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东流儿

更新时间:2020-06-26 07:42:16

东流儿 连载中

东流儿

来源:落初 作者:大师段位 分类:历史 主角:刘山阿斗 人气:

大师段位新书《东流儿》由大师段位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山阿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刘山眨巴眨巴眼,目瞪口呆的盯着眼前的一切,好长时间都没有出声,就这么呆呆的看着校园全能高手。怎么说刘山也曾经是一只漫天扑腾的天之骄子,想当年享受过村里众乡亲火辣辣的目光,在懵懂之中度过了神仙一样的四年大学生涯。只是眼前这副像风像雾又像雨的凄美画面,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架得住的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门外,李靖萧索的徘徊着,没有了牛二等三人陪伴,皇城里似乎缺少了一些活力。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李靖循声望去不由的连揉了好几下眼睛。这张熟悉的面容稍显扭曲,浑身上下热气升腾,双臂摆动脚步迅捷的冲锋而来。

“文伟先生,您这是……”李靖满腹疑惑的问道。

费祎粗粗的喘了一口气说道:“通报,有大事。”

房门洞开,陈袛满面春风的走了出来,抬头看到费祎一派心急火燎的模样,不禁惊讶的问道:“先生,您……”

“嗖”,费祎瞬间消失在大门里,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李靖缩回有点发凉的舌头,冲着陈袛一拱手道:“奉宗先生,这是发生了啥事情了,洒家可从来没看到费大人这样啊。”

陈袛也缩回了舌头,口齿不清的说道:“文伟先生掌管军事,不告诉我们一定是极其机密,还是不要打听了,呵呵,李公公,袛就此告辞。”说罢,微微一躬身悄然离去。

进入了书房的费祎匆匆的见礼,头还没抬起就急切的说道:“陛下,臣刚从近卫大营而来,发现第一师已经开拔了。”

刘山站起身虚扶起费祎,笑意盈盈的说道:“嗯,不错。两个小子这一次动作还挺快,朕给了他一个时辰集结,不到半个时辰就来向朕请辞了,呵呵。”

费祎的脸色刷的白了:“陛下,他们可都是骑着马走的,大汉马场的战马。”

刘山一愣,不解的说道:“第一师本身就是骑兵,骑着马走的有何奇怪?”

费祎晃了晃脑袋,一五一十的将马场事件汇报了一遍,语气虽然急促,但表达的非常清晰。

“呃,他牛二想干什么,第一师不过四千多人,他竟然带走了一万匹战马?”刘山一屁股坐了下来,这一次力道有点大,震的两瓣儿龙股有点发疼。

“陛下,臣担心两位小将为了解武关之困,打算像马匪一样扩充部卒,擅自招兵是重罪,日后有言官追问起来很难办。”

刘山有点愤怒,

d,这俩家伙也太……突然,脑海里浮现出蒙古铁骑四个大字,这些纵横欧亚大陆的精锐为了提高行军速度,一向都是一人两骑,甚至一人三骑的,难道赵立牛二想到了这个不成。

陛下嘿嘿嘿的笑了,冲着费祎手舞足蹈的侃侃而谈。

费祎昏沉沉的晕了,没想到顺着牛二抢马这个话题,陛下竟然提出了改进骑兵运作方式的设想,其间发明的一些名词听都没听过,比如,机动性作战等等。

轰轰烈烈的一堂大课下来,时间悄然的来到了傍晚。李靖是万分悲痛的看着堂堂的军部长官离去的,背影之猥琐无以复加。

成都之北某个遥远的地方,赵立兴冲冲的追了上来,无比崇拜的看了牛二一眼恭维道:“牛哥,你是怎么想到的,这个一人两骑的点子真不错,省了不少的马力。”

牛二努了努嘴,嘿嘿一乐道:“俺这也是灵光乍现,突然就想到了,驾……”

成都平原的官道上,一股洪流簇拥着战旗逐渐的远去,管道两旁的农田里,一群农人纷纷抬起了腰身,瞪着一双双硕大的眼睛充满了惊奇。

南宁。

吕义冲着赵统一拱手道:“将军,如今的形势如何?”

