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夜半心跳

更新时间:2020-09-24 09:30:07

夜半心跳 已完结

夜半心跳

来源:落初 作者:致小麦 分类:灵异 主角:王蔡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致小麦的原创小说《夜半心跳》,主角王蔡,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人说:穷富不过三代,可王大算家愣是穷了好几代,只因为别人居心叵测的一盏煤油。人说:人多好种田,人少好过年。二大爷家只有二大爷和一个三岁的小奶娃。小孩每长大一岁家里必死一人。这是为何?村里人都在传言,房子新修在那阴阳之地那家一年之内死了3个人,是因为无视那一方水土的主人。村里人都在说那个年代,半夜赶场的妇女都在说,那土地庙旁,经常会传出各路人的叫唤声,每次叫唤,听到之人家里必出横祸。唯独那杀气太重的章大娘从未听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完王梨花的话,王大富满面苍白的说道:“那天晚上我和弟弟、我爹都看见NaiNai指了指家的方向,好像是要我们赶快回家的意思。我们都回去了,那天晚上。但还是我娘说,她看见的竟然是我NaiNai和她打招呼。那天晚上爹和娘给NaiNai倒水饭,但是爷爷的那一碗,不管怎么样,那筷子总是站不起来。所以爹和娘糊弄一下就过去,第二天我娘就死了。至于我们出事的那天,是白天的时候,雨下的太大,我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当我们到矿上的时候,平时乖顺的不再附近存在捡来养的那条土狗竟然咬着我的裤腿,不让我走出房门。反复好几次,听到矿友在旁边催,我就把那只狗反锁在了屋里。刚下到矿底,我走在大贵后面,我看见我NaiNai还是那副模样,向我们指了指头顶,三下之后就消失了。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但是很显然不是,因为大贵也错愕的看着我。我就知道他肯定也看见了。说着王大富紧张的香了香口水。接着说道,我和大贵本来想反悔的,可是那天老板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在矿口。我们上去的时候看见他挨了好一顿臭骂。只能又下来。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吧,头顶的东西突然全部压下来,眼前漆黑一片。我在的地方呗一根管子挡住了。所以还是有空间的。我拼命喊着大贵的名字,但是根本没有人回应我。”听完王大富的话王梨花对着王大富说,“看来这样我们只能去和爹看看这煤油是怎么回事。”而王大算这边,发丧队伍刚走出的时候,家里的每个门都是开的大大的。突然有一个老者出现在他家门前。站在门口大声朝着里面说道:“主人家,你家煤油从头浇到底,是要霉到头啊!”一大清早在他家忙活的人听见这话其实心里都有些相信。但是这种节骨眼上。谁会想要去听什么鬼话。只见正坐着抽烟的王大算站起来,抽出嘴里的烟嘴,对着那老者说道:“去、去、去有多远走多远。不要在这儿给我添堵。”你老者摇摇头头,对着王大算说道:“煤油浇到底,倒霉倒到头。你若来找我,就得需到二王庄,十里地。阴人庄,白石碑前敲石三下。才能再见到我。一朝居心叵测,不料却害得你家破人亡啊。”说完就走了。而正在打扫屋子得年轻妇女听到这老者这样说都开始窃窃私语。猜测着那居心叵测之人到底是谁!那一朝又是从何时算起。毕竟那老者不论猜测是否正确,这结果已经是显而易见。只是这会儿主人家正在伤心的头上,还来不及去思考你呢!

再说到王梨花和王大富慢慢悠悠从村边走来。老远看到一个穿着白短衬衣,下身穿着青长裤,脚下蹬着一双千层底布鞋,瘦瘦小小。头发竟然是一半黑,一般白的老者本来在他们马路的对面,在相差不到十米的时候和他们走到了同一侧。这大清早的,这人也不是牛滚塘,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也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而且走到他们旁边的时候边走边说:“这一路的煤油味,愚蠢之极啊!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们俩人。渐渐的消失在村外。两人皆是很震惊的看着那老者,但是又不知从何问起。来到王家门前两人看到家里还有那么多前来帮忙的人。便合计着晚上人少时再说这档子事。然后各自去干各自的活儿。至此,王大贵的身后事算是解决了。回到各家的妇女和男人们都关着门在屋子里讨论着这王大算家到底是惹上什么脏东西了,怎么会这样奇怪。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是二层小洋房了。只有靠坡脚的王大算家还是破旧的三件木制高架房。这种房子其实冬暖夏凉,只是在这样的村子里,平行的三件倒是显得不合时宜,十分突兀。可是那有什么办法。每次只要他家快要赶上别人的脚步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件事打乱这个计划。以至于门前的那个牛滚塘还是存在,夏天泛着恶臭,周围飞满牛苍蝇。那是一种比普通苍蝇还要个大好几倍的灰色的苍蝇。因为总是再牛圈里飞,去纠缠牛,声音十分大,所以农村人把它称之为牛苍蝇。

晚上,在打发完帮忙的客人后。王大富把门关上,坐在凳子上,另外两方凳子坐着的分别是王梨花和王大算。王大算低头抽了口烟,屋里就这样安静的没有谁说话,两个孩子已经被王梨花叫到她家去睡下了。所以屋里只有王大算一个人抽纸烟的吧咂嘴的声音。过昏黄的灯光下,那青色烟雾渐渐在屋里弥漫开来。过了一会儿。王大算把嘴里的烟嘴抽出来,将还冒着火星子的那头向下磕在木桌子上,一下、两下、三下、四下、咚、咚、咚。又快速的用那烟杆敲在桌子的一角上。把还陷在孔里的剩余的纸烟敲落在地上。把烟嘴放在桌上。双手掸了掸身上掉落的烟灰。开口说道:“他婶子,这么多年,哪家不是对我们多多少少有些离间心啊,也就你了,你就是凭借着当初和金花那点情分一直帮我们到现在。我王大算是看在眼里的。不是什么外人我就直接说了你帮我分析分析。那天我说的我看见我娘做的那个动作,你说着和十多年前。金花死的那晚是不是会有什么联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