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快穿之她就是金手指

更新时间:2021-01-14 04:32:06

快穿之她就是金手指 连载中

快穿之她就是金手指

来源:落初 作者:夏深雪 分类:科幻 主角:秦高喊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快穿之她就是金手指》是夏深雪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高喊,书中主要讲述了:别人穿越有金手指,她不仅没有金手指,还要成为别人的金手指。excuseme?遇上了一个心动少年,还没亲一下他就死了?死了?哦豁,心上人碎成一片片,她得去捡回来。——————交流群:51771745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夕阳西下。

齐玉爬上墙头时,看到的就是秦役在金黄的阳光下执笔挥墨的情景。看不真切桌上铺着的宣纸画的何物,但他想,她画的一定很好。

在感受到视线的那一刹那秦役就抬起了头,放下笔,眼神平静的与墙头上的齐玉对视。

小8:“是气运之子!”

齐玉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得体,脸色微红:“失礼了,在下此举情非得已……”

“喵——”墙头下,一只黑猫竖着尾巴警惕的叫了一声。

齐玉苦笑道:“这猫儿顽皮,也不知怎地竟跳的那么高,跳过了墙头,在下……可以去把它抱回来吗?”

秦役放下了笔,缓缓朝院墙走去。

“喵呜——”黑猫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贴着墙角瑟瑟发抖。

“踏雪乖,别怕。”齐玉脸色窘迫,却还是温柔的试图安抚着墙下收到了惊吓的猫儿。

秦役低下身一把抓住了踏雪的后颈,不顾它晃荡的挣扎,把它稳稳的扔到了齐玉怀里。

齐玉轻抚着踏雪的脑袋:“多谢姑娘,在下江玉。”

秦役微微抬头:“下去,以后再爬墙就剁了你的手。”

齐玉:“……”

不再理会他,秦役回到了石桌旁,看着被压在桌上的宣纸,上面一只只鸡翅画得栩栩如生,旁边还提了两个字,“好吃”。

没有任务的日子里,她每天就雷打不动的练琴,擦琴,买美食的生活。至于那只叫踏雪的黑猫时不时的到她院子里溜达的小事,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隔壁院子。

接住跃进他怀里的猫咪,齐玉唇角噙着笑意:“你还舍得回来。”

“喵~”踏雪在他手下蹭了蹭。

他轻笑着抬起头,仿佛能透过那隔着院墙一身清冷的女子,招来隐藏在暗处的手下:“可查清了?”

“她于十日前来到皇城,买下了旁边的宅院,没有交好的人,生活很规律,每次出门都是为了买吃的,”少年单膝跪地,“至于她十日前的踪迹完全查不到,她从何而来,为何而来,姓甚名谁……都没有查到,属下无能。”

“她没有跟任何人透露过姓名?”齐玉逗弄着猫的手一顿。

“没有,”少年有些憋屈,“她每次出门除了买吃的,基本不与人交流。”

“继续查。”

“是。”

……

又是一日过去。

“役役,任务来了。”

小8说这话的时候,秦役正在啃最后一只鸡翅,神色不动:“嗯,说吧。”

“户部尚书黄威……”

是夜。

尚书府的守卫比之前的皇商要严密许多,但在秦役看来,仍有许多漏洞可钻,何况,她有系统的精确定位。

她直接顺着定位,避过护卫来到了黄威所在的院落,靠在一个昏暗的墙角里,目光幽深的盯着那通火通明的房间。

习武者过人的耳力让她隐约听到了房里的对话。

“……证,七皇子肯定已经被熙贵妃秘密找到了,虽然因为此事我们在她宫里的暗探都被拔除干净,但这事情太过重要了。”

“确实,那个女人手段高明,这些年她利用七皇子的走失引得陛下的愧疚怜惜,圣宠不衰,不显山不露水,定是秘密蛰伏,暗中谋略。”

“她只怕也想为七皇子争一争那个位置。”

“哼,不惜一切代价,找出七皇子,杀了他。”

“怎么做?”

“我自有安排,你只当做不知这件事,千万别露馅。”

“是。”

随着房里的人起身的声音,秦役目光动了动。

在房门打开的那一刻,两个中年男子刚刚走出门,琴声乍起。不用于之前那些护卫描述的空灵曲风,而是单个音节单个音节的响起。

随着每个音节响起,黄威只感觉到一股阴凉的气息窜入了他的体内,一口热血喷喉而出。

仅仅释放了三个音节,秦役就施展轻功跃上墙头快速离去。

“来人——”

黄威身边的男子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脸色却很难看,他瞥到了那人离去前的身影,虽看不到脸,但那身形就是女子无疑。

“叫府医!”

虽然他没感觉到伤害,但那杀手会放过他吗?他可是看到了她的!会被灭口吗?越是想,他越是觉得不好了,心口酥酥麻麻的,恐是中了毒。

眼看着黄威在他面前咽了气,魏元昌一口气提在了心口上,生怕下一刻自己就步了他的后尘。

府医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就被他拉住了:“给我诊脉,你家大人已经去了。”

府医的脑子被他这一句话砸的茫然,他下意识的把手搭在了魏元昌伸过来的手腕上:“魏大人,你只是受了惊吓,不要紧的。”

“没中毒?”

“没有。”

“没内伤?”

“没有。”

魏元昌提起的气松了下去,收回手:“给你家大人看看。”

府医颤巍巍的蹲下身给黄威把脉。

魏元昌沉声问道:“如何?”

“大人的心脉被一股阴性内力损坏了,”尚书府的府医曾在江湖行走,治过很多江湖中人,很多内伤他都略知一二,“江湖中修行阴性内功的人并不多。”

魏元昌想起那女杀手的背影,眉头微皱:“阴性内功?”

“是,”府医站起身,“朝廷打压得厉害,江湖式微,武功高强的武林中人越来越少了,而修行阴性内功的人我迄今为止只听过一人。”

“谁?”

“魔门大小姐百泠泠。”

……

那边秦役完全不知道这次事件竟然有人替她背了黑锅,她在回到院门外的时候恰逢隔壁的齐玉开了门。

“姑娘才回来?”

秦役没有回答,默不吭声的进房关门。

齐玉笑了笑,也关上了房门,仿佛他刚才突然开门只是一时兴起,并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等到第二天户部尚书黄威被女杀手以琴音震碎心脉致死的消息传出,齐玉眼中的笑意更深了:“阿朗,不用查她了。”

“主子?”

“已经没有必要了。”

“是。”

……

秦役擦完琴沐完浴正要上床休息的时候,一道身影先她一步跃上了床。

秦役:“……”

踏雪歪头:“喵?”

她眼眸闪了闪,灭掉烛火躺在床上合上了眼。

踏雪在床上走来走去,最后在她枕边窝着睡着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