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法夫尼尔的无限之旅

更新时间:2020-07-31 09:49:33

法夫尼尔的无限之旅 连载中

法夫尼尔的无限之旅

来源:落初 作者:殉爆的弹药库 分类:二次元 主角:言语 人气:

《法夫尼尔的无限之旅》作者:殉爆的弹药库,二次元类型小说,主角:言语,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邓越睡了一觉醒来发现穿越了?穿越成了一条绿龙的法夫尼尔发现自己好像大概似乎、还能主动的穿越去别的世界?一只绿龙在别的世界搅风搅雨的故事。***********伪无限,非系统流,部分设定借鉴dnd以及魔兽非爽文,有点一点点虐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嗅到了夹杂在风中的血腥味,意识到可能有猎物上门的法夫尼尔瞬间来了精神。

在食欲和求生欲的驱使下,法夫尼尔感到自己的身体里涌现出了无穷的力量。仿佛有一阵阵的热流抚过全身,松弛的肌肉变得紧绷,衰弱的身体瞬间充满了活力。法夫尼尔从一条咸鱼的样子又变回了那危险的野兽、那食物链最顶端的捕食者。

法夫尼尔收拢双翼,压低身体,尽可能的缩小自身的体型,降低被发现的风险。它现在正逆着风,藏在自己那石化的蛋壳后面。

法夫尼尔没有贸然的移动,它潜伏在蛋壳后面静静的等待着猎物的靠近。

脚步声越来越近,而现在法夫尼尔才真正的听清楚了这奇怪脚步声。

在法夫尼尔的感觉中,这是十分怪异的声音,与地面清脆的撞击声后总是带着短暂的摩擦声,听起来就像是拖着蹄子走路似的,并且声音的节奏十分的混乱。

不过初步判断出对方长着蹄子后法夫尼尔松了口气,起码基本能确定对方是草食动物而不是别的狩猎者了ーー肉食动物可不会长有蹄子这种东西,至少在它的传承记忆里没找到。而至于那奇怪的脚步声,结合空气中淡淡的血腥气,法夫尼尔猜测对方很可能脚上有伤!

脚上负伤的猎物!法夫尼尔感觉自己要是没能拿下对方的话就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

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法夫尼尔躁动的心情却变得越来越冷静。

藏在石头后面能完全的隐藏自己的身体,而处于下风口则能隐藏自己的气味,完美!

近了。

近了。

听着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法夫尼尔悄悄的探出头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鹿一样的动物。青翠色的毛皮,与法夫尼尔差不多大的体型,头上长着两支短短的角,而缠绕在它的短角上的宛如实质般的超小型旋风表明了对方并不是一只普通的野兽,这是一只风系的魔兽!

而这只风系魔兽一如法夫尼尔猜测的那样,它的右前腿被咬出了一个不小的伤口,这导致了它的平衡感被破坏,敏捷性有了严重的下滑。通过传承记忆里的信息法夫尼尔得知,这是一只4阶的风系魔兽,名字也通俗易懂——风刃鹿。

它能通过头上的短角操纵风元素来形成锐利的风刃,本身也十分的敏捷,是4级魔兽当中十分难缠的角色。尽管现在它前腿受伤了,但法夫尼尔可不一定能打得过它。要知道它这条初生的大头雏龙在这套力量体系中也就只有3级而已。这意味着它只有一次的攻击机会,被拉开距离后没有远程攻击手段的法夫尼尔就只有挨打的份。对方也有猎杀自己的能力!

这只鹿形魔兽朝着它的方向一瘸一拐的走去,时不时的张望四周显得十分的警惕。

法夫尼尔积蓄着肌肉的力量,等待着对方离得足够近后瞬间扑杀对方。

突然,鹿形魔兽站住了。

法夫尼尔心里一惊。

它发现我了?!不可能啊!

这一刻,害怕对方跑掉或者远程激发风刃攻击自己的法夫尼尔产生了强烈的冲动。

它现在就要冲出去,咬断它的脖子!

