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怨行客

更新时间:2020-10-15 03:12:16

怨行客 连载中

怨行客

来源:掌中云 作者:刘宝娜 分类:灵异 主角:刘师李森 人气:

主角叫刘师李森的小说是《怨行客》,它的作者是刘宝娜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怨恨——心中充满强烈不满或仇恨,是潜藏心中隐忍未发的怒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量。天赋异禀的刘师便是这种不可思议能量的主人,但是他就像个迷路的孩子,不知路在何方。而老友李森,这位爱好艺术的翩翩君子,放佛空中的太阳,为他指明方向。有运气,也有努力,两人击败了一个个主动找上门的妖怪与不可一世的杀手。偶然机会,结识了憨厚老实的黄合,三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一个名叫“游侠”的组织随之诞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温暖的橘红色很快铺满了整座小岛。太阳越升越高,建筑物的影子越来越短。公寓里,队员们陆续起了床,聚集在会客厅。温岭东揉揉腰说道:“×的,手机又没电了,现在几点了,宝贝儿?”李曼文道:“墙上不是有表吗?”温岭东心里杂碎了几句后,向墙上望去:“哦,哪个坏家伙给咱们的表划了几道。” 离表最近的罗维抬头看了看说道:“不走了,没电了吧。探长,咱们这里有电池吗?”陈探长刚要喊等等,罗维已经把表摘了下来。摘的过程中,只听“嘣”的一声。好像是什么线断了。陈探长急忙跑过去察看,可奇怪的是,只听响,却不见物。罗维问道:“找什么呢?” “刚才你有没有听到线断的声音?”“听到了,怎么啦,一根线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陈探长取过罗维手中的表,仔细观察着。温岭东问道:“游戏开始了吗?让我也看看。”大家围了上来,桃新贵猜测到:“四点十一分?是说在那时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发生吗?”李曼文说道:“四一一,四一一,一一四,难道是‘要你死’?”罗维问道:“探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 所有人整理衣物后,向外面走去,唯独刘师一个人待在公寓里,因为他觉得家里是最安全的,这是熟悉的地方;没有包袱,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是最安全的。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刘师回想着陈探长对自己说过的话,心里想到:希望和我一起揭开对方神秘的面纱,和秦百利相似的人,会是神马样呢?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等,幸好,我早已习惯等待。 脏兮兮的街道上,一队人小心翼翼,边走边向四周环望。桃新贵道:“现在离四点十一分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呢,这小镇不是很大,我们很快就能搜个遍,大家放松,放松。喂!温岭东,咱们两个要不要打赌,看谁先找到线索。”温道:“那么先要看看你身上还有什么可输的。” 陈探长道:“行了伙计们!咱们分头找吧,两人一组!” ※※※ 夏美推开一家酒吧的门说道:“哇,这个地方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李森道:“还没长大就出入酒吧啦?”夏美走进柜台里。拧开一瓶酒,闻了闻,“也不知道这能不能喝?”“小心啊,夏美,刘师说让咱们留心些。”“放心吧!”她放下酒瓶,又拉开了钱屉,“啊!”李森吓了一跳,忙问道:“怎么啦?”“居然有二十美元!”夏美拿起钱对着李森摇了摇说道:“走,咱们赶紧去看看别的地方吧!” 温岭东和李曼文来到一户人家,看到桌子上的盘子里爬满了虫子。李骂道:“哎呀!真恶心!”说完,就跑了出去。“你去哪啊?”温岭东追了过去拽住她的胳膊,但被李一把甩开了,温质问道:“你吃枪药啦?一晚上过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会你又想要了吧,嘿嘿……”李骂道:“瞅你那傻×样!”“你说什么呢?作死啊?” 阮氏清杵着拐和陈探长缓慢地走在大街上。偶尔路过的一阵风把落叶吹起一人多高。