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日鼠辈

更新时间:2020-07-29 08:16:40

末日鼠辈 连载中

末日鼠辈

来源:落初 作者:九四包子 分类:科幻 主角:窦燕书张小曼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末日鼠辈》是九四包子最新写的一本科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窦燕书张小曼,书中主要讲述了:末日来临,且看窦燕书如何在丧尸,变异凶兽等危险之间艰难求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定好目标,决定好好活下去之后。窦燕书就开始每天规划着吃的食物量,然后开始坚持的进行仰卧起坐,原地抬腿跑步等训练计划,虽然心里也知道作用不大,但至少让身体感受下高强度的运动量,以免到时候在跑路时出现的抽筋,无力等一系列麻烦。

宅男卧室里,坐在电脑桌前皱着眉头的窦燕书突然长舒一口气,把笔随手一扔,脸上洋溢着笑容,“嘿嘿,小样,虽然你扭扭捏捏,花样繁多,最后还不是脱光衣服,躺在白纸上,任我欣赏!”窦燕书邪魅的看着花了15天才画好的通往大方镇的简略线路图,得意洋洋道。恰好这时电脑屏幕也突然黑了屏,“看来安市的供电终于还是停了下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电工去管下?”窦燕书无聊的想着,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窦燕书立刻拿起望远镜向窗外看去,只见不远处,一辆林肯领航员的SUV撞进街尾那家小卖部,车头都撞进一部分。过了大概几分钟,车子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的围绕着丧尸,估摸着在过几分钟,车玻璃就要被打破,丧尸们可以好好的饱餐一顿,好吧好吧!估计也就能混个嚼头。窦燕书摇了摇头,替车主惋惜了一下,就准备收回望远镜继续进行今天的锻炼任务。

这时突然那辆SUV的天窗打开了,一个脸上带着惊吓,顶着一头黄黄绿绿头发的小哥钻了出来,看起来真像便秘时在自己私人小空间拼命的样子,最开始好不容易艰难的挤出一点点,最后终于然后整个都出来。窦燕书揪着的心也平缓了下来,往楼下吐了口痰,喃喃自语到:“好一出惊心动魄的演出啊!”。

那个头顶五彩的小哥站在车顶,疯狂的大幅度的摆动双手,头像陀螺似的到处转,嘴巴好像还在大声呼叫着。窦燕书离得可能还是有点远,而且丧尸的声音更多,也听不清,他心想着:“你就是网红妹妹喊亚麻跌,都没人敢去啊!又不是玩无双,可以来个无脑割草丧尸,自己作死有啥办法?”。显然五彩小哥已经疯狂了,只顾着大喊大叫,已经看不到由于喊叫声而愈来愈多的丧尸!

窦燕书摇了摇头收回望远镜,不想去看即将到来的惨剧。突然窦燕书愣住了,只见自家楼梯口涌出7,8个丧尸。“机会来了啊!”念头一闪而过,窦燕书立马穿戴上自制的文曲星战甲,拿起斩月刀背上电脑包往门口跑去,悄悄的开了门,来到楼梯栏杆旁往下望去,之前晃动的脑袋果然不见了。窦燕书一步步下了楼,来到三楼楼梯间的平台上,头向门内望去,只见室内走廊空空荡荡的,尽头处的公共厕所大门张开着,露出漆黑的窟窿,好像在邀请着什么似的。

想当初,图省事,三楼没有改成带独立卫生间的隔断小房间,因此三楼的房租也是蛮便宜,6百一个月,因此住在这里的除了一个明明营养不错,应该不缺钱但还是租在这里的张小曼,其他几位都是抠死的大叔大妈。对了,还有一位脸上像挂着一幅”生人勿近“字条的冷酷男,不过他交租倒是最积极的,每次到时间,自己站门外等我收租的,像是怕我敲他门,进他房一样。

窦燕书在大门处,敲了几下,也没见丧尸冲出来,也就送了半口气,想当初看丧尸电影时,网友说,悄悄进门最为致命,说不准不知道丧尸从那个犄角旮瘩窜出来,这种基本上没有活路了,窦燕书对此深以为然。窦燕书慢慢像门内走去,靠门的没人住,除了张小曼这个傻妞,因此两边门紧锁着。随后接着的是两个对开的门,窦燕书也不自觉的紧张着,虽然知道不可能有丧尸突袭,还是紧了紧手中斩月。凑过头往里望去,一个房间明显是脏男人的卧室,另一个则是一具血肉模糊的骨架躺在地上,被一群绿头苍蝇包裹着。窦燕书狠狠的咽下从胃部涌入喉咙的罐头甜水,往脏男人房间走去,一番寻找,除了几件老旧的衣物,啥都没有。“穷逼,连包纸都看不到,天天不上大号啊!来个自我内循环,为国家节省粮食?晦气!”窦燕书脸色不好看,在回头看了一眼对面骨头架子,更绿了。

窦燕书也不敢进有骨架的房间,继续往前走,一路搜集,除了一扇有丧尸被关在门内的,不敢进,总共找到大瓶矿泉水2瓶,挂面一包。果然是不讲究生活条件的,连点零食水果补给品都没得,挂面给我也没用啊!家里有没有煤气。还是大胸妹好,多注重补充营养。慢慢地,窦燕书来到冷酷男的门前,小声敲了敲,侧耳也没听到什么动静,掏出备用钥匙,开了门,只见咻的一声,一团不知道是黄是白的影子从床上跳了下来,窦燕书立马拿起斩月挡在胸前往后退了一步,只见一只像大型犬类的家猫冷冷的盯着他,猫眼的中的竟是血红色,在往床上看去,之前的冷酷男早己不冷酷了,毕竟脸都被啃的只剩几条肉丝挂在上面!