赵统举目远望,对岸的江东大营舟楫穿梭旗帜游弋,处处显现着重重的杀机:“先生,近日吴军攻势日隆,军心士气高涨,让末将心中非常不安。”

吕义站立在赵统身边,迎着江风说道:“南宁虽小,却是一座新城,建造之法完全是按照要塞的形制,吴军的攻击日夜不停已经半个多月,至今也未取得寸进,将军还有什么担忧的呢。”

赵统说道:“末将担忧的是其军心振奋的原因,分析来分析去只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东吴士气高涨既有可能是在某处取得了大胜。如果仅仅是安广被攻陷还好一些,万一是丁锐将军大败亏输,交州颓势不可逆转,则大事去矣。”

吕义闻言不禁一呆,面露忧色的说道:“南宁被围外界的消息全无,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情况如何,义不懂军事,南宁的安危就仰仗将军了。”

赵统一拱手道:“这次改造的六艘商船末将正安排兵将加紧操练,虽灵活度不足但攻击力惊人,使用得当的话会给东吴水军以重击。大人放心,大汉海军自末将以下决心已定,誓与南宁共存亡。”

吕义紧紧握住赵统的手臂动情道:“将军豪迈,不愧是常山白马之后,子龙将军在天之灵闻之,一定会为将军自豪。有将军一席话,义心安定了,就让你我联手,力保南宁水路畅通无虞。”

“隆隆……”,远处响起了震耳的战鼓声,赵统淡然的一笑道:“还请先生暂且回城,那全琮又闲不住了。”

看着赵统如此镇定的面容,吕义也是心神轻松的说道:“呵呵,也好,等将军退敌之后,义在府衙设下薄酒为将军庆功。”

赵统一拱手转身下了寨墙,江东的战船瞬息可至,一场大战如期而来。

全琮这次是下了血本,用楼船坐镇艨艟打头其余各舰一字摆开,如螃蟹划地般横冲了过来。

战船距离水寨还有两百步,全琮的将令已经发出,西蜀水寨已经破败,攻陷水寨直取南宁就在这一役,丑话说在前边,各级将领必须冲锋在前,一举完成既定的计划。

号角声吹奏,大小战船扯起了风帆。楼船艨艟乘风破浪,赤马游艇左右穿梭。

从三百步到一百五十步的距离,江东将士的心情还是比较的轻松的,根据以往接战的经验,一百五十步是西蜀弩弓的最大射程。

赵统冷冷的看着愈来愈近的敌船,令旗一挥发出了反击的命令。水寨的大门大开,大汉海军鱼贯的驶入了大江之中。

全琮稍微愣了一下,没想到今天西蜀敢于挺身而出迎战。看西蜀的阵营之中多出了几艘商船,全寄的嘴角有点控制不住,连商船这样的都出动了,西蜀水军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大手一挥,全琮发布了又一轮号令,西蜀以商船为核心组成了方阵,灵活性必然差到了几点,水军各部分别散开迅速接敌,不要给对手留下任何的逃跑机会。

将令刚刚发出,大汉海军便有了动静。十余门襄阳炮已经调整好了方向,在队长的指挥下,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楼船之上,江东的将士排起了严整的阵型,船舷边上的士卒更是架起了长长的拍杆,只要靠近西蜀的战船就愣头拍下,不把他们的小船拍到江底喂鱼,誓不罢休。

全寄陪在父亲身边神情兴奋,经过多日的浴血终于促使西蜀展开决战,面对着大吴强横的水军实力,西蜀的这支水军灰飞烟灭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一团黑点跃上了半空,全寄的表情立马有点僵化,手指着空中的不明飞行物呼喝道:“父亲,快看……”

全琮也有些混乱,西蜀在两军相距两百步的时候便发动了攻击,而且攻击的形势与以往的又明显不同,难道短短数日,西蜀水军又增加了新型的武器不成。

全琮的思路到此戛然而止,因为对手送来了不少犀利的礼物,一个个大铁球咆哮着,冲向楼船露出了狰狞。

楼船上的士卒们异常的愤怒,江面上的大小战船数以百计,西蜀的这些铁球倒是一根筋,全都冲着咱们来了,难道是因为咱们的船个头偏大,利于他们瞄准不成。

第一波的攻击让大汉炮兵有点气馁,二十几枚炮弹砸中楼船的只有寥寥的两枚,还有一枚一头撞上了楼船的船首,没有造成实际的伤害。

一个个炮长脸红脖子粗的发出怒吼,

d,你是怎么瞄准的,这一炮偏得有点太离谱了吧。

负责瞄准的士卒纷纷扁起了嘴巴,大江之上船身也随波逐流,跟在陆地上不可同日而语。

分辨归分辨,大汉炮兵们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顿,不多会儿的功夫第二轮攻击便准备完成,稍稍调整了方位便一击而出。

楼船上的士卒刚从震惊中清醒,赫然发现又有一群铁疙瘩破空而来,最让人气愤的是,这一次的攻击依旧延续着之前的方位,目标明确的直指楼船。

七枚铁球落在了楼船之上,准确的砸在了一群脑袋正中,巨大的冲击力并没有因为脑袋而停止,带着一蓬蓬血水向后急窜。

全寄大惊失色,擎起大盾护住了父亲的要害。全琮冷冷的直视着前方,一把推开全寄将佩剑抽出:“全军突击,尽早的靠近敌船短兵相接,铁蛋的威力自然就消失殆尽。”

