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天降银河系男友

更新时间:2021-02-28 04:00:35

天降银河系男友 连载中

天降银河系男友

来源:微小宝 作者:女王大人 分类:都市 主角:金韶雅华锐 人气:

火爆新书《天降银河系男友》是女王大人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金韶雅华锐,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次见面,他从摇摇欲坠的教室里,将她救出。似乎从遇见他的那天起,她的人生就不在是一条看得见终点的道路。来自亿万光年的银河系彼端的他,一场跨越时间和星河的相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两个人跑了几米,就重新进入黑暗。直到遇见下一个路灯,偶尔有一两片飞蛾从灯光里飞过,然后被风又吹进无尽的黑暗里。   “我们为什么要跑啊?”金韶雅边喘着粗气边问道。   “我可不想影响了我的名声。”他翘起了兰花指,整理一下跑乱的的头发。   金韶雅呼哧呼哧蹲在地上喘着粗气,她斜眼扫了一下,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神清气爽的薛浩,小声碎碎念道:“同样作为人类,这差距也明显差太多了吧”   薛浩忽然笑了,顿了一下之后接着说:“你这身体也太虚了,刚跑几步你就累成这样,一直喘得像小狗一样。”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靠着路灯望着她。   “不……不是啊,我没吃晚饭……”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薛浩打断:“你都这么瘦了,怎么还要学其他女生减肥啊?还给不给其他女生们一条活路了?跟我走,带你去吃大餐。”   他朝金韶雅伸出一只手:“走啦。”白皙的、修长的大手。   金韶雅刚要把手交给他,忽然间,只觉得此情此景此意境,有些似曾相识。   华锐总是能将这个动作做的既优雅又霸气,只是这一幕,想起来恍然如梦。   薛浩握紧了她的手腕,却偏头看着另一侧,像是直视她一眼都不能够。   金韶雅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   “怎么了?”薛浩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金韶雅立马敛了笑说:“没事。”   金韶雅被薛浩拉着继续走了一整条街,在一个大排档摊前停下。   “不是说吃大餐吗?这……就是大餐?你一个堂堂校长之子,不会这么抠吧!”金韶雅指着大排档摊,不可置信道。   “就算我是校长的儿子,偶尔也不得吃点路边摊体验生活嘛!他家的烤串超级好吃,平时排队都不一定能吃到。”   “那我可要多吃点。”金韶雅挑眉笑了笑。   他拉着她在露天餐桌上坐下,熟悉且快速地点鸡翅、大虾和鱿鱼等。   “还是老话说得好,世界上没有什么事儿,是一顿烤串加啤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的话,那就两顿!所以呢,你还得请我再吃一顿。”她伸出两根手指头。露出胜利的笑容接着说,“但是我今天心情不好,你还要陪我一醉方休!老板,这里加一箱啤酒。”   “救命啊,有人碰瓷烤串啊!”薛浩哀嚎一声,趴在桌子上装死。   秋天清凉的晚风吹过,吹散了白天的燥热。   “来来来,喝完这一杯,还有第二杯。”   “我不行了,我去上个厕所。”薛浩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光速地往饭店里跑去,   金韶雅转身去拿放在身后的啤酒,再次转过身来,薛浩就不见了。   她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诶?人呢?哈哈,喝丢一个。”   风几乎要将天上的云全部吹散了。   暴露在风里的胳膊,被吹得冰凉。怎么感觉凉飕飕的,她抱着胳膊又等了一会。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晚上十点半。   薛浩去哪儿了,臭小子敢逃单,下次绝对见一次打一次!   算了,不管他,吃的太饱了,回寝室去睡觉。   她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招了招手示意买单。   结完账之后,一阵凉风吹过,穿着单薄白色碎花连衣裙的她感觉更冷了,快步走到路边,招了招手,上了辆出租车,回到学校里去。   她回到女寝的时候,已经过了门禁时间,她磨破了嘴皮,但看门大娘见她醉醺醺的样子,就是不肯放行。   月黑风高夜,先是被人逃单,然后没有地方睡觉,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情吗?   一阵阵的冷风吹得她浑身寒颤,她只感觉头昏脑涨,四肢发软。   “阿嚏”她突然打了个喷嚏,完蛋了,要感冒了。   她在操场上晃了两圈之后,一抬头看到不远处有个发光的东西,她竟然鬼使神差地向发光处走去。   