家猫张了张嘴,对着窦燕书进行无声的嚎叫。“***,怪不得之前不想让我进去,没想到在里面养宠物,租房之前就说了不准养宠物,没想到你给我来个暗度陈仓。看样子为了怕人发现,还给猫来个声带切除,真是哔了狗,你要是没死,老子要骂死你个龟儿子!”窦燕书一边愤恨的暗想,一边慢慢的往后退,深怕引起对方的敌意。刚刚左脚跟往后碰到地面,家猫就伏下身子,嘴巴开始龇着牙,白晃晃的尖牙,看着就慎得慌,估计这一口咬下去,恐怕张小曼的D罩都要变成负A罩了。窦燕书不敢动了,左脚跟也不敢踏实了,双方僵持了一分钟,家猫的脸上渐渐流露出愈来愈嗜血的神情,突然家猫往前一冲,吓得窦燕书睁大眼睛,双手紧握着斩月,双手不自觉的往前挥去。“糟了,抡早了!”窦燕书心中一惊,立刻松开斩月,双手就想往回撤,家猫躲着斩月,往上一跳,前爪已经恶狠狠的向脸部抓去,窦燕书也来不及思考,就想躲过去,头部往下一低,只觉得头皮一凉,几撮带着血糊糊的长发己卡在家猫的爪间,它一边盯着窦燕书,一边用舌头舔着爪子,只见倏忽之间,发根上连着的肉条已不见踪影!

窦燕书感觉手脚都冰凉到动不了了,看着眼前的恶鬼,心中越来越害怕,斩月也没了,这把唯一能称的上武器的东西正和床上的冷酷男亲密接触在。“难道我要死这了?不可能,好不容易说活下去,都定好目标了,怎么能说死就死,好歹也是阅片无数的男人,怎么能连实战都没来过,就死在一只猫的臭嘴里面!”窦燕书心里鼓气,双手握拳,一前一后的摆在胸前,眼睛死死的看着家猫,突然家猫又往前冲,对着窦燕书的喉咙部咬去,只见窦燕书立刻左手一横,用小臂挡在喉咙前,紧接着一阵强烈的压迫感从小臂传来。窦燕书咬着牙齿,使出吃奶的劲,挥出右拳,重重的打在猫头上。瞬间,右拳的指骨就在相互作用力下传来刺心的疼痛,但窦燕书丝毫不敢怠慢。在家猫四只猫爪拼命的抓挠下,窦燕书右手化拳为掌,死死的扣住猫脖子,然后身体一倒,全压在家猫身上。只见家猫还在拼命的挣扎,胸前的衣服早已成布条条,也不知道这家猫的爪子怎么这么锋利?又是几下的挥动,窦燕书胸前已经开始流血了,幸亏肚子上的高中数学依然坚挺,发挥着不止让人难受,也让猫难受的特质,死死的抵挡着家猫后腿爪子的蹬踹,没来个破腹手术!

窦燕书感受着胸腔强烈的疼痛,脸上满是憋气的红晕,终于瞳孔一缩,张大嘴巴,狠狠的咬向家猫脖子,家猫发出无声的疼痛,猫嘴就想松开往窦燕书脸颊咬去。“妈了巴子,老子咬死你,想要老子命,老子就要你的命,刚刚咬着不放,现在就想放开了?老子偏不如你所愿,给老子继续咬着!”窦燕书已经忘却所有,一心只想搞死这条猫,左手手臂用力的往猫嘴按去,家猫迫于无奈只能继续咬着,也比之前更用力。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窦燕书嘴里面的猫血越流越多,终于家猫最后抽筋般的挣动了两下,彻底的归于平静了。窦燕书还是无意识的咬着,过了两分钟,大脑才终于重新回到身上,窦燕书放大的瞳孔,重新聚焦了起来。看着身下的死猫,窦燕书松开了咬着猫脖子的牙齿,满嘴的血腥味,整个身体一软就像没了电的机器人一样,无力的滑倒家猫一边。

嘴巴酸软到合不拢,左臂传来阵阵的疼痛,感觉像断了一样,右手手指还在不停的抽搐着。“哈哈,果然老子是不会带着童子身死的!哈哈!”窦燕书有些疯狂的笑着,喘息着:“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刚刚的撞击声说不定会吸引丧尸来,要赶快回去。”。窦燕书右手吃力的支撑着身体,瞟了一眼旁边的家猫,眼中尽是愤怒。“MD,老子要扒皮吃肉,不然这伤白受了!”窦燕书吐了口痰,尽管全身无力的像根煮熟的面条,却仍然拼命抓起家猫的尸体,往肩上一扔,再回头看了一眼和冷酷男生死与共的斩月,想了下就放弃了,毕竟刚刚也证明了此斩月非彼斩月,没啥鸟用,还费劲。于是窦燕书晃动一下身体,驮着背,拖着在地上摩擦的电脑包就往4楼爬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