但好在理性压过了这具龙躯的本能,法夫尼尔压抑住了本能的冲动,静静的蛰伏。

它转动着眼眸顺着魔兽的目光看去——那里是一堆自己之前采集的果实。吃了一个被毒得欲仙欲死后法夫尼尔就把它们扔在一边了。

法夫尼尔感到了一阵诧异,这鹿是要吃那些果实?它就不怕被毒死吗?随即它就释然了,实际上只要度过了最孱弱的雏龙阶段,它自己都不怕那点毒素。

鹿形魔兽走到那堆果实面前,低头吃了起来,一副没有防备的样子。

但注意到它紧绷的肌肉和角上更凝实了几分的旋风,法夫尼尔就知道这只风刃鹿绝对保持着极高的警惕,随时防备可能的袭击。

法夫尼尔趁着对方低头的机会,悄悄的探出了身体,慢慢的接近自己的猎物。

它慢慢地靠近着,在接近到了一定距离的时候,它突然感觉到自己不能再靠近了,再靠近就一定会被发现,没什么理由,它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

于是,法夫尼尔动了。

蓄力已久的肌肉在一瞬间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法夫尼尔带起了一阵强风朝着目标扑击而去。

而本就有着防备的风刃鹿在发现法夫尼尔的瞬间就以极快的速度往后一跃,丝毫看不出来它的前脚有伤。

法夫尼尔的扑击强力而迅捷,教科书般的出击几乎是雏龙所能做出的最为完美的攻击动作了。但,终究还是差了一丝。风刃鹿险而又险的避开了法夫尼尔那长满利齿的嘴巴,除了几根鹿毛,法夫尼尔什么也没有咬到。

风刃鹿又惊又怒,避开了攻击后它调动着自身的魔力准备给这只大头蜥蜴来一发风刃!

法夫尼尔一击扑空,眼看对手就要反击,但它心里一点也不慌,它早就预想到这种情况了。顺着前扑的惯性,身体稍微一转,法夫尼尔用自己的尾巴狠狠的抽向了对方没有负伤的另一条前腿,龙的全身可都是武器!

带着巨大力量的尾巴抽打在鹿的前腿上,“啪嚓”的一声,这只鹿的前腿被折断,断裂的骨头从皮肉下刺出。一龙一鹿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风刃鹿挣扎着,它的右前腿本就有伤,而现在左前腿又被法夫尼尔一尾巴抽断了,在两条前腿都废掉之后它挣扎了几下终究还是没能站起来。

摔得有点蒙的法夫尼尔甩了甩头,搞清楚状况后赶紧冲向倒地不起的风刃鹿,一口咬住了对方的脖子。

感受着嘴里的挣扎和那甘甜的血液,法夫尼尔嘴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它没有急于撕碎对方的脖子,而是享受起了温热的血液缓缓流入嘴里的感觉,享受对方生命消逝、绝望挣扎的感觉。

就在这时,似乎已经明白了自己已经免不了一死的风刃鹿放弃了挣扎,把全身的魔力都集中在角上,用尽全力射出了一道风刃。

当法夫尼尔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它松开口,尽力的扭转自己的身体用自己背上坚硬的骨刺来抵挡风刃,这多多少少能减弱一些伤害。锐利的风刃划过法夫尼尔的背部,激射在地面上炸出了一个大坑。

风刃带起了一大捧温热的龙血,被割裂的龙鳞和骨刺飞舞在空中,看来这些骨刺并不比龙鳞坚固多少。

背部受到的创伤激发了法夫尼尔的凶性,特别是这近乎阴沟里翻船的事实更是让它怒不可遏,它再也保持不了灵魂中身为人类的理性,顺从着恶龙的怒火与本能,疯狂的撕咬着魔兽。直到对方已经气绝,整个脖子都被彻底咬断之后法夫尼尔才停止了自己疯狂的举动。

“吼!”

