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亲亲小萌妻:腹黑老公爱不够

更新时间:2020-09-16 10:59:53

亲亲小萌妻:腹黑老公爱不够 已完结

亲亲小萌妻:腹黑老公爱不够

来源:落初 作者:白翩翩 分类:都市 主角:翩翩谢景曜 人气:

《亲亲小萌妻:腹黑老公爱不够》由网络作家白翩翩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翩翩谢景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老公,我想么么哒!”捧着文件的谢景曜头都没抬,“英语考了18分,这月取消么么哒。”白翩翩垮下双肩,一脸挫败。夜里,身边的男人睡的迷迷糊糊,感觉到唇上有些湿润。“白翩翩,你胆肥了,居然敢偷亲我。”他怒然。为了惩罚她的不乖,么么哒变成了啪啪啪。传闻他行事作风严谨,手段狠辣,狡猾难缠,对女人更是兴趣缺缺,殊不知家中已有心头之宝呆萌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翩翩的脑海一片空白,整个会场的声音一概听不见,天地仿若在此时全部静止,然而谢景曜的冷眸乍寒,她却轻易的感受到了。

下一秒,双手抵在徐翔宇的胸前,接着用力推开他。

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任由刺眼的镁光灯闪烁着,被推开的他一点也不生气,唇角微扬,唇边浮现的笑纹带着恶作剧的成分。有时候一男一女的感情互动太单调,只要有人从中推波助澜,那就大大的不同了。

正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他那个终年不融化的寒冰表弟,也该是时候吃点苦头了。

就在白翩翩僵立的时候,手腕一紧,鼻翼下飘过清冽的薄荷气息,很快被带离了会场。谢景曜带着她来到走廊尽头的阳台,那里有些漆黑。

她被逼近墙角,而高大的谢景曜伸开双臂托在墙面上,两人的角度形成了三角形,而白翩翩则是被围得水泄不通,进出两难。

“宁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可相信小孩那张嘴。”他生气的用手指捏着她的下颔。

吃痛的白翩翩觉得莫名其妙,“什么鬼不鬼的,你先松手。”

兴许是还在生气他要将她送到外省去上大学,所以这会儿有些暗自生闷气。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为什么还和徐翔宇接吻。”他高大的身躯又往前凑去。

背脊紧贴着墙角的白翩翩,被坚硬如铜墙的男Xing胸膛压的无法喘息,小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摆。“宇哥亲我又没有事先商量过。我哪知道他发什么神经,再说了,你发什么怒?”

这解释听着倒是有些强词夺理,谢景曜冰冷的眼眸紧盯着她。当大掌扣住白翩翩的后脑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略带凉意的唇堵住了她的玫瑰红唇。

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让白翩翩始料未及,她明白谢景曜的为人,从来不会做出轻率的举止,然而刚才的那个吻却是真真切切的。

目瞪口呆的白翩翩呆立在原地,整个人呈现呆滞状态。

谢景曜则是双眼紧盯着她,“记住,不要随便和别人乱吻。”

白翩翩正要回答的时候,他酷酷的丢下她独自离开。

暗自生着闷气的她不服气的抬起单腿,朝着空气踢了一脚。“什么嘛!发这么大的脾气,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皱着小鼻头暗自哼了哼,伸手摸了摸唇瓣,好像上面还残留着属于她男神的气息,那种凉凉的,软软的,甘甜的感觉真的好美妙,好棒,就好像是初恋,疼痛中带着甜蜜。接着,白翩翩一个人傻兮兮的呆在原地偷乐。

走在走廊上的谢景曜,还没察觉到刚才的他行径有多怪异,好像第一次对白翩翩投注了目光,尤其是当徐翔宇亲她的那一秒,有一种想要把表哥捏碎的冲动,碍于修养才没有那么做。

还没走到会场,一道声音打破了谢景曜的沉思。

“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的滋味如何?”徐翔宇单手插进西装裤袋,斜睨着缓步走来的表弟。

今晚这一出戏,看来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戳中了谢景曜的心窝,不知为何,想到他心情不爽,徐翔宇就莫名开心。

站在会场大门前,谢景曜眼尾余光冷扫眼前的讨厌鬼。“老牛吃嫩草,配吗?”

呦!这小子醋劲十足啊!

听着表弟的指桑骂槐,徐翔宇不怒反笑,调皮的伸手朝着鼻前挥了挥。

“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他幸灾乐祸的笑问眼前的冰山表弟,“这一股酸溜溜的不是醋是什么呢?”

见冰山表弟没反应,徐翔宇无奈哼笑。“切!这么好笑也不笑一个,我去找小乖玩。”

在徐翔宇迈开脚步的当下,谢景曜伸长手臂挡住了他的去路。

“不必,我已叫谢瑞送她回家了。”他挑高眼角,冷声回绝。

双手一摊,两肩一耸,徐翔宇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失望的神情,反倒是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

“呦呦呦,这么快就把小乖归纳为私有了?”他笑容灿烂,十分欠扁。“景曜啊,做人可不能太贪心,有句话说得好,有吃不吃罪大恶极,若是你不要,表哥我很乐意吃嗟来之食。”

这人脸皮真厚,一把年纪了还念叨白翩翩那个傻丫头,真没见过像他这么如饥似渴的男人。

放下长臂,谢景曜声线冰冷。“你如此饥不择食也不怕吃了拉肚子。”

这番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是要徐翔宇离白翩翩远一点,他对眼前的表弟意见很大,身为男人,有什么话直说无妨,何必这么藏着掖着还用挪揄,拟人,借用的方式来表达内心的狂热占有欲呢?

“谢景曜,今晚是她的十八岁生日,一个女孩追着你跑了十几年,难道还不够吗?”徐翔宇突然变得严肃,“别你当作是草的时候不珍惜,被人抢走当作宝才来后悔。”

转过身,徐翔宇难得以正儿八经的姿态面对谢景曜,接着扬起手臂挥舞着。“代我和吴董说一声家里有事先走了。”

这种劳什子酒会他根本不稀罕来,只是碰巧知晓谢景曜在这里而已,反正过程不重要,白翩翩高兴就好。

谢瑞把白翩翩送到谢宅后接到谢景曜的电话,谢家空无一人,她躺在客厅里发呆,许是太累,不知不觉睡着了。

半个小时后,有人拎着蛋糕走进谢宅,来到客厅却见到白翩翩酣然入睡。望着她熟睡的睡颜,他发现,这么多年好像第一次这么静静地凝望着这个闹腾的小丫头。

“景曜哥哥,我喜欢你,你能不能也喜欢我!”睡梦中,白翩翩直率的做着表白。

俯下身谢景曜脱下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你什么时候才能懂点事儿?”眼神里是掠过一丝无奈。

谢宅大门外,徐翔推开车门下车,身子倚靠着车身,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然后点燃,目光投到朝着白翩翩的窗口方向。“生日快乐,小乖。”

站在客厅里,谢景曜从口袋里掏出一份礼物,想放到茶几上,接着又收了回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