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仙踪情影

更新时间:2020-05-22 23:14:01

仙踪情影 连载中

仙踪情影

来源:落初 作者:茉籽籽 分类:都市 主角:云仙福晋 人气:

完结小说《仙踪情影》是茉籽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仙福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睁开眼,咦?这个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妹纸是谁?这里怎么破破烂烂的?她怎么穿着古代的衣服?呜呜呜~小女子随父贬官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好可怜哦~呜呜呜~叔叔,你怎么抱着个扫帚?你是不是扫把星下凡啊?扫帚?啊!我明明在扫地,扫地也能穿越?胡说,我是哈利波特!对了,现在是什么年代啊?你猜啊,才对有奖哦~清穿文,欢迎搜看,嘻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贝勒胤禛生辰当天

早晨云仙穿了件淡紫色的旗装,踩着花盆底鞋,在客厅练习走路姿势,练了一会儿优雅的走到对镜梳妆的云玲身边作揖道:“姐姐早安。”云玲早就从镜子里看到云仙的表现,满意地笑道:“嗯,这样才好嘛,知书达礼温文尔雅的样子。”云仙道:“这样很累的。”说完恢复本Xing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椅子上。云玲笑而不语,在清月的服侍下穿上新制的衣裙,看见云仙仍呆坐着,便说道:“你怎么还不去换衣服,待会去晚了要失礼的。”云仙道:“我已经换好啦,我在等你哦。”云玲看见云仙只是多戴了两朵花穿了花盆底鞋,和平日没什么区别,问道:“你怎么不穿新衣服呀?”云仙道:“新衣服我要留着过年穿,今天我又不是主角,我只是去吃酒的。”又一边打量了穿着梅红色新衣的云玲,贼笑着说:“今天是姐姐的相公的生辰,姐姐才要打扮得漂漂亮亮,讨相公欢心啊。”云玲羞涩地笑骂道:“你这个口没遮拦的丫头,让清月撕你的嘴。”清月边给云玲整理发髻边笑道:“撕不得撕不得,撕了以后谁来逗夫人开心啊。”云玲夺过清月手上的梳子自己梳着道:“你这么向着她,你服侍她去。”清月拿回梳子陪笑道:“事实如此嘛,咱们二姑娘花样儿又多,总能逗您笑,这些日子您都开朗不少呢。”云玲心里明白,清月继续笑道:“这些日子,夫人心情好了,饭也吃的多了,人也看着精神许多。“秋渠过来插话道:”二姑娘常说什么喜,什么悲,那个至理名言是什么来着?“不解的看着云仙,云仙笑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秋渠道:“对对对。”云玲道:“仙儿就是喜欢看这些杂书,正经的书不读。”云仙道:“女子无才便是德,看那些四书五经干嘛,虽无才但是要懂得生活滴。”秋渠笑道:“要是咱们姑娘是个男的,肯定可以考上状元做大官,咱们跟着大官人,不用在这里受气。”云仙鄙夷道:“你们这些古人啊,就知道争名逐利,安安心心过日子不好吗。”“古人,难道你不是古人啊。”秋渠叫道,云仙道:“我比你们先进一些。嘿嘿。“清月说道:”唉,在这王亲贵族的府邸里,你不招惹人家,人家也会来招惹你,招惹了你不说,人家有权有势,你有气也只能憋在心里。“秋渠恨恨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福晋的那两个妹妹,今天肯定又要和她们见到。”云仙问道:“她妹妹怎么了?”秋渠道:“嫡福晋贤良淑德,可是她那妹妹倒是骄纵蛮横,目中无人,逢年过节来咱们府上也不收敛,嫡福晋说她们,她们倒说是福晋胳膊肘往外拐,都是一母同胞,怎么偏差这么大。”云仙道:“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啊。”秋渠对云仙道:“她那大妹妹是太子侧妃,二妹妹好像还没婚嫁,两个人每次来府上总是要指指点点,嫌这嫌那,姑娘你见到她们可要绕道走,别被她们招惹。”云仙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这么倒霉遇上便:“噢”一声答应,众人收拾妥当向前院走去。

