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血雾之乡

更新时间:2020-07-28 07:43:25

血雾之乡 连载中

血雾之乡

来源:落初 作者:巫鸾 分类:二次元 主角:连 人气:

主角是连的小说《血雾之乡》此文是巫鸾原创的二次元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雾隐开局,主角鬼灯一族,拥有穿梭镜子空间的金手指,与再不斩同届。在血雾时代,生命与人性冲突不断,主角该如何在两者之间取舍。这不是装逼打脸文,是一本讲述雾隐少年不断成长(内心)的故事。侧重人物互动及心理描写,丰富人物角色形象,剧情节奏偏慢,是一本严谨向的火影同人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个世上最会杀人的是什么职业呢?

忍者吗?

不,是医生,他们能清楚的知道轻微的碰触某个身体零件来影响整个身体的机能,可以让人毫无所觉的死去。

卯月记得,虽然再不斩拿着夸张的斩首大刀,但实际上却擅长暗杀,无声无息的···一击命中敌人要害来杀死敌人。

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对人体工程学、人体解剖学十分了解才行。

卯月原本以为这是再不斩在暗部时学会的本领,没想到,他在学生时代已经开始学习了。

距离正式毕业还有半年,他很有可能在毕业考试之前便学会无声暗杀术。

这可真是个不好的消息啊!

卯月心里嘀咕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他一手撑着腮帮,大脑迅速转动思考对付无声暗杀术的对策。

在浓浓大雾或其它不可见的环境中,再不斩能够靠声音来辨别敌人的方向,同时自己行动时不会发出声音。

这是非常棘手的能力,除非自己能够看见或者反应远远超出对方,在对方攻击时反应过来并进行反击,不然······不说击败再不斩,在那样的环境下,过于警惕的心理作用就会压垮自己。

该怎么办呢?怎么办呢?

就在卯月思考时,杖助也来到了教室。

刚进门的他看到了后排一副思考人生样子的卯月,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在想什么呢?”

“啊······?”

卯月侧过脑袋看向杖助,好半天才从思绪中回到现实反应了过来,“你来了。”

“嗯,倒是你,一如既往的早啊!”

“只是你来得晚而已,我到教室时已经有很多同学在了,给······这是我奶奶做的牛肉蒸饼,你拿去吃吧!”

说着,卯月将包好蒸饼的纸袋递了过去,杖助接过袋子打开,问了问里面的香气后露出了幸福开心的表情。

“好香,话说你不吃吗?”言语间,杖助取出了一个蒸饼吃了起来。

卯月翻了翻白眼,你问我吃不吃,你倒是给我个啊,一边把剩余的饼子藏着死死的,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就算是口不对心也不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吧!

“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说完,卯月软软的趴在了课桌上,他不想继续理会这个家伙,说得太多的话,他又要开始犯贱了。

“那我回自己位置上去吃了,马上要上课了,要是被老师发现了就不好了。”

杖助一边嚼着东西一边口语不清的说着,说完就要转身离去,只是身体在转身的一瞬间停住了。

他将吃了一半的蒸饼放入纸袋,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个卷轴扔了过来。“这是关于查克拉形态变化的练习技巧及心得,你拿去吧!”

“······?”卯月接住了卷轴,一脸懵逼的看着杖助。

杖助则笑了笑,道:“你不是在练习查克拉的形态变化吗?这个应该对你很有帮助吧!”

“——不是,我并不是疑惑你会给我这个东西,我是在疑惑你这东西拿来的,你家里没有其他忍者吧!”

两人的交情很铁,会互相帮助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正如杖助去过卯月家,对他的家庭有所了解一样,卯月也去过杖助家,对他家的家庭亦有所了解。

杖助一家是在普通不过的普通村民了,他的祖上好几代人都是是木匠,他的祖父在雾隐建村时被雇佣来建筑房屋家具,当雾隐建成后就顺理成章的留下来居住了。

然后杖助的父亲爷爷也都继承了木匠的职业,唯独到了他这一代不想继承祖业,而是想成为忍者。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杖助从哪里弄来关于查克拉的形态变化?

不,不仅仅是查克拉的形态变化,查克拉的性质变化以及一些基础的土遁忍术他都跟谁学的?

要知道查克拉的性质变化可是上忍级别的知识,不是轻易就能学到的。

“我老爹雇佣了村子里的一名忍者给我做老师,这都是老师给我的个人心得。”

“原来如此。”

听杖助这么一说,卯月恍然大悟。

杖助一家虽然没有忍者,家里却很有钱,不要以为家里祖辈都是木匠,就不找钱了,事实上任何一个职业能做到顶都是非常找钱的,一个木匠家族,早已做到了木匠职业的顶端,木匠鹈鹕一家的技术不止是雾隐村,就连整个忍界也是声名远扬。

据说火之国以及水之国大名宫廷的家具都是他们家打造的,每天的订单络绎不绝,现在在雾隐村开了一家家具店。

以他家的财力聘请一名上忍做老师还是可以的。

不过······

“真是羡慕啊!”卯月毫无掩饰的说道。

“这个是天生的,你羡慕不来,就像我羡慕你是大名鼎鼎的鬼灯家族的一员一样,我也希望自己出生忍者之家,这样···有了忍者的氛围环境,我才会成为更厉害的忍者吧!”

“好了,不说了,我回位置去了。”说这句话时,仗助似乎想到了什么,变得有些忧心匆匆,说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卯月有些奇怪杖助突然转变的态度,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就没有追问,而且他感受到了一道视线,从与杖助开始谈话时就一直存在的视线。

见杖助离开后,卯月向视线投来的方向看去,是再不斩。

虽然卯月看过来时再不斩正在专心的看书,但卯月知道自己在与杖助聊天时,再不斩在偷看。

为什么偷看?

是对我仗助之间的交谈感到不屑吗?

卯月想到了再不斩来到这个班级后的态度,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因为他总是一个人,残暴的眼神让所有人对其敬而远之,就算有人鼓起勇气想与他聊天交朋友,也会被冷言冷语给击退。

这样的人应该对友情什么的感到一屑不顾才对,不可能出现对拥有友情的其他人感到羡慕。

应该···大概······是这样吧!

卯月想到了那个在雪中世界的身影,对自己的猜想也感到疑惑起来。

这个世上真的有人不在意友情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