“我不需要人照顾,咱们也分开找吧!”陈无奈地摇了摇头。 另一条街上,桃新贵对罗维说道:“等等朋友,我去那边的厕所小个便。”“就地解决就行啦。干嘛还跑那么远?”“不行啊,怎么说这也是国外,我要做个有素质的人。”“切!” 桃嘘嘘完后,走出来一看,罗维不见了,他喊道:“罗维,罗维?你跑哪里去啦?”见没人回答,他加大音量:“罗维!罗维?罗维!!!” 其他人听到喊声,纷纷朝这里跑来,先到的陈探长问道:“发生什么事了?”桃新贵说道:“罗维不见了,我从厕所里出来后,他就不见了!”众人议论纷纷,有的说:“他可能是自己去侦察了。”也有的说:“没准他发现了什么线索,正在认真勘察呢,等等吧,着什么急啊。” 桃新贵环视着众人,嘴里念着:“一,二,三……六,探长!和你在一块的那个残疾人呢?”陈有点儿着急了,他飞速地跑进附近的一座高层,沿着楼梯爬爬爬,爬到楼顶,跑到顶边,全神贯注地盯着每一条街道。找啊找,找啊找……终于发现一个,阮氏清!他从一家商店里缓缓地出来后,又向另一家走去。那罗维呢?陈又向另一楼边跑去,可没跑几步,突然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因为似乎前面有什么东西在拉着自己。 楼底的人望着探长,感觉他好奇怪,就像百米冲刺一样向顶边疾奔过去,陈探长刹不住了,他的下身结结实实地撞在安全墙上,一个跟头,头冲下坠了下来,“啊啊啊啊!”一声闷响之后,四下鸦雀无声,脑袋被砸瘪了,连哆嗦都没哆嗦,鲜血登时四散开来。而现在的时间还没到中午十二点。 看到陈探长脑浆迸裂的惨死状,所有人都呆若木鸡,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陈探长空洞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大家。“这只是个玩笑,对嘛?”温岭东依旧没有缓过神来。“这只是个意外,没错的。”李曼文早已双腿一软,坐在地上,伴随着哇哇声,泪水不断地往外流。长这么大,她从没见过有人死在自己面前,桃新贵扶着她,头微微地转向了一侧,不去看那具尸体。而夏美抓着李森的胳膊,和他一样,半张着嘴,望着那位趴在地上,才和自己相处了几日的新朋友。 而此时听到惨叫声的阮氏清也回来了,老远看到摊在地上的大片血迹,他的手开始抖个不停,连拐棍也跟着颤起来。紧接着,罗维也现身了,手里拿着一些做菜用的香料。他缓缓地走进人群,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事故,想问,但显然现在不是时候。 天突然阴了下来,冷雨说来就来,淅沥沥,如牛毛般密密麻麻地落了下来。找了块白布盖上陈探长后,李森,桃新贵,罗维,温岭东四人便面无表情地把死者抬走了。其余人第一时间回到了公寓。 公寓里,夏美向刘师诉说了事情的经过。刘师感到很奇怪,问道:“你真的亲眼看到他自己冲了下去?”“嗯。”“检查过尸体了吗?”“李森仔细看过,没有任何发现。”“那等他们回来在说吧。”“嗯。” ※※※ 会客厅里,乱成了一锅粥,阮氏清大声叫道:“一个人怎么可能自己往楼下冲?”温岭东道:“谁知道他哪根筋断了?”桃新贵道:“自杀也不是这个路子啊!”罗维道:“现在领队没了,而且是出了人命,还做什么游戏啊?”突然李森大喝道:“有人杀了陈探长,你们难道看不出来吗?”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转头看向了他。李森一语中的,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说出了他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有人在这里,在这个岛上!”李森张大嘴,一句一字地大声说道。激动的他振这手臂,忽地在李森身旁发出嘣的一声,像是一条扥紧的线突然断了。刘师陡然一跃,落在李森身边,从上到下,认认真真,用眼去观察,用手去感触,但却没有任何发现。那根神秘的绳子就像流星一样,转瞬即逝。 桃新贵道:“哇,好俊的身手!”刘师道:“这像是一个资讯,一个通知。”他缓缓直起身子,猝然,感到头发丝触到了什么东西,登时刹住身体,小心翼翼地又蹲了下去,退了一步,站了起来,当他想看个明白的时候,那条线又消失了。温岭东笑道:“你干嘛呢,哥们儿,怎么还跳起舞来了。”刘师道:“呵呵,刚才有点儿低血糖。” 罗维道:“资讯?你是说又要死人了,不会这么严重吧,我可从来没有过什么仇人。” 李曼文道:“咱们赶紧离开这个不吉利的小岛吧,我想回家。” “不能用网络,不能用电话,又没有船,我们怎么离开这里?”温岭东问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