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美女的煞化往事

更新时间:2021-10-11 08:01:38

美女的煞化往事 已完结

美女的煞化往事

来源:落初 作者:葫芦包 分类:灵异 主角:路飞罗盘 人气:

主角叫路飞罗盘的小说是《美女的煞化往事》,它的作者是葫芦包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新书《赏金之阴阳师》已经火力全开,希望各位多多支持!)县城少女陆离刚出生就被扔进万人坑而‘遭了殃’,又被胎死母亲腹中的哥哥缠了身,干爹作法烧了替身之后,她却变得与常人不一样了起来。可是天生煞体却也让她霉运不断,几次三番失去至亲至爱,一个接一个谎言也让她在煞化成尸的路上越走越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最是忍受不了疑问的,要是让我保守秘密或者是看到不理解的事儿装作不知道,那我真的会疯!

于是我歇斯底里的喊道:“路飞!咱们碰上麻烦了!你个二愣子还不把我放下来!”

路飞缓了缓神,磕磕巴巴的说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这会儿了我他妈还能想什么!”我真是怒了“我想死也不想拉上你们俩啊!快把我放下!”

“不行不行!”莱纳德这个傻小子突然出来阻止“你要是把陆姐放下来她肯定一脚把咱们踹开自己进山了。”

我叹了口气,心想你个小老外还挺精,但是明摆着遇上麻烦了,我还这么被扛着也不是个办法啊,得想个办法把头上这张傻缺到家的符给弄下来。

风啊,你倒是来啊。

别说,我这么一求,还真来风了,可随之而来的还有几滴湿乎乎的东西,整个好滴在了我的脸颊上,我骂道:“真他妈晦气,还没跑出去怎么又下雨了!”

话刚说完,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只听莱纳德闷哼了一声,突然重重地向一旁跌去,那声音简直比他上次从吊车上摔下来还让人揪心!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莱纳德!你怎么......”话还没完,路飞扛着我竟然突然向后一跳,这一跳他可是卯足了劲,足足出去得有六七米!是差点没把我的五脏六腑给震出来,可是我现在顾不得这些了啊,我只想知道莱纳德到底怎么了!

于是我接着喊道:“莱纳德!你......”

又是没喊完,路飞竟突然找死般的扛着我三下五除二地上了树,我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喘气都有些困难,难道我要这么over了?

“别出声!”路飞突然停下身以极小的声音说道,然后用两根手指轻轻的压在我刚想发问的嘴上,他轻轻的把我放下来让我坐在了一根树干上,又用手胡乱的擦拭了一下我的脸颊。

这个时候我才借着月光看见他的脸上,衣服上,全是大片的,湿乎乎的血迹,我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是我不敢出声,因为我相信他的判断,路飞用极轻的动作四下看了看,然后伏在了我的耳边,紧张却坚定的说到:“血不是我的,是莱纳德的,我相信他不会有事儿,你也要相信我,在这儿不许动,我去救他,待会儿回来接你。”

我的心真的要跳出嗓子眼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东西能在路飞的眼皮子底下还是在两三秒钟之内袭击了莱纳德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看着因为紧张而不住的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路飞,后悔得要死。

我为什么中午没有去找他要肉吃!如果我中午去找了他要了肉吃,他也不会怀疑,也不会来家里找我,也不会跟到这里来,这样他们两个也不会陪我一起陷入陷阱,莱纳德也不会受伤。

我觉得我现在如果能动弹,估计真的就是翻版佟湘玉了。

也许是看我快哭出来又不敢说话的纠结表情,路飞突然笑了一声,又趴在我耳边说:“我认识你也快一年了,可是这一年里,我始终没有能力哪怕让你笑得比哭的多那么一点儿,我真想见见那个混蛋,然后替你宰了他。”

“这一年,我们几乎就是在不停地看你找死然后活过来,然后又是去找死,咱们也算是生死兄弟了吧,可是我一直觉得,你说只有跟那个混蛋在一起才能让你不煞化的那么快,我偏不信,我觉得我也能,但是现在看来,嘿嘿,还是道行不够啊,你别生气,我偷偷的在你手机里找到了你妈***联系方式,也告诉了那个混蛋你在这里,我让他来接你了,等他来了我替你揍他一顿出出气,然后你就好好的跟他呆着吧,别乱跑了。”

路飞说完,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我,犹豫了几下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这不是他第一次占我便宜,可是这次,我他妈怎么突然这么难受呢?

就在我忍不住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一棵树上传来了声响,路飞原本笑着的脸突然变了色儿,他没有犹豫,从衣服里迅速掏出一张黄符,然后念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隐!”然后再次把这张黄符贴在了我的额头上。

这次我是真他妈哭出来了啊!

我知道这张符是路飞的御用符,因为耗神大,他每次只会画一张带在身上,这张符的功能跟它的名字一样,虽然不能真正让人隐身,但却能隐蔽佩戴这张符的人的所有气息,尤其是在黑夜对战的时候,路飞佩戴这张符的必要Xing及其大。

可是现在他竟然把这张有时候甚至可以决定他生死的符贴在了我身上,配合上他刚才跟我说的话,我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呼吸,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面对生死,可是我真的不能再看我的朋友,我的伙伴在我面前离去了。

我呆滞的坐在树干上,听着树下刚刚一触即发的战斗,听上去路飞似乎很吃力,我不知道他正在面对着怎样的一只怪物,我满脑子的想法都是,快点吧,谁能帮我把这两张该死的符给弄下去啊!

