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的血腥笔记

更新时间:2020-09-25 10:03:40

我的血腥笔记 连载中

我的血腥笔记

来源:落初 作者:大佛在天 分类:灵异 主角:秦云秦家 人气:

《我的血腥笔记》作者:大佛在天,灵异类型小说,主角:秦云秦家,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与女鬼同居和铜尸父子情深,身边各类美女环绕,身怀各种修炼要诀,在一个个被国外鬼怪进攻的城市里,他仗剑长笑,吸血鬼称他为噩梦,女巫称他为魔鬼,倭国的人称他为修罗,他究竟背负了怎样的命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同孙老头聊了好一会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秦云觉得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他得同那鬼王碰碰头了。

想到这里,秦云便同那孙老头说道:“老叔,时间不早了,现在我得赶紧将正事儿办了,等我办完了事儿明天我再登门造访。”

老孙头看看时间,点了点头,他原本想让秦云去自己家歇息的,但是秦云貌似已经找到了落脚的地方,而且人家也说了明天还会来造访,于是他也不好强人所难,他只好点头应允。

他走的时候还特意叮嘱了彪子一声,若是秦云需要帮忙的话让他搭把手,彪子满口答应,虽然彪子喝的有些高了,但他主观意识还算清醒。

秦云看了看彪子的状况,他让彪子就在草棚里面待着,别到处乱走,像彪子此刻的精神状况很容易被鬼上身,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而让别人以身犯险。

秦云草草的收拾了一番就背着那个麻袋出门了,走了一阵后就来到了水库边上,那水库此刻在月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若不是知道这水库的凶险,这样夜色下的水库倒很有几分诗词意境。

此番是要同那鬼王沟通,为了安全起见,秦云得摆上一个阵来保护自己,想到要摆阵来保全自己,秦云不由得叹息一声,想当初他父亲在世的时候同鬼王沟通啥的哪还要摆阵?讲得来就称兄道弟,讲不来就直接武力**,拳头硬才是硬道理。

此刻秦云站在水库边上的一块空地边,从麻袋里面拿出了一摞摞的红色蜡烛,秦云用九根蜡烛围着自己摆了个圈,而后又用二十八根蜡烛分两排一路的摆到了水库的边缘位置。

那两排蜡烛中间如一条过道一般,他这也是给鬼王和自己留了一个沟通的引魂路,做完这些,秦云便将所有的蜡烛点燃,而后遍洒纸钱,他拿来的纸钱分两种,一种是普通的草纸,另外一种上面印刷了很多古时候钱币的模样,还盖有红色的章印,这类叫做万贯钱,是得用来烧的,而他现在撒的是普通的草纸做成的冥币。

在撒了一阵开路钱之后,秦云便一屁股坐在了那九根蜡烛围成的圆圈中央,手中手印连翻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此番他这般动作是要发动阵法了,这个阵法叫做九州护魂阵,那九根蜡烛代表着九州大地的各方神力,阵法发动之后会引动九方神力来护持阵中之人的魂魄,一旦阵法发动,任何妖魔鬼怪都无法拘留阵中之人的魂魄。

同鬼打交道最怕的就是鬼会对你的魂魄下手,当秦云口中最后一个咒语念完之后,他身边的九根蜡烛同时燃起了熊熊烈火,那火一瞬间就将蜡烛燃烧殆尽,这表示阵法已经发动了,而这阵法可以维持十二个时辰,有了这个阵的保护,秦云觉着信心大增。

接下来就是开那引魂路了,这次秦云拿了很多的万贯钱过来,一张张的烧起来,边烧边念引魂咒,念了一通引魂咒之后又念了开路咒,等他烧完了一叠万贯钱之后,他便双手结印,大喝一声:“开!!!”

随着他这一声喊出,先前那分作两排的二十八根蜡烛原本火红的火苗瞬间变作了绿色,而与此同时,水库中更是翻起了一阵浪花,那浪花哗啦一下溅起来有十来米高,随着这一番动静,一阵阵阴风也是平地而起,隐约中更是有众多呢喃之音和哎哎窃窃的声音从水库中传了出来。

这一番动静下来倒是将那草棚中的彪子惊到了,彪子此刻伸出头来朝那水库看去,那绿油油的火光将彪子的酒瞬间就化作汗给流出来了,此刻的彪子酒醒了大半,而后他也听到了那些奇怪的声音,更是看到了那一串十多米的浪花,他一瞬间脸色被吓得煞白,跟个死人似得。

原本他的胆子算是肥的流油了,他一般也不相信鬼怪什么的东西,以前多次听他叔提起过鬼怪之事,他对他叔的说法很是不屑一顾,今晚听到秦云的来意,他也没当回事,只当对方是个骗吃骗喝的神棍,可现在眼前的种种迹象已经将他以前所有的观念都推翻了。

此刻的彪子一下子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而后一头就倒在了草棚里的一张木板床上,拉上被子蒙住头之后口中不断的念着阿弥陀佛。

而此刻的水库中随着那一个巨大的浪花之后,又不断有大大小小的浪花泛起,随着浪花的增多,一层蒙蒙的水雾开始出现,那雾气升起之后,秦云看见有很多的黑影开始在雾气中出现,同他面对面的黑影更是高大无比,好似有四五米高。

随着那水雾中越来越多的影子出现,秦云心里也忐忑不安起来,他知道那每个鬼影代表的是一个鬼怪,此番出现的鬼影怕不下两三百,想不到这个水库中居然隐藏了这么多的鬼怪。

大概又过了一两分钟之后,从那水雾中传来了一声阴测测的问话声:“究竟是何人扰乱我们鬼王的清修!”

