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阴阳界行走

更新时间:2020-06-29 07:42:36

阴阳界行走 连载中

阴阳界行走

来源:落初 作者:阴阳卜易 分类:灵异 主角:王道士红布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阴阳界行走》是阴阳卜易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道士红布,书中主要讲述了:牛鬼蛇神为鬼为蜮妖魔鬼怪快快现身………罗盘天罡翻天印……………行走阴阳两界,我在两界中间。……魑魅魍魉的事让我一件件脱不开身,本想做个好吃懒做之徒,天不遂人愿,那就拿起家伙事,替人消灾解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晚上终于到家,经过一晚上的折腾。身心疲惫,本想和外公说两句,脱了衣服躺炕上直接睡着了。

第二日直到吃午饭时才醒来,不过头疼的要命,这酒喝多了还真难受。翻出铜镜赶紧装起来,可不敢再忘记了。昨晚的事心里还嘀咕呢。

吃过午饭,问起外公我昨晚遇到的事情,外公讲解一番,还算我反应快不然就麻烦了。鬼物迷住了心窍可了不得。就和家人坐一起聊聊,正是割麦子的时候,大中午的都在休息,下午三点后太阳不毒辣了出工。

坐在院子里的大树下乘凉,正说我去学校的事呢,听到大门外喊叫外公的声音。

外公说道:"在家里,有事进来说。"进来一个年轻小伙子,不认识没见过此人。不过看起来比我年岁大一些。

"黄爷爷您在家就好,我后山村的张十六家的,我二叔招的女婿今天早上出事死了。家里派我来请您老人家去主事。"

"说说生辰八字,我先看看日子。"

"我,我不知道呀。"

"哦,这样呀,那我去收拾家伙事我们就走。毛娃子去给你这位大哥倒碗水。"给倒了碗水这兄弟三两口一大碗就喝完了,一问不要了。我也懒得再倒坐那继续乘凉。

外公收拾完东西,背着一个黑布包出来。"走毛娃子,这次你跟我一起去。"

我正想说这事呢,心里想着跟外公去见识见识,没想到外公居然主动叫我去。那还犹豫什么赶紧的走起。准备接过外公背的黑布包,不过这小伙眼尖手快,顺手接过黑布包。我也乐的清闲不是,一刻也不耽搁赶紧出发,还有十来里路要走里。

一路走的紧张兮兮,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到后山村头。村子不大也就十几户人家,整个村子都是张姓。住的是散散落落,在半山腰的里。

外公走到村头拔了一根干蒿草,我们就进了村子,哭喊震天响。听得人头皮都发麻,我们进了院子。院子里的人看着外公进去,都围了上来嘘寒问暖。看来外公在十里八村的的威望很高啊。

回答两声,外公进屋给死者在灵堂看了三支香,把手里的干蒿草也插入香炉。为啥插颗枯蒿草,就是人死了和枯草没撒区别。

死者已经落草在地,但不是上堂里,在靠上堂的左边一些,因为家里的老人还活着。一块破床单当着,前面就是供桌。我也没进屋就在院子里站着。外公看了香也没去看死者就出了屋子。

外面的人赶紧安排外公坐下,看茶上水递烟。我被晾在一边,NaiNai的好生无趣。坐在院子里外公问道:“人是什么时候没了的。”

“应该是昨天晚上没了的。”一个高高瘦瘦的老者开口说道,“今天早上大半早上不起床,我便进去看的时候,人就已经没了。”我心里想着他媳妇睡他旁边还能不知道人死了,这叫什么事儿。

“那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了。之前有没有什么病啊之类的。”

“这个倒没有,已经打发人去通知他爹娘了。“

外公听着点点头,左手掐掐算算的好一会。抬起头看着众人说道:“后天是个日子,就后天吧,下午三点下葬。你们看时间上来的及吗?”

“黄师傅一切全听你的吩咐。”吧嗒吧嗒的猛吸了几口烟,“也不怕跟您说,这人死的有怪像。还烦您老人家给好好作弄一番。”

外公没说话,还在那喝着茶。突然叫我过去,给众人介绍了一番。这才有人理我,看茶递烟,不过外公在我可没胆子抽烟但是茶水那是少不了的。

坐了一会,外公写了一些东西,十全大补汤,十二月经,朱砂、神砂、鬼见草、叫魂鸡等,东西就是繁杂,也没多少。写完交给死者的岳父,说道:“你安排人去买吧,走毛娃子咋爷孙两进去看看死者。”

不就看看死人吗,还叫着我真是的。心里嘀咕,但我还是跟着外公进了屋子,绕过供桌掀开遮挡的布。死者衣服就是一件衬衫,还有一条藏蓝的裤子。脸上一张黄纸盖着看不见。

外公说道:“你们怎么还没给穿寿衣啊,这么热的天也没凉尸这样全身就溃烂了。”外公给我说什么啊,这得对给主人家说。我准备回头看看主人家,一回头我的妈呀,这人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我身后。想骂一句神经病啊,还是给忍住了差点吓尿我。

“不知道怎么的,早上发现尸体硬邦邦的,本来想把给我准备的寿衣,准备拿来先给穿上,我们还几个人都给试过了结果穿不上。”

外公走到头部,掀开脸上的黄纸,整个脸是铁青色。大白天的看的人头皮发麻,嘴张着一块黑色的舌头伸出来,不仔细看还分辨不出来。不过还好眼睛闭着,面目狰狞好像死的很痛苦。

外公竟然脸上没有什么反应,顺着墙壁走过来,解开上身的衬衫,胸口隆起全身已经没有了血色,皮肤有发青不严重。我又看向外公,只见外公这时一脸的凝重之色。

外公看向我身后的老头说:"去厨房和一小盆子面,再拿一瓶白酒。"老头赶紧去办。

外公又看着我说:"没想到带着你小子第一次出来办事,竟然遇上这么棘手的白事。这人死时最后一口气没咽下,有心事未了呀。"

我立马说道:"那就是书上说的死不咽气了,这是有事的征兆啊。"外公听我说完点了点头,不在言语。

这时,出去和面的老头进来了,端着面盆手里还拿着一瓶酒。外公拿过面盆,往和好的面里到了白酒,开始揉面,这是要干嘛呀。

撕了一块面,递给我,"毛娃子你捏七个面灯,点燃给放到头顶。"吩咐完,外公三两下捏了一个面饼,手把下巴往上一推,面饼盖住了整张脸。又做了比手掌稍大的一个面圈,放在肚脐眼上。拿起剩余的白酒倒在面圈里,酒居然不往外流。

我手里下也没闲着,七个很难看的灯盏做好了。没灯念和油这怎么点燃呀。"去厨房要点胡麻油,找半截棉线绳子。"外公一说,我一拍脑袋对呀。

毛毛躁躁的去了厨房要了胡麻油,灶房有几个妇女一问正好棉线绳子也有。

不一会弄好灯盏一个个点燃放在死者头顶,赶紧出屋,我可不想和死人待在一起,那可是晦气。

正好这时大门外的哭声又来了,听的人心里又是一难受。原来是死者的亲爹娘。好几个人都迎了上去,搀扶着两个老人进了院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