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女鬼嫁官

更新时间:2020-06-30 08:02:57

女鬼嫁官 已完结

女鬼嫁官

来源:落初 作者:卜汀 分类:灵异 主角:李元庆红玉 人气:

主角是李元庆红玉的小说《女鬼嫁官》此文是卜汀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纤纤女鬼手指,惨被刀割植柳;幽幽女尸阴棺,无奈当床入眠;喜欢的是神庙里的死鬼女友,携手的是皇陵中的亡魂女将。悟道修行只是副业,捉鬼杀鬼才是正道。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向衣服走去时,李元庆把步子迈得很慢,在走向衣服的十多个步子当中,李元庆甚至停下来休息了一下。

从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李元庆的身体从未这样虚弱,他心里不解,不明白昨夜那两个女子到底对自己做了一些怎么,把自己弄得弱成这样。

终于走到了自己的衣服旁边,李元庆把衣服穿到身上时,又发现自己的手脚因为虚弱而不停的发抖。

终于把衣服穿好时,李元庆一抬头就看到了一间破烂不堪的小庙,小庙就在李元庆前面不到五丈远的地方,连庙门都没有,就一间没有前墙的小矮房。

小庙里不知道多久没有人来过了,庙里长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草,黄色的泥墙也是到处脱落,倒是屋顶上的瓦片保存得很好,让人一看就认出那是一间小庙。

眼睛再看向刚才躺着的地方时,李元庆看到那是一块中间有一个凹坑的大石头,凹坑的四周,全是一些小小的石洞,那些石洞,大的像一颗核桃一样大,小的只有人的手指一样大,小洞全都很深,不知道通向哪里。

想了想,李元庆抬脚向那间破旧的小庙走去。

小庙里,空荡荡的,连一个案台都没有,李元庆一无所获。

从小庙里走出来,李元庆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大山的半山腰,后面是连绵不断的大山,前面是一片很大的开阔地。

大山的脚下,还有一个很大的镇子,镇子很是陌生,李元庆肯定自己从未见过这个镇子。

李元庆总算从身后的大山上,看到了很多平日里常见到的植物,凭着他在山里住了五年时间的经验,他一下子就能断定,自己所在的地方,应该还是妙莲山里,不过山下的镇子和李元庆平时看到的镇子完全不一样,李元庆猜想,这个地方应该不是拉雅国了,有可能是珠玑国的某一个镇子。

李元庆的自制硬木大弓,还有铁剑,以及李元庆赖以生存的药草布袋子,全都还在,药草袋子里的药草也是一株不少。

背起了长弓和铁剑,李元庆向山下的镇子走去。他走得很慢,而且每走三四百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才能继续向前走,他太虚弱了。

直到接近中午时分,李元庆才走进了山下的小镇里。

小镇果然归属于珠玑国,李元庆走进小镇时,不但看到了珠玑国的国号,还看到了小镇的名字:中桂镇。

中桂镇不算很大,但镇上的人很多,各种各样的商铺,也全都有,李元庆走进了一间收购药草的铺子,把药草袋子里的药草卖掉了一部分,小发了一笔。

“老板,你这里有四里香么?”从药草老板的手里接过银币时,李元庆没有忘记问上一句,结果和他所料定的一样,那年长的老板摇了一下头。

四里香是很难找到的毒药,李元庆要用这种毒药把他的仇敌毒死,但他找不到这种药草,就连出钱都没有地方买。

身体越来越难受,李元庆找了一个小饭馆,花了一些银币,吃了一顿饱饭,然后找了一间小旅馆,住了进去。

李元庆实在是走不动了,如果他就这样再上山,那无疑是去送死,是给山上的那些小野兽送粮食……

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天过去之后,李元庆才从饥饿中醒来。

李元庆身体总算有些恢复了,前两天那种虚弱到迈不动步子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只是人还不是很精神,身上依然有些软绵绵的。

走出旅馆,李元庆到街上找东西吃时。此时正是华灯初上时分,整个中桂镇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

选了一家不起眼的小饭馆,李元庆走了进去,叫了一份吃的东西,狼香虎咽的吃了起来。

小饭馆设施很简陋,生意也不怎么好,李元庆进来时,饭馆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两三个客人在吃饭。

李元庆只顾低头吃东西,吃到一半时,就感觉到桌子对面有人坐了下来。

刚开始李元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后来他忽然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了:这新来的客人,既然来到了饭馆,为什么一句话也不说?这也就算了,这饭馆生意并不好,来了客人老板不过来打招呼,这就奇怪了。

李元庆忽然想到了怎么,他猛的一抬头时,立即就看到了两个年轻的女子,一高一矮,高个的瓜子脸,矮个的圆脸,正是两天前在山洞里把自己掳到这里来的那两个女子!

