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死亡磨盘

更新时间:2020-05-21 14:06:07

死亡磨盘 已完结

死亡磨盘

来源:落初 作者:刀剑欢 分类:灵异 主角:周全老黄牛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死亡磨盘》是刀剑欢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全老黄牛,书中主要讲述了:那天,周全在河边捡了一个陈旧的磨盘石回家,一切都变了。  眼睛可以夜视了,  眼泪可以驱邪了,  甚至血液都能……  已签约,请放心看书,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痛,全身快要散架般的痛;冷,身子如坠冰窟般的冷。忍受着这一切,周全缓缓眨开沉重的眼皮,耀眼的光线在这一瞬间像针尖似的刺得他的双眸阵阵发痛。双眼赶快眯成一条缝,他这才觉得舒服一点儿。

过得小会儿,周全慢慢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再次缓缓睁开双眼打量着周围环境。这就是一间普普通通的卧室,有一张2米的大床靠在门边,父亲正躬着腰,脸斜对着自己。从那紧皱的眉头,阴沉如水的脸色,急促不安的神态,以及微微宽松的领口,周全知道父亲这段时间过得很辛苦。

喉咙阵阵发痒,周全费了很大力气干咳一声,才发出一个嘶哑的音符,“爸!”

周萧山身子一震,同时手一阵哆嗦,回过头来,见躺在床上的儿子正睁眼看着自己。他激动得滚落下两颗昏黄的泪珠,咧嘴笑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说着也不给周全说话的机会,起身走到木门边探出半个头便高声喊,“老帽头,老帽头,我儿子醒了,你快来看哈嘛!”

“好嘞,马上来。”一个粗犷宽厚的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震得楼层嗡嗡直响。

叮叮咚咚,一阵上楼的脚步声响起,一个戴着线帽子,长得不高,还有点黑的老头进门了。

“老帽头啊,你赶快给我儿子瞧瞧,人好没有。”周萧山站立在门边弯着腰给老帽头让路。

老帽头也不客气,进门二话没说,一屁股坐在床边上,对着周全是一阵把脉一阵瞧眼皮看舌头的,那样子就像一个老中医,不过他那样子可比老中医粗鲁多了。

做完一切,老帽头从腰间取下一根半米来长的旱烟杆放在嘴里,放了小撮烟丝点燃开始猛抽起来,发出呼呼的声响,屋里瞬间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烟味,刺得人鼻子阵阵发呛。

猛抽几口旱烟,老帽头把烟杆竖立着拿在左手,才缓缓说道:“你儿子啊,这样都还能活过来,真是条九命猫,阎王爷都不收。”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脸色突然阴沉起来,似乎有难言之隐,“不过,不过……”

老帽头“不过”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周萧山在一旁急了,“老大哥,有什么你就直说吧,我挺得住!”

“既然这样我就直话直说了啊!”老帽头瞧了瞧周萧山,再看了看周全,望着门外发出一声叹息,“你儿子能够活过来,真是命大,不过他沾上了阴灵之气,整个人现在已经是实实在在的阴寒之体,活不过三个月啊!”

周萧山心里准备充分,感觉天塌下来也能顶住,但一听儿子只有三个月好活,脑袋还是嗡的一下变得犹如浆糊,整个人愣在原地左右摇晃了好几下,才稳住身子。

自己只有三个月好活,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全躺在床上完全没弄明白这是唱的哪出戏,有气无力地问:“爸,我这是怎么了啊,感觉浑身无力,好不自在。”

周萧山强制镇定下来,只看了一眼儿子便把头扭到另一边,悲愤地说:“你个兔崽子,叫你不要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拿回家,你不听。这下好了,抱个什么烂磨盘回来,结果里面有阴寒之气,全跑你身子里去了,这下好了,看你这小命咋办!”说到后来,他话音带着哭腔,双眼框噙满泪水,一个大男人差点嚎啕大哭起来。

父亲在周全眼里,一直是一个坚强顽固的人,遇见事从来都是硬邦邦的,也不买谁的帐,也不求什么人。可是今天,他看见父亲流泪了,而且眼泪是横着流的,真应了那句老泪纵横!

看见父亲昏黄的眼泪那一刻,周全想着自己这些年的调皮捣蛋和唱反调。他突然间变得成熟了,懂事了,安慰着父亲,“爸,没事的,天无绝人之路,总是有办法的,怕什么。”他心里没底,却说得信心十足,让周萧山看到一点希望。

周萧山把眼泪一抹,对老帽头说:“老帽哥,你不是用那个纯阳之气救了全儿一命嘛,要不你就多用点把全儿彻底治好吧,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如果还有纯阳之气,凭我们两的关系,我会藏着吗?纯阳之气也是稀罕的灵物,我也只是机缘巧合从火山木中提取出那么一点点,已经没有了!”老帽头老帽头声音粗硬,不忍看见周萧山悲伤的面孔,低下头来专注地盯着烟杆里冒出的惨惨青烟,一声不响。

沉默,屋内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伤心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能量消耗过度则饥饿难忍,周全几天粒米未进,再加之此刻心情不好,早已饿得搜肠刮肚。他用柔弱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爸,什么时间了,我好饿,想吃点东西。”

“你想吃什么,爸给你弄?”

“喝点稀粥就行了。”

周萧山二话没说,转身就往楼下走去,在他刚转身的瞬间,老帽头突然抬头说,脸色难看,僵硬地说:“周全的病还是有一线希望的。”

周萧山身子一阵颤抖,转过身来目光闪动:“真的!”

避开他炙热的目光,老帽头缓缓说道:“希望虽有,但也渺茫,你要做好准备。”

听见这话,周萧山炙热的目光顿时熄灭几分,不过总归是有希望,他追问道:“是什么办法啊?”

“我接了一个活,过几天要去一个古地取一宝贝,可以带周全去砰砰机缘,如果运气好,他的病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治好。不过危险也比较大,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丧命,你自己要想好,舍不舍得儿子跟我去。”老帽头答道。

周萧山低下头,陷入短暂的沉思当中。

周全躺在床上把父亲和老帽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去一趟,因为他病好了,父亲就会高些,父亲高兴了,他也就安心了。

片刻功夫,周萧山似心里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说:“去,怎么不去?反正已经都这样了,总得拼一下。”

周全同意父亲的一间,跟着重重地点了下头。

老帽头在一旁见这父子两人情绪暂时稳定,并且已有好转,刚舒了口小气,又开始沉默了。他接到一个取宝的活,这不假,但是取宝之地有纯阳之气,那希望犹如大海捞针,小得可怜,何况在路途中肯定是困难重重,危险Xing也大。所以啊,这事还真有点靠不住,但此时有更好的办法吗?答案是没有。老帽头在心头暗暗叹息一声,“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甩甩头,老帽头发现周萧山还站立着,便轻声地拍着他肩膀说:“还不赶快去给熬粥,难道你想饿死你儿子?”

周萧山呵呵干笑一声,叮叮咚咚下楼煮粥去了,紧接着老帽头也跟着下楼,不知忙什么事情去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想起父亲心情几度起伏,周全暗暗决定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争取好好活着,让父亲开开心心的。心放开了,外面的阳光似乎鲜活起来,也不热了,反而充满无限的希望。望着窗的方向,周全长长吸了一口气,感受着生命的气息,他内心似乎有一团火焰在嗤嗤的燃烧着,汹涌澎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