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天下第一医馆

更新时间:2021-04-30 06:44:33

天下第一医馆 连载中

天下第一医馆

来源:落初 作者:贵族丑丑 分类:历史 主角:明王张丹师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贵族丑丑的原创小说《天下第一医馆》,主角明王张丹师,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睁眼,便是人命如草芥的乱世芳华。墨白是个大夫,但他还来不及去想治世救人,他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三天后不死。然后还得考虑怎样才能见一见那已经和自己成过亲,拜过堂,据说国色天香的老婆?最后,他还得想个能在乱世之中活下来的谋生之道,他决定了,就干老本行,很快,乱世之中,战火最猛烈的中心地带,一间医馆开张了。名字还算低调,曰:“天下第一医馆”ps:群号159995598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惨叫凄凄,只让得几名入内的兵士,当场便是眼皮直跳,根本不敢犹疑,确定了屋内并无外来危险之后,立刻朝着床上看去。

也就在众人望过去的一眼,却恰好正见那床上人影仰头便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根本来不及反应,那床上纱帐之上的鲜红,便已让众兵士当场脸色剧变。

“殿下……”当场便有一名看似领头的兵士,一声大叫,朝着床边狂飙过去。

只见,刚才惨叫森然的明王,此刻却是已经面无人色,双目中满是惊恐的望着那纱帐上自己吐出来的鲜血,身体还一阵抽搐。

毫无疑问,纵使不是医师,那兵士一见之下,也能清晰感受到,明王已快不行了。

“明王殿下,明王殿下……”那兵士只觉浑身一股冷汗从心底爆发,又不敢去碰明王殿下,只得大呼了几声。

但明王哪里还有反应,连痛呼似乎都已无力,只是嘴角在张合不定。

“快,快去叫丹师,明王,明王危矣……”兵士终于反应过来,陡然回头,颤抖着身体,冲着门口一声狂吼。

……

明王危矣!

这四个字,足以让这明王府刹那之间稳定不在。

明王身份太过尊贵了,一旦真的危了,那么在这里守卫的兵士,也是绝对讨不了好的,至少现在的待遇是从此别想了。

在这依然还未摆脱封建的时代,不存在无辜这个说法。

兵士们并不懂那么多顾忌,消息很快就开始随着那苍白着脸,惶然奔跑着去寻丹师的兵士而传播。

“快,丹师呢?”

“这边,这边,快!”

“快去禀报上官,明王危矣……”

寂静不再,嘈杂而起。

而除了兵士之外,更惊惧的毫无疑问便是明王府中之人了,这一晚,明王府被管制,但又有谁敢真正睡觉。

当嘈杂而起,多少人便是浑身发冷,有人受不住惊吓,当场便是跪地,祈求老天,保明王平安。

并非多么关心,而是其中有很多人,还属于王府家奴呢!

一个护卫主子不力的罪名,即使现在不兴株连了,但皇家岂能不将怒火发在他们身上?

而在明王府中,却当真是有真的关怀明王之人。

此时,一间杂房之中,有一个看上去才十三四岁的少年,听着外面的惊呼,他突然从屋里一跃而起,脸上泪痕满面的大呼一声:“六爷……”

随着声音,他已不顾禁令,一把冲出了房间,啥也不顾的直冲明王所在跑去。

“六爷,您不能有事,不能有事啊!”少年浑身灰色麻布衣衫,脚踩平底布鞋,一路哭嚎着奔跑。

不多远,他就被兵士发现了,但此时兵士们人心不稳,所有人的心神都在还没来的丹师身上,一个个东张西望,场面有些混乱,竟然没有阻止这个哭嚎着的少年。

反而看到他哭的如此凄惨,一时间所有人都心乱如麻!

“站住!”而随着临近,却有人还记得职责,呵斥而去。

“六爷,六爷,您不能有事啊……”少年却惨嚎着强冲,他那模样实在是太过凄惨。

这下,旁边有兵士不由得颤声道:“难道明王,明王已经……”

此言一出,正准备拦截的人心神顿时一震,面色更白,而那少年已经跑过了他们的守卫。

后面兵士,见少年被前面放行,也一时间也搞不清楚什么情况,竟也真的不再阻拦。

这少年就这般奇迹般的真的在重重守卫之间,冲到了明王帐下。

帐下那兵士头领还在,正紧张万分的盯着明王的气息,额头冷汗直冒的时候,却听身后脚步踉跄,传来一个稚嫩的哭声:“六爷,六爷,我是阿九啊……”

“大胆!谁让你进来的?”兵士头领正自紧张到极点的时候,却见这么个人跑过来,顿时劈脸喝道。

更一转身,便是一脚踹去。

“轰……”一声脆响,那少年硬是被这一脚踹的飞起,重重落地之后,嘴角竟已见血迹,可见这一脚之凶猛。

“咳咳咳……”那少年一时间竟爬不起来,疯狂咳嗽,嘴角竟有血丝,但涕泪横流之际,仍然嘴角冒出丝丝声音:“六爷,您不能死啊!”

