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轮回守望者

更新时间:2020-10-22 03:37:57

轮回守望者 连载中

轮回守望者

来源:落初 作者:云月小常 分类:灵异 主角:卜太为雷卡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云月小常的原创小说《轮回守望者》,主角卜太为雷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他本想浑浑噩噩的过完这一辈子,但谁想上天注定他是那个需要承担责任的男人,于是从这一刻起,他的生活开始了波澜壮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下面我来说另一件事情。这些年由于一直没有新学生进入,许多事情我们都荒废掉了。今日既然来了新的学生,我们院规中的一些条训也要陆续拿出来用了。”麦老头神情庄重,眼睛里放出灼灼地光芒。“做为院长,现在我来行使院规中赋于院长的管理之责!我院历来是文明卫生的书院,在十八殿的历次评定中都有着不凡的成绩。为了维护这个来之不易的成绩,现在我布置新界生的第一项院责!卜太为!”“学生在!”

“从今日起,上课之余,你负责殿东侧所有道路草坪树林的卫生。”“是,学生明白。”

“雷卡!”“在!”“从今日起,你负责殿西侧的所有道路草坪树林的卫生。”“是。”

“安多。”安多看到麦老头看向自己时,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的一个笑。不过安多可不认为这个笑里会有什么好意。“在。”“今日你做的事情很好。这也让我下定了决心。今日起,你负责伙食、清理厕所、挑水等一些后勤杂务吧!”

“这……”“怎么了,你有异议?”“不是,学生是觉着这些不是戒律惩罚的事情吗?”“哦,这并不冲突!如果有人被罚,你就可以休息了。说来,你这可是要占不少便宜的。我们书院历来对有天资的学生,还是比较照顾的。”

“你……,学生明白。”安多气到当下就要爆粗口。正准备开始的时候,后背被一只巴掌狠狠拍了两下。安多扭头看到有希正冲自己挤眼。当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到嘴边的话,立刻改了过来。“好了,今日议事就到这里吧!你们几个回去好好复习今日的功课。”

“院长大人,你怎么能够给他这样的权力呢?我和空言想去仓库支取点东西,他大胡子也从来都是东推西挡的。”深云殿的大厅里,几枝亮晃晃的明烛火焰正旺。贺古明一、大名空言,在麦子洛的餐厅讲话后。便一直跟着他来到了这里。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贺古明一,像是欠了他一笔大钱的人,突然死去自己再也讨不回帐了一般。一路上他就在反复地唠叨这件事。

“好了明一。这院训中的事情,不是我说改就能改的。你也不要抱怨,我知道你去公库领料素来不与纳达相和。只是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到今天还只是乙下阶的教导师,我就是想给你大名空言一般的权限,你也用不了啊?涉及院训的事情,你就不要再发牢骚了。”“是,院长。可是那小子?”“他的事情,就先这样处理吧。左右不过是一个,屁大点的孩子。还能翻了天不成。”“不是院长,我是说放他进甲字殿的典籍室,是不是不太合适?”贺古明一的一双眼睛转个不停。“有什么不合适的!不过就是几本谁也看不明白的书本!你和空言也研究了半生,你们谁能讲讲明白,那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这个,我和空言资质有限,院长大人要是能空出时间自会……”“我要是能看懂那里还会等到今天再去研究!”麦子洛失神地一叹,摇了摇头。“自从上次的大殿战后,我深云书院早就不是原来的那个书院了!”“院长您不要丧气,在您的带领下,我们肯定还能再创辉煌的!”大名空言瞧着麦老头的脸色不对,赶忙劝解道。

“嗨!我也是一时感叹。失去的传承哪里会这么容易找回。不然十八殿也不会那么在意我们这些存在了。”“是啊!要不是当时看云院长一时冲动,我们深云……”“明一,不要这么讲!有些事情你不清楚。没有云院长,我们书院如今存不存在都还不一定呢?就是存在,也恐怕不再是我们深云书院了!”像是想起了伤心事,麦子洛的神情很是落寂。

“小子,你这下可是中了大彩了!”“哼!瞧你高兴的样,是你中了大彩了吧?”安多怏怏不乐地坐在餐桌前。刚刚院长大人出去,他也没有礼貌地站起欢送一下。连卜太为告辞时,喊了他一声安兄弟,他也没有听到。还是雷卡在身后推了他一把。他才站起和卜太为、雷卡告别。“你是高兴你终于可以不用做饭、挑水了吧?”

