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白面相公

更新时间:2021-10-11 07:40:11

白面相公 连载中

白面相公

来源:落初 作者:卿诗青丝 分类:历史 主角:沈默沈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白面相公》的小说,是作者卿诗青丝创作的历史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天完末年,四海鼎沸,逢左右两难之局,一纸盟约书国灭。官家能书擅画,舞风弄月,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朝内六贼当道,打了桶泼了菜便是好人间?徐徐展开的《清明上河图》到了卷尾处,靖康不远。在这之前一点点,金陵秀柔河畔,一名身份尴尬的秀才正不厌其烦的寻死觅活……沈秀才的一生没有故事,只有事故。说点人话:国家危急存亡之秋矣,他在泡妞。天降横祸生死难料噫,妞在泡他。第一卷较为轻松,悠哉悠哉的小日子一天也没安生过。第二卷……自己看,我真的不会写简介,你到底看不看?嗯?!求你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春白雪,下里巴人。

如果能够选择的话,沈默还是愿意对高雅艺术试上一试的。

小院内,石桌上铺满美味珍馐只看不用,连盛装所用的容器也是翡翠玉盘;左右各放一鼎檀香炉,为的是那袅袅升起的薄烟只看不闻;面前再放上一张古琴,边角有一二裂纹,沈默的双手虚抚其上便是不弹的。

非是他不愿,实则不会。

一个五音不全,数学老师常年代授音乐教出的学生,能有几斤几两的艺术细胞,沈默还有些自知自明。

清了清嗓子,冲着一旁满脸期待的小梅嚷嚷道:“今日天气闷热,弄得本秀才心情烦闷,不适弹奏音律,加之尚未焚香沐浴,此时若是强行演奏,恐有辱没先贤……”摇头晃脑的说完此等违心之言,沈默便端起余光偷瞄丫鬟的反应。

“姑爷,香燃着呢……姑爷一个时辰前刚沐浴……”沈默的话让小梅听得似懂非懂,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是姑爷的要求也太多了,不过是弹首曲子罢了,怎有这般麻烦。

凌冽的冷风不合时宜地吹倒了桌前的屏风,突发的一幕让沈默有些尴尬地扯起嘴角:“你看你,小姑娘家家乱说话,方才还闷热的天,生让你絮叨起大风了!”

小梅没好气儿地回了他一眼,才上前将屏风扶起,撅着嘴忿道:“都十一月了,哪里还会觉着闷热,我看……我看是姑爷几日没出门,心里闷得慌!”

“咦!好一张怜牙悧齿樱桃嘴,来来来,待本秀才亲自瞧瞧……”

小院中,老鹰追赶着小鸡,追了很久。

十一月九日,睁眼便是大亮。

距离与陈映容成婚还有两日,大喜的日子不偏不巧的选择在了后世的光棍节当天,也算是圆满。

自从那天“追小鸡”运动之后,沈默连着几天没见到丫鬟小梅,一日三餐的供应也从原先的四菜一汤缩减成了一菜一饭,就连早饭的肉馍也换成了菜饼。

瞅了眼桌上的青菜稀饭粥,沈默颇为无奈的摇头,暗叹:没想到你陈映容还挺小心眼的,暗示的这么明显?本秀才岂不是要洁身自好,做起了好好先生?

他此时的感触,尚有些玩闹。

一方面对于自己穿越重生的事实无法否认,但内心又有些无法接受。因此会安慰自己,这不过是大型古装体感网游罢了,自己随便混混,做做主线、支线任务也能满级,到时出门上街,逢人便曰:莫欺少年穷。

一言不合便要拔刀……

另一方面受制于“沈默”的约束,秀才的名头算是个不错的,可是自己一没前身记忆,二没安身立命之技,大约除了混吃等死之外,也只剩下“追小鸡”了。

成婚!

成婚后的境况有变?

陈映容便会好好待你沈默!

那,怕是真活在梦里了。

人家可是陈映容,无论怎么说也曾是在开封城里有头有脸的招牌,什么风流才子俏郎官没见过,什么金银珠宝绫罗缎没用过,什么奇淫巧技花样式没瞧过。

需要你沈默,一个后世来的diǎosī现眼……

每每想到此处,沈默总会有一股跑路的念头。

只需稍稍转念一想,自己连金陵城都没逛过两回,一个外乡人能跑去哪里,又能去何处……万一路上要验路引,咋个办嘛,总不能再拿秀才的身份唬人吧?

……

一些个稀奇古怪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蔓延开来,涣散的目光逐渐成炬,像似下定了很大决心。

他很想回去,回到那个有无线网和移动手机的年代,那里有人正在等他。

桌上的稀粥还剩下半碗,铜镜外的男子锦衣绸带金丝靴,画扇纶巾小玉坠,一应才子标配穿戴整齐,趟着流星大步朝着阁楼方向。

一楼厅门前,沈默从腰间抽出纸扇轻敲三下房门,便退后几步静候。

房内人也没让他久等,一缕似有似无的暗香代替了主人的迎接。入了门内,陈映容回身斜靠在榻上,微微抬起的右手稍显慵懒,料想是吵着她休息了。

沈默也不做客套,率先说道:“陈小娘子,沈某今日想在城中一游……”

对方揉搓着耷拉的眼脸,放下手后淡淡道:“不去,可否?”

“也可,只是可惜了大好时光。”沈默的反应没有再像先前一般激烈。

“呵——叫小梅随沈秀才同去?”

“不用。”

“可是去城外?需些银两?”

“无须。上回买书尚余十四,今去拿四,余下尚在院中。”

“几时回来?”

“……”沈默没有马上回答,到了嘴边的话终是咽进了肚子,黯然道:“到了归家的时辰,当归。”

毫无意外的退出房门将其掩上,低头喃喃一句:

望陈姑娘能有个好的归宿……

生与死的问题,一直不是国人所擅长的。譬如前世里流行的一句“我们在惧怕衰老时,父母正恐惧死亡”,闻者无不为之感伤,由此可见一斑。

老师没教,父母不说,书本没写,似乎成了三不管之地,任由其在每个人的心中发酵。

作为“死”过一次的沈默,对此还能有什么恐惧呢?

留恋金陵风华不愿醒?

还是应晓彼岸有人闻呢?

不可否认的是,他犹豫过,也躲闪过。

时至今时今日,他打算死回去的念头再也无法回避。

乃至其死法,也已想好。

为了不给人民百姓造成负担,咱还是投河比较妥当,顺流直下一入汪洋大海,纵使化身成了鱼儿的腹中裹食,也算是回报了地球母亲不是。

然其所带的零散银两,无非是为了点两盘好菜,试试咱中古大陆上的江南美食,顺便喝一壶琼浆略感微醺,做个饱死鬼罢了。

人家沈秀才无论怎么说,生前也是名秀才,是个体面人。

咱既然借用了人家的身体,自当是穿的体面一些,再行慷慨赴江之举。

能做到的,似乎都已经做到。

他迈出陈宅的一刻,还是忍不住回望。

半晌说不出话来。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