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三国之宜禄立志传

更新时间:2020-07-23 08:44:45

三国之宜禄立志传 连载中

三国之宜禄立志传

来源:落初 作者:马木东 分类:历史 主角:秦谊秦宜禄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三国之宜禄立志传》的小说,是作者马木东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重生到三国这个英雄辈出的年代,还多了一个漂亮媳妇,秦谊本想静静欣赏一下这部百花缭乱的英雄剧,却无奈的发现自己媳妇竟然是历史上貂蝉的原型。  曹操、吕布、关羽、张飞——这些名垂千古的英雄豪杰竟然一下子都成了自己潜在的敌人。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大将军府宜禄秦谊开始了自己的临时工逆袭之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知何公发现了没有,我的算盘上下都比刘会稽的算盘多了一个算珠!”沉吟片刻之后,秦谊终于开始了自己的洗白之路。

“怎么了?”何颙之前与刘洪的信件之中,曾经详细交流过算盘的使用原理,这也是他能笃定三天内完成上计工作的底气所在。现在秦谊提起他的简易算盘比刘洪的算盘多了两行算珠,也是让何颙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刘洪的算盘下面四个算珠加上上面一个算珠已经能够表示0到9的十个数字,秦谊再加上两行算珠似乎有些画蛇添足的意思。

“我想再请问公河兄,刘会稽所制的算盘,是不是上面的一颗珠子代表五,下面的一颗珠子代表一呢?”不过这次秦谊却问向了徐岳。

“家师就是如此设想到,只要稍微了解一下家师算盘的原理,便能够知晓这算珠代表的意思!”在听闻秦谊也算师承名师之后,徐岳也只是对他脸面上客气了一分,内心深处其实依旧非常不以为意。秦谊要是制作出来一个样式、原理完全不同的算盘来,徐岳倒还觉得他有可能是独立发明,秦谊现在拿出来的算盘只比自家算盘多了两行算珠,怎么看都是一个剽窃者。

“其实我最初设想的算盘,也是如同刘会稽的算盘一般,下面四个算珠上面一个算珠的。但是考虑到何公找我们过来是来进行上计工作,而在上计之中是有着粮食一项的考核,所以我在这个算盘上面上下又各加了一行算珠!”

“原来如此!”当听了秦谊的话之后,一直在思索算盘用法的何颙顿时心中了然,甚至还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忍不住为秦谊这神来一笔的想法叫了一声好。

而徐岳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秦谊所加两行算珠的用处来,只是在徐岳看来,秦谊这个想法虽然巧妙,拓展了算盘的用处,但是却有着投机取消的嫌疑,顶多算是对老师发明的改良,想要以此来证明自己也能发明算盘那是不够的。

在人类漫长的历史上,曾经诞生过多种进制的算法,譬如玛雅人使用的十六进制算法,计算机使用的二进制算法,而最为广泛应用的还是十进制算法,而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推广十进制算法的国家。

只是在中国推广十进制的过程中,也没能够完全消灭其他进制的使用,中国的重量单位依旧顽强的使用十六进制,可能是因为同密度下重量往往和体积有关,同样的体积分成2的4次方份要比分成十等份要方便上很多。

一斤等于十六两的换算在中国持续了两千年之久,等到新中国建立之后这才彻底将重量单位也改成了十进制计数。

而在社会主义光辉普照不到的Hongkong和4V的部分地区,还是继续使用“半斤八两”这种换算。秦谊这个生在红旗下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就对“半斤八两”这个成语误会了许久。Hongkong和4V的青少年能够比大陆青少年更加容易理解“半斤八两”这个成语的意思,这都是体制的问题啊。

估计刘洪最早开始发明的算盘就是用来进行十进制算数的,不过后来在实际的使用中,还需要大量计算十六进制的重量问题,于是后来者便在算盘上又加了两行算珠,这样上面两颗加上下面五颗算珠,能够表达0到15这些数字,正好满足十六进制的计算需求。

等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十六进制彻底消亡,算盘上那两行算珠似乎又有些多余,于是一些算盘又恢复到了最初的上面一颗下面四颗算珠的模样,完成了一个历史的轮回。

秦谊的母亲是银行柜员,她用的算盘就是七颗算珠的算盘,秦谊学的也是七颗算珠的算盘,后来秦谊在母亲单位发现了五颗算珠的算盘时还当做稀罕物,也是由此知道了算盘这两颗多余算珠的用处。只不过再后来,银行的柜员都开始用计算器,只有秦谊母亲这种老人继续坚持使用算盘。