“嘻嘻,也不能这么讲了。我有希也不是这么浅薄的一个人。虽然不用干这些活,确实让人挺高兴的。但是我高兴主要还是为了你。”看着有希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安多狐疑了。“我怎么看不出,我现在有什么可高兴的。”“你可高兴的地儿可多了。首先,你荣升勤务处次长了。”“我怎么没听院长讲这个?”

“你看他让做后勤杂务,是不是就把你安排到我这后勤部门了。”“噢,这算什么屁的高兴事!这里只有我们俩好吧?次长?我看你的这个‘首长’也不怎么地!”安多不屑地把趴在餐桌上的头,微微抬起了一点瞄向有希。很快又无精打采地趴了下来。“唉!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我就是想来山里看看风景,怎么就遇到你们了呢?”

“也不用这么丧气吧?在我们深云书院还是能学到些真本事的。”“哦,就算你说的话是真的。那也是雷卡和卜太为那俩小子能学到东西。我能学到什么?跟你学着打扫厕所,还是跟你学做饭呢?不行,我干脆跳崖算了!”安多想到就要做。推开椅子就要向外跑。

“喂!喂!小子你可不要这么冲动啊!我们书院可还从没有学生自杀的先例呢?你可不要开了这个先河。”“你们这些人比小和尚还要讨厌,我留在这里干什么!”“小和尚是什么?”“噢,那个说了你也不认识。”

“我有个真正的好消息告诉你。”有希神神秘秘地把安多又按在了椅上。“你能有什么好消息?”“我听到最后大胡子说的话了。”“那又怎样?”

“说起来现在书院的甲舍学生,也没什么了不起了。没有了那些甲阶的教导师,你就是进去了那里面也没有什么用的。完全都是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尤其是那本总典,自从看云院长仙逝后。就再也没人能够看得懂他了。”“能别净扯闲篇嘛?麻好消息能不能利索地说了!”

“马上说马上说,大胡子说的甲舍学生可以动用红门库以下的仓储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你知道这个权利有多重要嘛?就是麦老头那家伙没有事,也是不准用公库里的东西的。只有甲舍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随意动用里面的东西。”“骗鬼呢?”安多对有希这番话,连半成也没有相信。“那我要是全卖了,你们深云书院还不得赔死啊!”

“哦,那会让你卖的!你只能使用不能买卖!这也是规矩。不过这就了不得了。要不然看云院长在时,我们也不会挤破头向甲字殿里去。”“你也是甲字殿的?”“呆了几天。”安多看出了有希脸上的伤感。“被赶出来了?这么些年还不能释怀啊?”

“呸!你才被赶出来呢!”“喂,老头!你怎么可以随地吐痰啊!难怪所有的厕所中你院里的最臭!”“你个浑蛋小子!”有希抡起巴掌就要拍过去。“等等!”“干嘛?”“你是不是刚刚去过厕所?出来冲水了吗?手洗没洗?”“洗你个头,厕所现在全是你来清理了关我老对什么事!”“你们这群野蛮不讲卫生的家伙,实在太可怕了。”“你小子给我站住!”

安多站住被有希狠狠在背上拍了几巴掌。不过心头的郁闷也都散了。不是那么想着要回去了。“我说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不过难得大胡子今天会站出来讲话。平常他都是闭着嘴巴来的。不过你被麦老头这么安排也挺好!也省得在他手下受那份洋罪了。他那水平也就是训训孩子,你何跟他受气!”有希耐心地劝解道。“在你这儿就不用受气了嘛?不仅受气还要干活吧?”

“干活是少不了的。你看我老头手脚胳膊也全老了,眼看就动弹不得了!”“刚刚明明比我跑得还欢实!上跳下蹿的也没见你说老。这桌上的脚印可全都是你踩出来的!”“怎么和我说话呢!”“你不是说不让我受气嘛?”“我有说这样说嘛?”……。

“小子,这大早上的,你就丁丁当当地敲什么呢?”看着安多蹲在地上不时挪来挪去,敲着一些自己看不懂的玩意儿。有希早忘记了要向他声讨,自己被敲醒的怨气。“唉!既然不准备跳崖,就得做些长远打算了。哦,对了有希先生。我现在能去那个黑门库里挑些东西嘛?”