全寄恍然大悟,心头涌起了万分的赞叹。父亲的作战经验实在是了得,这么快就看出来敌军的弱点。

楼船驶进了一百五十步的射程,赵统的心中激流涌动。制定的计划能否成功,在此一举。陈袛被陛下重新召回,这个情况费祎不清楚,但是刚到办公地点的他却清楚了一件事情,弄的大将军苦笑不得。

眼前的这员校尉名叫赵超,追根溯源的话跟赵立还有点亲戚关系,但需要上溯到哪个朝代不好追究。

赵校尉打架的本事不咋样,但是养马却有着非一般的感觉。不管什么马,只要到了咱们赵校尉手下,三五个月下来没有一个不成材的。因此,负责后勤装备的庞宏大人一高兴,正式的将他提升到弼马温的高度。

看着鼻青脸肿口齿不清的赵超,费祎异常耐心的追根溯源。听完赵超断断续续的申诉,事情的原委终于水落石出。

赵超面色红润神色悲愤,站在场地中央手舞足蹈的将案情重现:

一切的根源来自一个自称叫牛二的将军,这厮一没有皇帝陛下的圣旨诏书,二没有兵部各级大人的手令,带着十几个人嚣张的杀到马场,一句话不说就要抢劫。

赵校尉当时正端坐在头马之上,满心欢悦的看着手下茁壮的成长,突然就来了这么一群马匪,要对马场进行一场肆意的打砸抢。

面对这个情况,校尉先是有点发懵,然后便奋起余勇前来阻止。

d,大汉马场隶属兵部,费祎费大人又是陛下跟前红的发烫的主儿,这个莽汉估计中午喝的有点多,到这会儿还没醒酒。

心中愤怒,表情自然有所展现。赵校尉冲到牛二的跟前指了指又戳了戳,然后才大声的斥责一番。按照一般人的理解,这些人听完赵校尉关于马场的规格和身后靠山势力的介绍之后,还不得立马媚笑丛生的过来赔罪。

没成想到了牛二这儿却发生了变故,这厮心里头正在为半个月到达武关七上八下的打鼓呢,一听自己弄两匹马却有人阻止,口气还十分的不屑,于是就恶向胆边生了。

恶向胆边生的后果就是咱们的赵校尉昏迷了良久,然后在胆战心惊的随从一桶凉水的浇灌下苏醒,最后才迷迷瞪瞪的越级跑到最高领导这儿告状。

费祎觉得有点难办,牛二是陛下的贴身侍卫,刚才又被陛下下了一道死命令,估计是想找几匹好马代步,以便及时的赶到武关。可是赵校尉在自己的手下打拼,一向是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如果不及时的处理此事,一定会伤及此人的工作热情。

“胆大妄为。”费祎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一嘴巴的大胡子连番的撅动:“太不像话了,连大汉军马都敢强抢。赵将军,今天这事你处理的很好,对这样的人决不能有任何的姑息。将军的伤势看着不轻,某这就安排人知会老神仙,及早的处理以免耽误。”

赵超感动的涕泪纵横,文伟先生这样的官员就是让人心悦诚服,早就听说他一向体恤士卒民众,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安抚了赵超费祎觉得心中稍安,然后觉得有必要为牛二解释一番,近卫第一师增援武关是机密,这个消息自然不能泄露,怎么解释需要另外的找些理由。

迅速的组织了一番,费祎神情凝重的说道:“嗯,这个牛二是陛下的贴身侍卫,一向都是安分守己从来不主动的惹事,今天估计有什么急事才如此表现,这件事我自会向陛下问明,如果是他擅作主张欺上瞒下,决不让他逃脱大汉律法的惩戒。”

赵超听了不觉得一愣,这个傻大憨粗竟然是陛下的亲卫,怪不得武力如此嚣张。事关陛下的颜面,费祎大人估计也不好处理,总不能让他为了自己跟陛下闹僵啊。

“大人,末将以为那牛二一定是有急事在身,所以才……”

费祎一摆手说道:“大汉律法是陛下钦定,无论是谁都不能违犯,这件事情一定得有个结果才行。将军还是先去处理伤势,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赵超既感动又担心,双拳一抱就要接着劝阻,费祎呵呵一笑道:“你的心思我清楚,祎非常的感谢。想来那牛二抢去了几匹战马也不是什么大事,我要追究的是他擅自打人。呵呵,来人,带赵将军去处理伤势。”

赵超抿了抿嘴,把到嘴边的话有咽了回去,一名亲卫急速的进来,冲着赵超一拱手道:“将军请。”

