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逃不出的鬼城

更新时间:2021-05-03 06:24:56

逃不出的鬼城 连载中

逃不出的鬼城

来源:落初 作者:紫衣狼 分类:灵异 主角:王陈勃 人气:

主角是王陈勃的小说《逃不出的鬼城》此文是紫衣狼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里是鬼城,不仅地广人稀,而且进来之后,就无法完全逃离。就像死亡,总是伴随着新生,一起降临这个尘世间一样。神秘的录取通知书,早已死去的高中同桌,一座被人遗忘的鬼城,究竟会有怎样的故事。半夜的诡来电,腐烂的送餐员,泣血的公交车,楼道的幽灵,哭泣的新娘……这里,有你熟知的诡异事件;这里,有你不知的离奇真相。不管你信或不信,千万不要看书的时候,回过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厉鬼男子嘶吼着,突然带着一股腥风,猛的扑到陈勃面前,伸出那只几乎只剩下骨头的右手。

五道寒光划亮黑夜,即便已经采取了避让措施,还是无法完美躲避,前胸的衣服上已然出现了五个一臂长、一指宽的裂痕。

陈勃皱了皱眉,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胸膛,依旧坚定的站在若水身前。

厉鬼男子正想再度出手,那个略带肉块的骷髅状若水,缓步走出黑暗。

“真是好久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管闲事,尤其是在你憧憬的女神面前。”

陈勃愣了一下,面前这个骷髅,单论容貌,几乎就是若水的复制版。

即便没有多少肉感,但是还是能清晰的看到,那柳眉凤目,活脱脱的就是若水的极致凝缩版啊。

“恐怕,你已经忘记了,那天晚上曾经体验过的恐惧了。”

骷髅若水说着,猛的扑了过去,还没等陈勃有所反应,已然穿过了他的身体,直奔身后的若水而去。

同时,厉鬼男子也再度飞扑过来,手中寒光闪烁,不断向着他胸口心窝处抓去。

虽说陈勃不是专业的武术学员,但也和众多的男孩子一样,有过武术梦,至少还能有些简单的格挡。

可即便如此,还是无法和厉鬼男子抗衡,功夫不大,上半身的衣服,已经变成了碎布条。

而胳膊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一条条还在流着鲜血的伤痕更是触目惊心。

“哎,就这点能耐,看来你今天英雄救美的打算,要破产了。”

厉鬼男子说完,长大嘴巴猛的喷了一口,腥臭的气味瞬间包裹了四周的空气。

同时一团绿蒙蒙的雾气,也快速扩散开来,迷糊了陈勃的视线,手脚也有种被束缚的感觉。

没有任何声音,甚至没有任何的感觉,一只略显干枯的、带着脓水和腐肉的手,穿过了他的胸膛,狠狠抓住了他的心脏。

随着那只手用力的攥紧了他的心脏,一股强烈的绞痛瞬间充斥全身,只是一个呼吸间,他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双眼间的光彩也快速黯淡下去。

“不,你不能死。”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若水整个人漂浮在了空中,那根项链也上下飘飞着,一股充满进攻性的神圣气息,快速升腾着弥漫她全身。

“你们,都得死~”

若水的双眼,已然失去了人类正常的神采,两束碧绿的光芒猛的射出,狠狠拍打在骷髅若水的肩头。

顿时,两团气雾从那里升腾而起,同时不断向下漫延着,只两个呼吸的功夫,两条胳膊已然碎裂成一地碎骨。

若水仿佛发了疯一般,整个人已超越常人的速度,快速游走在两个非人类之间,不断有光束从两者身体中射穿,在空气中留下丝丝缕缕的灼烧气息。

“若水,你真的成长了很多,但是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小了一些,不过这个男生,的确有激发你力量的契机,未来还是靠你们了。”

骷髅若水幽幽的说着,同时一扬手,漫天飞舞起粉红色花瓣雨,带着迷蒙的光雾,很快将若水完全包裹了起来。

“至于你,究竟能不能激发,只能靠你自己,不过这次的难关,对你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话音幽幽的飘飞出去,原本气势汹汹的两个非人类生物,竟然一点点碎裂开来。

两人都用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死死盯着躺在地上的陈勃,似乎要将他完全看透。

直到一阵微风吹过,这里只剩下一对男女,互相面对面的躺在地上。

陈勃有些恍惚,自己体内似乎缺少了什么,或者说有样很重要的东西,被外力震碎了,此刻正在缓缓修复。

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头晕沉沉的就像感冒一样,可偏偏意识极为清醒,甚至能清楚的感应到,自己此刻正仰面朝天的躺在床上。

只是,这里的空气似乎不太对劲,明显不是普通的地方,充斥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渐渐地,他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之前还感觉劳累、困乏、无力的身体,突然变得无比轻松,接着就没有了那份掌控感。

仿佛,此刻躺着的,是另一个陌生的人,自己只是暂时居住,或者说是偶然路过这个身体的一团气体。

越来越强烈的轻松感,让他对自己是气体这种认知感,也在同步增强着。

但是,耳朵里听到的声音,却又让他对这种认知感,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也正是这份怀疑,让他还能偶尔想起,自己应该是个人类。

