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无迹追凶

更新时间:2020-05-25 18:05:15

无迹追凶 连载中

无迹追凶

来源:落初 作者:以孤单手掌 分类:灵异 主角:顾维张倩 人气:

经典小说《无迹追凶》由以孤单手掌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顾维张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维自从发现自己的左眼能够看到凶案现场发生的一瞬间以及死者的最后一个画面时,便变得不敢出门了。只得租下一间房间开办了一所叫“维达金融贸易调查公司”实际上是一个私人侦探事务所专门靠搜集外遇调查小三度日。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张倩的女孩委托他调查一宗入室杀人劫财案件并在自己发小孟东的协助下勘破案件过程可谓惊心动魄!直至最后发现真凶,真凶的落网令人大跌眼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孟东把头探进车内,车内一片寒雾缭绕模模糊糊看见顾维躺车坐上,靠近一看吓得顿时汗毛倒立‘啊’的一声大叫一屁股坐在地上脚蹬手舞不停往后一直退嘴巴里不停说道“这还是顾维吗!是顾维吗!”浑身的汗水淅沥沥的往下滴两眼充满了惊恐不停地发抖。

顾维此刻已感受不到孟东看见自己所表现出的那副惊悚面容。冥冥之中感受到自己进入了一片充满炎热的世界,红色的天空、红色旋风搅起红色尘土漫天飞扬,地上炙热岩浆不停的翻腾着。顾维站在这片世界的一角四眼望去无边无际。

不知在这片世界的哪个角落由远飘近传来的声音“阿修罗王,你终堕入阿鼻地狱受生死煎熬永不解脱。”

顾维向四周看去根本没有任何人,心里很是发毛壮着胆子大声说道“谁啊?是谁在说话?你给我站出来,还有你说谁是阿修罗王啊?”

“阿修罗王你即已脱世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阿修罗王,你原本也是善道之一却因其常常带有嗔恨之心,执着争斗之意志,常常兴风作浪,好勇斗狠,于诸天中,不时攻打天王,以谋夺位,故因此降德而遭贬坠投生于人道受万鬼入身。”

顾维听见这些话快崩溃了,没有人的声音那是什么声音!他用手指着红色的天空大声骂道“你、你到底是谁?你给我出来鬼鬼祟祟不敢露面算什么英雄好汉啊!有本事你出来我们两单挑,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顾。还有你说的阿鼻地狱是什么玩意?难道我死了吗?”

“阿修罗王,你即已脱世,还是本Xing难改,好勇好斗,你也因在诸天中和帝释天为首领的提婆神群战斗,就是因为你有美女而无美食而帝释天有美食而缺少美女。你们两个相互妒忌,时传战争,最后被帝释天打败降德投生于人道。阿修罗王,你是有福无德。”

顾维听见这些话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大声骂道“你放屁!什么好勇好斗、什么有福无德之类的全是废话。人活着不就是要好勇好斗吗?要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阿修罗王,这就是你坠入阿鼻地狱的原因,为了区区的五个鬼魂就脱世人道转入鬼道。”

顾维踩在炙热的沙子上来回的跳着骂道“你放屁!老子那是行善。”

“阿修罗王,你就不想看看你真实的样子是什么样的吗?”

顾维在炙热的沙子上一边跳一边说道“什么真实的样子?老子本来就是这个样子,难不成我还能变成齐天大圣孙悟空、如来佛祖之类的样子?”