费祎突然想起一件事,神情轻松的问道:“嗯对了,这次那牛二一共抢去了几匹战马,明日见到陛下我也好说话。”

赵超的脸色有点发苦,抬头看了看费祎又低了下去,费祎有点费解的问道:“是不是说不清楚,你说个大概的也行。”

赵超先伸出来左手的五个手指,然后戚戚然的把右手的食指加了上去,费祎心中一松,嗯,为了六匹马就抬手打人,这个牛二实在是太过分了。

赵超咽了口涂抹,小心翼翼的说道:“文伟先生,末将还是觉得这件事情缓缓再说,毕竟这五六千匹战马不是个小数目啊。”

费祎大胡子一撅,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六千?”

赵超看出来费祎的神色发生了突变,急忙拱手请罪道:“先生,都是末将的失职,让十来个人就抢走了六千匹战马。可是有一件事末将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听身边人汇报,那牛二骑着一匹大白马,围着马群撂了几个橛子后,这些战马跟着就走了,压根不需要人去围赶……”

费祎倏地站了起来,匆匆的安排赵超去老神仙处报到,自己则必须立刻赶往近卫大营,六千战马的用途一定要问清楚。

皇城。

陈袛认为,有些事情也有必要问个清楚。听了陛下的一番话,这种感觉就更加的明确了。

“陛下,安排人手前往建业不难,展开离间也很容易,可问题是,孙权的二子孙和今年才十五,那孙霸也只有十二三,这个太子跟鲁王之间的两宫之争,陛下确定是此二人?”

刘山暗地里责怪了自己一番,

d,合着现在孙和还不是太子,那孙霸更不是鲁王,两宫之争的说法有点超前了。

“嗯,爱卿啊。朕是这么考虑的,东吴的太子之位空缺,按照长幼那孙和成为太子是顺利成章的事情,至于孙霸,朕得到的消息是孙权对他是极为宠爱,立他为王也是早晚的事情。嗯,那个孙权每一次出兵伐魏目标都是直指鲁地,所以吧朕觉得这个孙霸一定会被立为鲁王。”

觉得有点口干舌燥,刘山端起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口:“这个孙霸吧,可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跟那步骘又有着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有了孙权的宠爱再加上当朝丞相的支持,他会眼睁睁的看着太子之位旁落么。因此,这个两宫之争就成了必然,那个爱卿啊,朕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陈袛连连摇头一揖道:“陛下,臣明白了,下去之后臣便组织人手,尽快的奔赴建业。”

看着陈袛一边摇头一边明白,刘山也只能苦笑了。这件事安排陈袛去做,刘山有自己的想法。历史上的陈袛属于有才少德的物种,用后世的评价就是天才的混蛋之流。

按照惯性思维,刘山心中肯定了两件事。第一,这个陈袛能够在史书上留下沉重的一笔,说明此人还是很有才干的,第二,他能把西蜀给祸害的灭亡,说明他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让他干涉一下东吴的内政,实至名归事半功倍。

陈袛的脑袋里乱作一团,看向刘山的眼神复杂了许多,其中饱含着崇敬,但更多的是惧怕。

两宫之争计划实在是太恶毒了,这是加速东吴灭亡的节奏啊。陛下在两位主角只有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安排,是高瞻远瞩还是居心叵测甚或是那……

陈袛没有再敢想下去,再想下去比较容易犯下杀无赦的重罪,同时,陈袛心中充满了自豪,一份来自于陛下信任的自豪。

自古以来,祸乱他国朝政都是被士人唾弃的,显得不光明正大。因此,这个名分不能加在陛下的身上,可这个计划能给敌国破坏性的打击,因此必须有人去做。

陛下能把这个见不得人的任务交给自己,充分的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已经是陛下眼中最可信任的人选之一了。

“陛下,臣诚惶诚恐,臣谢过陛下圣眷隆恩。”

刘山纳闷的看了一眼陈袛,这位是不是被自己给说糊涂了,这会儿感谢朕是为了哪般。

陈袛心领神会的接着说道:“陛下,两宫之争的计划都是臣自己所想,与陛下没有半点的干系。回去后,臣立刻制定挑拨东吴后宫的计划,争取把江东所有的文臣武将都纳入圈中,不把孙权的后宫搅乱,臣死不瞑目。”