两个女子在李元庆抬头看向她们时,身子忽然晃动了,消失不见了。

李元庆后背上好一阵发麻,但一想到前天夜里这两个女子不知道在他的身上弄了一些怎么鬼把戏,让他这两天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心里的怒火立即就向上冒了起来。

只是两个女子只是一闪就不见了,李元庆的心里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满,也是无可奈何,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两个女子去了哪里。

这个时候,李元庆才注意到这个小饭馆里灯光有些太过黑暗了,难怪这两个女鬼敢在这里显身。

这两个女鬼到这里来干什么,李元庆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皱着眉头把碗里的饭菜全都扒到了肚子里后,匆匆离开了小饭馆。

李元庆决定立即回到小旅馆里去,接着好好睡觉,他可不愿意再看到那两个女鬼。

走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小巷子里时,看到巷子两边的人家,竟然没有一家点灯,自己的身边,一片寂静。

拐过一个小弯,李元庆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前面两丈多远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两个女子,正是刚才在小饭馆里看到的那两个女子!

两个女子的脚底,离地面有两三寸高,依然是白衣白裙白鞋子,双脚不动,身子却是衣裙飘飘的向着李元庆滑过来了,速度很快。

若是再被眼前的这两个女子抓住,有可能会死掉,李元庆吓得立即转身就跑。

李元庆跑出了小巷,跑上了一条大街,大街上不但灯火通明,还有大群的人来来往往,两个女鬼没敢追上来。

前面不远处,有一家药草铺,李元庆犹豫了一下,走进了药草铺。

“老板,你这里有红叶仙鹤草么?”李元庆一走进药草铺就问坐在柜台后面的年轻女老板说道。

“小兄弟,你运气很好,红叶仙鹤草虽然便宜,不是怎么珍贵药草,但却很少遇见,今天我的小店里恰巧刚进了一株。”年轻的女老板一边笑着,一边从柜台里拿出了一株红叶仙鹤草,笑盈盈的递给了李元庆。

李元庆接过药草,看到那药草全身紫红色,只有三寸多高,小得不能再小的细长叶子,比牙签大不了多少,便认出此草的确是红叶仙鹤草没有错。

从身后的布药袋子里拿出了一株六方青莲草递了过去,李元庆嘴里说道:“老板,我是个穷人,身上没有怎么钱,我想用这株六方青莲草换你的红叶仙鹤草,可以么?”

“可以,当然可以。”女老板脸上依然挂着笑,只是笑意中远没刚才那么的热情了,她接过李元庆的六方青莲草,嘴里却假装公道的说:“你的这株六方青莲草,比我的这株红叶仙鹤草要贵重,你用六方青莲草换红叶仙鹤草,我可以补给你二十枚铜币。”

李元庆明知道这女老板只给自己补二十枚铜币,自己吃大亏了,但他不敢多说,立即就用手里的六方青莲草和女老板交换了红叶仙鹤草,同时收回了女老板递过来的二十枚铜币。

“你这里有四里香么?”收回二十枚铜币时,李元庆又问了女老板一句,虽然他心里猜想这家药草铺不会有四里香,但他还是要问一下,他不想放过任何的机会。

“没有。”女老板的回答在李元庆的意料之中,女老板说完之后说了一句:“四里香是十大毒草之一,价钱贵着哩,妙莲山虽然有出产,但并不多,我从开店到现在,已经五年了,都没看到过。”

女老板的话,意思很明白,无非是想说就算有四里香,李元庆这样的穷人也休想买得起。

李元庆没有再多话,走出了药草铺子,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把手里的红叶仙鹤草放到嘴里嚼烂后,再把嚼烂了的红叶仙鹤草从嘴里吐出来,拔出身边的铁剑,用嚼碎的红叶仙鹤草把铁剑的剑身涂抹了一遍之后,收好铁剑,再把手里的红叶仙鹤草放回嘴里,连嚼了几下,香进了肚子里。