天空中久久没有再传来任何的声音,只有炙热岩浆‘扑腾扑腾’的声音在回荡,顾维在炙热的沙子上跳动,头上的汗水滴在沙子上冒出‘扑哧扑哧’的声音,顾维咒骂道“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顾维渴的嗓子都快冒烟了就壮着胆子四处摸索看看这个地方有水或者有什么什么人没有,走了大片的地方全是滚烫的沙子,更别说水和人了。

顾维渴的不行了听见沙坡的背面有声音,爬上沙坡一看只见一个牛头人身的怪物手里抓着一条链子,链子的后面拴着一个又一个衣衫褴褛头发覆盖的人慢步前进,红色的风吹动沙子扬起阵阵热风掀开衣衫褴褛头发覆盖人的脸,那是一张张惨白的让人发抖的脸。顾维看了一眼吓得直哆嗦心里想到:难道我真的死了?这怎么可能!我不就是封了五个鬼魂代价也不用这么大吧!顾维想了想很是后悔带着哭音说道“***!我还是个处男唉!我还没有娶媳妇、唉,不是,我连女人的小手都没有拉过、我还没有吃过好吃的玩过好玩的就这么死了也太不公平了吧!”顾维脸望向天空说道“哎!天上的哪位你给我出来,你给我讲讲我为什么会英年早逝,我也没做什么缺德事啊!老NaiNai摔倒了我扶着,老NaiNai过马路我也扶着,虽然有的时候人家也不是真的想过马路是我硬给扶过去的,但那也是做善事啊!我这个人有的时候吧!是有那么一点好色,走在大街上看见漂亮的美女我会忍不住多看两眼,但那不是一个正常男人应该有的反应吗?美女穿的那么漂亮走在大街上不就是给我们这些正常的男人看的吗?哎!天上的那位你出来呀!你出来给我好好说道说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早死啊?”

顾维说的嗓子都哑了嘴唇都干的起皮了还在说。

“阿修罗王,你犯戒了。”天空中慢悠悠的传来这样一句话。

顾维拖着干渴沙哑的嗓子瘫坐在滚烫的沙子上说道“犯戒?犯什么戒?还有我不是你口中说的那个什么阿修罗王,我姓顾你要是再叫错我的名字,小心我跟你拼命。”

“阿修罗王,你犯了八戒中的第四戒妄语,你亵渎佛祖你还不醒悟吗?那就让你看看你真实的自己。”

顾维渴的实在不行了“你放屁!老子就是说说而已这就犯戒啦?那你还让不让人说话了,什么真实的自己?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自我。”

顾维话刚讲完就觉得左右肩膀有点异样侧过头左右一看吓得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只见的左右肩膀处各伸出一只手,右手拿箭左手拿弓向上举着,腋窝下方也各伸出一只手向下手掌摊开,感觉到嘴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撑开了,眉心异样难受准备用手一摸,刚把手伸向额头就觉得奇怪,额头什么时候也能看见东西了?顾维用左手蒙住双眼右手在额头前方来回的晃动嘴巴喃喃自语到“真的能看见东西唉。”又用手摸了摸嘴,当摸到嘴里上下各有两颗獠牙时,蹭的一下从沙子上跳了起来大声骂到“你个阴损的玩意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给我说话呀。”

天空中传来一句“阿修罗王,这本来就是你的样子。”

顾维此刻崩溃的无以复加,要是有一面镜子给顾维,顾维一定会拿着镜子好好照照自己,就会发现自己长了一副青面獠牙的面容,可惜没有人给他这一面镜子。顾维两手合拳对着天空说道“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呀!你把我变回去吧!我这个样子我还怎么去泡美女啊!你行行好吧,求你了。”

当然顾维此刻的情景,孟东、张倩,和觉远主持是永远也不会想到到的。但他们几个看到了顾维另一种情景,觉远主持听见孟东的叫声也走到车门旁一看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觉远主持转过头对着还站在寺庙门前的张倩大声问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张倩听到觉远主持的问话捂着被子急忙走到车旁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在别墅说什么‘封眼进寺’之类的,然后说把我爸妈和我弟还有另外两个鬼魂带到你们寺院听讲经佛语平复心中怨气之类的话,说了句‘封眼’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觉远主持沉思了一下后问张倩“你的意思是说顾维的左眼一共封了五个鬼魂,是吗?”