虽然只是过生日但是贝勒府里也是张灯结彩,装饰得喜气洋洋。老远的就听到戏班子的人练习唱曲的声音,还有歌舞班琴声,各种声音交错,无形的拼凑成一段快乐的乐章。胤禛在贤德堂接待客人,云玲姐妹向胤禛和嫡福晋请安,嫡福晋打量云仙一番,满意的点头笑道:“嗯,不错,云仙丫头越来越有模样了,贝勒爷,这就是咱们府上要去选秀的姑娘,还不错吧?”后半句对着胤禛说,胤禛也打量着云仙。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胤禛淡淡笑道:“嗯,不错。”云仙道:“这还要多谢嫡福晋的细心栽培呢。”嫡福晋更高兴,笑道:“嘴巴子还真会说话。”转身对华馨道:“把那蝉丝绸缎拿给云仙。”又对云仙道:“这衣服颜色太淡,要过年了,做套新衣裳。”云仙谢恩,便随姐姐到偏厅去吃寿面。

胤祥早就在偏厅坐着,现在还早客人并不多,一看见云仙进来忙使眼色,云仙何尝不是带着搜寻胤祥的眼睛悄悄四处张望,望见后也回了个眼色,走到胤祥旁边的桌子坐下,丫鬟端上了热腾腾的寿面,吃完面两人想悄悄溜出去,正巧八贝勒带着九、十、十四阿哥等人来祝贺,胤祥只得出去陪着。云仙也只好和姐姐到院子里准备看戏。

今天没有风,微弱的阳光照的人暖暖的,云仙正在享受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耳边响起张剑熙的声音“师姨娘安好。”张剑熙把两袋礼品塞到清月手中亮眼放光的对自己笑道:“云仙妹妹。”云玲疑惑地看着张剑熙和他的礼品,张剑熙搔着头略带羞涩地说道:“这些年我们都在京城,却没有机会来拜见师姨娘,哎呀,还是觉得叫玲姐姐习惯些,你也算是从小看着我长大,见证了我和云仙的感情,我孝敬孝敬你也是应该的。”说道后面云玲都觉得好笑,张剑熙怕云玲拒绝忙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们就收下吧。”云玲忍不住笑道:“好啦,好啦,我替仙儿收下了。”张剑熙终于露出安心的笑容道:“这里也有送给玲姐姐的东西,希望你们都喜欢。”说完便跑到云仙身旁的椅子坐下对云仙道:“快开始唱戏了,云仙,我知道你最喜欢看热闹的戏了。”张剑熙像个话匣子说个没完,云仙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快到晌午,客人也越来越多,终于十阿哥把苍蝇似的张剑熙叫走,云仙倍感无聊,打了哈欠说要回去睡会中觉,走到后院忽然听到猫叫,叫的很奇怪,“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云仙顺着声音走到假山后面,一个和云仙平时很要好的小厮跳出来,唬了云仙一跳,云仙骂道:“你要死啊。”小厮很无辜的向云仙奴奴嘴,胤祥从云仙身后走出道:“你不是在看戏吗,怎么走了。”原来胤祥一直注意着云仙,云仙心里顿时充满温馨,想看又不敢看地瞄着胤祥不说话。胤祥挥挥手示意小厮下去,对云仙道:“张剑熙给你姐姐提亲了?”云仙笑道:“没有,他只是问候问候我们。”胤祥香香吐吐道:“那你愿意嫁给张剑熙吗?”云仙大笑道:“怎么可能,就算我答应,他爹娘也不会同意的………”

“我只关心你答不答应。”胤祥忽然认真起来,深深地看着云仙的眼睛,似乎要把这双明眸看透,云仙也愣住了,摇头道:“我当然不答应啦,我一直都是把他当作哥哥的,虽然我们一起长大.”

“那就好,我知道了,哎,你要去哪儿。”胤祥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打断云仙的话,恢复平常的语调问道。

“我正想要去睡中觉呢,被你这么一闹又精神了。”云仙抱怨的看着胤祥,“好啦,是我不好,不过中饭都没吃睡什么觉呢,咱们去前面玩吧。”胤祥拍拍云仙的肩膀安慰道。“不去,不好玩,一直坐在那里看戏,闷死了。”云仙继续抱怨,“那我和你说话,陪你看。”胤祥继续安慰,“今天人这么多,大家岂不是知道我俩关系。”

“知道就知道呗。”

“哎,还是不要知道得好,偷偷摸摸比较刺激。”云仙坏坏地笑道,胤祥忙追问:“咱俩是什么关系?”云仙自知身份低微,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认识胤祥,但用词不当就容易被误会。