她拖着沉重的身体,费力地敲开发光的房屋的大门,然后看见陈慕言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下一秒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慕言在教师宿舍里,站在窗边观察天上的星象,随风感知着能量球所在的地方,这时突然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打断。   他没有来得及收起来随风飘扬的头发,与此同时他猛地感觉到能量球离他越来越近。   快速地抬手拢好还在飞扬的识别能量球位置头发,倏地打开房门,看见脸色惨白的金韶雅,朝他勉强一笑,然后倒在他的怀里。   他连忙接住浑身发烫的金韶雅。   这时软软地倒在他怀中的她,突然动了一下,只听见怀里的她干呕了一声,“哇”的一下吐得他全身都是。   他看着吐完以后,昏睡过去的金韶雅,是那样毫无防备,全然信任他的模样。   陈慕言只好弯腰再次抱起她,轻轻地将她放在沙发上。   原本精心打理过的屋门口的路,现在却满是呕吐物。   深吸一口气,认命的当个打扫卫生的老妈子。   他瞥了一眼躺在沙发上昏睡过去的金韶雅,不禁疑问道:“吃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还有个完整的金针菇?”   轻轻地跺了下脚过后,一个拖布自动自发地跑过来,麻利的拖好地之后,自己裹着脏东西跑回去洗涮干净,他在卫生间里打了一盆清水过来,沾湿毛巾轻轻地擦掉金韶雅脸上的呕吐物。   她蜷缩在一起。浑身发热后,一身的冷汗湿淋淋地混合着呕吐物,陈慕言紧了紧垂在身侧双手,最终还是受不了她这样狼狈地昏睡着。   他伸出手想解开她的衣服时,她突然说:“妈妈,我好冷啊。”   吓得连忙缩回了手。   她的牙齿在这时开始打起了寒颤,发出“哒哒”的声音,扰的他心烦意乱。   他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摸索着给她脱掉了连衣裙,他轻轻一招手,原本放在床上叠的整齐被子飘了过来,自由伸展开,准确无误盖在金韶雅的仅穿着内衣的身上。他飞扬起的发梢处感觉到被子盖好了,他才睁开了眼睛。   他将掌心贴在她的额头上,有点烫手,这是感冒了?   他从冰箱里拿出个冰袋,放在金韶雅的额头上。   他将手放在她的手腕上,注入了白色烟雾,瞬间她就被烟雾包围了起来。   随着烟雾的渐渐消失,她滚烫的体温慢慢趋向平稳。   他放在她手腕上的手,感觉到她竟然有些悲伤情绪,莫名有些气愤,不要让他知道是谁惹了他精心饲养过的兔子不开心,不然他绝对会给那人点颜色瞧瞧。   他走到卫生间,脱掉满是脏东西的衬衫,随手丢进垃圾桶里,放出的凉水冲在身上,才能让他不那么心烦意燥。   冲刷掉身上的难闻的味道后,他在准备穿衣服时,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有个声音在叫他,匆忙围了个浴巾出来。   他看着还睡的香甜的金韶雅,他隔着被子将睡着的金韶雅抱到了床上,摸了摸额头,还好,没有刚开始那么烫手,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水。”   陈慕言招了招手,一杯冰凉的水倏地出现在他手里,他从床头柜里的药箱拿出其他老师送他的感冒冲剂,倒进水杯里。   他盯着手里拿着的水杯,一股白烟从杯子里冒了出来,加热成温水后,才小心翼翼地扶起了她,喂她喝了一口水。   金韶雅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她回到了小时候。   爸妈的事业还没有那么忙的六一儿童节,那天她发烧了,金妈细心地给她掖着被角,她左动右动地总是会露出小胳膊或小脚。   还喜欢耍赖皮不想下床去喝水,金妈心疼她发烧难受的样子,喂了她一杯甜甜地蜂蜜温水……   等等,记忆里明明是滚烫的热水,因为金妈担心温水化不开,而把她的嘴里烫了两个大包,她还哭了好几天,怎么变成温水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是裸露的结实有力的手臂,拿着水杯的纤长手指微不可查地颤抖了一下。   目光上移,健壮的胸肌,跟他清俊的脸庞一点也不相称。   一定是还在梦里,要不怎么会梦见陈慕言赤果上身抱着她呢?   还是这样暧昧的姿势……   他的身上还飘散出一股淡淡的薰衣草清香…   唯一让她觉得特别奇怪的是,喝水的感觉也太真实了吧?   她悄悄地在被子下面掐了一下自己大腿,嘶!好疼。   我的天,原来不是在做梦!   但是这光滑的触感,她嘴角抽了抽,我的衣服呢?呜呜,清白没了!!   “啊啊啊,你……”她抱着被子,迅速逃到床的另一边。   她逃到床的另一边后,颤巍巍打开被子一角就看见自己只穿了内衣。   她咬着被角含糊不清地说:“算了,就当被……呜呜呜……”   陈慕言连耳朵根都红了,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来。他紧张地望向窗外,无意识地喝了口,她刚才没喝完的水。   “咳咳。”陈慕言爆发出一阵压抑不住地咳嗽。   糟糕!他猛地想起来,他在地球除了纯净水,什么都不能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