张倩想了想说道“虽然我没有看见鬼魂,但五个鬼魂应该都进了顾维的左眼了。”

孟东这会还是没有回过神来,怎么也不相信顾维会变成那个样子!这还是个人吗?这分明就是被冰霜包裹住的一句骷髅有什么区别,不同的是骷髅就是骷髅而顾维还多多少少有一层皮粘在骨头架子上,但都已经看不出人样了。

张倩看见孟东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愣愣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出声问道“孟东,你还好吧?”

孟东这会根本没有听见张倩在问自己,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

张倩见孟东没有回应自己只得再次出声问道“孟东,你还好吧?”

孟东这会听见张倩的声音了,抬起有看了看张倩说道。“你说什么。”

张倩真会明白了,孟东根本没有听清楚自己给他讲的话心里一阵火起“我是说,你还好吗?”

孟东这会听清楚了,急忙从地上爬起来说道“还好,不是,顾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张倩听见孟东的问话,说道“我也不知道。一会问一问觉远主持就知道了。”

张倩和孟东把脸转向觉远主持一起问道“主持,你看现在怎么办?”

觉远主持听见张倩和孟东的问话,说道“你们两个先把顾维抬进我的禅房在说。”

孟东听见觉远主持的话,说道“这还用抬呀?就顾维现在这个样子,分明就是一具干……。”

孟东捂住嘴看了看张倩和觉远主持,还是没有把最后一个字说出来。

张倩听见孟东说的话,很想发火的,看孟东把嘴捂住没说了也就算了。最后张倩把身上的被子取下来盖在顾维的身上,和孟东两个人一起小心翼翼的把顾维的身体抬到觉远主持的禅房里,觉远主持见顾维的身体已经抬到禅房里了就把张倩和孟东劝出禅房,叫两人在禅房外面等候并吩咐两人看住不得有任何人来打扰自己救顾维。

张倩和孟东两人退出禅房并把门关上,两人来到禅房外的台阶坐下看在天空中的月光默默无语。

孟东见张倩不说话,自己心里还有点憋不住出声道“张倩,你觉得顾维这次真的能够活下来吗?都已经变成哪样子了。”

张倩听见孟东的话,火山般的脾气一下就爆发了眉毛一竖两眼一愣看着孟东骂道“孟东,你什么意思?他可是你最好的哥们你就这么希望他死?正是枉顾了顾维平时还说你的好,这事要是让顾维听见了不知道有多伤心。”

孟东一看张倩发火了缩了缩脖子说道“你别发火,我也是这没一说,那种事肯定不会发生的,顾维可是我的哥们,我们俩从小长大我肯定不希望他有什么事。”

孟东侧过头看着张倩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看你这么着急顾维,你是不是……。”

张倩听见孟东的话心里一阵慌乱脸上却强装镇定的说道“我能跟他有什么事,我可是他的客户他要是有什么事那我找谁帮我调查我父母的案子。”

孟东看见张倩的表情很想笑一想到顾维的事还是忍住了,最后两人沉默了都在焦急的等待。

月光逐渐消散,寺庙外农户家里的公鸡打鸣声提醒着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孟东听见公鸡的叫鸣声撑开眼看了看天已经亮了,感觉左边的肩膀一阵酸沉转动脖子一看,孟东看见张倩依靠在找自己的肩上沉睡着又不想把张倩弄醒就一直挺着,看见张倩用手挠了挠鼻子的样子很想笑还是忍住了。过了还一会张倩动了动脖子用手摸了摸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看了看天说道“天亮了啊,我怎么睡着了啊?”

孟东看见张倩醒了,说道“你醒了啊,睡得可好?”

张倩听见孟东的声音一看才发现自己靠在孟东的肩膀上睡着了,张倩抬起头侧着身子看了看禅房的门说道“你面还没有动静吗?”