不过,正常人类绝对不可能像他一样,拥有如此敏锐的听觉。他能听到门外边无数人说话的声音,他们的脚步声、议论声,甚至是他们的呼吸。

不仅如此,就连地上爬动的蚂蚁,空中飞舞的蝴蝶,偶尔飘落的树叶,都有各自不同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细腻,也越来越频繁,直到最后一切都变得无比嘈杂,嘈杂到他想大声呼喊,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也没有办法去呼喊。

恐慌突然袭上心头,他有一瞬间的恍惚,接着这种恐慌带来另一种效果:那些声音,突然全都消失了。

周围一片寂静,但是他又能感觉到,应该有声音存在,只是无论如何也听不到了。

这种诡异的违和感,带来另一种恐慌,一种因为未知和离奇,带来的别样恐慌。

然而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了更深层的恐怖。

整个人轻飘飘的向上漂浮,就跟一团棉花一样,甚至比棉花还要轻。

大概老人家说的,骨头没有二两重,就是这个状态了。

陈勃虽然知道,这个情况并不正常,心底也隐隐有一丝危机感,可内心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不仅仅是感觉身体变轻,视线也开始缓缓向下,直到最终完全俯瞰着下面,背部也感觉贴到了天花板上。

这一刻,一种无法说清的奇异感觉,瞬间涌上了心头。就在他眼前,出现了一张床,上面躺着一人,正是双目紧闭,一脸沉睡样的自己。

而他此刻,有两个感觉。一个是漂浮在天花板上,背靠着形成的感觉;另一个则是床上,那个平躺着的感觉。

就好像这个世界,有两个自己偏偏两个的感受,他都能拥有。

我这是算死了,还是算灵魂出窍?

带着疑问,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将视线瞄向了房间外。

明明还隔着墙壁,可却清晰的看到,那些走廊上或坐或站着人们,还有那些匆匆行走的医生和护士们。

不仅如此,甚至他能感觉到,那些人的情绪,悲伤、失落、烦躁、欣慰等等。

而他们明明张着嘴,却怎么也听不清究竟说了什么,只有一种并不嘈杂但却持续的嗡嗡声,在耳朵里久久回荡着。

不经意间,他仰头看了眼,这下更为惊奇了。他的视线,穿过了云层,看到了翱翔天空的飞鸟,甚至还能感知到,在它们身上翻滚的气流。

而此刻躺在床上的那个自己,安详的连呼吸都放缓了下来,渐渐的,血液变得有些冰冷,带来一股从未有过的冰凉。

猛然间,鼻尖处有一个奇异的触感,像是被一只飞鸟的羽翼,轻轻撩刮了一下。

随着那一下过后,躺着的他整个僵硬了起来,血液变得更加冰冷,就连漂浮在天花板上的他,也因此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意识逐渐模糊起来,朦胧中感觉,床边出现了许多人,正手忙脚乱的忙碌着,一股越来越浓烈的困意,不断侵袭着两个自己。

在两个自己之间,一张宽大的屏幕迅速展开,一幅幅画面,由远至近,从模糊到清晰,快速而平稳的一一展开。

有久远到早已忘记的童年回忆,也有模糊的少年趣事,而最多的画面,还是给了心目中的女神:纳兰若水。

可是有一点奇怪的,自己应该和她也就认识三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记忆,甚至还有她小时候,七八岁左右开始的记忆。

不过那时候的她,还有灿烂的笑容、柔情的眼神,并不像现在这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唉~再见了,我的女神,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不过,至少在离开之前,居然能看到这些画面,也算死而无憾了。

鼻尖那个羽翼撩刮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频繁,之后甚至带着一股冰冷的窒息感,仿佛下一秒就会变成死神的镰刀,斩断自己的生命。

等等,为什么是镰刀,那不是西方世界里的死神?我可是标准的东方男儿,要死也是该被黑白无常索命吧。

正一通完全不着边际的遐想着,躺在床上的他感应到,病房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影迅速扑了过来。

“活下来,你一定要活下来,未来的路还跟漫长,你怎么忍心抛下我一个人走了。”

原本应该听不清任何声音的他,不管躺在床上的,还是漂浮在天花板上的,都同时听见了一个柔弱而坚定的声音。

若水?是你嘛,我居然还能听到你的声音,真是太好了。

一股久违的欣喜,迅速从心底喷发出来,带动着原本冰冷的血液,迅速产生强烈的热度,将他快要结冰的身体缓缓温润起来。

眼前一道亮光闪耀,原本分离的两个自己,快速重合在一起,耳边也逐渐有了其他人的声音,嗅觉恢复了,味觉也恢复了,所有原先冰冻麻木的感觉,全都快速消融着。

只是,困意依旧强烈,几次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皮上和灌了铅一般沉重。

“他,怎么还没醒过来,难道就一直这样,变成植物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