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后的阴兵统领

更新时间:2020-09-23 08:55:44

最后的阴兵统领 已完结

最后的阴兵统领

来源:落初 作者:老夫有大招 分类:灵异 主角:孙子小儿子 人气:

《最后的阴兵统领》由网络作家老夫有大招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孙子小儿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为何古语说天圆地方而非天盖地方?为何传说中的人都是人面蛇身、龙首蛇身?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遭来多少怨恨?我不服,为何说起星座运势就是流行文化,谈起属相命格就是封建迷信!口口相传之后,神话的真相是什么?(本书分类虽为灵异,但仙侠色彩浓厚,不以吓人为目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热的天快速奔跑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最前面的孩子发现人群总是不经意的挡住他,于是转向往人少的地方奔跑。

但还是有些晚了。五个孩子迅速追上将他扑倒,小狗回头就要咬人,却被一个孩子踢到了肚子上,趴在地上开始哼哼。他们聚拢起来,将衣着破烂的小孩和小狗围在中间,这势头可不妙。

好在我并没有被落下太远。冲刺时想起了武打片里经常出现的飞天踢,于是奋力跃起右脚在前。我认为我做出了很标准的姿势,脚也踢到了人,按照剧本来说身在空中我应该收回右脚用左脚发出第二次攻击,但是我却控制不了,躺在了地上。

这摔的我是七晕八素,电视里的人即便这样倒地也不是没事吗?睁眼,看见衣着破烂的小孩爬起来抱着小狗钻到我身边。抬头,虽然没有剧本的效果,收效却是一样的,踢倒了一个孩子。

嗯,该扫堂腿了,我推开旁边要保护的人,身体蹲着用一只腿猛力横扫。脚踝碰到了第一只脚,就像是踢在了桌子上,桌腿没断桌子跑了很远,然后我自己疼的呲牙裂嘴,但是想停也停不下了啊。

我并没有踢到第二只脚,因为第一只脚被我的扫堂腿踢得摆了起来,身体不稳只能用第二只脚金鸡独立来回蹦跶,刚刚好踩住了我的脚。

电视里都是骗人的,疼死我了。

用另一只脚踢倒那个胆敢踩我的小屁孩,赶紧爬起来站的笔直,不能让他们看出来我受伤了。

“你干嘛?”谁能想到发出这么清脆明亮悦耳的声音的人在打架,显然他们被我的出场方式吓到了。

“揍你。”爱叫的狗不咬人,我一向都是要打就赶紧打,哪有那么多时间废话,要抓紧时间,打完架还要玩去呢。

还没等我动手,躺地上的两个小孩先哭了,哭声直上干云霄。

“别哭,我给你们报仇。”个头最大的孩子冲了过来,我抓住他的双手,转过身体背对着他,心中想起三个字。

过!肩!摔!

然后我就把他背了起来,还好没喊出来啊,太丢人了。

另外两个孩子稍慢一点,冲了过来。他们的攻击方式很奇特,一个抱住了我的双腿,另一个在我胳膊上留了一排牙印,咬住就不松开。

“你属狗吗?”我大叫,身体要向前倒。这不行,往前倒的话背上这家伙还不把我压死,调整一下往被咬的方向倒了。

本来是想拿咬我的家伙当肉垫,结果背上的人倒下途中推了他一把。咬我的家伙坐倒在地上,我结结实实的侧躺在了他的脚下,脑袋还磕了一下地面。

衣着破烂的小孩终于反应过来,骑在咬我的家伙身上开始了虐杀原形。少了一个威胁,背后的家伙用胳膊勒住我的脖子,最可气的是我都倒了,双腿还是没被松开。

只要抽出一只腿就好了,奈何抱的太紧,那就乱蹬。谁知道是蹬到了胸口还是下巴,总之是抽出来了一只脚,代价是鞋不见了。我双手用力,让勒着我脖子的胳膊能够松一点,心想同样是和电视学的招数,他的就如此管用。

低头,看准了那个还紧紧抱着我一只腿的家伙,赤脚猛踢,鼻子流血了。

五个人被打倒了四个,背后的家伙决定将我勒死。他的手臂越来越用劲,力量方面我显然不是他的对手。好在衣衫破烂的小孩放弃了虐杀,作势要骑在我身后家伙的身上,被一脚踢开,我趁机滚了出来。

滚上几圈拉开距离,站了起来,看见最强壮的这个家伙已经开始对我冲锋了。只能弯下身子,等他过来硬抗了两拳,抱住腰钻到了他的背后。冲势被止住往后退了两步,踩在我的脚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开始猛踩我。

我不能松开他啊,这么好的机会,但是腾不出手来,回头看到我唯一的盟友还没爬起来,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闭紧了嘴,用下巴狠狠磕他的背脊。

“啊。”他短短的叫了一下,我看到我的半个门牙在空中飞舞,哎!