刘山听罢愣住了,心中充满了疑惑。陈袛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大有不把孙权的后院搅散誓不罢休的态势。那两宫之争在史书上有着明确的记载,但是那孙霸跟孙和掐架,到底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还是被眼前的这个陈袛给撺弄的,不得而知。问清楚了战况的唐咨差点把薛绩一刀砍翻,

d,前边的战事正在吃紧,你作为大军的正印先锋官竟然拔蹄子跑了,这个祸乱军心的罪名待会儿再给你算。

薛绩也知道今夜闯了大祸,主要的罪名有两个,其一是在将军犹豫不决的时候,自己坚定的忽悠他一脚踏进了西蜀准备的陷阱,其二便是眼下的临阵脱逃。任何一条都是掉脑袋的罪名,更何况还是二合一的叠加在一起。

面红耳赤的薛绩冲着唐咨一抱拳,带着一部兵马朝着傅佥冲了过去。这种情况下回去也是个死,不如死的轰烈一些,好让建业的家人有个美好的后半生。

看着薛绩的举动,唐咨不禁点了点头,远处战团的喊杀声已经开始减弱,说明那里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这一次向寨门发起冲击,成功与否都是最后一次了。

手臂坚定的举了起来,唐咨决心倾尽所有再度向傅佥把守的寨门发起冲击,江东的士卒如同有了心灵感应一般,如潮水般涌上。

寨墙上,大汉将士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手中的弩箭不要钱的发射着,最大限度的缓解着傅佥的压力。

傅佥的身边只剩下一半的人马,但组成的那座小小的方阵依旧保持着完整。一斧头劈开一名小卒子的脑袋,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感到大腿一麻,一支长枪狠狠的扎透了傅佥的战裙。

一声闷哼,傅佥的身躯摇晃了一下差点歪倒在地。方阵中连番怒喝,一丛枪林死命的刺出,偷袭成功的吴兵刚刚裂开嘴欢呼,便兴高采烈的飞腾而出,带着一身的窟窿。

薛绩纵马跃进了寨门处,手中的长刀遥遥的锁定了傅佥,这个家伙可把老子害惨了,不砍下他的人头消不了胸中的恶气。

腿部的剧痛让傅佥只能勉强的战力,整条右腿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反应。凝神看着薛绩黑森森的长刀,傅佥鼓起最后的一丝力气纵身而起,大斧威风凛凛的凌空而下,自有一番天神般的恶煞。

薛绩魂飞魄散,傅佥的这个打法大出他的意料。洞开的胸腹是一个明显的破绽不假,但薛绩知道,在自己击中那胸腹的同时,头顶上的大斧一定也在自己的脑壳上落下。

硬生生的拉回砍出的长刀,薛绩奋起余力迎上了大斧。傅佥的嘴角突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眼神中尽是可怜的味道。

两支长枪突然前刺,在大斧与长刀交击的瞬间捅进了薛绩的前胸。轰然而倒的薛绩只有一个想法,

d,西蜀的家伙竟然用主将作为疑兵,这辈子真没见过。

稍后的唐咨没有看清楚,但是薛绩在傅佥的奋力一击之下仰面倒地,却毋庸置疑的展现在眼前。

这一幕同样进入了江东士卒的眼帘,一个个面如死灰的心惊胆战。薛绩将军的勇力大家还是清楚的,竟然被那个家伙一斧头劈的躺在了地上,如此勇力谁能抵挡。

马蹄声喊杀声自身后响起,大队的士卒簇拥着一面旌旗杀气腾腾而来,旗帜上偌大的王字格外的方正,在初升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咣……”江东士卒的兵刃纷纷落地,紧跟着膝盖也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唐咨强睁着无神的双眼注视着建业方向,手中的利剑划过了自己的脖颈儿,胯下的骏马一声嘶鸣,那柄利剑悄然的滑落在地。

“当啷”一声,手中的茶杯碎落在桌面上,刘山盯着湿透了的地图说道:“他司马懿会是这份用心?”

费祎悄悄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陛下,臣以为司马懿偷袭武关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当年他克日擒孟达,前期也是上书洛阳请旨以迷惑敌军,今天安排一人假扮郭茨作乱建业,情形不同但意图何其的相似。”

“文伟先生,”董允急切的说道:“那司马懿远在千里之外的辽东,与当年身处宛城不可同日而语,即使是快速行军也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如此长的时间他难道就不怕出现变数?”

