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异事酒吧

更新时间:2020-11-20 03:17:02

异事酒吧 已完结

异事酒吧

来源:落初 作者:不知所云的文 分类:灵异 主角:老王房东太太 人气:

不知所云的文新书《异事酒吧》由不知所云的文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老王房东太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记者小文偶然进入STORYBAR,邂逅了店主老鬼之后开始了诡异神奇的冒险,古怪的时间停止,奇异的孤魂消失,在各种奇异经历中,店长老鬼渐渐揭开了一个存在地府神明的异界。而小文的命运也发生了剧变,在解开诸多谜题之后,一个存在于现在社会阴影下的新世界的拼图被一块块拼上了……  这是一个长篇作品,但是却是无数的短篇的合集,请不要因为一个不喜欢的故事,抛弃后面有趣的剧情。读到最后,笑的最甜。  如果你还在纠结玄幻,都市,历史,科幻,灵异种种题材而无法下手,那么《异事酒吧》将这一切给您奉献!  点击,评论,收藏,推荐,好的故事一个接一个的呈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睛虽然还没睁开,但是我的脑子已经醒了三四分。像往常一样,第一反应是去拿枕头底下的手机,看看是几点了。原来才八点,往常的这个时候,我肯定不会醒的,大概是因为那个该死的梦。我梦见一只猫压在我的胸口,呼噜呼噜的享受着。但是为什么我都醒了,还觉得胸口那么沉重呢?随着脑子清醒度的进度条从40%升到80%。我终于将朦胧的睡眼睁到有史以来最大的程度。趴在我胸口上的,不是一只猫,而是一个女人。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总觉得是那么熟悉……白无常!撩开头发,我终于看到了她俊美的面容。我的天啊!触动她头发的手在阵阵发抖,此刻大脑清醒度估计已经接近负值了,我真是有点短路了,真想闭上眼睛当这一切都是梦。大概由于我的心跳频率发生了变化,白无常小姐开始发出低吟,显然这是她即将醒来的表现。而我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没有做出任何举动。她终于醒了,伸了一个看似很幸福的懒腰,然后左手撑着慢慢坐起来,右手则抚摸着额头,把长发向后顺了顺。没有了长发遮眼,此刻我们两算是真正的面对面,眼对眼了。只见她的瞳孔在发大,在放大,支撑的左手把右肩掉下的睡衣吊带儿重新放回到肩上,然后想要遮挡般讲手发在胸前,而我的眼睛就这样跟随着她的一举一动。大概是盯着她白色的丝质睡衣太久了。等我再次看向她的脸的时候。她的右手已经不知何时从额头的位置上消失了。

“啪!”清脆的一声响,震动了窗外嬉闹的鸟儿,也“打”开了我全新的一天。

早餐自然是在酒吧里享受的,但是这个早餐的气氛却变得意外的有趣。六人的餐桌,首尾自然是老鬼和莫明琪小姐的座位。而小马和我并排而坐,对面坐着的则是黑白无常。白无常低着头,完全不敢看我的样子。斜对面的黑无常一边嚼着面包,一边露出怪笑。早餐异样的寂静没有维持几分钟就被莫明琪打破了。“难得这么多人,怎么吃饭比平时还安静啊。文先生,你的脸上有什么吗?”莫明琪似乎发现大家的眼光都看向我,也是,除了坐在我右边的她看不到,老鬼,小马,黑无常都能清晰的看到我的左脸。她这一问不要紧,黑无常的半杯牛Nai算是喷了出来。坐在她对面的小马和首位的老鬼都受了灾,寂静的气氛一下子热闹起来了。马萧楠用餐巾一边擦,一边说道,“这事儿,你得问Bai小姐。”

“讨厌!”小马话一出口,白无常马上就回击道,“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喝多了,睡相还不好。可是你们也要想一想,人家可是个女孩子,第一时间想到自卫也没什么不对啊。”

黑无常收拾完毕,一边笑一边说道:“你这睡相太惊人了,前半夜还和我一张床上,后半夜就趴到人家床上了。”老鬼和小马都吃吃地笑起来,白无常的脸似乎又开始发红,她低下头,什么也不说了。我苦笑着向莫明琪耸了耸肩,表示无奈,也就没说什么。终于在各种奇怪的眼神下,吃完了艰难的早餐。