一听这声音,秦云赶忙站起来朝着那水库中的一干阴影说道:“在下乃是秦家的小辈,此番前来想求见鬼王,烦请诸位鬼将行个方便!”

一听是秦家的人,那些阴影倒是突然骚动起来,随后先前那个说话的声音再次响起,只听那声音说道:“既然是秦家的小辈,那我就前去禀报一声,至于见与不见,就看我王的心情了。”

听了那声音的回答,秦云心里倒是不好受啊,想当初他父亲在的时候哪里有鬼敢这么答话的?居然说见与不见凭心情!不过此番他也只能听着受着这些话,谁让自己实力不如人呢!

随着那声音的消失,那水雾中那个四五米高的巨大黑影也慢慢的消失不见,过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那道巨大的黑影又慢慢的浮现出来,随后那黑影冷冷的说道:“我家大王说了,你这小子还不够格,要想同我家大王会面就叫你家当家的过来!”

听到那鬼将的话,秦云真是恨得牙痒痒,可惜他也没办法,谁叫自己的实力根本入不了对方的眼呢,实力!实力!实力!!!秦云暗下决心,怎么着也要尽快的将实力提升上来,只有实力提升了,这帮子鬼怪才会敬畏自己!

既然那鬼王避而不见,秦云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了,他随即对那帮子鬼影说道:“既然如此,小子也不叨扰了,待他日我再来登门造访!”

那些个鬼影听到秦云这般说来,他们心里都已经瞧不起秦云了,更多的是瞧不起秦家了,想当年秦云的父亲在的时候,来这里找鬼王的话,他们这帮鬼将鬼仆都得现身来迎接。

那阵仗跟今天可是有天壤之别,自从秦云的父亲死了之后,这秦家是一天不如一天,如今秦家的小辈来了,他们根本就懒得现身相见了,这么多鬼将鬼仆出来也只是为了秦云先前烧的开路钱而已,他们这些个鬼仆和鬼将平时根本就没人来祭拜他们,手头比较紧啊,否则他们才懒得出来见这秦云!

秦云此番来的目的没有达到,还枉费了那些纸钱了,而且也没在这落下半分的好,这世态炎凉,秦云已然是经历颇多了,他先前的懊恼也消失的没了半分,此刻的他给人的感觉就如已经死绝了的火山,再也没有了一点的气焰。

但这些个只是表面现象,其实秦云在此刻思想上已经历经了一次蜕变了,三年前他父亲过世后他就在慢慢的变强了,如今也算能独当一面,他将自己同当初的父亲做了比较,如今的自己顶多只有父亲当初三分之一的实力吧。

秦云带来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用完了,他也没啥要带走的东西,于是他再同那些鬼将和鬼仆说了告辞的话语之后便直接一转身朝着水库外围走去了。

看到秦云走远之后,这里所有的鬼都发出了讥笑之声,先前那个最大的黑影更是嘿嘿冷笑道:“秦家已然不是当年秦军在生时的秦家了,这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子妄图跟我王见面,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身边另外一个鬼影接话道:“大都督说得是,如今他们老秦家就只有那个死老头子能够同我王相提并论,我估摸着那死老头子的阳寿应该也快尽了,只要他一死,这秦家怕是再也没有翻身的时候了!”

那被称为都督的鬼影冷哼一声道:“哼哼!!他们秦家树敌太多了,只要那死老头嗝屁,我担保很多他们家以前树立的敌人肯定会将那个小子挫骨扬灰的!!”

此刻秦云已经走远了,并没有听到这些鬼的议论,若是听到这些鬼的议论,估计他就算拼了命也会同这帮鬼杀上几个回合!

那些鬼怪对秦家的事情议论一番之后便一个个的跑到先前秦云烧纸钱的地方,它们开始将手伸向先前秦云烧纸钱的灰烬中,当它们的手从那灰烬中拿出来之后,一叠叠的纸钱便出现在了他们手中,有些更是摸到了金**之类的东西,而后那些鬼便开始吵吵嚷嚷的瓜分“钱财”。

秦云一路走到草棚面前,他原本想同那彪子再打声招呼,可当他一敲门的时候,却是听到屋里彪子怪叫道:“鬼怪爷爷!别找我!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见!南无阿弥陀佛......”

听到彪子的话,秦云哀叹一声,随后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的朝那台破旧的自行车走去,随着破旧自行车那哐哐的声音,秦云的身影也渐行渐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