陈袛也附议道:“先生,辽东不比当年之上庸,一郡之地也不是一城之地可比的。司马懿前后不过半年的时间,而辽东的准备又万分的充足,这么短的时间他如何能完胜。”

费祎没有说话,刘山已经点头肯定了。司马懿打辽东史书上有明确的记载,包括休整只用了一年的时间,真正的作战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其他的都用在了行军和追敌上。

这一次,在取得雍凉和弭乱交州双重的作用下,自己又被熟知的历史给蒙蔽了。

“休昭先生,立刻飞传长安和武关,司马懿的兵马克日可到,让他们小心戒备。”

“诺。”

“文伟先生,汉中王平的兵马需要向汉魏边境集结,一旦雍州有变立刻加以增援。同时调动大汉可用兵马前置涪县,作为汉中后援。”

“臣遵旨。”

“赵立牛二。”刘山的话音未落,书房的大门已经洞开,两团黑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刘山没有时间考虑这俩为何是这副表情,语气凝重的吩咐道:“你们俩立即整顿兵马,一个时辰之后便开拔,半个月后必须出现在武关城外,协助荀桀谨守之。”

赵立脸色一苦,瞅着陛下就要争辩,牛二一把扥住了这厮,冲着刘山躬身应命道:“末将必不负陛下嘱托。”说罢,拉起赵立就冲出了大门。

看着赵立牛二两位有打起来的可能,李靖不明白的跑过来追问:“哎,两位,这是怎么了?”

赵立怒气十足的吼道:“牛哥,武关离成都有多远你知道不,靠两条腿半个月能到么,陛下这次可是正儿八经的下的圣旨,你我要是完不成被砍了脑袋,算谁的。”

李靖一呆,不停的埋怨道:“牛哥,要这么说就是你欠考虑了,先不说去武关路途有多远,单单是中间的崇山峻岭难度就不小,嗯,两位也别太着急,一会儿洒家找个机会给两位再争取点时间。”

牛二大手一挥说道:“行啦,猴子,你就庆幸吧,要不是考虑到山路不好跑马,刚才老子差点说了十天内达到。”

赵立一个踉跄,苦笑着说道:“牛哥,你不能把将士们都想的跟你似得,整个第一师追过老虎的可就只有你一个啊。”

李靖附和道:“就是的牛哥,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啊,不单是将士们要加以休整,那战马也是需要休息的。”

牛二猛地一愣,重重的一拍李靖的肩膀说道:“李大公公,认识你这么多年了,就这句说的在理。猴子,你抓紧集结队伍,老牛去去就来。”

李靖扭曲着面容说不出话来,

d,这半个肩膀被牛二给拍的,离粉碎性骨折不远了。再说了,好歹咱们也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难道洒家就只说对了一句话?

赵立盯着牛二远去的背影,心中充满了怀疑,稍稍呆了一呆后猛的一跺脚,急匆匆的而去。

书房里,陈袛依旧在苦口婆心的劝诫,赵立牛二两人是陛下的贴身侍卫,统领的第一师又是近卫军中实力最强的,最近还成功的升级为骑兵,用作山地作战有点不适用啊。

刘山不置可否的解释道:“第一师是骑兵,武关又是山地,这些朕都清楚,但是那司马懿最擅长的就是长途奔袭,介于这种情况,朕只能选择机动性最强的部队了。”

身形一转,刘山看到向朗在一旁始终没有吭气,不禁好奇的询问了一句:“爱卿啊,今天怎么一言不发呢。”

向朗睁开昏花的老眼瞧了瞧说道:“陛下,刚才的一番安排恰到好处,臣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所有的布置都是针对外围而设,臣在想有什么办法可以调动曹魏内部,要是引起了曹魏朝廷混乱,多少可以阻碍一下司马懿的进程。”

刘山的思路豁然开朗,欣喜的神情尽显无余。向朗这个老狐狸确实够精明的,连这种借力打力的点子都能想起来。朕也是急糊涂了,放着曹爽这么个大棋子不用,更待何时。

“休昭先生,立即飞书曹安,告知张震该做些事情了。”刘山轻轻的吩咐道,仿似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

陈袛气哼哼的嘟囔了一句,大汉这次如此的狼狈,起因都是他孙权背叛盟约偷袭了交州所致,要不是因为这儿,再给司马懿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轻易的进犯大汉。

费祎一摆手制止了陈袛,带着众人向发呆的刘山一躬身,辞别退了出去。

刘山的心思被陈袛的一句话搅得翻江倒海,很多事情都提前发生了,江东大乱的季节会不会也提前到来呢。

仔细的一分析,刘山更加的坚定了这个想法。孙权的大儿子已经香消玉殒,太子之位空缺了有段日子,这个本该发生在几年后的事情已经提前到来,他孙权的后院还能保持多久的安宁啊。

看到陛下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沉思,走进了书房的李靖揉着肩膀没敢吭气,静悄悄的呆在陛下身边做个陪衬。

身体不动不代表思维也停滞,李大公公心中依旧在盘算着一件事情的来世今生,牛哥他一定是记错了些什么,洒家总得还有几句话是说的在理的。

肩膀再次一阵子剧痛,陛下的手掌已经正正的印在了那处伤痕之上,嘴巴一咧的李靖还没来得急呼痛,耳边就想起了陛下急切的声音:“快把陈袛叫回来,朕有大事吩咐。”

