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缘冥定,猛鬼老公赖上我

更新时间:2020-09-04 17:41:27

阴缘冥定,猛鬼老公赖上我 连载中

阴缘冥定,猛鬼老公赖上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妖凰 分类:灵异 主角:秦逸阿姨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阴缘冥定,猛鬼老公赖上我》的小说,是作者妖凰创作的灵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八岁那年我误闯凶宅,竟被一只千年猛鬼相中,被迫定下十年之约成了他的童养媳,十八岁生日这天,猛鬼老公竟真的午夜临门,夺走我的清白,逼我结成阴婚,夜夜对我纠缠不休,从此我的生活陷入了一片混乱。 男友劈腿,情敌招鬼想将我害死,魔尊降世,欲以我为鼎炉…… 街头徘徊寻找替身的女鬼,深夜啼哭的血婴,诡秘邪恶的降头术,荒村食人的僵尸……我成了妖魔鬼怪眼中的顶级补品! 他说,想活命就要和他做够一百次! 为了活命,我被迫屈服,最后一夜,我终于发现,他宠我爱我,竟是为了另一个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是谁在叹气,快点出来,别躲了,我已经看到你了!”我强作镇定,大声喊道。

“哎……”又是一声叹息声传来。

我惊悚的发现这叹息声竟是从马桶里发出来的!

“该死,这房子太渗人了!”我搓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不敢再一个人待在这房间里,就算待会儿会挨骂,我也暂时顾不上了。

我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突然,房间里的灯闪烁了一下,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一阵风吹来,我浑身打了个寒颤。

我明明记得我之前换好窗帘把窗户都关上了呀,怎么会有风吹过来呢。

我手心中全都是汗,悄悄朝阴风吹来方向看了一眼。

一个穿着白衣的模糊人影正站在那里!

而那个方向,明明只有一堵墙,根本没有窗户!

“啊!”我尖叫一声,快步朝房门跑去。

但房门却仿佛被什么东西黏住了,门把手怎么也拧不动。

我紧张的朝身后看去,那道白影还站在那里,黑暗中,她缓缓抬起了头,鲜血从她的口鼻以及颈部缓缓流了下来,阴沉着惨白的脸,看上去异常的恐怖。

“死……替我去死……”女鬼喉咙里发出破风箱一般的嘶嘶声。

“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替死鬼就去找害死你的人啊,别来缠着我!”我尖叫起来,用力拍打着房门,“外面又没人有啊,快来人啊!”

“咯咯咯,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女鬼猛地朝我扑了过来,我赶紧闪身避开。

女鬼扑了个空,头颅猛地旋转了一百八十度,阴测测笑起来,“你逃不掉的!”

我条件反射的想要后退,却感觉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脚步一踉跄,跌倒在地上。

“呜呜呜……”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来。

一个只有两个巴掌大,浑身血淋淋的肉团趴在我脚边,歪着头用还未成型的五官看着我,发出一阵尖锐的啼哭声。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起来似乎有点像一个未成形的胎儿!浑身重度腐烂,散发着一阵阵恶臭,我隐约看到他的肉中有白色的环节动物在欢快的蠕动!

“走开走开!”我挣扎在地上向后退去,一不小心碰倒了茶几上的玻璃杯,玻璃杯被摔碎,碎片落了一地,我的手心中扎入了玻璃碎片,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饿……好甜美的味道……”女鬼面容扭曲,贪恋的注视着我的流血的伤口,扑了过来,不成人形的胎鬼则手脚并用快速朝我爬了过来。

我感到一股无形的重量如泰山压顶一般挤压着我的胸腔,我的脸色憋得通红,几乎快要穿不过来气了,女鬼冰冷的手指划过我的咽喉,皮肤渗出一串血珠,传来尖锐的疼痛。

“不!”我艰难的嘶吼着挣扎着。

突然,唐贝贝之间送给我的那个护身符因为我的奋力挣扎从口袋里掉了出来,被折成三角形的符纸沾染了我的血迹,突然自动升空,展开成一道画着繁复符文的符纸。

“急急如律令,恶鬼退散!”一道威严的声音仿佛从天际响起,黄符金光大盛,女鬼和胎鬼尖叫着被精光逼迫钻进了墙壁里,不知道又躲到这栋楼的哪个房间去了。

金光过后,符纸自动燃烧成一团白灰掉落下来。

房间的门锁传来一阵咔哒咔哒的开锁声,可开了半天也开不开,于是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路漫,你发什么疯,快点来开门,干嘛把门反锁上!”金彩娴不耐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拖着发软的脚走到门口,没想到这回轻轻松松就将房门打开了。

房门打开了,看到房间里漆黑一片,金彩娴立刻皱起了眉头,“黑灯瞎火的,你怎么不开灯?”说着便伸手摸到门旁的老式点灯拉线,“咔哒”一拉,点灯亮了起来。

茶几旁的地板上散落着不少碎玻璃片,地板上还沾着血迹。

跟金彩娴一起回来的张晨立刻注意到我的手受伤了,他赶紧放下手中的摄影机,对我说道:“慢慢,你手上受伤了!伤口里好像扎了个碎玻璃片,走,我带你去节目组随行医生那里看看。”