在早餐的谈话中,我才知道,莫明琪小姐还是高中生,按照往常的时刻表,早已是去上学了,但是今天是周末,所以我也算是难得的可以和她多聊聊天。现在的孩子还真是早熟,莫小姐的身高已经和她年迈的父亲持平。说起来我还不知道老鬼的岁数到底有多大,看他白发苍苍,皱纹密布。怎么也是过了知命之年,接近花甲之人了。这18岁的女儿到底是怎么来的?而老鬼的夫人我还尚未见过。问起莫明琪来,她却只笑不答,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深知这一点,所以有些家事我也就不太好深究了。比起挺拔的身材,莫小姐的早熟更在于懂事吧,不说帮着父亲里里外外经营这家店,单是这早餐就做的美味可口。穿上女仆装,扎起双马尾,这位大小姐化身为可爱的小女仆,勤快的穿梭在大厅和厨房之间。很难想象这样的女孩子会是个怕生的孩子,我猜老鬼那句话多半是骗我的。

大厅的钟开始响了,此时已经是九点了。黑无常早就出了门,白无常却在门口迟迟不走,眼神似乎总在向我这边瞟。老鬼听到钟响,呼唤我去他的书房,当我起身跟随他向楼上走去的时候,白无常迅速的跑了过来,颤抖的说:“对……对不起。”然后把白色的大兜帽狠狠的扣了下来,似乎不太想让我看见她的脸,接着转身狂奔了出去。我是不明所以,转过身向老鬼的方向走去,只见老鬼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钟声便戛然而止了。

来到老鬼的书屋,书屋中一如既往的烟雾缭绕,我问他要不要打开窗,他说不必了。我们面对面坐下,他递给我一支烟,我示意自己不会抽,他就自己点上了。一口烟雾在他嘴中喷出,他的话也就跟着开始了。“文先生,你有什么故事要跟我讲吗?”

我想了想,似乎没有什么异事,要说有也就是这几天经历的事情,这些算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奇闻了。我摇摇头,老鬼干笑了一下,仿佛早已在他预料之中。他说道:“你知道,我这里只进两种人,一种是有故事要讲的,一种是需要听故事的。小文你却不是前者也不似后者,莫非你也不是人?”老鬼的话虽然玩笑了些,但是却问到点子上了,我细想一下,我是为了给自己写稿子好不被那房东赶出去的,算得上是第二种。于是就说道:“我想我是来听故事的。”然而老鬼挥挥手示意不对。“你啊,还不懂什么叫需要听故事的。别看第一天你来的时候,我讲的那个小故事对于你没什么特别,但是对于那在坐的那些人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故事不是随便讲的,要对什么人讲什么故事。任何一个被故事吸引的人,不只是因为故事的神奇,而更多的是因为感同身受。”

“那我难道不是人吗?”我郁闷的问道。

“有这个可能,开始我也以为你不是人。但是后来我察觉了,你来了三次。三次的时间分别是下午,上午,晚上。三种不同层次的顾客所光临的时间你都可以进来,说明你不在这三者之中。我这里九点大钟一响,黑白无常就得消失,两点钟响我就开始说故事,五点钟响,听故事的人就要散去,这些都是安排好了的。唯独你不受安排,来的很意外。所以我觉得,你是我的福将。”老鬼是越说越兴奋,我觉得他虽然是看着我,但是眼神却更像看着我的身后,我的未来。

“那我对您到底有什么作用呢?”说是福将,难道是能带来好运气?莫非这老鬼要我去替他买彩票不成。

“你可知道,我为何开这酒吧?为何买卖故事?”老鬼的表情洋洋得意,眼睛闪烁着光芒,我知道他接下来所说的,一定是令他自豪,骄傲的。于是我诚实的回答:“不知道。”等待他告诉我答案。