------------

遂溪河在深夜里依旧欢腾,涔涔流水不停的向南海涌去。

潘治徘徊在寝帐中神色焦急,看的傅佥暗自好笑。

d,还说啥出身江东世家,连这么点耐性都没有。

一名亲卒悄悄的进来禀告,马上就要四更天了,但是大营外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潘治怒气勃发的嘟囔着,把唐咨一家老小全都归纳了一番。

大营外,两只响箭呼啸着升到半空,在寂静的深夜里分外的响亮。

听到了示警,整个大营顿时鼓噪了起来,傅佥与潘治对望了一眼,神色欣喜的冲出了大帐。

按照约定,东吴的大军兵分两路,首先出现动静的是北门,以调动大汉的注意,真正实施突袭的是西门,这一路才是本次计划的中心。

傅佥二人冲到西门,大门外还没有任何的动静。负责守备的一名队长看到傅佥恭敬的一抱拳说道:“见过将军,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傅佥轻哼了一声道:“北门外发现了敌军行踪,光达将军安排我来看看,谨防宵小偷袭。”

哨长回答道:“到现在为止,西门没有发现任何的可疑迹象,请将军放心。”

傅佥挺了挺身躯一挥手:“都给我睁大眼睛加强戒备,出现一点纰漏,我那你们是问。”

傅佥身后一千士卒轰然应命,不等那哨长质疑便迅快的掌控了局面。

潘治看到大势已定,斜着眼瞥了一名士卒一眼,那人心领神会的一点头,三步并作两步的登上了望楼。

三支响箭划响了夜空,哨长不明白的问道:“将军,这是要做什么?”

傅佥呵呵一笑道:“这都不知道,当然是偷营了,哈哈。”说罢,巨斧已经搭在了哨长的肩膀之上,只要他稍一动作,立刻便身首异处。

一哨人马被迅快的拿下,潘治不由得暗自佩服了一声。

d,这百十来人都是人家系数的降卒拿下的,咱们江东士卒连刀都还没抽出来呢。看看人家西蜀士卒的动作,着实让人羞愧啊。

思考间,大营外燃起了无数的火把,薛绩一摆手中的长刀呼喝道:“杀敌建功就在此时。冲……”

一千士卒大呼小叫,目标直指营寨的大门。

潘治站在寨墙之上,冲着薛绩挥了挥手兴奋的吼道:“来啊,打开大门,迎接我军。”

傅佥也笑容满面的跟着挥手,然后才跟着潘治向下走去,大斧斜斜的靠在肩膀之上,冷冷的笑声从胸腹之间传出。

潘治趾高气扬的前行,嘴巴里掩饰不住狂喜:“伯雄啊,我跟你说,这一次咱们的功劳大的没边儿了,只要你以后跟着我,嗯,你要做什么?”

傅佥的大斧轻轻的压住潘治的头颅,听到潘治的问话不禁一笑说道:“将军说的不错,这一次的功劳实在是太大了,等到大汉收拾了全琮,你们就可以跟吕岱老儿一起喝酒了,砍了。”

跟随潘治而来的士卒还没看懂,身边的西蜀降卒们已经祭起了刀枪,一轮刀雨之下,只有三五个机灵的江东士卒脑袋完好。

那名哨长嘿嘿的跑了过来,先是指挥着人把潘治捆成了粽子,然后才傻傻的笑道:“将军,我刚才装扮的还不错吧。”

傅佥瞪了一眼道:“都被愣着了,你们跟我一起迎接东吴的将士们,剩下的抓紧打扫一下,脏成这个样子像什么话。”

众士卒一肚子腹诽,刚才下令砍人的是你,这会儿嫌脏的又是你,这些当官的老爷真是不好侍弄。

傅佥才不管有多少人质疑自己,匆匆的问了一句:“都准备好了?”

哨长一抱拳正色道:“放心吧将军,万无一失。”

“嗯,很好,开门……”

大门隆隆的打开,傅佥一马当先的冲了出来。此时,薛绩已经到了距离大门三十步的距离,看到傅佥兴冲冲的来了不禁一喜道:“伯雄,仲齐呢。”

“将军,快,仲齐将军正带着人厮杀呢,让末将我前来迎接,嗯,大将军呢。”

“将军马上就到,快,不能让仲齐落单了……”

“将军,大门处已经被我军控制,将军先行进去,末将在此等候唐将军。”

薛绩一抱拳,两腿一夹马身向前飞窜,一千士卒则一路狂嚎着追随者薛绩的脚步。

大营里,喊杀声已经到处都是,甚至还有多处被点燃大火。

薛绩心急如焚,冲过大门的瞬间问向一名小卒:“你家将军在哪儿?”