床上墨白原本那满是惊恐的眸子之中,顿时一抹精光闪过,一偏头,正好见那少年咳嗽之间,虽站不起身,却依然要向这边爬来。

“来人,给我……”那兵士头领大怒,便要叫人处决了他。

“阿九……”然而,墨白那虚弱的声音却突然响在了他的耳边,顿时他来不及管这少年,连忙朝着床上看去。

“六爷,阿九在这,您没死,您没死……”那少年似也听到了这声,又痛苦大叫一声。

“明王殿下,您撑住,丹师马上就来,您一定撑住……”那兵士头领也关不了阿九了,嘴里紧张万分的念叨道。

墨白没有心情管他,刚才阿九进来之后,发生的所有情节,在他脑海电闪而过。

眼中有光亮一闪而逝,瞳孔又开始扩散了,而门口此时正好也有急促脚步声传来。

正是张丹师头上冒着细汗赶来,他还没进门,正好碰到同样面色巨变的张总长一同赶到。

“先看明王!”两人来不及见礼,张总长便是一声低喝。

张丹师也不多说,虽年纪已大,但脚步一动间,竟比张总长速度还快许多,顷刻便进屋到了床前。

一眼便望到了纱帐上新添的血迹,脸色再沉,也无需再探明王情况,二话不说便是运起全功,再次为明王续命。

张总长赶到床榻前时,张丹师头顶已开始冒着丝丝白雾。

“长官!”兵士将领,连忙敬礼!

“怎么回事?”张总长脸色难看,却并未大声,放低声音,低喝道。

“刚才,卑职正在门外守卫候命……”他欲汇报。

然而张总长却是一挥手,目光瞟了一眼正在运功的张丹师,又细看了一眼那已若死人的明王,又转头一望外边的嘈杂,心头暗怒沉声道:“跟我来!”

这里有张丹师在,他也帮不上忙,而且看张丹师模样,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外间绝对要控制住,绝不容消息泄露出去。

而这时,那阿九,却是无人管了。

他慢慢蜷缩到角落里,强忍着胸口的痛楚,流着泪,跪倒地上,双手作揖祈求老天。

很快,外面又安静下来,而屋里,张丹师却是不一会便已浑身湿透,脸色煞白。

当张总长再次进来时,目光终于扫向了那跪在地上作揖的阿九,眉头顿时就是紧皱,正要开口呵斥:“你……”

却陡然只听一道听起来虚弱,但却极为难受的咳嗽声传来,打断了他。

张总长顿时侧头,正好只见,张丹师缓缓收功,而床上那明王却是在咳嗽。

再不多想,连忙奔至近前:“张丹师如何?”

而张丹师形似虚脱状,却仍强撑着握起明王手臂,不及调息,便开始诊脉。

顷刻,放开了手,对着张总长微微点头道:“暂时无大碍了!”

张总长眉心的汗珠落下,可见他也紧张万分,点点头正欲说什么,却听床上传来:“啊,本王痛啊……”

声音虚弱,张总长却是眼神一闪,和张丹师对视一眼道:“有劳丹师!”

张丹师自然明白这是让他赶紧配药,不能耽搁。

“张总长!”张丹师轻声道,却并没有说话,张总长明白,点点头。

并未去管床上呼痛的明王,两人出得门来。

而墨白却是在他们出门的顷刻间,突然眼神一顿,直射向阿九,冲着他招了招手。

阿九跪在地上,一直望着明王那边,见刚才还在痛呼的明王,突然之间做出这么一幕,竟有些呆愣。

不过,当看到墨白那眼神,还是很快爬起来,朝着墨白奔去:“六爷,您没……”

话没说完,却只见墨白眼神严厉,冲他摆手。

随即墨白眼神一扫门外,只见天际刚刚发白,而那两人明显不愿谈话,让他听见,所以稍稍走远了些。

隐隐间,还是有依稀谈话声传来,却听不清楚声音。

墨白不用想也知道,经过这一幕,自己身边恐怕是绝不会再离开人了。

而唯一的机会,就是在这间隙之间,交代阿九。

虽没有完全把握,但阿九的到来说实话,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比他先前无奈中筹谋的要好许多。

而且这阿九进来后的一幕幕,无不在诉说他是自己人,这已经给了墨白一些底气,接下来就是不了解阿九是否机灵了。

“阿九,本王有要事交代你去办,必不能让他人得知,能做到吗?”

阿九还有些呆愣,六爷的变化实在太大。

墨白也顾不得此刻他的状态,没有其他办法,挥了挥手让他附耳过来。

“没时间多说,听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