秦谊的意思,何颙和徐岳自然是明白,可是其他人却是听得一头雾水。蒯明忍不住偷眼看了一下何颙,何颙此时在那里捋须微笑,似乎被秦谊的话语给打动了。

何颙的确是生出了一丝爱才之心,秦谊增加这两行算珠令算盘用处增大了许多,当今的士子都是接触的十进制算法,在计算使用十六进制的粮食时往往有些麻烦,而在以农为本的大汉王朝的上计中,计算粮食产量可以说是一个大头,有了秦谊改进的算盘,的确能够省事不少。

虽然心中依然不认为秦谊能够自己发明算盘,但冲着他改良算盘的功绩,何颙已经不准备追究他的剽窃之罪,甚至还准备勉励一番。

如今天下大乱,人心不定,当遇到一个还算有些本领的年轻人时,何颙便忍不住想要勉励一番,曹操和荀彧只不过是何颙勉励过的年轻人中混出头来的。现在何颙觉得自己遇到的秦谊,虽有几分才智但是心却不正,更是需要耐心规劝,引导他上正路。

不过何颙还没有发话,那边徐岳终于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文合加的这两行算珠的确精彩,但就凭这点让人相信您是自己发明的算盘,实在不能令人心服!”

“那我就想问问,刘会稽的算盘都是怎么用的?”多出来的两颗算珠并不能使徐岳折服,但是秦谊也并不担心,他就不信了,多出来的两千年使用经验就不能让徐岳心服,也是径直向徐岳发问。

“家师的算盘可以进行加减法计算,并且编纂了一套加减法口诀,用来辅助使用者进行计算,通过口诀能够更快得使用算盘计算……”

“也就是说刘会稽的算盘是不能计算乘除法的?”只是徐岳的话还没有说完,秦谊却是有点儿不礼貌得打断了徐岳的话,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洗白自己的绝佳机会。

作为中国古代的计算机,算盘的功能可比不少人想象得要强大的多,计算加减只是算盘最基本的功能,算盘还能够进行乘除法的计算。如果你嫌这个还不够高级,那么算盘还可以用来计算开平方、开三次方和开五次方,并且都有相应的口诀来进行辅助计算。

不过具体到秦谊,他的母亲还会计算开平方,而他就只会进行乘除法的计算了,而且非常不熟练。

“你的意思是你的算盘还能计算乘除?”当听了秦谊的话之后,徐岳也是有些吃惊,他们师徒纵是天资卓越,但是作为算盘的发明人,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也只不过才刚刚把加减的算法给理清楚,哪有时间去研究更进一步的乘除法。

“对!利用算盘进行乘法计算,只要用九九乘法口诀和加法口诀就可以了,还有就是算盘布局需要学习一下。而除法口诀我也是整理了一番,命名为酒鬼口诀,不知公河有没有兴趣听一下!”当知道刘洪师徒的算盘不能计算乘除法之后,秦谊一下子来了精神,算盘除法其实他已经很生疏了,但是这口诀还是记得很清楚,正好用来装一下逼。

“愿闻其详!”当听了秦谊的话之后,徐岳也是终于失去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态度,非常恭敬得向秦谊行了一个礼。

“一归如一进,见一进成十;

二一添作五,逢二进成十,四进二十,六进三十,八进四十;

三一三十一,三二六十二,逢三进成十,六进二十,九进三十;

四一二十二,四二添作五,四三七十二,逢四进成十,八进二十;

五归添一倍,逢五进成十;

六一下加四,六二三十二,六三添作五,六四六十四,六五八十二,逢六进成十;

七一下加三,七二下加六,七三四十二,七四五十五,七五七十一,七六八十四,逢七进成十;

八一下加二,八二下加四,八三下加六,八四添作五,八五六十二,八六七十四,八七八十六,逢八进成十;

九归随身下,逢九进成十。”

有逼不装过期作废,秦谊也是没有丝毫犹豫便把当初记下来的《归除歌诀》给背了下来,这一套歌诀早已经深深镌刻在秦谊的记忆中,哪怕是他已经十几年没有打过算盘,但童年时母亲交给他的这套歌诀还是被他一口气背了出来。