红叶仙鹤草的除了能补充一下人的血气之外,还有一个很明确的用处:能驱邪,吃了这株红叶仙鹤草之后,李元庆若是再遇到那两个女子,就不用害怕了,因为那两个女子是鬼魂,红叶仙鹤草能克制她们身上的邪气,让她们伤不到李元庆。

李元庆这么做也是很无奈,他不想再让那两个女鬼主宰自己的生死,不然哪天小命没有了都不知道。

正想重新向小旅馆走去时,李元庆被前面人群里的两个女子吓了一大跳:这两个女子,不正是刚才想在巷子里抓住自己的那两个女鬼么?她们怎么敢走到大街上来了?

这里的大街,不但人多阳气重,还到处灯火通明,再大胆的鬼魂也不会敢走到这里来的呀!

但李元庆很快就看到这两个女子和刚才自己在巷子里看到的那两个女鬼有些不一样。

刚才李元庆在巷子里看到的那两个女子,双脚脚底不但不着地,还离地中有三寸高,但眼前的这两个女子,不但双脚着地,手里还各提着一个方合子,步子盈盈的向前走着,分明是两个漂亮的年轻女人,不是鬼魂。

眼睛从两人的脸上瞟过时,李元庆看到了两张完美无暇的小脸,漂亮到了极致不说,还十分的年轻,十六七岁的样子。

这两个女鬼怎么会和那两个女鬼长得一模一样?李元庆心里想不明白。

两个女子从李元庆的身边走过去时,没有注意李元庆,显然她们并不认识李元庆。

看到两个女子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后,没多久就走远了,李元庆立即就跟了上去,他总感觉到这两个女子和害他的那两个女鬼之间有着某种联系。

两个女子像是有怎么急事,脚下的步子走得很快,李元庆几乎是小跑着才远远的跟上了两人。

半个多时辰之后,两个女子走到了中桂镇北,走进了一座高大的神庙里。

李元庆看到神庙的大门上写有“瑜君庙”三个大字,想也没想,就悄悄的跟着两个女子走进了庙里。

半夜的神庙里,一个人也没有,森森阴气显得特别重,两个女子走进瑜君庙之后,没有走进大殿,却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小门,李元庆依然跟了上去。

走过了小门,里面是个小院子,院子里种有很多的桃树,挡住了月光,李元庆从桃树下走过时,感觉到这个地方同样也是阴森森的。

两个女子从桃树下走过,来到了一处小房子前,没敢进门,一左一右的站在小房子前对着门口轻声的齐声说道:“二NaiNai,我们送丝布来了。”

房子里没有回应,许久之后两个女子又把刚才的话重复说了一遍,还是没有人答应,直到两个女子重复的说了三遍之后,小房子的门才打开了。

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子从小房子里开门出来了,李元庆看到女子长得很是俏丽,女子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四十多岁的妇人。

“你们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来?是不是又在偷懒了?”二十一二岁的女子长得很漂亮,脸蛋子俏丽,身材更是前高后翘的超级棒,但她的脸色一点也不好,一出来就板着脸对两个女子呵斥说道。

两个女子全都垂着头不敢出声。

“你们去把她们送来的丝布查看一下。”女人看到两个女子都垂着头不敢说话,满意的对着身后两个四十余岁的妇人说。

两个妇人应了一声,走了过来,分别接过两个女子手里的方盒子,打开。

两个方盒子里,各装着一条丝质长布条,白色的,长有丈余,两个妇人看过之后,对二十一二岁的女子说道:“二姐,布匹没有瑕疵,做工很好,长度也足够了。”

“收好东西,各打一个时辰就放她们两个回去。”那个名叫二姐的女子说了一句之后,转身走回小屋子里去了。

两个年长的妇人收起了盒子,也走进了屋子里,只是这两个妇人很快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各多出了一条鞭子和长绳,嘴里没有好气的对还站在屋子前面的两个年轻女子说道:“你们都各自脱下身上的衣裙,免得我们两个动手,打完了之后我们也好回去向二姐交差。”