吼声惊飞了一群林鸟。稚嫩的雏龙仰天咆哮,宣告着自己的胜利。

**************************************************************************************************************

看着已经彻底死去的魔兽,法夫尼尔又是泄愤似的撕咬了几下后终于是找回了理智。

从后背的伤口上传来的刺痛让法夫尼尔打了个激灵。

“嘶......!真疼啊......不过还好不算是太严重。”

从肩胛上方一直延伸到尾巴根部的伤痕虽然看上去恐怖,但还好并不算太深,坚硬的龙鳞、骨刺还有真龙自带的魔法抗性还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对方的舍命一击终归是没能要了它的命。而对于真龙来说,特别是生命力顽强的绿龙,这种伤势不轻,但绝对说不上严重就是了。

“差点阴沟里翻船了,果然不能小看任何对手啊。这鬼世界里不知道还藏着多少危险。”

这次法夫尼尔是真的惊到了。其实它能加迅速安全的解决掉对方,但咬住风刃鹿的脖子后感受到的嘴里的甜腥,感受到的对方无力的挣扎后,它变得十分的享受。它很喜欢这种戏弄猎物的感觉,这种掌握生杀大权,看着对方绝望而无奈的挣扎的感觉,它感到十分的满足。这是恶龙的天性,不可避免。

这让法夫尼尔一下子警醒了

“这是身体分泌的激素和本能对意识的影响?我不记得我前世有这种爱好啊?”

“要是放任这种情绪的增长,早晚会出问题。那时候就是真的要命了。”

这次的事情给法夫尼尔敲响了警钟,它意识到绝不能让这绿龙的天性过深的影响自身。但这是以后的事情了

“现在嘛...该吃大餐了!”

-

“呜,呜”

“真好吃!”

“这鹿肉竟该死的美味!”

法夫尼尔吃得又快又急,锐利的牙齿不管是血肉还是骨头都能轻松的嚼碎。它一边哭一边大口的吞咽着,发出了丢人的声音。没办法,饿了好几天,受了不轻的伤废了老大劲才捕获到了自己的第一个猎物。对着鹿肉一口咬下去,那充斥口腔的鲜香混合着撕扯到后背伤口的剧痛瞬间击溃了法夫尼尔的心防,穿越的打击,饥饿的折磨,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对未来的迷茫瞬间爆发,它一边进食一边哭泣,尽情的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在吞下了近自身体积近一半的食物后,法夫尼尔终于是吃不下了。

感受着腹中的饱胀,法夫尼尔又变成了一条咸鱼,沐浴着微风,懒懒的躺在地上不想动。反正是森林边缘地带,也不用太过害怕血腥味引来厉害的捕食者,再说惹不起我跑还不行吗?

“嗝,好舒服啊......”

打了个饱嗝,法夫尼尔感到了一阵的惬意,连背上的伤口似乎都不再疼痛,暖暖的痒痒的,似乎身体里有一股热流涌向那里,修复着后背的伤口。

“...嗯?”

又是一阵热流抚过。

“不对!不是错觉!”

法夫尼尔惊讶的扭转脖子看向后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把它惊呆了。只见之前被风刃切开的伤口已经变得浅了许多,而且伤口两边的血肉中正肉眼可见的生长出一条条细细的肉芽,它们在空气中舞动着显得无比的邪异。

这些肉芽蠕动着伸向伤口的另一侧,然后慢慢的拉拢伤口两边的血肉。就它愣神的这一会儿时间,伤口就已经完全合拢了!如果不是那碎裂的龙鳞还在的话,根本就看不出这里曾经受过伤!其实就连碎裂的龙鳞在伤口闭合后都有了脱落的迹象,似乎要开始长出新的龙鳞。

“rua!惊了!这什么鬼?!”

法夫尼尔被惊得说起了怪话。它真的被自己的强悍自愈能力惊到了,虽然绿龙在龙族中也算是生命力强韧的那种,但这也太夸张了。这才多久,它受伤后到现在,算上进食的时间也就五六分钟,这么长的一道伤这就长好了?!而且法夫尼尔不觉得那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如同触手般的蠕动的肉芽是正常绿龙应该有的。

又是一股暖流从身体深处迸发涌向背后曾经存在的伤口。龙族最难痊愈的部位之一——龙鳞,现在也长好了。

法夫尼尔再蠢也知道不对劲了。仔细的回味着刚才的感觉,它十分的肯定自己的身体深处有东西!

穿越者的标配福利“金手指”?系统?还是别的什么?

