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军事 > 全能军工设计师

更新时间:2020-04-29 07:55:44

全能军工设计师 连载中

全能军工设计师

来源:落初 作者:血海兵锋 分类:军事 主角:钟泽鸣陈老匠 人气:

完结小说《全能军工设计师》是血海兵锋最新写的一本军事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钟泽鸣陈老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退伍兵钟泽鸣穿越到一个枪械还处于前装枪时期的平行世界,设计出无数经典的枪械,成为一代军工设计大师。“听说钟泽鸣大师又研发了一款新型狙击步枪?赶紧下订单啊!”“钟泽鸣大师又设计了一款新型的自动步枪?”“手枪?什么手枪?适合警用的?采购!采购!采购!”“新的机枪?班用的?买买买!”开枪群:19703304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这种11.43毫米的大口径子弹脱离枪口之后的初速度低,但是它却具有强大的动能。

强大的动能代表什么?

那就代表着停止作用好!

停止作用,简单的来讲,就是弹头使敌人丧失反抗能力的作用。

像这种大口径的手枪,一发子弹命中目标之后,目标基本上立马就跪了。

绝对不会出现,还在站在那里朝你瞪眼睛等你开第二枪的情况。

“噗!”

只有三四米的距离,钟泽鸣这一枪直接击中了一个手里挥舞着牛尾刀的兵卒。

还是第一次用左轮,为了保证命中率,他瞄准的是对方的身躯。

11.43毫米的子弹直接在这个兵卒的身躯上开了一个血洞。

铅弹击中了对方的肺叶!

然后,这个兵卒仰天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随着这一声巨大的枪响,整个小巷子里的人都懵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中枪的兵卒。

这种大口径子弹击中肺叶之后,立刻就会出现气胸,然后胸腔就会失压,在大气压强下脏器受到挤压。

再然后,肺部的血水就会回流到呼吸道,整个人就会像呛水一样,往外吐血。

这个兵卒像是离水的鱼一样躺在地上,嘴半张着,口中冒出大量的带着泡沫的血水,并且发出声音。

“咕噜噜!”

其他兵卒看着这个吐着血水的兵卒,全都傻眼了!

听着这个兵卒喉咙里面发出的咕噜噜的声响,他们全都下意识的咽了咽喉咙,把嘴里的口水咽了下去,头皮发炸。

就在巷子里面的人都发愣的时候,另外的一队人过来了,还是那个官头带队过来了。

官头一看这情况,就立马大吼道:“你们都愣着干什么?”

“他的枪只能打一发子弹,上去把他给我抓住,记住,要活动!”

官头是个有见识的,他明白这种手铳基本上只能打一枪,想要打第二枪还得经历一番很复杂的子弹装填。

官头这么一吼,小巷子里面的兵卒还是有些发愣,没有第一时间往前冲。

而跟随官头一起过来的,则是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就朝着钟泽鸣冲了上去。

钟泽鸣对李少南说道:“到我身后来。”

“砰——”

然后,他双手持枪,扣动扳机。

每一声枪响,就有一颗银灰色的大口径子弹打中一个兵卒,爆出一朵血花。

“砰!砰!砰!砰!”

枪声在小巷子里面回荡,像是一首乐曲的主旋律,而每一个被命中的兵卒倒地的声响,则是像是和弦。

枪声与兵卒倒地的声响,瞬间就在小巷里面谱写了一曲带着淋漓血色的,生与死的华丽乐章。

钟泽鸣连续扣动五次扳机,把弹仓里面的五发子弹全部打出去,击中了五个兵卒。

然后又领取了六发子弹,左轮手枪往左一甩,弹仓出现在左边,他快速的把六发子弹塞进了弹仓。

而那个认为钟泽鸣手中的手铳只能开一枪的官头,此刻已经呆若木鸡。

其他兵卒也全都瞠目结舌,站在小巷子里面瑟瑟发抖。

以至于,当钟泽鸣把六发子弹全部装好之后,又重新双手持枪瞄准他们之后,这些人才反应过来。

“哐当……”

眼看着钟泽鸣又把枪举起来了,当他把枪口指向一个兵卒的时候,突然,这个个兵卒把手中的牛尾刀扔在了地上,双手举起来。

钟泽鸣都被这个兵卒的反应给愣一下,眉头皱了一下,又把枪口指向了另外一个兵卒。

“哐当哐当哐当……”

瞬间,就起了连锁反应,其他的兵卒也全部把手中的刀给到了地上,举起双手。

当枪口指向官头的时候,官头的嘴动了动,想要说什么,最后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把手中的刀给扔到了地上。

“退后!全都退出这条巷子。”钟泽鸣两眼一瞪,朝这些人吼道。

这些兵卒没有丝毫废话,全都一溜烟的跑出了巷子。

钟泽鸣不敢继续在这里耗时间,就算他把这些人全部杀了也无济于事,万一继续杀下去,这些人跟自己拼命的话。

一旦被近身了,钟泽鸣可不敢保证自己能肉搏过这些人。

“走!”

钟泽鸣立刻带着李少南离开这条巷子。

李少南身上有四处刀伤,目前只是简单的用布条捆绑了一下,起到一个止血作用,还是需要用药的。

“去药店!”钟泽鸣让李少南带着他去药店。

“不能去,少爷,咱们赶紧出城吧。”李少南说道:“这点伤没事的,不流血就好了。”

钟泽鸣一头黑线,这个小兄弟,你是不知道什么叫破伤风吧,这伤口怎么也得消毒吧。

不由分说,钟泽鸣就带着李少南往药店走了,嗯,如果去医院的话,那就更好了。

“少爷!真的不用了。”李少南哭哭哀求。

钟泽鸣没有理会他,拉着李少南继续走,在路过小巷的一户人家的后门时,突然之间这扇门就被打开。

“泽鸣?你这是怎么回事?”陈老匠很诧异问道。

从后门出来的是陈老匠,身后背着一个背囊,手上提着一个木箱子,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短打衣服的人。

钟泽鸣靠近陈老匠的身边,小声的说道:“我兄弟受伤了,现在正被官兵追捕。”

听到钟泽鸣这么说,陈老匠很是淡定,眼睛都不眨的问道:“官兵呢?”

“被甩掉了。”钟泽鸣问道:“陈师傅,你这里有伤药吗?”

“没事,跟我来。”陈老匠转身回屋,让钟泽鸣和李少南跟他进去。

进了屋子,陈老匠很麻利的处理了李少南身上的伤口,钟泽鸣这才放心下来。

这样一个忠心保护保护自己的好兄弟,钟泽鸣才不舍得就这么稀里糊涂死于破伤风呢。

“我也不问你们为什么被官兵追捕了。”

处理完李少南的伤口之后,陈老匠对钟泽鸣说道:“你们跟我一起上鸡鸣山吧,之前没有告诉你,我其实是鸡鸣山的二当家。”

钟泽鸣:“……”

好家伙嘛,以前陈老匠可只说过他当过土匪,可没有说过他是鸡鸣山的二当家。

不过,好像钟泽鸣也没有告诉陈老匠,他是督军的儿子。

钟泽鸣和李少南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交流。

李少南的意思是,全凭钟泽鸣做主。

钟泽鸣的意思是,上山!

风紧,扯呼!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