两个女子依然不出声,却默默的脱下了身上的白色衣裙,就连脚下的白鞋子也脱去了,赤条条的站在那两个年长妇人的面前。

李元庆今年十七岁,他从未看到女子这样光着身子不穿衣服的样子,顿时感到头重脚轻,一股热乎乎的血流涌向大脑。

闭上双眼,半晌之后,李元庆一颗咚咚乱跳的心才渐渐的平静了一些,当他再睁开眼睛时,看到那两个年长的妇人已经用绳子把那两个年轻的女子分别反绑到了两棵大桃树上了。

“啪啪”的声音传了过来,李元庆看到两个年长的妇人挥动手里的黑色皮鞭,向两个年轻的女子身上打去,年轻女子雪白的身上,立即就出现了鲜红的血印子。

“啊!啊!”两个女子的嘴里,传出了尖声惨叫。

两个年轻女子的惨叫声响起后,两个中年妇人非但没有停手,反而脸上出现兴奋,手里的黑色长鞭,更加的歹毒,恶狠狠的向两个年轻女子的雪白身体上狠狠的抽了下去,把两个年轻女子打得更狠更惨。

站在远处的李元庆,听着那两个女子的惨叫声,心里很是不忍,他很想冲上去把两个被打的女子救出来,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出手。

一个时辰终于过去了,两个年轻女子被打得完全没有了人样,全身上下血淋淋的没有了半块完好的皮肤。

两个年长的妇人把被打的女子从树上解开,回到屋子里去了,一句话也没说,就好像刚才怎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两个女子站立不稳的向一边走去,步子踉跄不已。她们到了一个小池子边,人跳到了小池子里。

池子里种有莲藕,新长出来的叶子细细嫩嫩的只有碗口一样大。

两个扑通的声音传了过来时,李元庆的心里很是奇怪,他不明白这两个女子被打了之后,为怎么还要跳到那池子里去。

李元庆人虽然在远处,但他能看到那池子里的水并不深,两个女子看上去也没有像要寻短见的样子。

两个女子跳到了池子,把身体全都泡到了水里,只留下一张小脸在水面上。

按理说两个女子被打得那样遍体鳞伤,跳到水里去后应该很痛苦才对,但李元庆分明看到两个女子的脸上全都是一付很享受的表情。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两个女子从池子里站了起来,李元庆的双眼立即就睁大了:两个女子身上的伤全都不见了,李元庆又看到两个全身肌肤雪白的女子……

更让李元庆惊奇的是,那两个女子从池子里出来后,不但身上全都是干的,就连身上的头发也是干的。

李元庆心里还在疑惑不解时,两个女子已经走出池子,把先前扔在地上的衣裙和鞋子穿到了身上,从李元庆的身边走了过去,消失在院子的小门外面。

李元庆猛然惊醒,连忙也从小门跟了出去。

两个女子走到大街上时,大街上的人几乎全都散去了,只有几个匆匆夜归的人从身边走过。

跟在两个女子的身后走了很久,李元庆看到两个女子走进了一个黑乎乎的小巷子,然后进了小巷尽头的一个小院里。

李元庆刚想转身向小旅馆走去,就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他一回头,又看到了两个女子,一身的白衣白裙,就连鞋子也是白色的,正缓缓的向自己滑动而来。

之所以说是滑动,是因为两个女子的脚不但不动,更没沾地,两条腿也没动,身影却飘然的向着自己飞来。

两个女子很快就来到了李元庆的身边,一前一后的站着。

站在前面的,是那个比较高的瓜子脸女子。

“奇怪,你怎么不跑了?”站在李元庆面前的女子,看着李元庆的脸,脸上有些诧异的问李元庆说,她的声音,听起来依然像寒风吹响破竹筒一样,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姐姐,你这不是废话么?你都对他下了重手了,他哪里还能跑得动?”另一个女子说道。

李元庆看了女子那很是俏丽的瓜子脸一眼,心里很想说我刚刚吃了红叶仙鹤草,你们已经无法对我怎么样了。

想归想,李元庆并没有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他想看看这两个女子现在又想弄些怎么鬼把戏,更想弄清楚前天夜里自己到底怎么了,为怎么第二天醒来时会那么的虚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