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大王令我来巡山

更新时间:2020-09-11 11:53:46

大王令我来巡山 连载中

大王令我来巡山

来源:落初 作者:屋外风吹凉 分类:历史 主角:田虎林宁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大王令我来巡山》是屋外风吹凉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田虎林宁,书中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林宁发现自己成了一名“高贵”的山贼二代。只是因为手无缚鸡之力,无法继承大位,只能由他彪悍无匹的未婚妻来继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九儿快过来!别靠近那酸臭之人……”

对面队伍里,从后面走上来一女孩子,一张娃娃脸,算是清秀,却生的一副好身材,堪称火爆。

只是她看林宁的目光,十分嫌恶。

林宁有林小宁的记忆,自然明白这是为何。

林小宁虽出身山寨,可其母却是大家闺秀,打小偷看的又是才子佳人的话本儿,审美观更接近于当世读书人。

在读书人眼里,女子最佳为薄施粉黛、梨花带雨,最好的身量是弱柳扶风胸前鸽乳,而如眼前少女这般身量高挑身材火爆者,多只能去高门大户人家里当奶妈乳母,或操持粗鄙贱业。

虽然看在四当家邓雪娘的面上,林小宁当初没有当面说什么,可背地里却称呼邓雪娘的女儿周妮妮为周奶妈。

对一个云英未嫁的小女孩儿来说,这话的羞耻和仇恨程度,和杀父之仇不相上下。

至于方智,他和他爹方林一样,生的一脸麻子,林小宁就阴阳怪气的称呼他为痣多星二世。

原本方智还以为说的是好话,可有一回林小宁见大家实在get不到这个梗,就用笔写了出来。

他自己狂笑了半天,却让方智从此再不与他多言一语。

胡小山那边就更过分了,说来也奇,作为胡大山之子,胡小山和其父相像之处就微乎其微了。

胡大山虬髯匹夫,好大一颗脑袋,声如夔牛惊雷,故而江湖赠其诨号赛牛头,他自觉不过瘾,改为赛大牛头!

可胡小山的脑袋偏偏比寻常人还要小几分,若非相貌和胡大山几乎一模一样,怕都要让人怀疑误会了去……

这本是胡小山心里禁忌之事,山寨同辈们少有人敢提,偏林小宁故意给他起了个诨号,叫赛鸡头。

若不是林小宁出身敏感,是老当家的唯一血脉,且林龙夫妇又都亡故,胡小山非给林小宁天天开瓢不可。

总之,对面那群人,几乎没人逃过林小宁的毒舌……

少年人最好脸面,被林小宁糟践至此,又碍于其身份不能报仇,憋闷在心,这些人对林小宁的态度,不问而知……

“九娘,过来,我给你摘了好多红山果!”

脑袋明显比正常人小一周的胡小山见方智的小兔诱惑无功,便从挂在胸前一个布袋里掏出一把红艳艳的小果子来,林宁分明听到了“咕咚”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

他再次对九娘道:“过去罢,他们都喜欢你,待你好,你不要辜负了。我帮周奶奶提满水后,还要帮孙大娘他们提水,一会儿再回来看你。”

九娘闻言,终于心动了,不过还是仰起小脑瓜看着林宁,商量道:“姐夫,让翠儿姐姐帮你担水?”

林宁谢过了她的好心,道:“我还是想自己学**……好了,你去玩吧,我走了。”

说罢,从地上挑起扁担,摇晃了下差点跌倒,不是力气不够,只是初时不太熟练,然后在周围淡淡的嗤笑声及九娘的担忧目光下,缓缓下山……

“小九儿,你怎还爱和他亲近,他总骂你欺负你,你就是不长记性!”

等林宁走后,周妮儿上前,先“哗”的一下将肩头的大鹿丢进江水里,然后捏了捏九娘的小脸蛋,又气又亲昵的说道。

胡小山也过来,将野猪丢给了迎上前来的一众小子们,才将挂在脖颈上的布袋取下,递给喜笑颜开的九娘,附和道:“就是!不长记性!”

方智无奈的将小白兔交给眼巴巴看着他的九娘后,叹息一声道:“小九儿知道什么,还不是春姨,见天教她,那位和大当家是小九儿最后的亲人,把她教糊涂了……”

后面又上来一人,也递过来一个布袋,里面装的是一些不大的小金枣,透出一点气味都让人觉得香甜,他问九娘道:“那坏东西近来欺负你没?”

九娘眉飞色舞的接过布袋,取出一颗添进嘴里,整张小脸都笑开花了,让一众年轻人见了也跟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周妮儿又捏了捏九娘的小脸蛋儿,气道:“这会儿知道好吃了?刚还不过来,还记得和那个坏东西是一家,和我们是外人?”

九娘笑嘻嘻不吭声,差点把周妮儿气个半死。

送枣的那年轻人再问:“九娘,快跟哥哥说说,那坏东西又欺负你没有?”

九娘抬起头,正色看着那年轻人,道:“石头哥哥,姐夫不是坏东西,他没欺负我呢。”

被称为石头哥哥的年轻人无奈又好气,他们根本不屑于林小宁,但对于一直护着林小宁的春姨,真真头疼之极。

别说他们,就是他们的父亲,都拿那个叫春姨的女人毫无办法,非但不敢使眼色,还得谦让三分。

石头是青云寨五当家周成之子,名叫周石,山寨上下都称呼其为石头。

唯独林小宁,因为周石天生腋下有些臭味,结果被林小宁嘲讽为茅坑里的石头……

此仇,不共戴天!