法夫尼尔不知道,它对存在自己身体深处的某种东西感到十分的不安。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东西带来了超强的治愈能力,似乎是对它有利的。但这种在自己身体里的不明正体的东西怎么也让人放不下心来。

对此法夫尼尔也没什么好办法,它闭上眼睛用心的感受,尝试着能不能做到自己以前看到的小说里描写的“内视”。理所当然的,什么也没发生,毕竟无论是绿龙的身体还是人类的灵魂都不带这种功能。

就在法夫尼尔尝试内视失败变得十分焦急时,它突然悟到了什么。

“懂了”

没有来由的,它就是明白了些什么,知道了要怎么做,说不清道不明。法夫尼尔顺从着这种感觉,意识沉入了身体的深处ーー比灵魂更深的深处,自己“存在”的根源。

然后,法夫尼尔”看“到了。

邪神之种。

是的,真正的“邪神”之种。

并非是这东西表现出了这样的外形,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所描绘的,不可名状的存在。无序的混乱与极致的秩序共同构成了它的形态。

虽然无法理解邪神之种的存在形式,但并不妨碍法夫尼尔获得想要的信息。

在看到这颗邪神之种后,法夫尼尔就明白了,绿龙法夫尼尔是他,邓越是他,这颗邪神之种也是他!它们本就是一体一面的存在。不如说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本体,这才是自己真正的根源。

虚空邪神的幼体虽然和法夫尼尔,和邓越是一体一面的存在,但它所携带着的狂暴的虚空力量和无穷无尽的知识又将三者分割了开来。

现在的状态就是,作为肉体的绿龙法夫尼尔和作为精神与灵魂的邓越,还不具备真正的能承载自己的“本源“的力量。不管是肉体还是灵魂,都无法承载这一份来自自身存在根源的力量,所以自己属于虚空邪神的绝大部分存在都被剥离开来以这样类似于独立的方式存在着。而这邪神之种蕴含的知识与力量能通过某种隐秘的深层次联系来促进肉体与灵魂的成长,赋予自己的肉体与灵魂一些不可思议的特性。

它肉体的超强再生能力就是源于此,而通过肉体被赋予的特性,以及邪神之种散发的强烈生命力来看,自身作为虚空邪神所具备的能力似乎是与生命有关。

法夫尼尔有所明悟,随着自身力量的增长,就越是能发挥来自本源的力量。而当自己越过某个界限之后,邪神之种就会彻底的消失,融入到自身存在之中,肉体灵魂根源将不分彼此。

直面邪神本源的状态没能持久,它的存在本身就蕴含大量的信息。光是看到它法夫尼尔就获得了极多的知识,快要把它精神撑爆的知识。

很快的精神从自身的根源又回到了绿龙的肉体当中,法夫尼尔有点汗颜。

自己这是变成了个什么东西?

卧槽,虚空邪神?!类似于克总那种存在?!

不过很快它就释然了,毕竟已经变成邪神的幼体了,还能怎么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享受呗。

其实这种表现已经说明了它的思维正不可逆转的朝着混乱逗比在发展,但它没有丝毫的自觉。

法夫尼尔疲惫的摇了摇头,邪神的种子携带着大量的知识,光是精神直面它就能获得不少的信息。不,不应该说获得,那更类似于一种”解锁“的感觉。毕竟那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现在只是被锁在了“种子“当中。

而这一次的精神探秘法夫尼尔确实”解锁“了不少的知识。这些知识十分的凌乱,彼此没有什么关联,既有一些语言文字,也有一些它现在根本用不上的二、三环法术的法术模型。看来似乎是随机解锁的,虽然零碎但总量着实不少,这使得法夫尼尔的精神变得十分的疲惫。

“不过倒是比别的穿越者好,起码我明确了以后的道路,也不会有什么约束啊难以完成的任务之类的。更不担心是不是有什么背后黑手。”

“唯一制约我的只有自身的实力!”

对于自己变成邪神幼体法夫尼尔其实还是有点开心的,起码它有“金手指”了不是。

法夫尼尔仔细的回想起这次根源之旅的收获。在”解锁“的众多的知识当中,包含有一条也是唯一一条关于主动使用本源力量的知识。

一想到这个,法夫尼尔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