好在,最难解决的这个家伙也在地上打滚了,两只手往后想揉一揉受伤的部位,却触碰不到。

扶起我的盟友,对着手下败将耀武扬威,“把吃的、喝的还有钱,全部给我交出来。”

直到视线内没有了这些虾兵蟹将,我才开始哎呦哎呦的哼哼,我的胳膊肘,我的脚丫子,还有我的鞋呢?一步三哼吸着凉气找鞋,谁能体会嘴里漏风的感觉。

在墙角找到了我的运动鞋,不过现在可以称之为拖鞋。搂着盟友的肩膀带着小狗开始了销赃之旅,我的兜里还从来没有装过这么多钱。

三分钟能干什么?能喝三分之一杯咖啡?二分之一个苹果?对于孩子来说,三分钟足够熟悉对方了。

他叫鹿子寒,交换生日以后发现他居然比我大了一岁,看身材应该比我小才对。

“叫哥哥。”鹿子寒给小狗喂吃的,对我说。

“想都别想,门儿也没有。”我忙着吃。

“没门有窗户啊。”鹿子寒自己吃了一口。

“窗户也没有。”我得记住这家店,里面的东西真好吃。

“你家那是什么房子,门和窗户都没有怎么住人?”鹿子寒笑起来还是很漂亮的。

“打死也不叫。”我想起来一件事,开始细细观察起周围,不禁吓了一跳。

之前忙着追赶打架,酣畅淋漓。现在的结果却是,我,走!丢!了!我发誓真的只是想出来玩玩,真的不想离家出走啊。

“怎么了?”鹿子寒看我有些发愣。

“没事没事。”走丢这种丢人的事情怎么能让他知道。

“去我家认个门,你以后可以来找我玩。”他很想交我这个朋友。

“好啊。”不一定走在路上,我就找到了回家的路。

很多时候总是事与愿违。一路上小狗安静的跟在我们旁边,越来越荒凉,我已经彻底迷失了方向,甚至都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那个小镇。

天已经暗了,终于停在一个荒废的住宅面前。鹿子寒说这就是他的家,进门一口水井,没有电。小狗汪汪叫着跑开了。

“你住这里?”我惊呆了。

“嗯。”有点自卑,声音很小。

“你家人呢?”

“我走丢了。用了很长时间也没找到父母,不知不觉的就到了这里,碰到这个小狗,走不动了,就住下了。”鹿子寒很伤心,眼里闪着自卑。“你要不想在这,我送你回去吧。”

“我才不回呢,在这还能跟你和小狗玩。”这就是同病相怜的感觉吧。

“太好了!”他很高兴,牵起我的手进入房间,没有任何东西,窗户上甚至没有几块玻璃。地上分两堆铺着捡回来的脏衣服,看来是睡觉所用。大的一堆是他的,小的肯定就是小狗的了。

他把衣服铺开足够两个人睡。小狗跑了回来,嘴里叼着半个饼,放到地上又跑走了。

“我都是去要饭才有吃的,但是经常碰到要不到饭的情况。多亏小狗我才能活这么久,它鼻子灵,可以闻到吃的,然后带回来给我。”鹿子寒把半个饼分成了三块,我一块,他一块,给小狗留了一块。

一会,小狗又跑回来,放下两个塑料袋,里面居然有不少菜,天很暗,谁知道发霉了没。这不算完,小狗跑进跑出了好几次。

这一晚狠狠的吃了一顿大餐,鹿子寒说他从来没吃的这么饱过。

夜,还是很凉的,早穿棉袄午穿纱,抱着火炉吃西瓜。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了我们中间。

早晨我是被抽泣声惊醒的。鹿子寒抱着跟他相依为命的小狗,小狗的舌头伸了出来,眼睛闭着,僵硬的躯体让鹿子寒抱不紧。

我抚摸了一下小狗乱糟糟的毛发,很凉。知道了怎么回事。

“肯定是昨天那五个人杀了小狗。”我清楚的记得有人踢了小狗的肚子,拉起鹿子寒,放下小狗的尸体,让他带路去了昨天的地方,我们要报仇。

但是怎么可能找的到人。

两个人回到破旧的房子,在附近用碎瓦片挖了一个坑,将小狗埋了。

“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在垃圾堆上找到了点吃的,看到小狗在远处很可怜的看着我,不敢过来,就分了一点放在地上。第二天我要到了点吃的,又看到了小狗,就又给它放了一点。第三天小狗跑到我身边,对我摇尾巴,给我放下不少吃的。从此以后他就跟着我了。”鹿子寒不管旺盛的日头,坐在小狗的坟墓边对我说。

“我很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我们在垃圾堆上找吃的,有人经过就会骂我们。为什么有时候只是经过别人的门口,就会被泼一身水。为什么我们只是想要点残羹剩饭,遭来的是笤帚的驱赶。为什么很多次我们只是在这里呆着,别的小孩就要来打我们,大人们看见也就是叫走他们的孩子,不去管教。我也尝试过反抗,打哭小的来了老的,被打的更厉害,最后还是让小的打吧。”鹿子寒应该是在喃喃自语吧,小小年纪的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为什么小狗一开始不敢接近我,那是因为他被打怕了。所有的小孩看见都会上去打他,用石子扔它,而大人们却只是笑笑不管不顾。小狗被打急眼,咬了人,这些大人才上来要打死他。他们早干什么去了?是他们的孩子错在先,为什么要我们来承担。为什么非要我跪下来苦苦哀求他们才肯放过我们,他们难道不知道没了小狗我很有可能会被饿死。”鹿子寒抬起了头,我看到他的眼神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们只需要填饱肚子,仅此而已。不需要别人的重视和直视,只需要把我们遗忘在世界的一角就好了,为什么就这么一点都不行。”

“我恨这个世界。”鹿子寒缓缓的说,“闫明逸,小狗死了,你是我永远唯一的朋友。”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永远记住这句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