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我的大青山

更新时间:2020-08-01 09:07:54

我的大青山 连载中

我的大青山

来源:落初 作者:海外建国 分类:都市 主角:韩涛山珍 人气:

主角是韩涛山珍的小说《我的大青山》此文是海外建国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生活在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期的同学们,今天的我们,已经告别了昔日天真烂漫的童年、告别了当年的小伙伴,也许生活的压力让我们无暇回首,但偶尔在梦里,会回到我们无忧无虑的童年,虽然我们的童年趣事有的已经消失,有的已成经典;但是在某一个特定的瞬间你还可以嗅到点什么!那些曾经伴我们成长的种种,土制的玩具、挖野菜,采蘑菇、下河抓鱼,那时候的冰雹和雨水都是透明的,露水是甜的。就算你生活在城市里也能闻到田野里飘来的青草味道…。海外也是80后,来自东北的一个小山村,在那里有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森林、有清澈见底的河流,雨后有漫山遍野的野菜和蘑菇,我们的故事就是从哪里开始,让80、90的我们一起回忆那段青春岁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多亏这次赶着大车来。”韩涛他们到了林子外面之后,赶忙把大野猪和熊瞎子扔到车上,此时小仪彤两手攥满绳头,六只野猪崽在她身后吭哧吭哧地跟着。虽然大家都累出一身大汗,但是所有人心里极有成就感。

接着大家又七手八脚把野猪崽和仪彤也抱上车,随后车老板大鞭子一甩嘎嘎响,比来的时候还清脆几分。

马车一进村,立刻就炸营了,村口玩摔泥泡的野小子们跟在马车后面,嘴里可劲嚷:“分肉啦——分肉啦!”

“还以为吃大锅饭那时候啊,去去去,都一边呆着去。”刘叔一声吆喝,打破了孩子们的美梦。

前几年生产队的时候,队里的东西都算公有财产,村里人大伙平分,所以这帮野小子见到车上的野猪和狗熊才会嚷嚷着分肉。

孩子们的叫声很快就吸引一大帮人,除了上地干活的,剩下的男女老少基本都出来,大马车也不得不停下,接受群众的检阅。

进了屯子以后小仪彤就跳下马车,一手牵三只野猪崽,昂首挺胸,阔步前进,神气劲叫野小子们羡慕得要死,围着一圈吧唧嘴。

“哈哈,厉害吧!今天都去我家吃肉,还可以看猪崽。”仪彤脆生生的嚷了一句,然后就在前呼后拥下往家走。

韩涛也是呵呵一笑,然后向村长刘明立问道:“刘叔,咱们屯子一共多少户?”

“一百五十几户。”刘叔随口说着。

“麻烦叔通知一下,叫各家各户一会去我那领肉,多了没有,一家二斤左右应该够了。”韩涛在回来的路上就打算好了,这狗熊不准备卖,更不能吃独食。

不为别的,一个是大家曾经对父亲的照顾和尊重,再有就是自己来到这之后,净受人家周济了,怎么也得报答一下。

“成,回头我就用大喇叭通知。”刘叔愣了一下,随后脸上乐开花,伸出满是老茧的大手在韩涛肩膀拍了两下。

“好家伙,开荤了。”围在车边的那些婶子大娘听了,也都一哄声散去。手脚麻利如大宇妈者,已经回家和面切菜,还泡上了土豆干,这是准备包饺和炖肉,整个屯子里简直就像是过年一般。

“吁...!”马车来到韩涛家大门口,刘叔开始张罗。院子里有一个现成的猪圈,四面墙都是用石头砌的,很结实。所以韩涛先是带着大家把母野猪卸下来和野猪崽都圈进去,紧接着车老板子不知从哪找来了两节铁丝,其中把一头已经磨出锋利的尖,随后在火上烤一下就直奔猪圈了。

“老板叔,您这是要干啥啊!”韩涛紧忙跑过去问道。

“给它打个鼻环,要不野猪野性太大,一天不过你这猪圈就报废了。”说这话,只见车老板子熟练的用钳子把两节筷子头粗细的铁丝穿过打野猪的鼻子,随后捏了个死扣。

“好了,接下来就看你三叔的了!”车老板子拍拍手上的灰,起身除了猪圈。

村子里没有职业杀猪匠,三叔因为经常鼓捣野牲口是村子里唯一的猎手,所以就兼任杀猪的,谁家杀个年猪什么的,都是他操刀。

“三叔,开始吧,都等你剥皮分肉呢。”看准备的差不多了,韩涛连忙上前对三叔说道。

“哈哈哈,没见过给人分肉还这么着急的。”纪友臣一笑,然后把上衣一脱,只剩下一个跨栏背心,大喊一声:“拿刀来。”