“呃,好朋友,朋友的关系啊。”云仙假装正经,胤祥坏坏笑道:“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哦。”云仙故作无辜说道:“随你怎么说。”胤祥道:“咱们现在去哪里玩呢,不会一直在这偷偷摸摸把。”云仙道:“我请你喝茶去。”说着背着手走出假山,往后院的厨房走去,后院的下人都到前院去帮忙了,厨房空无一人。

云仙走进厨房,打水,生火,烧水一切事情利利落落,确实云仙经常在这个小厨房煮Nai茶,连后院的黄厨子都称兄道弟。胤祥更是看得一愣一愣,自己做Nai茶的时候毛手毛脚,几个丫鬟奴才帮忙才弄得好,没想到云仙一个人竟然这么熟练,心中暗喜果然是高手。

水开了,云仙把茶叶放进去,然后端到一个小火炉上用文火煮着,又去旁边的柜子拿出了牛Nai慢慢倒下去,一边用木勺轻轻搅拌。胤祥看见云仙表情认真仔细,就像妻子正在用心地给丈夫煮Nai茶,把爱一点一点煮进去,不觉看得呆了。云仙看见胤祥静静地看着自己,她也很享受这样被注视的眼神,哼着小曲儿,欢快的搅拌Nai茶。

“你前几天不是去做新衣服吗,今天怎么不穿呢?”

“今天是贝勒爷的生日,我又不是他妻子,穿这么好看干嘛。”

“那你穿了新衣服第一个给我看好不好?”

“嘿嘿,你真逗,我就算穿了第一个看见的也是秋渠,怎么轮得到你。”

“她们不算,我要是第一个看见你穿新衣服的,的男人。”胤祥有些羞涩,他还年轻,不大会表达自己的爱情,云仙更年轻,不大明白被爱的感觉,但却很享受,也许这就是爱的初恋体验,在懵懂中摸索。

“那我就在大年初一穿,你可要记得哦,老地方,到时候你忘记了可不要怪我。”云仙红着脸低头说道。

Nai茶煮的差不多,云仙拿了个大杯子倒了一杯自己轻轻吹了吹,递给胤祥说道:“看着烫啊。”胤祥故意大喝一口,“哎哟。”叫了一声,云仙忙端着胤祥的脸问道:“烫了?”胤祥道:“烫了嘴,怎么办。”云仙用手指轻轻摸向胤祥的唇,胤祥有一种想要亲吻云仙的冲动,但是觉得这样太唐突,强压了下来笑道:“逗你玩呢。”云仙白眼道:“好玩吗。”说完转身去拿了个倒酒的酒壶,把剩下的Nai茶倒进去,胤祥笑道:“咦,你也喜欢用酒壶盛Nai茶吗?”

“还不是和你学的。”云仙瞟了一眼胤祥,又问:“比你的好喝吧?”

“好,实在是太好喝了,在京城里再找不到第二个比你好的。”

“京城里说不定就咱们两个异类爱喝这玩意。”

胤祥慢慢喝完了手里的Nai茶,云仙道:“肚子饿了,去吃中饭吧。”胤祥道:“给我也倒一壶Nai茶,盛酒壶里,我去呈呈威风。”云仙知道他定是拿去骗人家说是酒,显摆自己酒量,便倒了一壶,两人高兴的往前院去吃中饭。

云玲早就在饭桌上等云仙,看见云仙拎着酒壶笑道:“又和那个谁偷吃酒去啦?”云仙贼笑着不搭话,拿起筷子就吃饭,吃得正香,身后传来一把尖细的女声“哎哟,这鸡肉这么硬,阿玛额娘从来不让我吃那么硬的肉,生怕咬坏了牙。”云仙心里暗道“谁这么矫情,吃肉害怕坏牙,干脆不要吃得了。”斜眼望去隔壁桌,一个穿着大红色旗装的女孩,嫡福晋就坐在女孩左手边,表情尴尬,女孩右手边坐着一位身穿姜黄色旗装的女子,年纪和嫡福晋差不多,也矫揉造作地说道:“在这里有鸡吃你就知足吧,你以为这里是太子东宫啊,有山珍海味的,今天你就委屈委屈,明儿个上二姐我那去吃好吃的。”云仙猜到这两位定是嫡福晋的**妹妹,无论从穿着打扮,言行举止,真是**之极,还是个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继续吃饭。

