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X神探

更新时间:2020-07-30 08:11:23

X神探 连载中

X神探

来源:落初 作者:柒小淰 分类:灵异 主角:连胡 人气:

《X神探》作者:柒小淰,灵异类型小说,主角:连胡,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刚毕业的我,总想找个好工作,梦想赚大钱,谁知现实的社会却令我四处碰壁。再度面试失败,几近走投无路时,在报纸上看到一张奇怪的招聘广告,求职心切的我急匆匆去应聘,不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清晨第一缕阳光射入我房间时,我就从床上弹起来,不是我不想继续睡,而是我真的睡不着,愈想睡反倒愈睡不着,我现在真希望有人能一板砖把我拍昏过去。

“你也起得这么早?”出人意料,在我吊着两只熊猫眼睛打开房间门时,竟然看到柯摩斯已起床了。

“怎么,没睡好吗?”正洗脸的柯摩斯看见我后,擦了擦脸问。

“能睡好才怪,发生昨天那种事,也就只有神经麻木的你才能睡着吧。”我看着他洗完了脸,走进了办公室,随后就进卫生间洗漱。

洗漱完后,进入办公室时,柯摩斯已端坐在他那张宽大的老板椅上,桌上放着一堆资料,正在浏览。看我进来,开口说道:“小原,鬼没什么可怕的,你就把它当成是一种超现实的景色。就类似外星人一般,只是鬼相对并不少见而已。”他好像想帮我缓解心理压力。

“我并不恐惧,我仅仅...”我仅仅了半晌,也没说个子丑寅卯来,但我明白,一开始我的确很恐惧,甚至数次产生过想离开这个事务所的念头,但到后面伴随着慢慢深入这此案件,我的思想也在发生变化,兴许该说已不光是恐惧两个字可以描述的了。

我一方面怀有对女鬼的恐惧,另一方面也有对她的同情,更有着对此案真相的好奇及对柯摩斯这个人的好奇,这是多么复杂的感受,又岂是用一两句话能阐述得清楚的呢?

看我吞吞吐吐了半晌,柯摩斯也有点不耐烦,懒得再理会我,只是暗示我自己随意找点什么事做,然后埋头继续看手中的文件,轻声嘟咙道:“无所谓,每个人都有第一次,习惯就好。”

“啊?”还在整理语言的我,差一点被这番话给呛死,什么叫“每个人都有第一次”,什么叫“习惯就好”,“见鬼”的事,我可不想习惯。

柯摩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说道,“大惊小怪,我的招聘广告中不是说了吗?要求只有一个,就是胆子大。你这胆子还要再练练才行。毕竟他们作为我们的客户,服务一定要做好。”

过了好半天,柯摩斯似乎发觉我还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呆若木鸡一般,抬起头冲我笑了笑:“好了,你去忙吧。”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房间的,打算接着睡一觉。还别说,经他这么一忽悠,我心中那种压抑沉重的感觉似乎瞬间减轻许多,躺床上不一会儿,就昏昏然睡熟了。

“喂,起床了,小原,你是不是猪?从早睡到晚,我请你来不是睡觉的,这里是X神探事务所,不是养老院!”正当我睡得正香时,却被柯摩斯摇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他那张怒气冲冲的脸。

看见我醒过来,他扭头走出房间,扔下一句话:“快准备一下,我们要出门。”

我还没回过神来,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竟然已到晚上八点多,吓得我一骨碌从床上弹起来,我没忘今晚汪叔替我们约好了死者的家人,也就是女鬼的丈夫碰面,急忙洗了把脸,就跟着柯摩斯出门了。

“汪叔不来?”在后排系好安全带后,我问道。

“他有点事。说起来,小原,等会儿见到张小娟的丈夫后,你只管做笔记即可,别的都不要说。”看上去柯摩斯不太想泄露更多的信息给对方,又害怕我说漏了,便提前打招呼。

“嗯。”我应和一声,实际上我不是个多嘴的人,并且与死者丈夫也不熟悉,本身就没什么话可说。

话音未落,汽车很快驶到了张小娟所在的公寓楼下,按照保安的指引,我们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她的住处。

“叮玲”

柯摩斯先打量一番全新的门锁,确定当晚是消防员破的门,以致现在门锁又换上新买的之后,才按响门铃。

“谁呀?”屋里很快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

“您好,我是柯摩斯,请问这是张小娟女士的家吗?”柯摩斯颇有礼貌。

“对,就是这里。你终于来了,昨天汪警官跟我联系的是晚上八点,现在都快九点了,我以为你们不来了呢。”男子说罢,从里面打开了防盗门,侧身让我们进去:“二位,里面请。家里有些乱,抱歉,哎,小娟说走就走了,留下我一人又埋头工作,既没时间也没心情整理房间,让二们见笑。”

张小娟的丈夫名叫钱深,是个金领,在一家国企上班,是市场部的主管,身材并不高大,可能也就165cm左右,身型有些发福,但穿着黑衬衫和白西裤的他,给人以很有神采的感觉。

我和柯摩斯在客厅的沙发上坐好后,我看到矮几上散乱堆放的零嘴,及屋内残存着一丝方便面的味道,还有随处乱丢的沙发靠枕,感觉着实像钱深所言,这屋子是够乱的。

“冰箱里有可乐,要不要来一罐?”我们坐好后,钱深很热忱地说道。

“不用了,钱先生,我们过来只是想了解一下那晚的情况,很快就走了,不必麻烦。”柯摩斯开口阻拦钱深打开冰箱,招招手让他过来坐着。

见我们婉拒,钱深也没说什么,坐回到沙发上,缄默了一阵儿才开口说道:“那晚,我恰好有饭局,有个外地的大客户来公司谈合作,我不得不应酬。你们也知道,做我们市场这行,工作时间从来没个准儿。最麻烦的是饭局,最头疼的也是饭局。”说罢,钱深边想边叙述那晚的发生的事。

案发当晚,钱深因为有饭局,预计很晚才回家,就在大约晚上八点左右,给独自在家的张小娟打去电话,让她先睡,不必等他回去。在大约晚上十点过的时候,他接到警方打来的电话,说张小娟坠楼身亡了。而当时刚刚结束饭局打算回家的他,由于喝酒而不能开车,因此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打的赶回去。可快进门时,却发现自己忘了带钥匙。因为张小娟这段时间都在家中养胎,因此,他也没经常忘带家里钥匙,而后在他的默许下,警方找消防员来打开防盗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