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北宋君臣

更新时间:2020-06-25 08:51:55

北宋君臣 连载中

北宋君臣

来源:落初 作者:可尔它佛 分类:历史 主角:王安石神宗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可尔它佛的原创小说《北宋君臣》,主角王安石神宗,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我,蔡卞,大奸臣蔡京胞弟。我认识宋神宗,宋徽宗,王安石,欧阳修,司马光,高俅,童贯。当然我也认识宋江,卢俊义。什么?你认识萧峰,段誉,好吧,你牛。我只认识康敏,李秋水......群号:14481447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宋朝重文轻武,可谓是华夏史上最严重的。科举之后,文人的地位更是一步登天。

王安石听闻学生蔡京来拜访,离开了书房,来到客厅等候。书房毕竟不是接待客人的地方。

王安石私下与蔡京书信往来,对其文采书画颇为喜爱,加上蔡京擅长逢迎,大力支持王安石的变法主张,两人私下以师徒关系称呼。

“蔡氏兄弟气宇轩昂,是栋梁之才啊。陛下定会委以重任。”王安石赞道。

王安石位高权重,他说出来的话即便有抬高蔡京蔡卞的成分,也是有相当的分量。

蔡卞步入客厅,还没来得及向王安石介绍自己,目光就被墙上一幅字画吸引了。

画中夜深人静,月光皎洁,夜访友人的和尚站在房舍前,一只手停在半空中,仿佛是在犹豫该不该惊扰主人。一旁有两行小字:“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讲述的是诗人贾岛年轻出家为僧时,拜访友人李凝的典故。

王安石见蔡卞一直盯着那幅字画,观赏得十分投入,显然自己这个主人都被他抛到脑后了。王安石笑道:“元度一直看这幅画,莫非是有什么见解么?”

蔡卞见文便痴,遇画便迷,见到古人求学的画来,两世的思绪纷至沓来,一时忘记了身处王安石府上。蔡卞道:“学生哪里谈得上见解了,只是看了这幅字画忍不住地心慕古人勤学求知的品质罢了。”

“哦?这幅画是夜访友人的图画,元度却讲从中看到古人好学,不知作何解释?”王安石自然知道其中的缘由。只是天下读书人为了功名,读四书五经,圣人言论。真正知道古今趣事的读书人反而不多,故此才向蔡卞发问。

“学生不过是由‘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两句诗,想到了一个典故罢了。相传画中主人公夜访友人李凝。第二天,贾岛骑在驴上,偶得画中的两句诗句,只是贾岛一开始想得是个“推”字,后来又想了个“敲”字。于是在驴背上做出推敲的手势来,不知不觉阻拦了大官韩愈的车队。贾岛将诗句上的困惑向韩愈说了,韩愈不但没有责备他,反而对贾岛建议用‘敲’字更佳,后来二人竟成了朋友。”蔡卞道,“学生仰慕古人文采兼好学做文章的精神,恨不能与之同朝。”

蔡京在一旁听了,暗暗点头,贾岛韩愈之事也是文坛一件雅事。当时韩愈官至京兆尹,遇到布衣兼和尚的贾岛,不仅态度谦和,而且二人辩论文学,不分地位贵贱,是真正的君子之交。

“不错,这幅图记载的是推敲的典故。韩退之极力倡导古文运动,以文论友。曾言‘闻到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师,可以说他是贾岛的一字之师啊。”

韩愈与王安石都是极力推崇古文的大家,认为文章应该像先秦古文那样简朴,不注重词藻。

“我闻韩退之《马说》一篇,‘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老师的才华远超千里马,如今又得皇上的赏识,如同千里马遇上伯乐,大树遇到甘霖啊。如今朝廷支持变法,大宋盛世指日可待,老师既然是变法的先驱,必可名垂青史。”蔡京一旁道。

王安石听闻,心中也不免得意。

蔡卞心中想,哥哥未免太会奉承了吧,赏副字画也可以扯上名垂千古。

王安石心情不错,赞道:“两位贤侄才思敏捷,今年恩科考考试题目不难,想必都可以金榜题名,日后必可建功立业,光耀门楣。到你们年轻人需要努力的时候,不可懒惰。”

蔡京见王安石谈到了重点上,急忙问道:“我听闻科举题目由老师与司马光同拟,不知学生会不会有生疏的题目?”

王安石犹豫道:“这……科举的题目,原本不应该和你们详细说明,也罢。本次科举司马与我一同拟定大纲,呈给皇上过目,下面的文员在进行详细地规定题目。司马的命题我不知道,我是从‘变风俗,立法度’的角度来命题的。”

蔡京蔡卞放心了,这几个题目,他们是背过了大量的书籍,不怕考试会没有东西可写。

考得好,不如考得巧。历史上很多屡试不第的文人,不是他们文采不够,而是正巧考试题目他们没有适当的材料可写。

科举采用八股文的形式。你文采再好,写得天花乱坠,不按照八股来写,也是一样被考官淘汰。

王安石让下人给蔡京蔡卞添茶道:“你们兄弟是福建有名的才子,不必担心科举的事情。反而科举只是进入朝廷的一道门槛,重要的是你们治理国家的才能。”