云仙吃饱后只能去继续看戏,悄悄顺道走过阿哥们的饭桌,男人们吃饭果然是觥筹交错,好不爽快,胤祥自己拿着那个酒壶豪气的喝着,敬这个敬那个,似乎并没有被发现,阿哥们赞道“哟呵,今天十三弟酒量这么好啊。”看见胤祥得意洋洋的样子,自己也偷着乐,忽然,同桌的胤祯脸微红,撑着桌子站起来道:“十三,就不信你今天喝不醉,你手里的是什么酒,来,让我尝尝。”胤祥忙道:“还不是和你的一样,我只是嫌倒来倒去太麻烦。”胤祯道:“我敢说你酒壶里肯定不是酒,如果我说错了,自罚五杯。”众阿哥起哄,胤祥把酒壶倒反过来,却倒不出一滴水,高兴道:“我喝完了,十四啊十四,明明是你喝不过我,找什么幌子。”胤祯走过去要抢胤祥的酒壶,胤祥忙收起来,胤祯道:“有猫腻。”众阿哥也奇怪,都哄上去抢胤祥的酒壶,云仙看他们像群猴子一样偷偷笑道:“这回露陷了吧,看你还装。”便去戏楼。

“哟,师姨娘啊,今天穿新衣服了呀。”红衣女孩斜眼看着云玲,云玲点点头不语,红衣女孩又道:“看来我姐姐的地位真不坚实,你一个罪臣之女穿这么妖艳干嘛,要和吸引贝勒爷吗,哼,你也配啊。”云玲不想回话,只是低着头,红衣女孩又道:“听说你有个妹妹流放回来了,怎么不叫来看看,给我们太子侧妃请请安,现在我二姐地位是最大的。”云仙一来就看到那两个女人嘲笑姐姐,心中顿起怒意,便大摇大摆地走到太子侧妃前行礼道:“民女师云仙给太子侧妃请安。”太子侧妃斜眼打量了云仙一番,看见她穿着简单冷笑道:“哟,我还以为是哪个丫鬟呢,果然是姐妹,都这么寒碜。”云仙微笑道:“太子侧妃出身书香门第,我们这种平民百姓自然是不敢相比。”太子侧妃看见云仙奉承自己,心中满足,笑道:“你这个妹妹比你识抬举呢。”云仙又故作谄媚道:“今日能给侧妃请安真是太荣幸了,听说侧妃见多识广,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无所不知,民女才疏学浅,有些问题想向您请教。”太子侧妃被夸得心花怒放,笑道:“你说吧。”云仙道:“民女昨日看书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民间杂技叫口技,说有个人的嘴巴很厉害,能模仿各种各样的声音,一模一样,让人难分辨,我背给您听听,您看看啊,京中有善口技者,会宾客大宴,于厅事之东北角,施黄色屏障,一桌一椅,满座寂然,无敢喧哗者,遥闻深巷中犬吠。”在场的人有府里的侧福晋,姨娘,妯娌,大都是见识过这两位的蛮横,但是见嫡福晋都约束不了她们,自己更加避而躲之,如果不幸被讥讽,也只能忍气香声,如今看见云仙这般做法,都好奇的悄悄围观着。

太子侧妃看见云仙停顿了许久,问道:“后来呢,接着背啊。”云仙道:“遥闻深巷中犬吠,犬已经吠了,就没有下文啦。”太子侧妃沉思着,红衣女孩叫道:“哎呀,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骂我二姐是狗。”太子侧妃一听,恍然大悟,满面怒容指着云仙道:“你,好大的胆子。”云仙心里正乐呵怎么有这么笨的人,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道:“民女只是背书,明明是这位小姐说她二姐是狗,我可没说哦。”在场的人偷笑着,云仙对着周围故意大声道:“你们有没有听见我辱骂侧妃啊?”众人既然不敢大笑,自然也不敢应和,云仙又道:“不回答就是默认了,所谓无声胜有声。”太子侧妃把杯子一摔,怒道:“你这个师什么仙,你,你。”红衣女子沉不住气,竟然伸手要掌云仙的嘴,云仙一躲闪,她扑了个空,顺手甩另一只手,云仙转身便跑,没了踪影,她自己却撞到椅子摔了个狗吃屎。嫡福晋等人在戏楼下听见动静,忙赶上来,看见太子侧妃恼得捶胸顿足,红衣女孩哭嚷着,嫡福晋忙上前好言相劝,众姬妾高兴地散开,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戏。太子侧妃怒道:“你们府里的丫头太不知礼数。”嫡福晋命人去把云仙找了回来,问了事情缘由,她知道被云仙这么一闹,这两个妹妹没有脸面不敢再来,心中也满意,并没太责怪云仙,两个妹妹事后气冲冲地离开,嫡福晋连安慰的话都不用多说,大家又恢复平静,送走了瘟神,气氛更加和谐,姬妾们看见云仙这么整治了她们共同厌恶的人,也都和云玲要好起来,拉着一起看戏聊天。