“给。”旁边三婶子赶忙递过来一把侵刀和一个大瓷碗,只见三叔咔咔咔,把刀子在碗底上蹭了几下,就开始给狗熊扒皮。

只见手起刀落,四个尺八长的熊掌就被三叔卸了下来,然后三叔刀背向下一番,熟练的把四个小腿上的皮挑开,紧接着刀子上下翻飞,游刃有余,不到十分钟,一张完整的熊皮就剥下来。

“三叔,这熊掌不全都卖了,回头留下一个你给好好弄弄,到时候咱爷们好好喝点。”韩涛看着手里黑乎乎的大巴掌,上面除了黑毛就是老茧,估计没有专业人员还真整不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你拿的不对,熊掌最好吃的是右前掌。”哈哈一笑,三叔过去拎出一个熊掌说道:“这个最肥大的就是,黑瞎子冬眠,不吃东西,就靠舔这个巴掌,所以才好吃。”

韩涛伸出大拇指:“要不啥事都得内行人才能做好呢!”

不大一会,狗熊就处理完了,两个小伙子搭过来一张八仙桌,四个棒小伙把熊肉抬上去,红白相间,看得旁边一群半大孩子直淌哈喇子。

随后给黑熊开膛,三叔先是开了个小口,之后把手伸进去,在里面鼓捣几下,然后拽出一物,跟小皮球似的,裹着一层肥油。

把上面打了一个活结,然后把油脂拽下去,终于露出里面的东西,比大鸭梨还大,棕黑色,油光亮。

“这就是熊胆?”韩涛此时终于看出是什么东西。

“先挂到门后,阴干就可以,这可是宝贝!”三叔将熊胆扔给韩涛,后者乐颠颠跑进屋。

接下来三叔就开始开膛破肚,这大狗熊足有五六百斤,就是有点太肥,不过肥点吃起来香,再加上现在正是黑瞎子开始上膘的时候,好为哺育后代作准备。

整个肚皮豁开后,三叔嘴里叼着刀背,找了一个大陶盆把肠肚倒进去,心肝则另外装了一盆,然后就开始剔骨,不到半个小时,骨头是骨头,肉是肉,分得清清楚楚。

三叔看了韩涛一眼:“小子,真分哪?”

看到韩涛点头,三叔赞了一声“讲究”,然后运刀如风,一条一条熊肉就被分割出来,每条二斤左右,差不上一两半两。

旁边自然有人负责给各家各户分肉,领到肉的立刻带着老婆孩子一块回家,欢欢喜喜,跟过年一样。

肉分完了,人也散得差不多,只剩下村长刘叔一家,还有三叔、二嘎和车老板子。

韩涛看了看八仙桌,虽然一家割了二斤左右,而狗熊也只剩不到一半了,但是看着人们拎着肉,乐呵呵从韩涛家离去,韩涛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呵呵,这感觉挺好!”

歇了一会,韩涛催促着三叔又割了二十几斤肉,连同一部分大骨头棒子分成三份,分别让车老板子、刘叔,还有三婶送回家去了,之后韩涛就掂量着熊掌:“三叔,该弄这个了?”

“你就不能叫我直直腰”三叔把韩涛递过来的烟点着:“这玩意太费事,老法儿要三煮三炖,才能取出腥味,你先找点黄泥,我先给你拾掇出来,估计后天能吃到嘴。”

韩涛到后院收了一筐黄土,二嘎子也早就端着水盆等着,和好黄泥之后,三叔把两只熊掌都抹上,然后放到火上慢慢烤。

等到黄泥干了,趁热把它敲打下来,熊掌上面的黑毛老皮果然都带下来:“先回屋煮,多加点料,要是有个老母鸡,再来点腊肉啥的就更好了。”

“我都给你预备了”刘叔送完肉拎着一只老母鸡和一条不小的咸大马哈鱼进院:“这次有口福了,还是十年前尝过一次熊掌啧啧,这回沾了小涛的光了。”

“还有我。”车老板子此时也背着手回来了,而且手上还拎着一个褪好的鸭子和一条腊肉。

此时刘婶家里的大铁锅早就架好劈柴,刘婶把骨头端过去,噼里啪啦倒进锅里,随后又扔进去几条腿肉和大肉块。

红彤彤的火舌舔着锅底,一会就开了锅,扑鼻的香气很快就散到院子里。惹得那些大狗小狗都吸溜着鼻子,在门口来回乱转。

其他各户的家里也都炊烟袅袅,香气弥散整个清河屯,大概只有过年的时候,才有这种气氛。

“哈哈,正所谓,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晚饭就在刘叔家吃,临走的时候,韩涛掀开自家的大锅,鸡鸭鱼熊掌腊肉正在一起咕嘟着呢!那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