“还说没有,他差点把小姐丢下思过崖……”

一旁的翠儿气不过,且这些山寨二代们迟早也会知道,便将此事说了出来。

此言一出,一群原本无奈笑呵呵的年轻人们,忽地齐齐一怔,随即纷纷沉下脸来。

他们作为青云寨的新生代,纵然远远无法同惊才绝艳的田五娘比,却仍旧十分优秀争气,才不到双十年纪,就纷纷位列二流高手。

如今山寨里的肉食,皆由他们进山狩猎。

于虎豹豺狼之中,锻炼磨砺。

纵然和天下一些名门大派中的弟子相比,也绝不逊色多少。

因此,这齐齐动怒之势,着实有些惊人。

九娘忙摆手道:“不是真丢,不是真丢,姐夫是同我玩哩!”说着皱眉去怪翠儿。

翠儿无奈,只能道:“是闹着玩,而且他……林爷,还被阿牛给狠狠教训了顿,安郎中都差点没救回来,躺了十来天才下床。”

九娘道:“还不止哩,昨天也不知谁,好端端的又把姐夫打了顿,全身上下都是血,眼睛耳朵鼻子里都在流血,春姨和我都吓坏了,以为姐夫要……”说至此,九娘眼睛都红了,哽咽难言。

而青云寨的二代团们,则面面相觑,纵然心里再有怒火,也不好再去把林宁揍一顿吧……

再一再二不再三,若再打一次,那……

想起春姨跑到他们家里流泪大哭的后果,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还是忍不住齐齐打了个寒颤,真是要死人的。

他们虽没怎么受过林龙夫妇的恩情,但他们的老子娘都深受恩义,若非如此,也容不得林小宁将他们糟蹋成那样也不好动手……

“怪道阿牛今日没来监督这群臭小子……罢了。”

为首的方智对九娘道:“听哥哥的话,以后少和那人耍,就算接近他,也一定要带着翠儿在身边。”

说着,又同翠儿道:“老大当家的对你的恩义,我们不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不要再有下一次了,不要离开小九儿身边。”

翠儿悔恨的点点头,瓮声应下。

方智见之笑了笑,对早已围过来的半大少年们大声道:“把这些黑熊、大鹿、野猪、山虎和獐子好好洗涮了,再剥了皮,今夜山寨开荤,好好大吃一通!”

“哦!!”

“太棒了!”

“杀啊,杀熊,嘿嘿嚯哈!”

一群半大少年,洗刷的洗刷,去取刀的取刀来。

方智、胡小山、周妮儿等人则要带九娘一道回山寨去,他们进山半月了,虽然有水沐浴,但到底不便,要回去换身衣裳。

只是九娘不愿同他们回去,还等着林宁呢。

……

“哗!”

“哗!”

两大木桶水倒入石缸中,将缸添满后,林宁看着面板上显示的功德值从2变成了3后,开心的告别了和他单独在一起不大有安全感的周奶奶,大步朝叶大娘家走去……

要知道,学习青云寨最高绝学《乾坤劲》,初窥门径也不过8点功德值。

今日这一圈好人好事做下来,说不得又能积累一门绝学的入门点数。

说起来,原身林小宁虽不成器,可却有一双待他极好的爹娘,留下了不菲的遗产……

《乾坤劲》这种绝学,放在天下名门大派中,都算得上不错的武学了。

而林小宁之母宁氏,也为他留下了一部高品剑术,名《七星剑法》。

宁氏出身齐国名门,因家道中落,被安排与秦国吕家结亲,吕家最盛时权倾三国!

宁家费尽心思巴结,送出嫡女和亲,却不想被恰巧劫道的林龙给劫上了山,成了压寨夫人。

也是林龙运气好,还没等吕家报仇,吕家便被秦国给满门抄斩,而宁家则是心有大恨却无力复仇。

否则,青云寨早已凉了多时……

那高品剑术《七星剑法》,便是宁家最贵重的陪嫁。

当然,剑法虽然珍贵,品级也极高,但对修练要求更高。

非剑心通明者不能习,整个青云寨,能够练此剑者,唯有田五娘。

寻常人,看都看不懂……

再加上宁氏疼爱田五娘不下林宁,所以《七星剑法》如今还在田五娘手中。

便是凭借《乾坤劲》加《七星剑法》,让田五娘以区区十八芳龄,成为青云寨第一高手,且在田虎死后,数度击溃反杀来犯之敌,抵定了根基。

当然,林宁若去讨要,自然能得回。

只是他现在还不会这样做,因为他的下一步规划,并非盲目的去追求短期变强。

前世林宁曾听说过一言:修行之人,首重财侣法地,财居首位。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古今通用。

而对于林宁来说,方智等人猎回的肉食,乃至田五娘他们千辛万苦积累出的龙血米,都不算他的财。

他的财,唯有功德。

所以,林宁下一步,要努力的来积累功德。

尽管林宁不想向前世那样为了功名利禄拼死拼活,这一世他想活的轻快恣意从容些,但林宁心里也明白,想活的随心所欲,往往需要更强大的实力做基础。

至少,他不能总躲在春姨的羽翼下苟存。

而如何才能积累大量功德呢?

林宁想起佛家一句名言: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

PS:毫无节操的为最单纯盟主加更~

也感谢诸新老书友的支持,目前的新书成绩,其实超过了我个人的预料,不过才刚开始,我继续努力!

因为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肯定不是一步一步升级的升级文,没有经验借鉴,所以写的比较慢,希望大家多包涵,等趟熟了路子,以我的无双容颜起誓,一定加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