那小卒手臂一伸回答:“就在前边拐角,狙击前来增援的敌军。”

长刀一挥,一千士卒杀进了大汉军营。

傅佥目送着薛绩踏进不归路,转过身来就看到了大队的江东人马。

策马上前迎住了唐咨,表情振奋的说道:“将军,大门已经被控制,两位将军正在狙击增援之敌……”

唐咨听着大营里震耳的杀声,再看着不远处烟火升腾,内心中也是一阵狂躁但身为主将不能太过张扬,一切需要按照计划进行。

将旗一挥,江东的士卒分成了三路向大营进发,傅佥见状立刻策马扬起大斧,准备跟着第一梯队杀进大营。

唐咨心神一转叫住他说道:“伯雄,你与我一起压阵……”

傅佥垂头丧气的停住了身形,委屈的嘟囔道:“将军,我……那边……诺。”

唐咨看了看轻松了不少,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立功心切,自己的那点怀疑可以抛弃了。

江东的队伍浩浩荡荡的杀了过去,傅佥看着心中也暗自的心惊。唐咨带来的人少说也有七八千,再加上刚才进去的一千和被自己砍了的五百,总共快有小一万了。

唐咨的中坚力量一共才一万人马,剩下的就都是些辎重和挑夫了,现在他孤注一掷的带了这么多人来,留守大营的不会超过一千士卒。

敞开的寨门向一只血盆大口,不停的吞噬着江东士卒的身影,随着进入大寨的士卒人数越来越多,里边的喊杀声则愈发的高涨,进而便是那些烟火更加的茁壮。

傅佥跟着唐咨不紧不慢的向前,忍不住一抱拳说道:“将军,咱们还是快点吧,再这么耽搁下去,一会儿连汤都喝不着了。”

唐咨一笑道:“你与潘治诈开寨门,已经立下了不世的功劳,等到击败王训之流,本将亲自为将军把盏,呵呵呵,走。”

大门已经没有人把守了,经过大门的唐咨并没有任何的怀疑,在大吴近万将士的攻击之下,猝不及防的西蜀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训练有素了。

冲进了大寨前行了几十步,唐咨便发现了不对头,这个地方压根就不像经过了一场大战,地面上干净的跟建业的皇城似得。

远处的喊杀声,虽然也有江南的婀娜软语在内,但是这个声线发出的多数都是不堪入目的惨嚎,那种激奋高昂的吼叫基本来自于另外的一种强调。

还有那些着火的地点,没有一处是在营帐之上,反而在空旷的地带堆起了不少的篝火,冒着浓烟滚滚向上。

再回头,唐咨悲催的发现,一直在身边的傅佥已经没了踪影,啥时候走的也没有跟自己汇报一声。

中计俩字瞬间出现在脑海,使得将军大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唐咨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寨门,大声疾呼道:“中了敌军的奸计,快退出去……”

士卒们慌乱的向寨门出飞奔,那个黑洞就是大家逃出生天的唯一通道。事与愿违的是,那个地方好像已经有人了,还带着一小撮随从。

傅佥一挥手中的大斧狂喝道:“落闸,阻敌。”五百龙骧迅快的组成了一个方阵,严严实实的将寨门守护着。

唐咨一声怒吼:“杀敌,突围……”

这一声怒吼唐咨比较满意,声线高亢穿透力极强,虽然其中带着点恐慌,但是对士卒的鼓动作用还是不小的。

回答唐咨的不是江东士卒的怒吼,而是一阵子“嘣嘣嘣……”的声音。寨墙上突然涌现出无数的身影,机括响动的声音代表着诸葛神弩正在紧张的工作。

冒着无情的箭雨,唐咨在亲兵的大盾护卫下终于冲到了方阵之前,一轮强力的攻击之下,将军大人无奈的承认了一个事实,在城门洞这样的地形展开攻势,你有再多的人也用不上。

傅佥等人经受了唐咨的奋力一击,方阵的面积瞬间缩小了一圈。众人瞪着通红的眼珠子迅快的组织好阵型,冲着退却的吴军发出呐喊。

唐咨狼狈的后撤到弩箭的攻击范围之外,眼睛不停的向四处打量,还别说,这次有了一个重大的发现,让将军大人的心情格外的沉重。

先锋薛绩成功的与大军靠拢了,但是姿态有点不很美观。甲胄上钉着几枚铁矢不说,头盔上还歪歪扭扭的插着三支弩箭。

他身后跟着一群小卒子,多数人手中已经没有了家伙事,好一点的腰间还能别着刀鞘,差劲儿的那些位连头发都快跑散了。

薛绩看着同样狼狈的主将差点哭了出来:“将军,咱们中计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