嫡福晋私下把云仙叫道跟前问道:“你真的没有说辱骂她们的脏话吗?”云仙想起哈利叔叔说过,骂人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带任何脏话就能把人家骂得狗血淋头,吵架也是一门艺术,自信的点点头道:“我只是瞎背了一段书文,正好有这句话,我没有直接骂他们。”说完把刚刚那篇文章背给嫡福晋听,华馨在旁边笑道:“师姑娘真聪明,她们就算去告状,也告不了什么,还落得个自己才疏学浅。”嫡福晋点点头。胤禛闻讯赶来,嫡福晋忙诉说了情况,胤禛小有惊讶的看了看云仙道:“这丫头挺聪明。”门外传来杂吵声,只见胤祥醉醺醺地冲进来道:“云仙听说你打架了,有没有受伤,谁敢动你……。”还没说完就醉倒了,忙有小厮丫鬟去搀扶,胤禛也上去扶着,只听到胤祥喃喃自语地说着“云仙,爱护,保护”之类的话,由于醉酒说话含糊不清,大家也没注意,但是胤禛在旁却听得一清二楚,狐疑地悄悄看了两人一眼。胤祥才倒下,后面胤祯也跟了进来同样醉醺醺道:“好你个老十三,用假酒糊弄我们,看你往哪逃,回来再喝。”一个踉跄扑在云仙身上,两人一块倒在地上,胤禛吩咐道:“快来人扶他们到客房休息休息。”后面跟着几位醉酒的阿哥一哄进来,嫡福晋也乱了手脚,忙帮搀扶着。

云仙很想去看看胤祥,可却被吩咐照料胤祯,无奈只能呆坐着,胤祯醉酒后情绪有些烦躁,躺在睡榻上翻来覆去,一下喊热,一下喊口渴,云仙特不耐烦,倒了杯茶过来,胤祯起身要**服,云仙忙制止道:“哎哎哎,别脱啊,男女授受不亲。”胤祯嚷道:“还不快给爷宽衣,热死了。”一向衣来伸手的阿哥哪里会**服,只是在身上胡乱扯,云仙可不想给她讨厌的胤祯宽衣解带,便跑到门口叫道:“喂,有没有小厮啊?”门口没有一个人经过,也无人回应。胤祯已经把腰带拽了下来,正在摸索衣服上的扣子,正好华馨走了过来,云仙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叫道:“华馨姐,十四阿哥要**服,怎么办啊?”华馨刚刚伺候完胤祥和其他阿哥,累得不行,陪笑道:“你帮他脱好,服侍他睡下就好了,麻烦你了,云仙姑娘,我很忙的。”说完一溜烟跑掉。云仙又气愤又无奈,没好气地走了进去,胤祯忽然拽着云仙的脸骂道:“你这宫女叫什么名字,啊,这么磨唧,有你这样服侍的吗,拖出去打二十大板。”云仙狠狠地把胤祯推倒在榻上,吼道:“我是你姑NaiNai,你姑NaiNai服侍你,你给我老实点,还敢叫打二十大板,姑NaiNai我打你四十大板。”心想不如趁他就醉好好整他一顿,便粗鲁地扒掉胤祯的衣服,此时胤祯已醉得不省人事,任由云仙摆布,云仙往胤祯屁股上踹了几脚,嘴里喃道:“赏你四十无影腿。”又故意不拿稳茶杯,洒到胤祯身上。经过一番折腾,胤祯也算消停了,歪斜的躺在榻上,衣服散乱一地。云仙像报了大仇一样,满意的拍了拍手,毕竟胤祯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身强体壮,这么一番折腾也够累的。云仙听说胤祥在隔壁,忍不住去偷瞄,只见胤祥侧身躺在睡榻上,睡得很香甜,才安心地离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