莫说是山顶,就连山麓都是终年不见积雪,一年四季皆如春夏。所以争相成为了那时候文人墨士的推崇圣地,每到空闲之时,便携上三五个朋友,游山玩水,好不悠闲。

这山原没有名字,这水也原没有名字。后有一日,当众文人像往常一样来此游山玩水之时,忽然发现这山泉谭中隐隐传来龙吟之声,一时之间,天地震动不止,山川停歇不前,不多时,便看见远处空中似有腾龙飞舞,刹那之间却又消失不见,众人看见,十分诧异,便有胆大者进前去一探究竟,却无所获。

日后前来,却是再无那龙吟之声,此事一传,是举国闻名,天下皆知,众人都在议论着,想象着当日的所见之景,这事儿啊,是越传越开,越传越大,便有人提议,把这山,名为盘龙山,这水,名为盘龙潭,而这龙,是为盘龙……

多年以后,田广建国,改国号为晋,定都北海,是为晋明帝,田广对这盘龙山的故事是兴趣颇深,便将这盘龙山封为圣山,这盘龙潭封为圣潭。田广信佛,便下令全国皆遵信佛教,还重用佛教徒在全国传教。并且在这圣潭之畔修建一庙,名为大佛光寺。

大佛光寺住持有一俗家弟,姓宋,爹娘在饥荒中死去,住持看在可怜的份儿上收留了他,原想引渡佛门,但此子坚决不从,住持心软,只得答应。住持收他为亲传弟子,法号净沙,除去每日讲习佛法外还教授他其他的知识,或是天文,或是地理,奇门遁甲,皆无不学。再过二十余年,晋宣帝田宇继位,下达求贤令,全国范围内广收英才学士,一时间,众多学子争相报名,盛况空前。这子当然也是前去报名,终得到晋宣帝的赏识,被封为官。

据传当时晋宣帝在大殿上看着这人,不过二十来岁,的确又被他当时的才华所钦佩,便笑问他:“你姓什名什,家住何处?”

只见此子不卑不亢,沉着冷静,一字一句地回答道:“下官姓宋,自盘龙山大佛光寺而来,是大佛光寺一俗家弟子,师从元空住持,自取名为,若愚。”说完最后一句时,竟然是声音陡然高亢,似有龙吟之感。

宣帝一惊,竟然是怔怔地出了神,待静下心来一听,又的确并无声音,明帝心想,果然此子不凡,便尤为喜爱。自此多加关注宋若愚,这宋若愚也没让皇上失望,无论是兵法,政务,吏治,商法都皆为精通,后历时十余年,将这原本积贫积弱的晋国变得是国力强盛,一时间天下列国皆为忌惮。

宣帝有一日登上这盘龙山,满眼望去,尽是大好河山,乡村麦田,炊烟袅袅,便对身边的官员说道:“若我是圣龙,那若愚,便是我之盘龙,若无盘龙,便无圣龙乎。”自此,盘龙一名,天下尽知,一方面为晋宣帝的广阔胸襟所折服,一方面,也为这宋若愚的才智学识所钦佩。后潘岳诗中言:“更想寒寺清吟处,看惯盘龙与岸回。”“白衣寒江天下叹,抚扇轻摇盘龙来”……

------------

晋国北海,盘龙山,大佛光寺

此时的寺庙中,有一估摸着约四十来岁的人正端坐于蒲团之上,一手抓着佛珠,正在恭谨地礼佛;一手持着犍稚,正在敲打着摆放在他面前的木鱼,嘴里时不时的喃喃道说着什么。奇怪的是这寺庙竟然是空无一人,偌大个礼堂里只剩如此孤身一人,倒是显得十分的凄凉冷清。

只见此人估摸着身长八尺,头戴纶巾,身披貂氅,目光紧闭,虽是不惑之年两鬓却已然是微微的斑白,透露着饱含风霜之样;此人腰佩玉佩香囊,那香囊倒不像是一般寻常的香囊,香囊之口挂有几株草样;脚上则穿着一双帛靴,看着便是富贵人家的样子却又有一副高风道骨一般说不出的脱俗之态,飘飘乎恍如仙人。

就在此人还在诵经礼佛之时,忽的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愈来愈近后便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声儿说道:“先生,陛下有要事相商,速请先生入宫。”走进门内的倒不是寻常皇上传唤官吏的宦官,而是一素面郎君,身长七尺,着襕衫常服,有种威风凌凌的感觉。

那位被唤作是先生的人便是晋国赫赫有名的“盘龙先生”,也就是宋若愚,宋若愚有个习惯,便是极为喜欢芸草香的味道,的确芸草香是文人雅客爱用的点缀墨宝之物,只是此香比较浓郁,随身制作成香囊带在身上的人着实不多,因为这点儿,世人也称宋若愚为“芸草先生”。