就在秦谊在那里滔滔不绝得将自己记忆中的除法口诀说出来时,徐岳只是在那里静静听着,秦谊背诵得非常快速,他也只能集中全部注意力认真听着。不一会儿秦谊便将全部的口诀背完,而徐岳依旧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如同痴了一般。

屋子里的人完全是一头雾水得看着秦谊,即便是知道一点儿算盘原理的何颙都有些听不明白秦谊在说什么,更何况其他人。

但看着徐岳仿佛神游于九天之外的模样,一时间没人主动向徐岳发问,估计即便是向他发问他也听不到。

而再看向秦谊,则是一副洋洋得意带着点儿戏谑的样子看着徐岳。所以何颙虽然心中好奇这除法口诀具体如何运用,但自重身份的他还是压住了心中的好奇,耐心等待着进一步的发展,徐岳总不能一直是这幅痴呆模样的吧。

“秒!妙!秒啊!”又过了片刻,游离于九霄云外的徐岳却是终于恢复过来,不过却并没有理会别人的打算,连喊三声“秒”之后却是拿起算盘在那里噼里啪啦自己打了起来。

这么一套口诀虽然长,但中国从来就不缺过目不忘的人才,秦谊虽然背得飞快,但徐岳却是把这段口诀全部记了下来,仅仅是记下来还是不够的,刚才那一阵时间徐岳一直在咀嚼这套口诀的使用。

像何颙这种只知道算盘皮毛的人可能有些听不懂除法口诀,但是已经和老师刘洪编纂出加减法口诀的徐岳却是很快便将这套除法口诀给学会了,他一边思索一边在脑海中凭空幻化出了一个算盘实操秦谊的除法口诀,等掌握这套除法口诀之后,徐岳马上便拿起算盘来找了几个自己相熟的除法问题算了起来。

“文合,请您一定要教给我乘法算法!”当计算了几次之后,发现原先需要用算筹计算许久的除法问题很快便能够得出正确结果之后,徐岳终于忍耐不住向秦谊询问起算盘的乘法用处。

其实刚才秦谊提了几句乘法的原理,徐岳自己揣摩几番也能在短时间内学会乘法算法,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询问秦谊的结论。

至于剽窃什么的,徐岳已经忘掉了九霄云外,能独立研究出算盘乘除法计算方式的人,研究一个加减法算法有什么难的。

“公河不必心急,这乘法算法其实并不难,我现在正在研究开平方的算法,目前只不过刚开了一个头,倒是想与您参详一下!”算盘当然能够开平方,只不过秦谊不会,发现徐岳似乎已经不为剽窃的事情生气之后,秦谊也是故作深沉的提起了开平方的算法,这才显得自己像是一个孜孜不倦的学者嘛。

“开平方!?”当听了秦谊的话之后,徐岳也是一惊,秦谊的形象在他眼中更是变得更加高大起来,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远在会稽郡的老师刘洪,秦谊这种追求真理孜孜不倦的精神像极了他老人家,忍不住便让徐岳朝秦谊拜了一下。

看着当今的数学大拿朝自己行礼,秦谊也是心中有亏,赶紧将徐岳搀扶起来。这一幕温馨的画面可是将边上的蒯明看得恶心一场——两大老爷们搞这个干什么啊!

倒是何颙微微一笑,向徐岳问道:“公河,你可对文合剽窃一事还有什么看法?”

“回禀何公,秦文合在算学上的造诣深不可测,他的算盘比家师的算盘先进许多,他说是自己独立发明的算盘,我是相信的!”秦谊是否剽窃这个根本无从查证,但秦谊拿出算盘的乘除算法表明了自己对算盘的确有着很深的认识,徐岳已经不准备再追究剽窃一事。

“既然公河认定秦文合有能力独立发明算盘,在算学一门上颇有造诣,那么就教给你们两个人来培训司空府的书令史们,限你们一日之内教会他们使用算盘,三日之内完成上计工作!”

“诺!”

秦谊和徐岳赶忙称是,至此秦谊终于拿到了“算盘发明人”的光荣称号,而不用担心被当做剽窃者被大将军府扫地出门。

——我是洗白成功的分界线——

“秦谊居雒阳为吏,何颙为司空长史主上计,郡国计偕失期。谊乃作算盘,可算乘除,无论加减,其功百倍于常,颙以此成事。”——《东都杂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