由于是灵异冒险类节目,请来的都是明星,节目组干脆出钱聘用了一名医生,以防有人受伤,医生能立刻赶到。

医生住在二楼,张晨领着我走出房间,朝楼下走去。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张晨皱着眉头问道。

“没什么,就是出了点小意外。”害怕张晨担心,同时也害怕万一我遇到鬼的事情传出去,节目组会人心大乱,我选择了向张晨隐瞒实情。

“路漫,你在撒谎。”张晨直视我的眼睛,平静的说道:“我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到了,符纸烧成了灰,一定是有不干净的东西来过,并且攻击了你。”

“呃……”我脚步一顿,愣在原地,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张晨。

“别忘了我可是堂堂张天师108代后人,那张符也是我卖给你们的。”张晨得意洋洋地说道:“怎么样,我的符还不错吧,才卖一百块一张,不冤吧!”

“你……真的是张天师108代后人?那你会不会捉鬼?”我好奇的问道。

“小Case!”张晨摆了个OK的手势,“捉鬼只是我们张家博大精深的道术中小小的一个门类啦,其实我更擅长看风水看相算运势,怎么样,看相看风水一单只要998,保证实惠靠谱!”

“你懂得这么多,那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个镯子?”我犹豫了一下,但这两天,我几次遇到危险殷森然都没有出现,到底是血玉镯子本身出了问题,还是殷森然出事了呢?不知道为什么,我潜意识里希望是前者的原因。

我将衣袖拉高,露出手腕上那个红的剔透的血玉镯子。

看到我手腕上的血玉镯子,张晨脸色微微一变。

“快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张晨神情有些激动,一把抓住我的手腕。

“疼疼疼,你轻点!”他抓得很用力,我不由地倒吸一口气,开口喊疼。

“抱歉抱歉。”张晨赶紧道歉,同时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我只好将自己的生辰八字告诉了他。

“哈哈,我们果然好有缘,你居然是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女子,而我正好和你相反,我是阳年阳月阳日出生的。”张晨兴奋地说道。

“说重点。”我微微皱眉,提醒他,“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这个镯子的事情了吗?”

“漫漫,你最近是不是被鬼缠住了,而且对方是男性。”张晨终于正色道。

听了他的话,我低下头,有些尴尬的轻轻点了点头,“嗯,我……我前阵子确实遇到了一个男鬼,这个镯子就是他强行给我戴上的。”

“血玉是沟通阴阳两界的媒介,可恶,一个鬼居然还想着占这么大的便宜,还想用这镯子绑定你,难怪魂魄不全无法转世投胎,我看都是造孽造的。”张晨冷哼一声,继而目光炙热的望着我,“漫漫,我有办法帮你彻底摆脱那个男鬼!”

“呃……什么办法?”我试探性的问道。

“那就是跟我在一起!我的意思你明白吗?就是那样子在一起。”张晨红着脸朝我眨眨眼睛,做了个手势。

看懂张晨那个手势的意思,我顿时脸颊涨得通红,又羞又气,这家伙也太不要脸了!

“下流!”我一巴掌甩在张晨脸上,气呼呼的迈开步子就朝楼下走去。

张晨错愕的捂着脸,愣了一下,继而赶紧追在我身后也下了楼,“漫漫,你听我解释啊,我是至阳之体,你是至阴之体,阴阳调和才能生生不息,这世上没有比我们两个更合适的人了!”

“你给我闭嘴,我就算被男鬼纠缠一辈子,也不想跟你这个猥琐男在一起!”可恶,没找到联系上殷森然的办法,还被张晨这个不靠谱的神棍调戏了一顿,我顿时满肚子怒火。

我来到二楼,找到医生的房间,进去简单的处理了伤口,手上贴着块儿纱布,像医生道了谢,走出了医生的房间。

一出门,我就看到张晨像只被主人遗弃的大狗似的可怜巴巴蹲在门口等我。

我瞟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朝楼上走去。

“漫漫你等等我,就算你不接受我,也请先把这护身符带上吧。”张晨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枚护身符交给了我。

“我不要!”我想也不想,拒绝了他。

“不行,你必须拿着!”张晨突然冷着脸,吼了一声。

这倒吓了我一跳。

“今天金彩娴漏讲了一件事,当年住在307房间被人掐断喉骨死去的那个女子最后咽气的时候是死在301房间的门口,她的眼睛看着的方向正是301房间的大门。”张晨一脸严肃的说道:“意外惨死或者被害死的人,死前往往怀着很大的怨气,鬼魂会在出事地点徘徊不肯离去,时间久了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无法投胎转世,如果怨气太重就会化作厉鬼相认索命,那个女鬼身上怨气很深,我有种感觉,今天晚上可能有人要出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