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夫缠婚:造梦阴阳师

更新时间:2020-10-22 03:24:56

冥夫缠婚:造梦阴阳师 连载中

冥夫缠婚:造梦阴阳师

来源:落初 作者:余浅 分类:灵异 主角:阿满阿婆 人气:

《冥夫缠婚:造梦阴阳师》作者:余浅,灵异类型小说,主角:阿满阿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一魂通阴,一魄连阳从此阿满魂穿阴阳,身绊两世。可是,为毛不管她穿成啥样,总有个表脸的家伙追着她?大的小的,老的少的,穿成男的还要她捡肥皂?变、态啊!重、口啊!听说这家伙还是个冥王?追妻追了几万年也没追到手的冥王?冥王成天不干事儿只追媳妇儿!众甲乙丙丁鬼差齐泪奔:求冥王妃从了吧!阿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秋阿婆,你看,阿满的这里,像不像一朵花?”

金珠嫂指着阿满左胸口心脏的位置。

秋阿婆摇摇头:“阿满出生时左胸就有一颗朱砂痣,不是花儿!”

“不对啊秋阿婆,真是花!”其他看到的婆娘也道。

这下把秋阿婆问糊涂了:“怎么会是花儿,明明是颗朱砂痣。我家阿满胸口哪有什么……”

话还没说完,秋阿婆就顿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在阿满已经被清理干净的左胸口上。不是朱砂痣,而是盛开着一朵血红色犹如龙爪一样的花。

“这……我家阿满以前……可没见过啊……”

秋阿婆呆住了。

她从小给阿满换衣洗澡,怎么可能不知道她身上有这么大一块胎记?

几个婆娘也面面相觑,面色古怪。

“啊呀秋阿婆,这不会是黄泉花吧?我咋看得这么眼熟呢!”

叫起来的是阿山媳妇儿。

她家那口子是村子里唯一在镇上念过几年书的,平时可嘚瑟着呢。

“这花儿啊,我们阿山说过。专门长在阴曹地府的。人家管它叫彼岸花,也叫什么曼什么华的。反正就是黄泉花,很不吉利的!”阿山媳妇儿越看越是像,开始叨叨起来。

其他人脸色都变了变,秋阿婆更是。在听到“黄泉花”的时候脸刷的白了。

她家阿满以前胸口没这花,怎么这会儿出事了命悬一线却突然多了这么朵不吉利的东西?

这朵黄泉花是球状的,花瓣像龙爪一样。

阿满受伤的血窟窿就在花的正中,虽然已经没再往外渗血了。但是几个婆娘看着,倒像是血都被那朵黄泉花吸去了。红艳地诡异。

偌大一个大堂没有一个人说话,几个婆娘心中都有点发怵。

“好了好了,不过是一个胎记而已。或许秋阿婆之前是没仔细看忘了,这会儿阿满受了伤更明显了而已。我仔细看着,也不像什么花。大家都别想了!”

金珠嫂开口,又开始如常地给阿满擦身子,换上干净的衣裳,让她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走。

不过话是这么说,大家都心里有数儿。

一个好好的小姑娘身上突然多了这么个不吉利的东西,传出去可是也不好的。

更何况,一开始就是金珠嫂第一个发现阿满胸口的花的呀。

大家很有默契地闭口不提。

可是回到家里,几个憋不住话儿的立马就和她们家那口子说了。

到了第二天,几个汉子凑在一起一嘀咕,几乎全村子的人都知道阿满身上出了怪事儿。

而阿满,竟也在大家伙儿的猜测当中,熬过了三天。

三天后,村子里的赤脚医生一拍大腿:阎王三天不收命,这阿满丫头勾不走了!

于是指挥着大家伙儿把丧事给撤了,把阿满抬回自己个儿的房间。包扎的包扎,喂药的喂药。

大家都知道,这阿满,是死不了了。

高兴的同时又各自议论纷纷。

阿满丫头这么重的伤阎王爷都不要,她这命硬啊,怕是会克家里人哦!

不过大家也就是背地里说说,可从不敢在秋阿婆面前说。

*

在秋阿婆的细心照顾下,阿满当真慢慢好了起来。连赤脚医生都啧啧称奇,说这种伤就算是在镇上的医院,也不一定治得好。

赤脚医生的话传到村子里,关于阿满胸口突然多了朵黄泉花的事情又开始议论起来。

渐渐的也传到秋阿婆耳朵里。

可是她气虽气,但阿满胸口那朵花那天她也是亲眼看到的。虽然也有点发怵,可是看着自己的孙女儿渐渐好起来,她也就不想去计较这些了。

什么都比不上能让阿满再叫她一声“奶奶”重要。

阿满好起来了,也能开始下地走路。不过一个月,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囡囡。

不过邻居们对她的态度,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了。

阿满年纪小,不懂这些。

别的小朋友不和她玩儿,她就一个人蹲在家门口玩泥巴,也能玩得高高兴兴的。

这天,阿满正背对着大门用木棍挖泥巴玩儿。

突然,身后木门“吱呀”一声推开了,像是有谁从屋里走了出来。

阿满站起来,转过身歪着脑袋奇怪地盯者空荡荡的堂屋。

奶奶一早去田里插秧去了,家里没人啊!

阿满摇摇头,转过身蹲下准备继续玩泥巴。

“咔吱”

“咔吱”

鞋子碾过石子路的声音。

阿满抬起头,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布鞋。

布鞋上面,还缝着一块白布。

阿满见过这种布鞋,***床底下也藏着一双,只是从来不让她碰。

“你是谁呀?”

她扬起脑袋,脆生生地问。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中年男人,男人就这么笔挺挺地站着。头以一种诡异地角度歪过来,歪过去,像个轱辘一样转了好几圈。最后头向下,直直地盯着她。

他的眼睛似乎没有眼球,全都是眼白。

可他分明就在盯着她,直勾勾地一动也不动。

他的手脚没有动过,手笔直地竖在身体两侧,头发梳成标准的三七分。

他盯着她的样子,阴凉阴凉的。过分白的脸上就好像刷上了一层白漆,僵硬着没有任何表情。

阿满毫不避讳地仰头盯着他看,咧着嘴咯咯地笑。对这个突然出现的怪人心里只有好奇,一点害怕都没有。

她记起来了呢。

屋里大堂上挂着的照片上的人,和这个人很像呢。

奶奶说,那是她爷爷。

“你是阿满的爷爷吗?”

阿满拍拍屁股站起来,笑嘻嘻地问。

那怪人车轱辘一样的脖子又转过来,转过去。

最后满是眼白的双眼又落到她小脸上。

“哎!苏家罪孽啊!”

那人身体里发出一声叹息,可是殷红的嘴唇却是一动也没动过的。

阿满看着那个人,伸手想去抓他。

他却突然笔直地向后跳了好几步。

刷了红白漆似的脸上开始龟裂,裂成一块一块的。

鼻子塌了,嘴巴裂了。眼珠子突了出来,骨碌骨碌地在外面晃着。脑袋还被削掉了半个,正不断地往外流着脑浆。

一道道殷红的血,从脸上的裂缝中流出来。

滴答,滴答。

落到地上。

好像永远流不完似的。

和他白漆似的脸形成强烈的对比,可怕得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