宋若愚紧闭双眼,依旧是未睁开,好似要睡着了一般低声喃喃道:“长山,陛下要找臣,怕是为了战事吧。”

那被叫做长山的男子姓薛,是当今晋国堂堂的御林军将军,也是宋若愚极为信任的官吏之一。

薛长山闻言,便笑着说:“是啊,先生真是料事如神,前线战事紧急,张耀已经在一月之内连丢我晋国大小关隘十余座,我晋国被打得溃不成军,形式是十分的危急啊。”这薛长山说道最后便是苦笑道。

宋若愚沉思了一会儿,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缓缓道:“张耀是我的学生,他虽有果勇却少谋,逢事时也拿不定主意,他的对手是那林家的林毅,我甚知林毅,同他交手多年,怎不知张耀绝非林毅对手。”

薛长山听到这儿,有些尴尬地笑道:“先生可还是在埋怨陛下当初没有听大臣的建议让先生当主帅,以至于现在落到这般田地。”

宋若愚竟然听得此话淡然一笑道:“陛下如此决断自然有陛下自己的意思,记住长山,你我是臣子,只需听从陛下的旨意行事即刻,不可,妄自揣测圣心。”

宋若愚说完后,便是缓缓地站了起来,望着那礼堂内的大佛一眼,唏嘘了几声道:“我生自江湖,幼年幸得师父收留在这佛光寺长大,如今风风雨雨二十多年,却还是没有理会当时师父的临行前的告诫,实是惭愧不已。”便接连的唏嘘了几声。

这承诺,便是当时宋若愚受到宣帝赏识,入仕之时,这元空住持曾对他说:“你本不是我佛门的人,但你是我的弟子,所以这临走之际,为师还是要告诫你一些事儿。”

宋若愚疑惑却依旧恭谨地对元空住持道:“但请师父吩咐。”

只见这元空住持怔怔地望着礼堂内的大佛,顿了一会儿,却是忽的望向宋若愚,直把的宋若愚盯的发慌,宋若愚更加的疑惑,这元空住持竟是笑了起来,慢悠悠地走出了大殿,宋若愚不解,随即也是跟了上去。

元空住持对着那远处云腾雾绕的天空,青葱欲滴的丛林以及依稀可见的远方山麓下那田园乡村,那悠悠炊烟喃喃道:“虽得其时,未得齐心。”

宋若愚便恭谨地回答道:“既有其时,便会齐心。”

元空住持看着宋若愚,还是微微的笑道,便不再多说什么。

宋若愚回想起来,不禁在心里喃喃道:“如今徒儿已是有时同心,师父大可以放心。”

想完,便对这薛长山说道:“我即刻前去宫中面圣,还请长山同路。”

薛长山拱了拱手,朗声的说道:“先生,请。”

宋若愚终是不再说话,大步朝前地向这礼堂外走去,背后印着这佛光寺最大的金身佛像,朝外则是面对着这悠悠的大好河山,薛长山瞧见此景,不由得入了神,终是在心中想道:“先生果真是盘龙之像,圣人之姿。”便不再待着,跟着这宋若愚踏出堂去。

时至秋季,但这盘龙山却是不冷,四季如春,二人二马,一前一后,奔驰在这山间小路上。这盘龙山本就是圣山,寻常百姓无法上山,即使是王公贵族也并不多见,再加上此时正值清晨,一路下来,便几乎是没见着一个人影儿。

且说这宋若愚和薛长山在这路上驰骋着,忽然看见着前方依稀是有个人影缓缓地走在路旁,不由得在心里犯嘀咕,这大清早儿的是会有哪家的官员上山来呢?便渐渐地减缓了马速,想要看清儿这人究竟是何人。

待骑近前来一看,这人一身衣服破烂不堪,皮肤黝黑不已,虽看上去是有点儿年纪的人却是十分的瘦小,着实不想是哪个王公贵族,倒是有点儿难民的模样。

宋若愚是好奇不已,这薛长山则把他当成了可能是山下的乡民,迷了路错上山,便好心道:“老乡,这儿·是盘龙山,是皇上亲封的圣山,寻常人等是不得入山的,这不是你该来的地儿,快些回去吧,这幸亏是遇着了我等,不然其他的人可能就要把你抓去关大牢里嘞。”

那人却是仿佛没听见这薛长山的话,竟是径直地向这宋若愚缓缓地走去,一双眼睛在黝黑的皮肤上却是带着笑意乐呵呵地望着他,宋若愚看着这人,竟有几分错愕的神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