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终极追凶

更新时间:2021-11-25 08:49:18

终极追凶 已完结

终极追凶

来源:落初 作者:星星先生 分类:灵异 主角:安静李星亚 人气:

主角叫安静李星亚的小说是《终极追凶》,它的作者是星星先生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条被扔在凶案现场的红色连衣裙、一起发生在几年前的连环强奸杀人案,将干练的刑警队长宁致远和年轻的外科女医生安静这两个本不相干的人牵连到一起。当尘埃落定之后,安静才恍然“宁静致远,因为有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案发现场,技术科同事的现场勘察基本结束,宋明和杨宝刚正在对现场进行检查。被害人还是宁致远和陈锋之前离开时的状态。法医科的张维正从卧室里出来,见宁致远往卧室里走,也折回来跟在宁致远身后边摇头边感叹道:“这下手也太狠了,至少二十多刀,尤其是颈部那下子。”“什么情况?”张维和宁致远年龄相仿,两人除工作上经常配合之外,私交也不错,所以宁致远并未回头,而是边仔细观察尸体边问张维。“死者全身刀伤二十六处,颈部刀口很深,气管被切断,初步怀疑此处是致命伤。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十点到凌晨十二点。死者生前曾与人发生关系,但未见挣扎痕迹,应该是自愿的……”“自愿的?都从了还下这狠手。”陈锋在旁边小声嘀咕。张维睨了他一眼继续说:“死者口鼻周围瘀青,还有少量纤维残留,我怀疑是**或强行窒息导致昏迷,具体是什么原因还得看验尸结果。”“有那个男人遗留的东西吗?”宁致远看向张维。“没有,应该是做了防护措施,看来凶手很小心,是有备而来。”

宁致远走到床尾处,一条红色连衣裙凌乱的半搭在血迹斑斑的床单上,裙子因为是红色,上面的血迹看着并不那么明显,裙子的半边拖在地上,上面还有一条女式内裤。宁致远看着红色连衣裙眉头蹙了蹙,似乎想起了什么。陈锋见他皱眉便问:“宁队,碰到伤口了?”宁致远摇摇头,目光还停留在床尾的衣物上。宋明听到陈锋的话一脸关切的看向宁致远“你受伤了?”“没事,昨晚闪慢了点儿,被那小子划了一下。”

“这应该是死者的衣服,有什么问题吗?”宋明见宁致远久立于床尾,不解的问。“先让技术科同事带回局里再说。”宁致远并未直接回答宋明的问题。

又在卧室里看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宁致远带着刑警队其他三人退出了案发现场,以便技术科和法医科的同事做善后工作。“宋明和大杨先走访一下周围的邻居,然后回局里待命。陈锋跟我来。”简单做了分工,四人开始行动。

陈锋去年警校毕业后到刑警队就一直跟着宁致远工作,对他的行为方式有一定的了解,见宁致远轻锁眉头知道他是在思考案情,就不作声的的跟着宁致远下了楼。一直出了单元门到了院子里陈锋才开口“宁队,我们接下来去哪?”“先去那个达轩中介问问情况。”

达轩中介在临街的一幢老式居民楼的一楼,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窗改门的那种小门市房,门口三级不平整的水泥台阶,一条已经看不出原来花色的旧地毯用大地钉固定在台阶之上,两侧还摆了几盆半死不活的植物。对开的塑钢玻璃门上贴满一些房源信息。进屋左手边放着一张略显破旧的三人沙发,右手边是几把不配套的椅子,正对着门是一张已经掉了漆的三屉式办公桌,桌面的玻璃板下还压着绿色的台呢布,一看就是从老工厂里退役出来的产物。

办公桌后面一个已经开始谢顶的胖男人见有顾客上门,马上放下正在玩小游戏的手机,满脸堆笑的欠起身“欢迎光临,两位是要买房、卖房还是租房呀?”“你是这儿的老板?”陈锋证件向他出示了证件,“我们是市局刑警队的,想跟你了解点情况。”胖男人瞟了眼陈锋手里的证件堆在脸上的笑容立即凝固了,转而变成了一张苦瓜脸“警察同志,我是合法经营,可从来没干过坏事呀!”“别紧张,我们只是想向你了解下一个租客的情况。”听陈锋身旁的宁致远这么说,老板的脸色才逐渐恢复了正常,“那两位请坐,我去给你们倒点水。”“不用了,你也坐。”宁致远边拉了把椅子坐下边对老板说。“成……你们想问哪个租客?”“有个叫李青青的姑娘,大概二十出头,跟一个叫刘桂兰的大姐租了这个小区一个七楼的房子,这件事你还记得吗?”“李青青、刘桂兰这名字听着熟,具体是谁有点对不上号。”老板摇摇头。“合同是在你这儿签的,你手里也应该有备份吧?时间大概是九个月前”“哦、哦,你两位看我这脑子一时没转过来,九个月前……那就是年初前后,等等哈,我查查。”老板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夹子一边翻着一边叨咕“李青青……刘桂兰……她俩谁犯事儿了?”“什么就谁犯事儿了。”陈锋揶揄了一声,老板见两人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也不敢继续追问,翻完一本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继续翻。“哎,有了,刘桂兰!”说着从夹子里抽出两页A4纸,“是她们俩呀,这刘桂兰我只记得她是大成媳妇儿,还真忘了她的本名叫啥,看这事儿扯的,两位要是说大成媳妇儿,我不用翻合同也能想起来。”

