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重生之情深似海

更新时间:2020-08-11 08:24:33

重生之情深似海 连载中

重生之情深似海

来源:微小宝 作者:筱女人 分类:都市 主角:李广沈南絮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筱女人的原创小说《重生之情深似海》,主角李广沈南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前世,她死心塌地爱的人竟然是令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沈南絮自扇耳光,悔不当初引狼入室,如能重生,她必定不会再那么愚蠢 重生后,沈南絮这才发觉,原来自小订有娃娃亲的人那么可爱帅气,这辈子,她绝不会再行差踏错,错过如此痴情于她的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嘛!你又不是出题的老师,怎么就知道老师要考的知识点你都找到了?"

沈南絮随手将资料放在桌子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一看到这个人的脸,就忍不住想起来那时候的苦难,眼神里藏不住的怨恨与悲凉。

认识沈南絮这么久,这还是李广明第一次见到她用这样凉薄的视线看他,比陌生人还不如。

可是他一眨眼,那双眼睛里又什么都没有了,脸上干干净净的,眼珠子水光黑亮,似乎是和原来一样什么也没有改变。

但是李广明分明感觉到,很多东西变了,从那天晚上开始,所有的事情就开始不在他的掌握之内。

"我当然不是老师,只是尽力为你做点什么而已!"

沈南絮对他的态度不冷不热,不愿意多看他一眼,却不能表现太过分,那些事情毕竟还没有发生,而且,作为源头的李广明,很多事情也只有从他这里才能找到真相。

"絮絮,我总觉得你有些不对劲儿,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让你生气。"

李广明站起来,走到沈南絮面前,看着眼前已经完全张开的女孩儿,有种本属于他的东西慢慢离他而去的遗憾。

这么想着,他忽然满脸伤感,伸手要去碰她的脸,沈南絮不防被蹭了脸颊,顿时感觉被碰到的地方仿佛无数只虫子爬过一样恶心。

"不准你碰我。"

被拍开的手垂在身侧,李广明脸色也不大好。一而再再而三低声下气地哄沈南絮,放原来,她早就好了,今天居然三番几次甩脸子。

"你心情不好,等你气消了,过几天我再来找你。"

李广明转身就走,脸上再温和的笑容都挡不住满上的怒意,毕竟不是当年那个李广明。

幸好他不是当年那个李广明!

*

第二天临要去学校,也没有等到爸爸,沈南絮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也只能带着东西走去了学校,这一待就要五天才能回来。

临走时收拾东西,看到桌子上放着的牛皮纸袋子,里面装着李广明送来的复习资料,想了想,沈南絮就将东西放进行李箱里一起带去了学校。

学校离家挺远,沈爸爸舍不得她辛苦想给她在附近找住处,但是她不愿意太特殊,还是住了学校的宿舍。

提前到了学校,她就先去了宿舍整理东西。

那时候能读书的女孩子还是少数,学校分配给女生住的宿舍条件稍微好一些,一间宿舍只住了四个人,两个上下铺,中间有一个长条卓。

刚一进宿舍的门,宿舍里说话的三个人忽然就不做声儿了,姜衫笑着打圆场,"南絮你回来了。"

宿舍住的那几年印象说不上深刻,但是毕竟三年时间,人还是认得出来,姜衫为人宽厚,是宿舍长,对她一向都不错,沈南絮微笑着打了招呼。

邱宝儿向来谁也不得罪,只对着她笑了笑,沈南絮也回以一笑,最后一个女孩儿,见着沈南絮就没好脸色,完全就当她是空气,沈南絮也不理她。

拎着箱子往自己的铺位走,一走到床边就看到床上放着一床东西。

沈南絮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她一向不喜欢别人乱动她的东西,这会儿满床乱七八糟的东西扔了一床。

姜衫连忙拉了拉谢春愠使脸色,一面给沈南絮道歉,"对不住对不住啊南絮,我们看你不在,宿舍能放东西的地方不多,我们这就拿走。"

邱宝儿也连声附和,"对,对!"

姜衫好声好气,沈南絮也没怎么生气,只想着一会儿换套被单,谁知道谢春愠那边倒是先嚷起来。

"姜衫,不就是放点东西嘛!她又没回来,你那么奴颜婢膝的,有没有点自尊心啊!"

这话说的,沈南絮都为她的智商感到着急,姜衫是为她找台阶下,结果倒好,三个人一杆子全打翻。

这样,她还不罢休,甩开姜衫拉着她的手,站到沈南絮面前就颐指气使。

"我就放你床上了怎么了,反正也不耽误你晚上睡觉。"

沈南絮气得发笑,占用别人东西还这么理直气壮的,真是叫她长见识了,她也不说话,放下行李箱,掀起床单四个角,兜起一床东西全扔在了桌子上。

她这做法没什么错,姜衫和邱宝儿两人没说什么,谢春愠却不服气,翻出几瓶宝贝东西左右查看,倚着桌沿儿冷言冷语。

"也就能在宿舍你逞逞能,每次一到诗会的时候,不是这儿不舒服就是那儿难受,临阵脱逃的胆小鬼,要是弄坏了我的东西,你都赔不起。"

随着那不屑地一生冷哼,沈南絮陡然回忆起来,那晚诗会上也是有人不屑地冷哼,不论是语调音色与现在都如出一辙,那时的人正室谢春愠。

"那晚你也去了诗会?"沈南絮随意瞥了一眼她手中的小瓶子。

谢春愠一边得意一边阴阳怪气地说话,"那当然,我可不像某些人,肚子里半滴墨水也没有还有脸次次往诗会上跑,脸皮可真是厚。"

沈南絮听了没怎么生气,原来她之所以喜欢李广明就是因为参加了一次诗会,觉得他才华横溢,朗诵诗歌的时候情感丰富,便一头栽了进去,现在想想,那些都不过是李广明引她上钩的小把戏,每次她闹脾气都抄一首小诗送来哄她。

谢春愠没从她脸上看出来丝毫生气的样子,仿佛一拳头打进了棉花里,自己反被噎一肚子气。

"对了,刚刚你手上拿着的那只小瓶,那个品牌的厂家是专门做香水不做面膏的。"

谢春愠打开盖子一看,果然是一瓶面膏,这可是她好容易得的,花了不少钱。

"你又懂什么就乱说话,你知道这一瓶多少钱也不容易买到吗?"

沈南絮摊开双手一脸无辜,"我好心提醒你一下而已,免得到时候在别人面前闹笑话。"

"那也用不着你假惺惺。"

谢春愠恼羞成怒,扔下东西就摔门而去。

沈南絮准备好课本就和邱宝儿。姜衫一起去了教室。

走到门口见到讲台上站着的人,沈南絮以为自己进错了教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