“我从前做过算命的先生,其实真的会算命的人很少去做这个,因为泄露天机没有任何好处。但是我不怕,对我来说,只要可以开化那些冥顽不灵之人就是我的公德,也是我懂这个法门的责任。后来我遭了报应,但结果是我却更加肆无忌惮了。这个故事说起来又是一段老话,现在不急着告诉你,我要告诉你的不是我的故事而是你的责任。人是一种好奇的生物,你是这样,我也是。我就是好奇,好奇这人死后到底是怎样的?然后我就是寻南走北的四处访问,只言片语中我发现了地府的存在。人怕出名猪怕壮,阎王不知道什么时候知道我这事了,黑白无常先后来访,牛头马面带鬼来擒,结果最后都拿我没辙。不过咱不是孙猴儿,蛮不讲理。我和阎王拟定了个协议,从此我开了这酒吧,设了局,有缘之人才能进。我本就不想制造什么是非,想要的仅仅是满足我的好奇。因为我发现除了我活着的世界之外,还有其他世界的存在,地府就是一个例子,而且里面有趣的事情被我挖掘的一干二净,当然为此我也没少**这些小鬼,也帮过阎王的忙。对于一个衣食无忧的人,活下去意味着一定要有动力。而我的动力就是继续窥探其他的世界。我相信一定还有我不知道的世界存在,我要把真相一点一点挖出来。”

“那我的责任是什么呢?”他的话虽奇,但是我想不到与我有和干系。

“你,你是一把钥匙,你一定能帮我打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这个世界可能科技横行,也可能法术猖狂,或许就是完全平行的次元,但总之这关键线索一定在你身上。如果说我收集的奇闻异事是无数块的拼图,那你就是这拼图中最核心的一块,只要知道了你的拼法。这整个的画面就有了大致的轮廓。所以你的责任就是帮我把没有找到的拼图找出来,并且把他们拼起来。”老鬼的说明很清晰,比喻也很直白。但是却引起了我的反感,因为我并不想为别人而活,就像当初我逃出了家门,理由只是不想做那个父亲的傀儡,那时开始,我坚信要为自己而活。老鬼是个老谋深算之人,他看的出我神情的变化,或许他也早已看透了我的心。他开口说道“我并非要把我的理想强加给你,但是这是你的命运。你可以选择反抗,就向你逃出家门一样。逃脱责任固然很简单,但是上了社会后你好歹也明白点什么叫责任了吧。我并不想为你的家庭或者为你的父亲说教你。但是你必须明白一味的反抗是没有意义的。你必须订立自己的目标,否则你所谓的反抗只不过是展示你不敢承担责任的懦弱罢了。”老鬼的话变得很犀利,仿佛刀子再割我的心,自从逃出家门,我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责备。也第一次深有同感,一直以为自己当年很有志气,不做败家子,不做富二代,我的地盘我做主。到现在不过是一个面前混在社会里的人。在房租,在现实的压迫下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责任,头一次感觉到这不是身上沉重的担子,而是心底深处的痛。我大概有了点醒悟,但我其实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我抬起沉思的脑袋,对着一脸严肃的老鬼做出了我的答复。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责任,虽然我的的确确没有什么梦想,或许只是想靠自己获得一些成功来给父亲一点颜色。但是现实已经压得我很惨了,很多人有他们的梦想,却和我一样被现实的残酷所击败。所以能不能担当你给我的责任,我不知道。但是最起码,我要解决我的现实问题。这样,我们可以约定,在我解决了我的现实问题并且有了属于我自己的梦想之前。我可以和您合作。前提条件是,只要您整的事不把我弄死……”讲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鬼已经乐的喷了出来,刚才严肃的表情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他笑道:“可把我紧张坏了,这人算不如天算啊,往常和人说话,我心中能算出个八九分。而你,是唯一我不能算的人。刚才的一席话我也是在赌博啊,好刺激,多少年没尝试过了。”我对于自己的特殊Xing稍稍感到一丝欣喜,但是我的脑袋也转速奇快,立刻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你不能算我?那你怎么知道我家的事?”

“可以查啊,现在是信息时代。网络便捷无比。”老鬼指了指他的书桌,不知何时多了台笔记本电脑,上次来的时候明明只是放着笔墨纸砚的。

“那我们就这么约定?”

“成,如果你找到想要做的事的话,我绝对不再强求你。”

“既然您同意了,那我可以免房租的住您这里吗?”

“哼,别逃避你的现实了。”老鬼笑笑,示意我还是早点回家去吧。我也不好在推脱什么。出了STORYBAR的门,我低声道:“谁想着蹭你房租了,我只是比较期待莫明琪小姐的厨艺罢了。”说归说,闹归闹,感觉身上的重量减轻了,眼睛也亮了。看得见要走的路了,听得见要听的故事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