孟东听见张倩的问话说道“应该没有吧?我跟你一样迷迷糊糊睡着了。”

孟东和张倩就这样一直在禅房门外守着一步也没有离开,就连来给觉远主持送饭的和尚也只听到一句不吃端走就再也没了声音。

孟东和张倩就这样一直焦急等着。局里打电话叫孟东回去开会孟东也说有事开不了。

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到第三天的早晨,张倩和孟东等的面容憔悴脸色苍白,终于听见禅房里传来了觉远主持叫两人进去声音。孟东和张倩推开禅房走到觉远主持的卧室一看吓了一跳,只见觉远主持盘坐在蒲团精神萎靡面色枯黄整个人看着就像已经快要行将就木了。而听到顾维讲的第一句话是“我还活着啊!那玩意差点没把我给弄死。”

顾维站在炙热滚烫的沙子上一直骂一直骂,最后骂到没有了声音突然发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并一直向上飞一直向上飞,直到看见一片五彩斑斓的光芒就失去了自觉。

顾维起身醒来摸了摸隐隐作痛的头嘴里说道“我还活着啊!那玩意差点没把我给弄死。”起身看了看屋里的情景发现张倩和孟东一脸发呆的看着自己感觉莫名其妙,转了转头顾维看见盘坐在蒲团上的觉远主持,看见觉远主持精神萎靡一脸枯黄的样子吓了一跳急忙上前关切的问道“主持,你怎么样了?”

觉远主持睁开眼看了一下顾维,说道“你终于醒了!不枉费老衲的一番辛苦啊!”

顾维对着觉远主持跪下说道“多谢主持的救命之恩,我、我是一俗人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哦!对了,我有一件事要问主持不知道主持知不知道?”

觉远主持听见顾维的话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孟东张倩说道“你们两人先出去,一会有事再叫你们进来。”

孟东和张倩听见觉远主持的话退了出去,并把禅房的门给关上。

顾维盘坐在地上看着觉远主持说道“主持,我进入了一个特别的世界里,世界里的声音一直说我是什么‘阿修罗王’而且还把我变成了很可怕的样子,主持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觉远主持伸手示意顾维不要再说了,放下手中的佛珠说道“此乃天道不宜说出去你也不要讲了以后也不要讲出去知道吗。还有以后不要再‘封眼’了,不然没有人救得你了”

顾维听了主持的话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主持,那五个鬼魂怎么样?”

觉远主持微微动了一下身体说道“我已经把他们五个分别封在了五件法器里了。一会我就叫人送到诵经堂去。”

顾维听见觉远主持的话点了点头道“谢谢主持。”

觉远主持看了看顾维说道“你可以出去了,你外面的朋友可能等得有些着急了。”

顾维听见觉远主持的话点点头并向觉远主持再次道谢,转身走出禅房并把门关上转身看见张倩和孟东站在台阶下等自己心里一股暖流涌过刚想上前拍拍孟东的肩膀,突然想到自己给孟东的那把剃头刀便出声问道“孟东,我给你的那把剃头刀怎么样了?”

孟东见顾维问自己那把剃头刀的事,想了想说道“实验比对结果大概有八分像。”

顾维见孟东讲只有八分像这不对呀!难道自己弄错了?出声问道“怎么可能?”

张倩见顾维和孟东两个没完没了的讲个不停便说道“你们不要再讲了,这里是寺院,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顾维,张倩和孟东走出寺院来到轿车旁,一看傻眼了,整个轿车变得锈迹斑斑车内腐臭发霉。

张倩看见自己的车变成这个样子愣愣的说道“怎么回变成这样?”

顾维看见张倩这个样子大声说道“发什么呆啊?坏了就坏了嘛,你有的是钱,回去再买一辆就是了。我现在很饿,咱们先去吃饭吧!”

最后张倩只好打电话给拖车公司的来把车拖走,自己和顾维,孟东三人走到马路边上等车,结果等了好半天才等到一辆回程的出租车三人坐上出租车就直奔县城最近的餐馆胡吃海喝了一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