宁致远接过两页A4纸,是一份租房合同,背面印着两张身份证复印件。李青青的身份证显示她今年二十二岁,老家是距D市不远的F市Q县。陈锋伸头看了一眼“老板你跟刘桂兰挺熟?”“我跟她老公认识,以前他们家老爷子在这儿住,他们两口子总来。大成一来就到我旁边的小卖部换啤酒,一来二去的我俩也就熟悉了。赶上他们晚上住老爷子家,大成偶尔会我这儿一起喝两口,聊聊天。”“你知道租客李青青在哪工作吗?”宁致远的视线从合同转向老板。“那小姑娘来找房的时候在华发超市上班,后来换没换工作我就不知道了。”“李青青租到房子之后,你跟她还有过接触没?”“从她们那个楼去公交车站啥的都要经过我们这条街,她出来进去的也经常打我门前过,刚开始我遇着她还问问她房子住得怎么样呀,工作忙不忙啥的,那姑娘虽然挺有礼貌但话不多,时间长了我一大老爷们也不好总跟人家小姑娘问东问西的,一般也就是打声招呼。”

“你平时也住店里,不回家?”“我老婆跟我离婚后,钱和原来住的房子都归她们娘俩了,这间小门市归我,下岗后我就开了这家中介,前面开店,后面隔出个小屋住人。”“昨天你见到李青青了吗?”宁致远继续问老板。“昨天我倒是真碰着她了。”“什么时候?”“上午九点左右吧,我在门口改黑板上的房源信息,她打这儿过。”“那她跟你说了什么没有?”“没有,往常还点点头打个招呼,昨天她好像是挺着急的,走得飞快。估计是起晚了上班要迟到了吧。”“那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看见没?”“那可没看见。”老板摇摇头。“你昨天几点关的店门?”“晚上没啥客人,我八点多收拾好东西关了门就回小屋看了会儿电视,后来就睡了。”宁致远觉得中介老板这里暂时也没有更多有用的信息把手里的租房合同递给陈锋:“复印一份带回去。”陈锋刚要起身,老板忙说:“不用复印了,你直接拿去吧,反正我也就是存着,没啥大用。”“谢谢老板配合我们的工作。如果又想起什么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给老板留下名片后两人起身回了局里。回程路上宁致远打电话给宋明,得知他和大杨已经回了局里,“我把李青青的身份信息传给你,先让吴力涛核实一下,我们马上也回去。”

宁致远和陈锋回到局里已经是中午了,两人回到二楼的刑警二队办公室。办公室里吴力涛正在电脑前不断的点着鼠标。二队唯一的女警江雪正在旁边围观。“无厘头,查好了没?”陈锋一进屋就叫着外号奔向吴力涛。吴力涛与陈锋几乎同时进刑警队,计算机专业毕业,自称无进不去的网站,小伙子平时比较搞笑,陈锋便根据他名字的谐音给他起了“无厘头”这个外号。“那是当然,我办事你放心!小锋子,给宁队送过去。”吴力涛朝电脑旁的几张纸呶呶嘴,眼睛依旧粘在电脑屏幕上。“查完了?那你现在干嘛呢?不是在玩游戏吧?”陈锋把资料递给宁致远转身伸长脖子去看吴力涛的电脑。“哪能呢,我在看李青青她们学校的论坛,万一看着有用的东西呢。”“看了也白看,都是些口水贴。”江雪撇了撇嘴转向宁致远:“宁队,听说受伤了?”“皮外伤,不碍事。”宁致远接过陈锋手里的资料随便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看。江雪张张口似乎还想说点什么,见宁致远已经开始认真的看手里的资料,便没再作声。

李青青,二十二岁,F市Q县人,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一个刚上小学的弟弟。李青青高中毕业考入D市一所三年制专科学校,学的是财务专业,大三后半学期开始在华发超市其中的一个连锁店实习,毕业后直接留用,无不良行为记录……“小吴,论坛上跟李青青有关的贴子吗?”“目前还没发现。”正说着,宋明和大杨进了办公室。“宁队,死者的一部手机,一台笔记本电脑,我们先拿回来了。”宋明边说边将一份资料递给宁致远,“这是技术科出具的现场情况报告。”宁致远接过报告仔细看了看放在手边桌上,“宋明、大杨你们俩吃完午饭去趟李青青的学校,了解下她在学校时的情况。”“好。”“小吴,手机和笔记本归你。”“哎呀,宁队,这活我太爱干了。”吴力涛立即扑向桌上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那我干嘛?”江雪是大队长硬塞给宁致远他们二队的,人长得娇小,胆子也很小,一般命案现场能不去尽量不去,宁致远一般只给她安排非现场工作。“你联系下李青青的家人,最好让他们能尽快过来一趟。”“宁队,要不我下午跟你一起出去吧!”江雪面带诚恳的看着宁致远。“你打完电话协助小吴把李青青手机过滤一下。再去打一份最近的通话记录回来。”“哦,好吧。”江雪心里满是失望。陈锋睨了江雪一眼问宁致远:“宁队,我呢?”“你下午跟我一起去李青青工作的超市。”“好嘞。”陈锋似乎有意气江雪似的欢快的回答。工作安排好,宁致远和陈锋又去了一趟技术科看了从李青青家带回来的其他证物,宁致远对着那条红色连衣裙看了很久才跟陈锋一起回了办公室。二队的人吃过午饭开始分头行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