我不想路飞有事啊!我也不想莱纳德有事啊!明明是我来找死的!为什么受伤的却是他们!

突然,我听见路飞痛苦的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地上,我再也控制不住,歇斯底里的大叫道:“路飞!你怎么了!我求求你把符拿掉!我不死了!我想去帮你!我真的不死了。”

“闭嘴!你个傻缺!”路飞怒吼“真想让我们都活着出去,就别让他发现你!他跟你一样!”

我愣了,什么?!跟我一样?难道也是个煞体?难怪路飞要把这张隐蔽气息的符贴在我身上,是不想让我身上是不是流露出来的煞气引起那个怪物的注意,可是身为煞体的我比任何人都更知道煞体的凶残,没有例外,所有的煞体攻击起来都只有一个样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更加迫切的想要下去了,因为虽然我现在不能动弹,可是我的感官还能运作,尤其是煞体之间的互相吸引,让我现在内心燃起一股极大的冲动,那就是战斗。

我听着底下的打斗声,内心的渴望越来越强烈,突然,我听见我坐着的这根树干发出了“咯吃”一声,我心中一喜,果然不多久他再次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感觉似乎不只是路飞还是那个不知名的怪物突然撞到了树上,我终于毫无悬念的连人带树枝掉了下去。

额头上的两张符也在下落的过程中被刮掉了下来,我心中大喜,连忙一个前滚翻减轻阻力落到了地上。

原来刚才撞到树上的是路飞,路飞愤怒的瞪了我一眼再次从衣服中抓起一把黄符向那东西扔去,顿时黄符飞了漫天,有的落在了那怪物的身上起了明火,接着明火我终于看清了这怪物的真面目。

这是一只人脸猴!一张脸长的跟人实在是太像了,分明就是一张正常的人脸!但是这东西又浑身是毛,胳膊极长,驼着背又分明是个猴子!这长相真是诡异极了,但在我的认知中却不算太恐怖的东西,再看它跟路飞的战斗中,他速度极快,黄符刚落到他身上他就猛地窜出去老远,借由速度把伤害降到最低。

路飞的黄符铺天盖地的飞,在黑暗中时不时的闪出几片耀眼的明火,我也看到莱纳德捂着腹部的伤口倒在一棵树下喘息,他脸色苍白的朝我苦笑,但又挥挥手示意我他没有事儿,而对面一只非人非猴的怪物正瞪着那双在黑暗中发着幽幽绿光的大眼,便灵活的躲避着路飞的符,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这人脸猴真的是个煞体吗?我突然脑子短路问道:“喂!怪物,你也是个煞体吗?”

说完我就后悔了,只见那怪物不知道从哪突然窜了出来,只觉得后背一凉,一股强大的力一下子把我推出老远,我啐了一口血:“你这是欺负老娘还没究极进化啊!”

路飞大跨步地冲我跑来,猛地朝那人脸猴扔出一张符,那猴子一心想着咬我一口,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根本来不及反应,符一下子就正中在它的腹部爆炸开来,只听那怪猴子怪叫了一声向后弹去,我暗想,你把别人扔来扔去,现在也终于轮到你被扔了!

路飞连忙把我拉起来问道:“你没事儿吧!”在得到我肯定的答案后,路飞突然一变脸,一把把我推了一跤,骂道:“你个傻缺!老子拼死拼活为了谁!谁让你自作主张下来的!”

背后被猴子抓伤的刺痛这才传来,我“次次”的吸着凉气,无奈的说:“你不能怪我啊,你把我想的太轻了,你要是把我放一根再结实点儿的树枝子上我怎么能掉下来!”

路飞咬牙切齿的看这我,我冲他做了个鬼脸,委屈道:“你也别急了,挺疼的,把那个猴子解决了咱回去,我不寻死腻活了,我也不跟那混蛋回去了,咱仨一块儿找个寺庙呆着估计也管用。”

路飞突然笑了,我也笑了,莱纳德也喊着:“别让我笑!我肚子疼!”

就在我刚刚觉得生命还不错的时候,就在我们三个人还在傻笑的时候,只看到路飞身后的黑暗里窜出一个棕色的影子,在我的表情还来不及切换的时候,路飞的肚子一下子伸出一个无比尖利的爪子,一股温暖的液体洒在了我的脸上,我似乎能体会到刚才莱纳德出事时路飞视死如归的那种绝望了。

路飞被那只怪猴子猛地一甩,他都还来不及叫一声,整个人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我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只人脸猴子,他那张可怖的脸上突然冒出一个挑衅的笑。

我只觉得心里憋着一团什么东西就要爆发出来。

那猴子突然向后退了几步,眼神也变了,做出了一个正儿八经的攻击的动作。

我苦笑,这果然是煞体之间的心有灵犀啊。

“陆姐!不要啊!”莱纳德的嘶吼在我的耳朵里变得越来越小,我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可是攻击目标却越来越清晰,只是这个该死的猴子。

我觉得我的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起来,可是皮肤却越来越没有温度,心中的那团火越升越高,猴子的面孔也越来越清晰。

终于,那猴子举着利爪向我刺来,我心中的火也突然爆发开来,我最后看了一眼因为惊惧而扭曲了帅气面孔的莱纳德和路飞消失的方向,默念道:“一切都结束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