“老师说的是,不知道当今天子有何爱好?我们可以……”蔡京又问道。

王安石打断道:“元长不必揣测上意,陛下又能有什么爱好?陛下的心愿就是击退辽国西夏,整顿四方,使国泰民安。如果你入朝为官,助陛下完成心愿,便是顺了皇上的爱好了。”

蔡京急忙应允,表示受教。

“我听说府上的下人冲撞了客人,可有这回事吗?”王安石问道。

“府上家丁丫鬟极为规矩,方才是无心之过。”蔡京答道。

“这丫鬟乖巧懂事,还望参政大人不必与她计较。”蔡卞这时也出声道。

王安石点头,他贵为参政,要考虑国家大事,此时过问一下家中的下人,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那丫鬟就由元度领去吧。赎身就不必了,我和管家说一下,将那卖身契约领了去吧。”王安石也不缺这一个下人和赎身的银子。

蔡卞拜谢了王安石。

突然,一位身着劲装的女子闯进客厅来。只见那女子生得白皙美丽,脸上有几分青涩与娇蛮。

古代哪有女子在外人面前抛头露面的道理,王安石脸上又是慈爱又是不悦:“阿珂,不得无礼。”

王安石对蔡京蔡卞介绍道:“这是小女王珂,自幼不喜欢诗书,又不喜欢女红,偏好舞刀弄剑,还望两位贤侄不要见笑。”

蔡京面色不变,他是传统男子,对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才有爱慕之意,眼下的王珂显然不是他的菜。

“你们谁是蔡卞?”被唤作王珂的女子对父亲的话不予理睬,反而是将目光投向蔡京蔡卞。

蔡京蔡卞面面相觑,心中疑窦重重。

“在下蔡卞,敢问姑娘认识我?”蔡卞硬着头皮站起来,一脸疑惑地看着王珂。

王安石也是疑惑地看着蔡卞,不知道女儿怎么认识蔡卞。他对蔡卞的感觉不错,虽然蔡京与他相识更久,但蔡京对他的巴结之意他心中也是一清二楚。对于蔡卞,他却出于一代文学大家的眼光,看到了蔡卞的潜力和内心的纯净。

蔡卞不是古人,他有现代人的自由灵魂和知识,现在又融合了古人的伦理教育。他的身上有旁人没有的独特气质。

王珂手往腰上一插,挺胸大声道:“就是你把我陶儿妹妹要走的吗?你这人有何居心,莫不是看我陶儿妹妹长得漂亮,就想要回家去当老婆?想不到你这个人生得眉清目秀,却有着如此龌龊的心思。”

蔡卞心道,真是越描越黑:“姑凉误会了。你说的陶儿妹妹我也不认识,讨去当老婆也是无从说起啊。”

“陶儿妹妹就是你讨要过去的丫鬟,她与我青铜姐妹,你休想让她离开我身边。”王珂气冲冲道。

蔡卞看着她初具规模的胸怀,心神一定道:“你可知你那陶儿妹妹不是你千金小姐,她是卖身当下人的丫鬟。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

王珂道:“她虽是下人,却不影响我们姐妹感情。”

“非也非也,普通下人只是做杂役或者佣人,每月有例钱养家糊口。而卖身的下人不但没有工钱,而且没有人身自由,你王小姐若是不高兴,将她打死,也符合大宋律法,无人追责。你说你们感情深厚,为何让她保持奴隶身份?”蔡卞据理答道。

王珂望向父亲:“真的是这样吗?”

王安石点头道:“不错,卖身之后,不再是自由之身,生死都凭我们王家支配。”

“方才我与令兄王元泽来此,陶儿姑凉冲撞了令兄便欲教训下人,若不是我阻拦,恐怕陶儿姑凉免不了一顿打骂,你身为姐妹,难道不为她做主吗?我于心不忍,想帮她赎身,有何不可?”蔡卞最讨厌人无自由的法律,帮陶儿赎身的做法,他是不会改变的。

王珂只爱习武,嘴皮子上的功夫不如蔡卞,被说了一通之后,满脸通红。心中不免想到,自己真的错了吗。虽然陶儿和她情同姐妹,可自己是王府的大小姐,她是下人,她平时生活真的快乐吗?

王安石见女儿被人反驳得理亏,不免帮腔道:“元度贤侄,那陶儿单凭你处置安顿,此女与我王家再无瓜葛。阿珂,你不要胡闹,快向元度贤侄道歉。”

咦?这是帮腔吗?

王珂走到蔡卞面前,双手握得紧紧的。

蔡卞暗中防备,心道,这女子是习武之人,万一暴起,自己一个书生可打不过她。

“你是个好人。以后好好对待陶儿妹妹,要是她被人欺负了,我第一个不饶你。”说罢,王珂也不理别人,直接离开了客厅。

蔡卞本来已经做好了被王珂斥骂或者动手的准备,谁知这姑娘抛下一张“好人卡”,直接走了。

蔡卞看着王珂倩影,心中微微一动。

“贤侄见笑了,小女只是性子冲动,心肠不坏,别往心里去。”王安石安慰道。

“阿珂姑娘生性活泼,敢爱敢恨,是与众不同的奇女子。学生敬佩不已。”蔡卞笑道。

王安石目光在蔡卞身上仔细地看了看,大有深意地点了点头。

………………………………………………

蔡卞字元度,与京同年登科,调江阴主簿。王安石妻以女,因从之学。——《宋史·蔡卞传》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