“当然可以。昨天麦老头和纳达都答应下了。你就已经有这个权利了。”安多拎着纳达交给自己的四只红白灰黑四枚钥匙,心情压抑不住的兴奋。就像从小和尚那里要来钱,去机械城里买东西一样高兴。这下连付钱都不用,就能拥有这么多东西的使用权。想想就开心得不想睡觉了。只是昨天灰门库里的那些青沙铌的东西,安多就忍不住心头时时冒出的,全拉出去卖了的念头。

只是这个念头只能想想。不说麦老头肯定会对自己严防死守。就是想想那么高的悬崖,安多差不多已经死了这条要行动的心。拼命摒除了杂念,安多来到最底层的黑门库前。而让安多好奇的是,前面的那几道门似乎并不需要钥匙。自己只是站在门前呆了几息,门便自己打开了。要不是这里落后的环境,安多已经疑心那些门都是先进的生物码自控安全门了。黑门库的门打开,安多瞬间就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甚至许多想也没敢想的东西,里面都满满地堆着一架一架的。

看着这些天,安多除去做饭、挑水兼偶尔巡视一遍厕所。全都闷头在忙些让自己看着莫名的东西。有希再也忍不下心中的好奇。早饭过后便再也没有离开安多的身边一步。“你是不是好歹也去甲字殿里转一转啊?虽然说是看不懂里面的东西。但名义上你还是甲舍的学生的!”有希继续在一边旁敲侧击。想要从安多口中得个信儿。“就是看不懂,我瞧这几天麦老头的脸色,怕也是会在月末考你背上几段总典里的文章的。”“考便考呗。”

“你一点也不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已经天天在扫厕所做饭了。他还能罚我什么不成?”“他还能罚你抄个经啊!洗个城墙啊等等之类的。你不要小瞧一个掌中握着权力的人,能够用出的手段!”有希语重心长地说道着。虽然有些话,他自己也未必仔细想过。“哎!不好,我怎么忘了这茬了!”安多故作惊慌的神态。

“是呀是呀!你快点过去,多少记点总能交差的。”“可是这手上的活也等不及啊!”“你告诉我,我来整!”有希跃跃欲试。“有希先生,这样不好吧?”“好,好,很好的!”“你真得觉着麦院长有心思管我背不背什么总典嘛?”“这个,还是有点可能的。”有希看出安多似乎瞧破了自己的谋划。神情不自然起来。“不过他有没有兴趣我们不用管。我正想找先生过来帮忙呢。”

“找我帮忙?”有希举手指着自己道。神色间立刻变得矜持了起来。“不过有希先生要是忙,那我就不敢打扰了。”“呵呵,不忙不忙。我这整天天的没什么事做。尤其是做饭的活,还被你抢去了后。”“那我再把它送回去?”“那倒不必,我帮你做这个就成了。”

“你能拉得住吗?还是绑在那根杆子上吧?”安多瞧着有希的模样还是很不放心。青沙铌的分量,安多可是知道的。那是比所有的合成钢都要重的。这几段青沙铌绳拉起来后,怕不得有成吨的分量。“你放心就是了。我说能拉得动就肯定能拉得动。就是拉不动时,我也来得及套在这根桩子上。”看到有希倔强的样子安多不得不妥协。大不了掉下来再重拉一次罢了。

“别看我这把老骨头,年轻的时候我可是出了名的力气大!知道我灵体修得是什么嘛?千钧!星映术里力量最大的修身法门了!哈哈!大名空言那个娘娘腔,一辈子怕也摸不出星映术的一个法门!”只是有希显然高兴的太早啦。他也太过小瞧能够拉起两千多斤的东西,和能够成小时地拉起完全不是相同的概念。安多用绞轮、麻绳把青沙铌绳吊上山的时候,就看到城墙那头的青沙铌绳已经掉了下来。

不得不把这头的绳子固定好了位置,又跑了下去。见到安多时,有希分外的老实。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在城门洞下抱手望着安多。天黑下来的时候,用青沙铌绳吊起的一排包着麻棉布的竹杆,终于全都升上了天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